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8章 百步飞剑 上
    叮!

    剑尖对碰,在幽暗中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伴随着兵器交击声,那光芒一闪而过,照亮了黑暗中交手的人的模样。

    盖聂与六剑奴中的老大真刚。

    一者剑术一往无前,一者剑法刚猛,两者碰在一起的时候,比的便是谁更强更刚。只可惜一剑交锋之下,真刚被盖聂这一剑迫退了出去,生生的被打回了下方。

    “……”

    借着白凤手上的夜明珠,盖聂的目光扫了一眼手上的长剑,这不是什么木剑,能与越王八剑之一的真刚对碰而占据上风的可不是什么宝剑,而是一柄随意在皇陵兵佣手上多来的青铜剑。

    但就是这么一剑,硬碰硬已然迫的六剑奴之首的真刚直接败退下风,这已经是剑法造诣上的压制了。

    “六剑奴着急了。”

    站在盖聂身后的卫庄侧目看向下方再度陷入了混战,如同困兽之斗的人群,卫庄淡漠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这秘籍,将这皇陵化作了血肉磨坊,变成了我们的坟墓。”

    “越是了解阴阳家的人,越是了解嬴政的人,他们对这秘籍的欲望才会越大。”

    说到这里的时候,卫庄的目光朝站在身边的白凤手上瞅了一眼,对方的手里正握着其中的一卷。正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前面一番极端的混乱下反倒是他白凤白捡了一个便宜。

    虽然阴差阳错之下得到了这个卷轴,可是白凤却没有丝毫打开它去看的打算。

    这不是白凤对卫庄与盖聂师兄弟两人的戒备,而是在这种环境之下他不敢打开去看。能让这么多的高手自相残杀一样的去争抢,可以想象这卷轴上的武功是何等存在。

    白凤怕自己打开卷轴看了一眼后,再也回不了神。

    若是平常还好,可在眼下这种混乱的情况,那真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对于手上的卷轴秘籍,白凤可谓是以极大的自制力压抑着心中的那份冲动。

    能够让嬴政在短短时间里成为天下间绝顶的高手,这样的武功谁不想看?

    盖聂用欣赏的目光扫了一眼白凤后,这才与自己的师弟卫庄对视。他也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笑意。毕竟白凤曾属于聚散流沙之下的四天王之首,是聚散流沙的二号人物。能有如此表现,这才符合他的身份。

    “高手中,第一个死去的便是六剑奴里敢伸手的乱神。在雪女与月神的合击之下身亡,那么接下来死去的会是谁?”

    “白凤,这卷你可要保护好,莫要让阴阳家的那几个疯女人注意到。”

    自言自语了一番后,卫庄最后还是对身边的白凤做出了警戒之语:“若是被那两个恐怖的女人一同注意到。只怕我们今儿都得给嬴政殉葬了。”

    白凤闻言点了点头。

    右手一翻,手上的卷轴已经收入了袖子里,藏在了身上。目光扫了一眼那下方的混乱之地,白凤开口轻声说道:“不知道盗跖现在藏在了哪里?”

    藏?

    话是这样说,可语气里却没有丝毫的担忧。

    在三人看来,这里面只怕最为安全的人正是这个以盗闻名天下的盗跖,他的职业使得对方在这种局势下能够格外的游刃有余。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白凤回头低声问道。

    “退!”

    “退到最里面,退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必要的时候你手上的那卷可以当诱饵丢出去。”卫庄目光落在白凤的身上,认真道。

    白凤闻言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话中所指。

    三人对视了一眼后,这便悄然无息的朝最里面的方向退去。

    只可惜三人并不知道此刻的盗跖没有如他们想象中那样隐藏好,反而是在夺命狂奔,就好似身后跟上了一只从地狱里爬上来的嗜血恶鬼。

    电光神行步被盗跖施展了极致,在连续多次的使用下,以盗跖一身的内力已经有了后继无力的感觉。

    身形晃动间,盗跖在一处安静的黑暗所在停了下来。

    脚步刚停,一口热血已然从口中喷出。

    擦了下嘴角的血迹,摸了摸仍在发疼的嘴巴,盗跖苦笑着嘀咕道:“真真是祸从口出。”更让他无奈的是在手臂受伤后。嘴巴受伤外,他竟然是再度受了不轻的内伤。

    这内伤的由来,不过是他盗跖连续不断的死命使用电光神行步,因自身内力不济产生的。

    呼了一口带着血腥的长气。盗跖靠在兵佣的身后,有一种浑身都疼的错觉。

    之前他那句话出口后感受到的那股阴邪之意,盗跖便知道自己的话捅了马蜂窝,可是话已经出口再怎么后悔也无用。

    回想着那股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盗跖觉得有些奇怪。

    之前见到的星魂,似乎与曾经所看到的星湖好似是两个人。

    不提那已经长了不少的个头。就是气质也发生了变化。

    若说曾经的那个少年是邪魅张狂,但之前出现在眼前的则是一身的神秘莫测,有一种温润如玉之感。

    这是一个人吗?

