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9章 百步飞剑 下
    &lt;=""&gt;    “!!!”

    右手示意挥过,几人脚步声戛然而止,空旷的大殿里回响的只有机关人与机关兽启动的吱吱声响。

    目光先是在那巨大的机关人身上停了一眼,又瞅了一下那麒麟机关兽后,盖聂三人的目光这才落在了那背对着他们的少年身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玉棺,玉棺被少年单手举在头顶,这个人都笼罩在下方。

    这人是谁?

    装有嬴政尸身的玉棺要知道是在之前一战中,便已经失落在大殿里,可眼前……还有盗跖怎么跑到了这里?

    盖聂很清楚的看见那站在中间的盗跖脸上的凝重神情,哪怕是身后那已经在动弹的机关人与机关兽都没有让盗跖退开,相比较起来无疑是对方身前这个举棺之人更为恐怖。

    自后面望去,三人瞧见的只有那玉棺,还有那并不怎么高的个子,从背影上倒是能够看得出对方应该是一个少年人。

    那么这世上有谁能够迫的盗跖如此警惕万分,不敢有丝毫动作?

    在看那少年身上的阴阳家服饰,在盖聂三人的脑海里不约而同的冒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帝国左护法,阴阳家星魂。

    没有第一眼看出来,便是因为眼前的少年的个头与他们记忆中的星魂对不上。只是有一点让盖聂疑惑的是,若是星魂混入了这皇陵他并不意外,毕竟连月神也进来了,正在同雪女争夺那秘籍,阴阳家的内部的争锋让人出乎预料。

    按道理来说星魂也应该如此,可是对方那一只手举着的玉棺却给了他这个想法一个否定的答案。

    不去争夺秘籍,反而是为嬴政举棺,盖聂可从没听说过阴阳家左护法与帝国皇帝嬴政有多少亲密的关系。对方来这皇陵中。只怕目的不是那些秘籍。

    更有一个让人疑惑的地方,便是盖聂曾经与星魂交过手,对方心高气傲&lt;="l"&gt;。武功同样极高。但也是因为自负,曾在两人交锋中负伤于他的木剑之下。

    这样自负的人是绝对会想着报复回来的。

    只要能增强自身的武功。这些秘籍便绝对是对方追求的目标之一。

    可眼前……

    思绪在脑海里转过,盖聂身体微动,不觉间已经调整到了出剑的最佳姿势。盖聂的动作落在卫庄的眼里,他眉头微微一挑,也明白了过来。师兄弟二人,几乎是同一时刻进行了准备。

    就在在场几人都沉默的时候,机关人终于彻底的动了起来。

    青铜巨剑横扫而出。

    剑还未近身,庞大的劲风就已经扑面而来。挡在前面的盗跖一头短发就被那劲风吹的朝一边放去。剑刃及身的那一刹那间,电光神行步应声而动。

    “!!!”

    目光闪过一丝惊讶,岳缘见过不少罕见的轻功,许多轻功都各有各的厉害,可是如同眼下这瞬间移动的轻功也让岳缘觉得赞叹。在之前通道里的时候,盗跖使用的便是这个身法。

    只是以盗跖的内力,这电光神行步只怕在全力施展下也不能使用几次。

    这轻功,不足以让盗跖长时间使用。

    这样下去,绝对会产生不轻的内伤。

    一闪之下,盗跖已经出现在了岳缘身后。站在了卫庄盖聂与白凤三人的身边,只来得说了半句“小心这个”后便见到骇人听闻的一幕。

    目光停在地上那一小滩鲜血上,对于那机关人横扫过来的青铜巨剑置之不理。

    在青铜巨剑近身的那一刹那。岳缘右手挥掌而出。

    剑与掌碰撞。

    嘭!

    气劲爆响。

    青铜巨剑如同碰到了一堵可以反弹的墙体,在撞上的那一刹那,便被无与伦比的劲道反弹了回去,巨大的力道更是直接连带着机关人也整个抛飞了出去,最后砸在了扑过来的麒麟机关兽上面,两个撞在一起滚做了一团。

    “怎么可能!”

    半句未说完的话顿时变成了这样的感叹句,盗跖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一双眼珠几乎瞪出了眼眶。

    那白起模样的机关巨人,其挥剑力道只怕不下万斤。在挥剑的惯性之下更为可怕,可眼前人竟然只凭借人身*的力量直接反推了回去。而这巨大力道对对方的唯一的影响只不过是脚下那两个三寸来深的脚印。至于左手举着的玉棺更是没有丝毫的动弹。

    不可能!

    同样,这也是卫庄与盖聂的念头。

    师兄弟二人对阴阳家左护法都有所了解。但他们从不知道这左护法的武功能够达到这个骇人听闻的地步&lt;="r"&gt;。刚刚那一手虽然不是直接力道上的对抗,可泄劲化劲转移反弹几乎是被对方随手而为,对方在武学上的造诣简直是让人无法想象。

    这一手,他们曾经遇见的那个左护法可没有这个能耐。

    这人,绝不是阴阳家左护法。

    转身。

    岳缘一击劝退机关人与机关兽后,这便举着玉棺回过身来,视线落在了四人的身上。

    “这个感觉!”

