<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3章 打个赌
    一个能解决这乱世的人?

    岳缘的这话让赤练觉得有一些嗤之以鼻。若是阴阳家对这天下没兴趣,但为什么要让这天下变得如此混乱?除去阴阳家外,能够火中取栗的只怕仅有项氏一族的人了吧?

    至于墨家……

    小小的叛乱还行,但想要争夺天下赤练不觉得他们有能够兵家的能耐。

    战争,向来是兵家的舞台。

    思来想去,赤练也只认为能够平定这天下的只有三方。

    一来是阴阳家,二来便是项氏一族,三来就只有大秦帝国了,只要赢氏皇族派出一个足够厉害的将军,率领部队平定这天下叛乱,再度一统寰宇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因扶苏之死,赤练觉得那二世皇帝胡亥只怕想要动北疆的军队恐怕不可能,先不提北方防备着匈奴,单单就公子扶苏自尽于上郡望月台,这一点便已经绝了二世皇帝想要立即调动军队的可能。

    至于南方的军队……

    距离中枢咸阳实在是太远。

    天高皇帝远的,加上眼下局势混乱,说不定在外面的将领已然有了反心。

    二世皇帝唯一的可能便是从咸阳派出一个领军的大将,来率军清扫叛乱,只是在这咸阳还有谁能够有此资格担此重任?要知道,若是扫除叛乱,大秦军队面临的将是身为名将的项梁。

    比较起起兵的其他人,曾经的楚将项氏一族才是大秦帝国的最大敌人。

    亡秦必楚。

    这话可不说单纯的说着玩的。

    至于其他人的机会是最小的,但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路上。

    赤练慢悠悠的跟在岳缘的身后,一边走着一边说着。

    只是她的每一个答案都没有换来想象中的结果,留给她的只有岳缘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显然那个可以结束乱世的人的身份并没有出现在她的推测中。

    有一种感觉,只怕这个人她赤练并不认识。

    最后,赤练也只能抿着嘴不再说什么,默默无言的跟在了后面。

    她想看看,岳缘嘴中的那个能够解决乱世之人究竟是谁。值得他这样去说。

    这个由陈胜吴广开头,项梁跟上而开始的大范围内的起兵造反,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让整个帝国的大半江山都陷入了风火中。

    不提这几个势力比较大的团伙,而在这后面。也有着不少的小团伙跟在后面浑水摸鱼,想要在这其中得到利益。甚至,他们有的只有百来人的队伍,也顺着趋势加入看着举国推翻暴秦的大起义中。

    汤邙山。

    一身农家弟子装扮的刘季正在一路带着一群人奔逃,一边大大咧咧的暗骂着。就在昨天他们远远的看到了大秦的军队的踪迹。

    “妈的。”

    “胜七这家伙将我们农家坑惨了!”

    “他的脑子是不是在弑牙狱里出问题了。”

    回想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着实让刘季开了眼界,原本农家的安排可不是这样,但在一连串的事情影响下,这农家竟然成为了率先反秦的第一人,以这样的姿态重现江湖。

    当这个事实摆在了刘季面前的时候,让他不由彻底傻眼。

    要知道眼下他可是带着一群前往骊山的刑徒,在这里面有着不少的农家弟子,之所以这样做自是因为侠魁之事。当大泽乡的事情传到他耳中的时候,刘季还以为那只是笑话。可在仔细了解后,刘季彻底茫然了。

    胜七不该是一个剑客吗?

    他冷血残忍,以那剑圣盖聂为目标,可怎么做这么蠢的一件事?

    难不成是等不及了想要借此激盖聂出现?

    自当初卫庄与盖聂于咸阳祭天大典刺杀嬴政后,这段时间里盖聂的消息几乎没有,就好似人凭空消失一样。但传闻中,他们并没有死在咸阳,那么人会是在哪里?

    以胜七的性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未必不可能。

    又或者农家与昌平君的约定,用在了这上面?

    他们是以为公子扶苏报仇而起兵的。

    但。还是哪里不对!

    刘季一边走在人群前面,一边寻思着,他觉得这背后恐怕有人在推动此事。就如同嬴政突然驾崩在沙丘行宫,这里面隐藏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

    能让胜七这个家伙走出这一步。这背后绝不简单。

    是阴阳家吗?