    不过两年的时间,怎么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

    一时间,盗跖想不明白。

    更让盗跖奇怪的地方是阴阳家两大护法都来到了皇陵里,月神是在争夺那些秘籍,在之前已然出手,可这同样身为护法的星魂却并没有这样做。对方竟然是举着嬴政的玉棺而来,这单纯是为了给嬴政送葬的?

    怎么想怎么让人觉得奇怪。

    回头瞅了瞅远处的幽暗通道,见对方没有追来后,盗跖这才小心翼翼的朝其他的地方潜了过去。

    只是盗跖刚刚踏出了两步后,人便猛的停了下来,他这才注意到身前不远处的事物。

    瞪大着双眸看着眼前的东西,面色显得夸张之极。

    “不会吧!!!”

    “这东西是!!!”

    为了确定自己心头的猜测,盗跖小心翼翼的拿出了火折子点燃了火,举高借着火光这才看清眼前的东西。

    立在身前的是一柄巨大的青铜剑。

    哪怕盗跖早就见识过那巨阙剑的大小,可那巨阙比起眼前这柄青铜剑简直是小巫见到了大巫,完全没有可比之性。若说巨阙还有人能够用,那么面前的这柄青铜巨剑已经不是人所能使用的了。

    青铜巨剑仅仅宽度都足有他盗跖一般宽,长度更是有两个不止。

    这个地方极为安静,也极为的空旷,不同之前那些大殿里的排着队列的兵佣,这个大殿里似乎只有一个兵佣。

    昂着头。

    借着幽幽火光,盗跖终于看清了拿着这柄青铜巨剑的巨型机关人的模样。

    一身将军盔甲,模样栩栩如生。

    猛一看去,让人错以为遇见了真人。

    机关人一手握着青铜巨剑,一手握着一份卷轴就那么怔怔的站在那里。

    只是这身高早已经注定了站在眼前的人并不是真人,而是由机关术造就出来的杀戮机器。盗跖虽然平常时候吊儿郎当,但他也有自己的勇气,能够真正的吓得他连头也不回的在这一生中并没有几人。

    而遇见的这几人都是出身阴阳家。

    可眼下……

    额头冷汗还是流下,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机关人的模样打量了半晌,连火折子烧到了手指也没有发觉。

    好半晌。

    盗跖用一种不敢肯定的语气道出了眼前机关人的名字:“白…白……白起?”

    话音刚落,盗跖便骇异的发现这大殿里有了动静。

    嘭!

    一股熊熊大火在大殿的尽头燃起。

    巨大的火光将大殿照耀的亮堂至极,而在这光芒的照耀下,盗跖也才发现这大殿里并不是只有一个机关人,在那巨型机关人的旁边还有着一头机关巨兽。

    看那模样,是以传说中麒麟形象建造。

    就好像墨家有着白虎机关兽一样。

    要遭!

    在火光亮起的时候,盗跖的心已经来到了嗓子眼儿,话还没出口,只听一阵咔擦声中机关人动了。

    青铜巨剑拔地而起,而在旁边的麒麟机关兽同样是有了动作。

    摇头摆尾中,机关麒麟也动了。

    “!!!”

    正当盗跖察觉到危机将临准备回身而退的时候,刚迈步的脚步竟然是再度停了下来。在他面前不远处,那个举着玉棺的少年再度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前有狼,后有虎。

    这便是盗跖眼下所面临的局势。

    “咦!真巧!”

    岳缘举着玉棺看着站在中间的盗跖,眼中闪过一丝好笑。

    那般逃脱,最后竟然还是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这该让岳缘怎么去说?虽然先前对方的让人觉得愠怒,可岳缘并没有下杀手,亦没有去追,只是按照近途要进入最后的地方,却不料这盗跖还是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该说是盗跖运气好了还是他的职业习惯让他陷入了最危急的时刻?

    目光越过盗跖,在那巨型机关人和麒麟机关兽上面扫了一眼,岳缘眉头不由一挑,在他东渡的时间里这皇陵果然是得到了大改,连这里都做了改变。

    只是不知道最后的地方变得如何呢?

    就在岳缘想着事情的时候,紧接着一连串轻微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不一会儿,数道人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赫然是卫庄、盖聂与白凤三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