    卫庄在眼前人转过身的那一刻,白色的眉头便彻底的皱了起来,一个人的气质很少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在他的印象中阴阳家左护法所拥有的狂傲自负并没有在眼前的少年身上显现出来,或者说这份东西彻底的隐藏在了对方身体的深处。表现在眼前这个少年身上的只有一种神秘莫测。

    尤其是那种居高临下的目光让他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半晌。

    卫庄道出了让旁边三人愕然的名字:“你是东皇!”

    这句话一出口,盖聂、白凤和盗跖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卫庄的身上,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诧异与愕然之色。尤其是盗跖更是用一种‘你开什么玩笑’的目光瞅着卫庄,又瞅瞅前面的少年。

    阴阳家传说中不见首尾的东皇,竟然是这模样?

    星魂便是东皇?

    盖聂不觉得自己的师弟卫庄会说无缘由的话,他在咸阳宫做守卫的时候。在荆轲刺秦的时候,也曾远远的见过阴阳家东皇一面,只不过那时他更多的注意力是在死去的荆轲的身上。对这神秘至极的东皇只不过是一个匆匆的印象。

    可卫庄不同。

    当初聚散流沙暗探阴阳家禁地,连赤练都搭了进去。对于这个人印象怎能不深?

    自从那事发生后,卫庄早就将东皇这个人当做了他生命中最大的敌人。

    当这个话出口后,四人的神情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岳缘只是缓缓扬起了右手,对着眼前的四人说道:“接下来的地方不是你们……”

    只是未等岳缘的话说完,戒备到极点的卫庄与盖聂瞬间出手,出手之招便是两人手上的最强招式。哪怕两人现在都是断臂之人,可在残存的手臂上施展出来的剑招比曾经要更为的强大。

    这一招正是纵横派最为出名的剑招——百步飞剑。

    鬼谷纵横派剑术中的最高之剑。号称一刃断喉,百步飞剑。

    聚一身精气神于一招的必杀之剑,由师兄弟二人全力施展而出。

    两柄青铜剑脱手而出,直刺岳缘心口与咽喉。

    这是师兄弟二人抱着必杀的一击,几乎出剑的同时,四人已经抽身而退。在遇见岳缘的这一刻,卫庄四人已经有了彻底离开皇陵的打算,连阴阳家的最高首领东皇都来到了这里,那秘籍只不过给人的一张死亡份额&lt;="l"&gt;。

    “嗯?!!!”

    “这个是百步飞剑?”

    剑还未近身,岳缘便已经感觉到了那被人以精神气聚焦的感觉。避无可避,让无可让。这种劲力,这种施展方法。都告诉了岳缘一个让他熟悉的事实。只可惜它并没有达到传说中的例不虚发,让岳缘的眉头彻底的扬了起来。

    这完全是那一招的变种。

    左手挥动,手上玉棺已经被他扔向了半空。

    双手空出,径直朝那飞射过来的两柄青铜剑抓了去。

    “百步飞剑?”

    “名字错了!招式错了!武器错了!理解更是错了!”

    “这个才是真正的百步飞剑!”

    气劲旋绕,两柄青铜剑在近身的那一刻便被岳缘以独特的手法接了回去,入手,翻掌之间崩断成四截,剑尖两处则是被岳缘再度扔了回去,目标直指卫庄与盖聂二人:“或许你们更该称它为飞刀。”

    断剑。在一瞬间倒射而回。

    同时。

    在抽身而退的卫庄、盖聂、白凤还有盗跖四人面色大变。

    在青铜剑入了对方的手被以同样的方式射向自己的时候,卫庄与盖聂两人的神情已经是彻底的出现了意外之色。

    一样的招式。一样的方法。

    这简直是同出一炉。

    更让两人骇异的是他们的招式比起对方的招式来简直是盗版货遇见了正版。

    剑还未出,那气势已经逆转开来。

    第一次。

    卫庄和盖聂师兄弟二人除去自己之间交锋外。是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避无可避,逃无可逃的感觉。好像天地间在这一刻都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成为了这世间万物的仇敌。

    没得退,没得避。

    唯一的办法只有硬接。

    砰!砰!砰!砰!

    连续四声闷响,两截剑尖自四人腹部透体而过,带起了一连串的血花。

    头顶风声传来,岳缘左手接过玉棺,审视的目光落在了卫庄与盖聂的身上,开口问道:“本座对你们的师傅感兴趣了。”

    “那鬼谷子该不会是一个白发秃顶的糟老头子吧?”

    “若是,那你们该称呼我为师傅了。”

    “我的两个欺师灭祖的传人。”(未完待续。)

    ps:可能的话,晚上应该还有一更!&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