    有这个念头,是因为天下局势纷乱如此,刘季仔细的观察分析后,却发现这里面都与阴阳家脱不了关系。一统天下有阴阳家的背影,天下纷乱还是有阴阳家的背影,好与坏聚集了一身。虽然还未与阴阳家碰面。可在刘季的心里对阴阳家的警惕已经达到了顶点。

    这阴阳家有毒。

    抬头看了下夜色,看了眼那天际的弯月,刘季这才挥手示意队伍停下来。

    觉得暂时安全后,一群人在小道上聚集靠在背风处,点起了一堆篝火。

    靠着石头,刘季先是拿出腰间的酒壶小饮了一口后,便将手上的东西抛给了其他人,开始例行寻常的吹起牛来。不得不说,刘季在口才上有着自己独到的一套。

    局势突变,不仅给他带来了恐慌,也给农家弟子带来了恐慌。

    因为他们从没有想过做出头鸟,去对抗那堪称庞然大物的大秦帝国,哪怕这个时候帝国似乎病入膏肓,但这也不是他们农家所能抵抗的。按道理来说,第一个举起反旗的理应是墨家来着。

    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中其实有藏着一股恐惧。

    虽说在之前,刘季已经驱逐了一部分,可这份恐惧还在,否则的话他们也不会连夜赶路而逃。

    借着幽幽火光,刘季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打量了一番,他能够看得出这些人在故作镇定,压着心头弥漫的那份恐慌。同样,刘季的心里也是一样的感觉。

    只不过比他们要更强的是刘季能够将这份情绪压在心底。

    目光扫了扫,刘季觉得这样下去只怕会出问题。

    想了想,刘季突然开口说道:“诸位。现在已经安全了,不用太过担心。”

    “现在既然大家都无恙,闲着无聊的话,要不赌一把?”

    一句话出口。在场的其他人都愕然无比的看着那端坐在篝火前的刘季,一时间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还敢提出这样的要求,这个人的心该有多大?

    怔怔下,倒是有与刘季相熟的农家弟子开口用嬉笑的口吻道:“我说刘大哥你该不会想在我们身上来寻回你那赌运吧?”在农家,刘季的赌运那是向来都差。

    可以说刘季身上的大部分钱财都是输在了司徒万里的四岳赌场。

    见拉开了话题。刘季只是笑笑不说话,在众人的目光中从怀里掏出了一直搁在身上的色子。在一众失语的眼神中,他开始起了动作。

    半晌。

    便听一群人笑闹开来。

    “刘哥,你出千。”

    摇头晃脑中,在一众人推推嚷嚷下,刘季从里面钻了出来。

    失笑中,刘季已经发现之前弥漫在众人身上的担忧与恐惧的情绪在不觉间消散一空。吹着口哨声,刘季摇着身子来到了后面小道上,准备就地小解。

    只是还未来得及脱裤子,刘季便觉身后一凉。一股莫名的冷意直接袭上了心头,就好像一条蛇在自己的后脑勺吐信子。

    “是谁!!!”

    一股尿意直接憋了回去,刘季猛的转过身,见到的是一个玉手叉腰,一身红衣侧着身子的妖娆女子正用一种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在对方打量他的同时,刘季也在打量着对方。

    妩媚妖娆,浑身上下肆意散发着一股名为性感的味道。

    这是一个已经成熟,被人摘过的大美人。

    虽然他也好色,同样刘季也看的出这个女人绝对不好惹。

    视线先是在眼前女子的脸上流连了一下,随后刘季的视线落在了对方右手上握着的剑柄上。

    那是一并血色如蛇一样的长剑。此刻正松散的垂在地上。

    见到这柄剑的时候,刘季的面色大变。

    “赤练剑!”

    “你是聚散流沙的赤练!”

    身形一顿,刘季直接道出了对方的名字。这个女人他只听说过,并没有见过。按照道理来说聚散流沙与农家应该没有多大的矛盾,对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另外一点让刘季有些诧异的是对方的衣衫打扮,这与传闻中的有一点不同,虽然颜色一样。

    这衣服……

    阴阳家!

    脑中灵光一闪,刘季终于明白了对方身上的不和谐的地方。

    聚散流沙的人怎么会穿上阴阳家的服装?

    未等刘季想明白这个奇怪的地方,便听赤练开口了。娇媚的声音中带着一种独特的冷冽,“眼光不错,竟然还认识我。不过也只是这样,我实在是看不出你哪里能够值得他来注意。”

    “模样,不行!”

    “气质,不行!”

    “德行,不行!”

    “武功,更是不行!”

    一连串的话直接打的刘季一脸的愣然,即便是脸皮向来够厚,可是被一个女人这样直接噼里啪啦的打脸,还是让人忍不住脸皮一阵抽搐。

    最重要的还是对方的话是实话。

    这什么情况?

    刘季思来想去,不觉得自己在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女人。

    “不过你既然好赌,那么今儿,我们也来赌一把,如何?”笑意盈盈中,赤练舞动了一下手上的赤练长剑,眯着眼睛说道。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在这句话落下的时候,感受到话语中那针对自己的不利,刘季的面色已然大变。(未完待续。)

    PS: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