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2章 为什么
    有些时候,人需要榜样。

    哪怕是之前始皇已死,二世登基,这天下间野心勃勃的反叛份子却仍然采取了隐忍的办法,并没有立即爆发出来。而是在公子扶苏自尽而亡的消息传遍天下的那一刻,有人动了。

    起义,造反。

    推翻暴秦。

    一切都在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话语中,以公子扶苏的名义拉开了埋葬整个帝国的序幕。

    而这大泽乡的起义只不过是开了个头,因为在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时间里,其他的人也接连揭竿而起,而其中尤以项氏一族为主。一时间,这大泽乡的事情就好似枯草中的一点火星,在这一刻直接化成了燎原之势。转眼间,便已经有了席卷全国的趋势。

    咸阳。

    赵高刚刚借由二世皇帝之手将李斯腰斩于咸阳闹市,更是夷灭了李斯的三族。

    这既是灭口,也是在争夺权力中的下场。那个插在心头上的刺,终于拔去了一根。

    只是如此结果并没有让赵高满意,帝国的危局曾经在皇陵里见到胡亥变成白痴的那个时候,赵高便已经在心理有所准备。在解决了李斯后,赵高这才发现局势糜烂到了一定的程度。

    治国?

    大权在握的赵高终于体会到了那种让人头疼的困难。

    在一番计策排下去后,赵高发现并没有得到太好的结果,许多的人都是对公子扶苏的死心有不忿,更是对掌握大权的赵高有着极大的忌惮之心,尤其是在赵高杀了李斯之后。

    下面的人在阳奉阴违,不说军权,单单在朝堂上的政权上便已经让赵高头疼了。而为了不让其他人察觉到皇帝的问题,赵高只能让皇帝呆在深宫之中。

    最后为了压服局势,赵高借罪名诛连了不少反对的大臣。其中李斯便是倒下的最大的那一个,这景象只能用血腥恐怖来形容。

    但这局势……

    也说明他赵高只能是赵高,而不是嬴政。

    房间里。

    赵高看着手上收到的消息,赵高的面色几乎阴沉到了极点。整座房间里都能让人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冷意。

    “叛乱?”

    “这些乱臣贼子!”

    咬着牙说出了这些话,但赵高对这个此时能做的只能是咬牙切齿,沉吟了半晌,赵高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人影,立即开口道:“传影密卫首领章邯入宫觐见陛下!”

    当初在桑海城的时候,章邯便是负责弑牙狱之人,他是一个有能力。有手腕的将领,而且最重要的还是他有向上爬的欲望。

    否则的话当初章邯那句让人美言的话就足以说明情况。

    说完,赵高起身朝皇宫深处走去,他需要在章邯进宫之前,好好教导现在只有稚童智慧的胡亥该说些什么话。

    当天下午。

    影密卫首领章邯入宫觐见。

    两柱香的时间后。

    章邯骑着一匹快马纵奔而出。

    他临危受命,将以骊山数十万刑徒为兵,剿灭天下叛贼。

    ……

    路上。

    岳缘一个人站在小道上,静静的看着前方,那里是月儿和月神消失的尽头。月儿提前离开并不是回蜃楼。而是准备去镜湖医庄,去看她的端木蓉姐姐。

    但在这天下纷乱之际,一个小女孩儿自然不能让人放心,最后还是月神陪她一起去。

    这么长的时间。月儿在阴阳家的时候丝毫不提镜湖医庄的踪迹,哪怕是面对自己的生父她在保密上也做的不错。

    而这一次之所以提出这个念头,自然是月儿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有了相应的了解。

    在月儿看来,双方站的位置不同。想来自己的父亲也不会对她的蓉姐姐起什么坏心思。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道路的尽头后,赤练的声音这才从岳缘的背后传出。

    战火频发,天下在眨眼间便已经混乱一片。

    仅仅是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赤练就已经隐隐间听到了无数的传闻。道听途说,却也比不上亲眼所见。在这从骊山回来的路上,赤练已经见到了紧张的气氛,那是战乱的迹象。

    那大泽乡的几人起义是为其他人开了个头,在赤练看来只怕这开头的人并不会得到最后的结果。

    而眼下这一幕,之所以出现从根本上是出自眼前这个男人的手。

    一手搅乱天下局势,却又看不到对方有坐收渔翁之利的举动。

    不然的话,以她在沙丘行宫里看到的事情,以赵高的身份,以阴阳家的分量想掌握这局势,并不难。

    阴阳家是最有机会的。

    之前还好,赤练只是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察觉到阴阳家的安排,但在两个月的时间后,她却发现事情只怕不是如此。

    对方究竟是在为了什么?

