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0章 日月星辰
    &lt;=""&gt;    吞云吐雾。

    一口气,久的一头远古便存在的怪兽在吐息。

    四周上下围绕着白色的雾气,那端坐在正中央的一个白发秃顶老头如同一只老龟沉寂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好像死了一般,老半天才会有那么一道浅浅的呼吸声传出。

    一道呼吸,便见一股白色雾气蛇一样的从口中窜出,盘绕在身体四周久久不愿意散去。

    白雾中,老者慢悠悠的睁开了双眼。

    黑暗中,两点金色的光芒在瞳孔中浮现,就像两点在夜空里闪烁着的火星。

    “哈!”

    悠长的呼吸声在黑暗中回荡,老者抬起头,目光望向了头顶那片灿烂的夜空,那里繁星密布,皓月当空,一片银色的星河横贯天空,将天空分成了两半。

    最后老者的目光越过那轮银月,视线停在了那片星河上,停在了那无数的繁星之上。

    目光在打量,但老者的思绪却在这一刻抛锚,跑向了其他的地方。

    杀东皇,需要做完全的准备。

    因为他实在是太难杀了。

    目光隐隐失神间,老者的思绪似乎回到了多年前,那人以一派之力逆天而行,即便是他们之间的立场不同,可笑三笑仍然不得不去敬佩那份敢为天下先的勇气。

    多出半步是天才,多出数步便是疯子。

    这话是对那人最好的证明。

    尤其是当两个疯子凑在一起的时候,绝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

    当时若不是国内出现了暴动,有人大开城门引人入城,那大派内更是出现了分歧,措手不及之下最后迫的君王最后不得不在鹿台对天*而亡,只怕局势就根本不会变作现在这样。

    若当初的君王能有嬴政这样的霸道。局势也会让人捉摸不透。

    只可惜那一幕,已经让笑三笑明白了一国帝王可以霸道,可以昏聩。但万万不能太君子,他太仁了。性子也太刚了,尤其是在那样的局势下。若是儒家在那时就存在,只怕他们会彻底的追随在那人麾下,而不是像眼下这样活的战战兢兢。

    当然,在这其中最难解决的仍然是东皇本人。

    以当时最为厉害的机关术为他专门建造出来的弑牙狱,竟然在最后成了废弃品,没有真正的用武之地。对方在弑牙狱中那不断变化的机关下,竟然能凭空失踪&lt;="r"&gt;。

    再度出现。已经是到了被破城的朝歌。

    那时,他是怎样离开的?

    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多少次的回想那一失败的局,笑三笑便推测出了对方门下只怕掌握着比弑牙狱更为高级的机关,毕竟当初他们的帝国论起真正的实力来要比大周强上太多。

    由此推断,并不意外。

    搞不好,那是一座可以在地下移动的机关,就如同当初被龙龟背负在背上的仙山一样。以他当时的能力,举派之力足以建造出这么一座恐怖的机关。

    毕竟曾经在屠杀了龙龟后,对方也曾说过了这样一句话。

    龙龟已死。三大仙山便名不副实。

    为了再造一个堪比仙山的圣地,那么能够自由移动,便时它最主要的特点。

    当初的那座大殿……

    就是那个机关!

    一座可以在地下移动的大殿。

    如果是这样。倒也能解释对方为什么能在弑牙狱中失去了踪迹。而在这两年的时间里,笑三笑也去过骊山皇陵,悄悄的隐入其中观察过那皇陵的构造。

    得到的结果,并不是他所想象中的那样。

    骊山皇陵虽然最内部的某些构造与曾经的那座大殿有些相同,但也仅仅是一些相同,那不过是一处仿造之物。即便是在最里面用无数夜明珠点缀成漫天繁星,用水银再造江山万物,用机关人与机关兽来做防御,可也远远比不上曾经他见过的那个通天大派的大殿。

    两者相比。不过是皓月之光与繁星之辉。

    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

    半晌。

    端坐在山顶,微凉的夜风吹得笑三笑那稀疏的白发不断的颤动着。他的目光越发的深沉,似乎看到了无穷远的地方。

    思绪从多年前慢慢的收了回来。来到了当初在蜀山的时候。

    笑三笑哪怕是没有见到他的模样,便在第一眼认出对方的身份,是因为两点。

    第一点,便是那盛传的荧惑守心,有坠星下东郡的现象。

    因为笑三笑第一次听说他的时候,便是同样的形容,据说他是乘天外奇石破空而来,如坠星一样直接砸在了地上。故而,在每一次有坠星下落的时候,笑三笑都会去了解。

    而让笑三笑肯定对方身份的却不是这个,而是东皇的那一身打扮。

    一身黑金色大袍遮身,上身更是覆盖金属一样的甲胄,脸上则是带着面具,这个形象实在是让他太过眼熟了。因为在曾经那座通天大派的大殿里,就有用天外奇石残骸为材料打造出来的与这个形象一般无二的浮雕。

