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1章 帝国的崩塌
    &lt;=""&gt;    殿中。

    为了十卷秘籍的争夺,在场的人已经来到了最后的关头。

    如此混战中,没有哪个人的身上保持着完好无缺,或多或少都有了一点的伤势。不提六剑奴在这里已经死去在交锋中死去大半,只剩下两个,就连罗网的首领赵高此时身上也是衣衫破烂,面色惨白,嘴角流淌着鲜血。

    但耗费掉了这么多的人,他赵高也不过是在争夺中拿下了两份卷轴,甚至还是六剑奴中残存的两人拿着其中一卷作为诱饵去引开对方。这种结果让赵高不知道这样的结局是不是赚了。因为在这座坟墓里,还有两个最恐怖的女人。

    眼下,这两个女人在没有寻到其他人的时候,已经开始了最后的交锋。

    赚?

    赵高真心不知道这是否是赚了,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对未来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他只知道有一股名为后悔的情绪在心里不断的盘旋着。

    六剑奴死了四个,虽然其中有两人同样是起了贪欲,死的不冤,若没有,他也会亲自出手解决。这种结果与他原本想象中的十卷得到一半的预想相差的实在是太远,更重要的是在这一次混战里他已经明摆着背叛了阴癸,使得他赵高成为了雪女的仇人。

    更让赵高头大的是此刻躺在他身边的人,现任的帝国第二任皇帝胡亥。

    这时的胡亥身上龙袍上沾染着无数的鲜血,一双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前方,目光茫然失措,好似一个单纯的刚刚走出来的纯真少年,眼中深处留下的是一缕缕害怕。一双手,则是死死的抓着赵高的衣袖。几乎蜷缩成一团藏在了赵高的身后。

    皇帝疯了。

    目光从胡亥的身上收回,哪怕赵高身为罗网的首领,见多识广。可在这一刻还是忍不住的多了一丝迷茫。

    第一个皇帝在他面前身死,第二个皇帝更是在他的面前疯掉。

    这种接连而来的事情。也让头的脑袋忍不住隐隐发疼。

    该死!

    哪怕他自己与阴阳家的关系不浅,但在这个时候,赵高还是第一次对自己这个出身的所在门派有着这么大的怨气&lt;="l"&gt;。

    怎么办?

    赵高再度扫了一眼变得跟小孩儿一样的胡亥,他的心中一片混乱。

    原本的打算和预想中,赵高对他们一行人进入皇陵夺得秘籍是有着足够的把握,哪怕是有着其他人前来争夺阻止,但他们也有信心和把握。可是,所有人万万都没有料到在玉棺进入皇陵的那一刻起就彻底的不受控制了。

    赵高也理解胡亥为什么不顾危险要亲入皇陵。那是他并不相信其他人,而且也对自身的武功有着自信,只是胡亥却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会在这里落得这样的结局!

    胡亥哪怕是成为皇帝,但对某些人来说他也只是在皇宫里呆了太长时间的一个人,交锋经验远远比不上那些在江湖上的人。

    雪女。

    月神。

    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他能够招惹的。

    更何况胡亥还一次性的招惹到了两个人。

    一卷秘籍,让胡亥成为了两女的目标。

    哪怕胡亥天资再高,也曾经学习了那秘籍上的部分武艺,可是没有学到嬴政那种短时间里增长功力的办法,如何能够同时抵抗雪女与月神的合招?

    避无可避的胡亥提起了一身的内力,双掌分开。强行硬接两女的攻击,左右双掌交击下,两道同出一源的天魔真气直冲胡亥的身体。两女更是以胡亥的身体为中心成为了两个疯女人交锋的战场。

    天魔真气彻底崩溃了胡亥的抵挡,两股内力在体内交锋,他自身的真气更是那些天魔真气吞噬一空,最后两股内力直接冲向了脑海,在那里进行了一场大战。

    大战的结果便是胡亥重伤昏迷不醒,怀中的秘籍再度脱手而出,飞向了远方吸引了两女的注意力,这才保下命来。

    如果不是这样,只怕以胡亥修习而来的一身功力也无法保住自己的性命。可即便如此,却也只仅仅保住了生命。

    在赵高拼命救下胡亥。更是让剩下来的六剑奴以秘籍为饵引开了她们后,赵高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惜的是。接下来的事情让赵高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皇帝傻了。

    胡亥的脑子在两女狂暴真气的对冲下,脑子出问题了。如果不是胡亥本身拥有着不俗的内力,只怕他早已经惨死在这皇陵里。

    这坟墓将变成嬴政父子两代皇帝的皇陵。

    幸好事情并没有发生,可即便是这样面前的胡亥在智慧上变成了一个三岁小孩一样的存在。

    完了。

    这是赵高在检查后的第一个念头。

    嬴政将所有人都算计了进去,连同他的亲生儿子。如果没有这些机关人,身边士兵被机关人屠杀殆尽,这里最大的胜利者将会是他们,而不是其他人,可是……

    帝国完了&lt;="r"&gt;。

    是因为赵高在这个时候想到了他与李斯共同构造出来的那份针对公子扶苏的圣旨。以他本来对公子扶苏性子的了解,只怕公子扶苏会为了帝国,会了天下百姓而选择放弃皇位的争夺,会舍弃其他人不甘的野心而放弃自己的性命。