    破碎虚空,以对方的功力早已经足够。

    哪怕猜测中岳缘与凤凰一战出了大问题,一身功力尽废,但在吸纳了嬴政那一身骇人听闻的真气后,也应该没有太大的相差,虽然经历了这两个月时间的精练。

    虽然赤练曾经对这个男人是又恨又爱,对这个帝国更是满腔怨恨,可在见到满地烽火狼烟后,赤练的情绪再度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在岳缘带着几人悠悠荡荡,以一种旁观者的姿态看着世事变化的时候。

    “为什么?”

    “阴阳家有最大的机会,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赤练身形一闪,来到了岳缘的面前,目光在岳缘挂在腰间的佩剑天问上扫了一眼后,她直接开口道出了心中的不满与疑惑。这天下乱局,以阴阳家的能力足以收拾。

    可摆在赤练面前的形式却是他们任凭事情这样发生。

    甚至,还在背后推了一把。

    思来想去,赤练就是琢磨不明白。

    脚步一顿。

    岳缘身形停下,微微颔首,视线停在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脸蛋上,女人肌肤莹莹如玉,在仰着头的情况任凭那柔和的阳光落在上面。散发出让人觉得艳丽的色彩。

    “你想多了。”

    “……”

    眉目一凝,赤练蹙眉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对方笑着用一种毫不在意的口吻诉说着这样的话。可对方口中的语气,却是让人觉得太过随意。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关于屠凤时的那事,那样的结果,那样的场面,都没有杀她,甚至是以自身之血救活了她,说是以负棺来赎罪。

    这样的结果。赤练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可过了一段时间后,回想这事后她便清楚这不过是一句客气之话,真正的心思到底是什么?只怕不是那么简单。

    不管怎么说,赤练觉得对方还是隐瞒了太多的东西。

    半晌。

    赤练见岳缘不愿意就这个问题解释,便开始问起了其他的事情:“屠凤那事你为什么不杀我?”

    “别告诉我,你那是爱我!”

    “我很清楚,自己没有在你的心里到达那个地步!”

    听着赤练的话,岳缘发现眼前的女人的问题越来越刁钻。不回答之前的问题。是因为眼前局势从某方面来说,是由岳缘一手促成,之所以要这样是到了现在,有些东西他早就明了。

    他破碎时间。却又不得不让某些事情按照原本的轨迹前进。

    当初也罢。

    哪怕是以寇仲代替李世民,但也只是在某些小的方面进行了改变,可在大局上在未来的历史上却没有多少变化。就如同寇仲大唐,对在天龙神雕和大明时期的岳缘一样。

    一个世界。一个时间。

    当初是阴差阳错,没有太多的去想,可当岳缘来到大秦这么多年来的时间里。在仔细认真的回顾了自己的过往经历后,却是让人细思极恐。

    强行改变了大势,岳缘不知道他还能否遇见赤练仙子,还会不会经历那些事情。

    若这其中的一切变了,他还是岳缘吗?这个故事还是这个故事吗?

    无言的笑了笑,在赤练的目光中岳缘开口说道:“你知道这世上什么的局才最让人觉得可怕的吗?”。

    “???”

    侧头中,赤练觉得有些不明白,在她看来这样的行为好似是在岳缘进行一种天大的布局与黑手。一时间,赤练以她曾经在聚散流沙里的行为进行了一番构思推测。

    一统江湖?

    一统天下?

    又还是其他……

    无数的王道霸业,男儿喜欢的东西在赤练的脑子里不断的划过。

    这里面绝对有极大的阴谋。

    见赤练失神的模样,岳缘便知道她完全想岔了,事实上这世上又有谁会知道会是那样的答案?真正有过猜测的,便是那些借由和氏璧碎片定位而来的几个女人。

    摇头失笑中,岳缘用一种惆怅无奈的语气自言自语道:“是给自己布局。”

    “!!!”

    闻言,赤练彻底迷糊了。哪怕以她的心思眼界也弄不明白这是一个什么答案?自己给自己设置障碍,布局,这是吃多了吗?赤练的目光停在岳缘的脑门儿上,眼神似乎在说你脑壳只怕有问题。

    迎着赤练那奇怪的眼神,岳缘没有继续说话,也没有回答对方的第二个问题。

    不杀她,是因为她的名字。

    赤练。

    是经历了赤练仙子的经历的赤练。

    岳缘在做准备,他无法预料莫愁会疯成什么样子。

    而赤练,则是一个相似的女人。

    消弭仇恨,化恨为爱。

    现在看起来,不是很美好吗?

    叹了一声自己身上的债,岳缘负手走在前面,道:“走吧,我们该去见另外一个人了。”

    “谁?”

    “一个能够结束这个因我而起的乱世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