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2章 到来
    下一页

    轰隆隆!

    皇陵在自里而外的开始了震动。

    正在交锋中的雪女与月神手上动作一怔,当即停了下来,身形退却,两人手上争夺的一份卷轴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

    扫了一眼手上的半截卷轴,雪女冷哼了一声,这才将卷轴收回了怀中。

    这里的争夺结果让雪女非常不满意,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人想要争夺那秘籍,再加上还有一个月神,在这里面她竟然也只拿到其中三卷半而已。不过月神同样也没有拿到太多。

    嬴政,好算计。

    不过这个问题暂时被雪女压在了脑后,她的注意力开始注意起眼前发生的情况来。抬头开始打量起了四周环境的变化,目光所及处,皇陵在开始震动,似乎有什么机关引动了整个皇陵在变化。

    运转功力,听了一阵四周传来的震动声,雪女发现这震动似乎是笼罩了整个皇陵。

    看来这皇陵不安全了。

    是时候出去了!

    话语落下,雪女瞥了一眼那站在远处打量环境变化的月神,两人间的争夺短时间里是无法分辨出胜负了。她也未料到这个师姐竟然在天魔功上有着深厚的造诣,这是一个极能隐忍的女人。

    回头遥遥瞥了月神一眼,在对上了对方投过来同样冷漠的目光后,雪女身形一晃,已然离开了大殿。

    身形退却中,雪女心思电转,在月神手上的那两卷半只怕短时间里无法拿回,想要拿到那两卷半恐怕只能从月儿身上着手了,在这之前倒是可以想方设法的从其他抢夺人的手上拿回那几卷。

    赵高!

    卫庄与盖聂!

    在之前的混乱中,有几卷可是落在了他们的手上。

    哼!

    一群野心勃勃的叛徒!

    赵高本身属于阴癸派,本就野心不小,有如此作为被雪女称之为叛徒并无意外,对于卫庄与盖聂的做法,她同样也添上了这样一个评价。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当初的交易中,他们也算的上被她收拢在了手下,是圣门的一部分。

    他们这样做,是害怕她。是恐惧她,却也是对绝学的贪恋。

    只是即便是这样夺得了其中的几卷,想要借此翻身,那实在是太过异想天开了。

    脑海里各种各样的思绪在不断的盘旋,脚下步伐不停间雪女很快便来到了出口处。只是当她人来到出口看到的景象却是让雪女微微一怔。

    关上了?

    这是准备将坟墓里的所有人都成为嬴政的陪葬品吗?

    不过对她来说,唯一的出口将是一个很好的狩猎地点。

    “有人?”

    **微微一错,雪女眼角的余光已经落向了身后,那里正是尾随而来的月神,此刻她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显然对方只怕也是打着一样的主意。

    回过身。

    未等雪女开口,月神却是率先开口说道:“或许你会想要知道一件事……一件关于赤练与他的事!”

    纤纤柳眉闻言一扬,雪女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之色,半晌,雪女笑了。道:“你想借刀杀人?”侧着头,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片刻,在皇陵里一直憋了一肚子气的雪女却是突然开心了不少。

    近水楼台,可不一定会先得月。

    怎么……

    在那个男人的面前,却是突兀的败在了另外一个女人的面前。

    向来冷静的月神妒忌了。

    雪女只是笑笑,面露讥讽之色,她虽然也心有不爽,却也不愿意为月神借刀杀人。侧头想了想,雪女倒是可以肯定一点,只怕那上了蜃楼的赤练。在东渡屠凤的过程中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月神对他的处理不满。

    雪女倒是起了心思,想要了解这个故事了。

    轰!

    只是她的念头刚起,便见皇陵的震动再度加大。几乎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自外面爆发,直接将那紧闭的入口彻底的撞了开来。烟尘迷蒙中,雪女借着此机会身形隐入了其中。

    外面。

    李斯指挥着士兵们在强行撞开了大门后,这才舒缓了一口气。

    送葬将新任皇帝也送入了其中,这样的结果可不是他们所想要的。

    只是还不等李斯派入士兵进入通道里,月辉下便见两道身影自其中一蹿而出。眨眼间两道身影已经是凭空跃出了十数丈的距离,在下方的人更是在一股奇怪的拉扯力道下变得东倒西歪起来。

    其中更是有一名士兵直接被那人影一脚整个踩进了土里。

    在抬头打量的时候,李斯只见到两道靓丽的背影消失在了远处,在场的无数人竟然没有一人能够阻止。

    不妙!

    皇陵里果然出了问题!