    那君子一样的性格,注定了公子扶苏不会做其他的选择。

    因为作为一个兄长,公子扶苏不说完全了解这些他的这些弟弟妹妹,但这里面哪些人聪明有着什么样的手腕他的心里都有数,只是更多的时候他自己不愿意去相信。

    几乎同时。

    北郡。

    望月台。

    蒙恬站在远处看着楼上。

    公子扶苏一个人呆在那里,正出神的看着天空的皓月,他的手上攒着的正是一份圣旨。

    这圣旨上的内容,哪怕是闭上眼他也能够再度重复出来。

    就如蒙恬所说的那样,这份圣旨来历不详,需要详查。公子扶苏他不傻,在圣旨入手的第一眼,他便知道这圣旨是假的。是出自自己的那个弟弟之意。

    苦涩的笑了笑,公子扶苏的心里在这一刻满腹心思。

    这份圣旨既是想让他死。却也代表了另外一个重要的含义。

    这是一份通牒。

    如若不合作,那么等待这个帝国的将是一场混战,是属于他扶苏与胡亥之间为了皇位的争夺之战。刚刚经历了统一战争,又被父皇大肆浪费了无数的人力后的神州大地,将会再度陷入战火。

    这将整个大秦帝国,将是最大的灾难。

    到时他们两兄弟只怕会在各自代表的力量推动下,将整个大地打出一片狼藉来。只怕那时帝国会陷入了最大的危机之处,而给了那在塞外虎视眈眈的匈奴人最大的机会。

    在扶苏这十几个兄弟姐妹里。最像父皇的并不是他扶苏,而是十八子胡亥。

    也正是这个缘故,在咸阳的时候,胡亥是嬴政最为疼爱的皇子。

    如此聪慧,也能如此隐忍,如此心狠,却也父皇数分能耐。

    这样一个弟弟,如果说会受到赵高李斯等人的控制,扶苏却是不信的,最多也就是前几年会收敛。只要胡亥一旦真正大权在握,那么他将再是一个曾经的父皇再现。

    想来十八弟胡亥成为皇帝,也能够带领帝国安稳的走下去。再造帝国的辉煌。

    一天一夜的思考已经让扶苏的心里真正有了抉择。

    他虽然仁厚,可并不傻,他听得出蒙恬话中的深意。

    他们不服。

    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人不服。

    因为二世皇帝不是他们所认同的人,不能代表他们的利益&lt;="r"&gt;。

    所以……

    战争!

    以战争争夺皇位,扶苏可以肯定,只要在下去,只怕他会被迫走上这条道路。人在官场,生不由己。

    到时战火遍布,最遭难的便是天下苍生。

    那样的场景。他不想看,不愿看。

    他这一天思考了这么多。也劝诫了蒙恬太多。

    那便是无论如何北疆的军队也要驻扎在这里,不能让匈奴踏出一步。

    许久。

    公子扶苏迎着微凉的夜风面露笑容。那是卸下一身负担的轻松笑容,人缓缓站了起来。

    人先是对这骊山的方向恭敬无比的磕了三个头后,这才目光深邃的望着咸阳的方向,迎风自语道:“十八弟啊,你在兄弟姐妹中是与父皇最像的,你也会成为父皇一样的皇帝。”

    “父皇在九泉之下太过孤独,所以为兄要去陪父皇。”

    “胡亥,大秦帝国就交你了。”

    言语落下,腰间佩剑出鞘。银色的月辉下,洒下一捧热血,公子扶苏对着天际的那轮皓月自刎而亡。

    楼下。

    只有那奔过来张嘴嘶吼的蒙恬,却已经是来之不及。

    ……

    官道上。

    张良陪着伏念等一众儒家弟子正骑马纵奔,他们的目标正是上郡,据说公子扶苏正在这里。只是当他们耗费了两天时间不吃不眠的赶往这里后,来到城外的那一刹那,众人听到的只是那声震四周的哭喊悲戚声。

    马蹄声戛然而止,伏念停了下来。

    静静的听了一会儿,伏念只是呢喃出了一句话:“完了!”话语落下,身形一软,竟是整个人在这一刻失去了精气神一样怏怏了下来。

    “……”

    张良也停了下来,听了一会儿那隐隐传了过来的悲戚声,他便知道他们来的迟了。儒家最为看重,与儒家观念最为匹配的公子扶苏死了。

    看着伏念那神情,张良张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扶苏之死,也散去了儒家这些年来最大的期望,谁能知道儒家在什么时候才会有这样的际遇?

    “他君子一样的性格是优点,却也是最大的缺点。”

    呢喃着说了一句,张良也没有料到当初在小圣贤庄三位师兄弟之间对话间他对扶苏的一句评价,却是一语成谶。

    “这世间的一切他想的太美好了。”

    “这天下,要乱了。”(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r"&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