    唯一不同的是那雕像的胯下多了一条似龙非龙,头长犄角的怪物&lt;="r"&gt;。

    不见真正模样,不看那一身气质,只是看到那身装扮的第一眼,笑三笑便已经认了出来。

    东皇。

    教主。

    而让笑三笑真正下决心一战的缘由是在这几年里他彻底的查清了一些东西。因为那会自己移动的大殿已经不在,那条似龙非龙的怪物也不在,只怕被关在了那大殿之中,甚至连他用天外奇石中的陨石精华打造出的佩剑月缺也不在。

    更重要的还是对方失去了曾经的记忆。

    现在东皇的手上少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这已经是最大的削弱了他的实力。

    这便是让笑三笑下定决心一战的信心。

    而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站在他这边少了一个让对方渡劫,让他死的女人,不像曾经一样。

    但东皇与凤凰一战了的结果,对笑三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昂首。

    目光最后停在了天际那轮皓月上面。笑三笑自言自语道:“老夫这八百年如同老龟一样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功力,现如今是时候真正动用它了。”

    “东皇,老夫为这一战准备太久了。”

    骊山。

    皇陵之中。

    岳缘的话让四人不由一愣。四人在伸手捂住腹部伤口止血的时候,白凤和盗跖两人一头雾水。而卫庄与盖聂则是面面相觑。

    那话是什么意思?

    卫庄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倒是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师傅,难道……这两人熟悉到武功相通的地步?

    这怎么会!

    而盖聂则是蹙眉沉思,他同样诧异对方的话,却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百步飞剑是纵剑术中的最高剑术,乃是以势杀人,对方刚刚折返回来的招式同样如此。以势压人,避无可避。逃无可逃。比起他与卫庄的理解来,对方的招式几乎让他看不出到底有多高,对方的根基招式对他来说都太过完美。

    岳缘的话更是让盖聂想到百步飞剑曾与道家人宗掌门逍遥子的雪后初晴配合使用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奇特巧合与默契,两招连手威力强的让人侧目。

    阴阳家是出自道家,而他纵横家的剑术……

    有些时候,巧合不一定是巧合。

    想到这里,盖聂倒是肯定了一点,只怕纵横家与对方脱不了关系。

    百步飞剑难不成真是属于阴阳家的?

    反倒是对方的最后那句话,让人忍不住蹙眉头。

    欺师灭祖的传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在挑拨师门关系吗?

    这是卫庄与盖聂两人对视一眼后的念头&lt;="r"&gt;。

    至于逃……

    在这一刻,四人已经没有了这个心思。

    那一招之下。已经让他们知道了眼前这个被称为东皇的少年的真正恐怖,嬴政与雪女都差的太远。

    打量审视的眼神一一扫过四人,最后着重的在卫庄和盖聂的脸上停留了半晌。

    在曾经。岳缘便有点奇怪这鬼谷纵横一脉的传人怎么会是这样的表现。

    卫庄与盖聂两人身上更多的是有着剑客一样的沉默寡言,而不是用嘴颠覆天下的纵横之术。这与他印象中的太过不同。

    刚刚两人的百步飞剑已经让岳缘心中有了自己的推测,再加上他的言语试探已经让卫庄和盖聂两人以沉默应对。

    这便让岳缘肯定了心中的某些猜测。

    有句话说的好,最了解你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你的敌人。

    他都不了解自己。

    也许那些事还没有经历过,便也谈不上了解。

    挥挥手,岳缘轻吁了一口气,他突然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兴致,挥挥手示意四人。道:“本座没兴致了,你们离开吧!”说完。岳缘便举着玉棺,朝最里面走去。

    独留下四人在那里看着岳缘的背影面面相窥。一头问号。

    不明所以中,四人还是立即离开了,而且盗跖甚至在离开以电光神行步来到了被岳缘一击之下打了没有动静了的机关人的手上拿到了一份卷轴后这才出了这个大殿。

    但他们四人同样知道,最大的危机虽然这样荒诞的离去,可并不代表着他们便能够安然无恙的从这皇陵中走出。

    因为在外面的几个大殿里,还有其他杀红了眼,在抢夺秘籍的人在等待着他们。

    能否安然离开,对重伤了的四人,那还是两说。

    ……

    机关启动。

    一道大门自墙壁上出现,缓缓打开。

    岳缘举着玉棺踏步而入,随后墙壁恢复了原状。

    入目处,是一座空旷的大殿。

    顶端密密麻麻的镶嵌着无数的夜明珠,如同繁星一样点缀在上方,而在下方四周则是有着无数的银色液体在一些蜿蜒而出的沟槽里流淌,那是以水银构造出来的河流。

    这里,正是他岳缘当初闭关创造玄阴十二剑的地方所在。

    也是皇陵的最深处。

    岳缘,准备将嬴政的玉棺安葬在’日月星辰‘之下,’山川江河‘之上,以圆嬴政那个梦。(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r"&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