    心思电转,李斯右手一挥,顿时无数的士兵竟然是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劲弩朝通道里进去。只是这些士兵还未进入,通道里再度发生变化。

    一连串轻微脚步声中,六道人影再度从里面窜出。

    而且在跃出的同时,这六道人影并不是安然无恙而出,而是在一边退出一边交手中。赫然是六剑奴的两人与卫庄盖聂白凤和盗跖四人。前方的士兵见状几乎没有理会,手上的劲弩已经铺天盖地的朝前面出来的人打去,同时后上的巨大盾牌开始朝对方围去。

    六人被突袭而来的箭支迫的措手不及,转眼间六人的身上都插上了数支弩箭,一时间全部重创。

    叛逆!

    李斯见状眼神一亮,在瞧清了卫庄与盖聂的模样后,脸上不由流露出了一丝欣喜。只是未等李斯再度开口命令,他便觉得腰间一疼,回头望去便见不知何时一名士兵站在了自己的身边,手中青铜剑已经抵在了腰间。

    “……”

    自己被挟持了?眨了眨眼,李斯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对方。

    当赵高带着皇帝胡亥走出皇陵的时候,他见到的是李斯那张黑的吓人的脸,那阴沉的表情即便是赵高也不由的吓了一大跳。

    最后两名重伤频死的六剑奴,还有一地的鸟类残骸与尸体。

    李斯就那么一身鸟毛的站在正中间,默然不语。

    赵高惊吓的同时,李斯也被面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他吓到的是赵高嘴角的血迹,还有那战战兢兢一步一回头,用手扯着赵高身后衣襟的皇帝胡亥。

    这神情,皇帝似乎……

    一时间李斯也没有了其他的想法,显然这皇陵里面的事情比他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在了解中,事实不出意外。

    皇陵内部机关暴动,似乎最后的机关已经被人启动了。

    只怕现在里面的局势,没有人知道里面会是什么样的场景。甚至连嬴政的玉棺在何处,恐怕这世上也没有人清楚了。

    在驱退四周的士兵后,李斯赵高两人凑在了一起,低声诉说了几句话,留下一部分士兵后,便立即带着皇帝回咸阳去了。

    路上。

    车架里。

    李斯表情阴沉,赵高神色阴冷。

    在他们的旁边,皇帝胡亥正如一个孩童一样抓着和氏璧抛来抛去玩闹着。

    虽然带着关键武器,但赵高在皇陵里却是发现那和氏璧却是无法使用,若是使用了只怕他们所有人都会成为机关兵佣的猎物。关键武器不能使用的憋屈,最后让赵高损失了六剑奴中的四个,更是让胡亥变作了白痴,这损失实在是太过恐怖。

    可眼下比较起来,不是六剑奴的问题,也不是手上秘籍的问题,也不管那些逃离的人,而是皇帝变作白痴的事情后,该怎么解决后患的问题。

    沉默中。

    两人都考虑到了眼下的局势。

    这隐藏的危局是什么样的,李斯和赵高都非常的清楚。

    李斯扫了一眼赵高,心中猜测皇帝变成这样,是不是他故意如此。

    不过若是换句话来说,这样一个白痴如稚童一样的皇帝在手,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四目相对。

    两人都从彼此的眼中感到了那蕴含在其中的热切与野望。

    那里正在熊熊燃烧着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

    目光微移。

    两人的视线同时落在了正嘻嘻哈哈的抛着玉玺的皇帝的身上,那至高的权利在这一刻离他们好近。

    半月后。

    皇陵一战,无疾而终。

    踏入这场战斗中的人都得到了各自的收货。

    雪女如此。

    月神如此。

    赵高如此。

    卫庄盖聂更是如此。

    唯一的输家却只有心比天高,志比始皇的二世皇帝胡亥。

    在短短的半个月的时间,咸阳朝政彻底的被赵高与李斯两人掌握,朝政大权被两人分割一空。虽然在沙丘行宫的时候,李斯被赵高生生脱下了水,可眼下的局势却也让他并没有太大的失望。

    始皇已死,公子扶苏更是自尽而亡。

    最担心的二世皇帝变作了白痴。

    借由变作了白痴的胡亥的手,两人将顺者昌逆者亡的做法彰显的淋漓尽致。

    手握大权的他就不担心曾经所做的大逆不道的事情日后被皇帝追究,一时间心头忧虑尽散。只是在这中间,李斯与赵高之间的矛盾却是隐隐的起了。

    在他们争权夺利的时候,公子扶苏于上郡望月台自尽而亡的消息也在不觉间传递了开来。

    儒家所担心的事情,在这一刻正式发生了。

    因为就在几天前……

    一个陈姓之人在一个名为大泽乡的地方造反了。

    他们以公子扶苏的名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