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7章 最强机关术 下
    公输仇霸道机关术中最为盛名的便是人体机关术。

    当初聚散流沙的无双便是公输仇的第一个实验成功的对象,然后在与阴阳家合作建造蜃楼的时候,大司命曾发现公输仇再度试验过这种毫无人道

    的方式。

    曾经在皇陵里,岳缘闭关的时候这里面虽然有着兵佣可是数目并不多,更多的也是陶瓷与其他物品混合建造而成。哪怕是在之前的那座大殿里,那些兵佣也只算是这其中的一类。

    可眼下……

    岳缘的目光停在脚边上的血肉残骸,岳缘便知道这里的兵佣已然不同。若是这样,只怕这比单纯的活人陪葬要更加的残忍。

    停顿了半晌后,直到那前面的大殿里的交手声安静下来后,岳缘这才再度踏步而出,举着玉棺进入了里面。

    入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幽绿光芒。

    那是镶嵌在墙壁上的夜明珠所散发出来的冷光。在这冷光的照耀下,岳缘已经看清了眼前大殿的一切模样。

    鲜血,残骸。

    还有断裂的兵器以及被巨力震碎或被兵器斩断的兵佣的残躯。

    在一阵阵重伤的士兵还有断气的呻吟声中岳缘身形一定,衣袍微扬中无形气劲轰然而出,直袭那些重伤将死之人,无形劲气席卷而过,这些呻吟声顿时戛然而止。

    这些重伤将死之人,岳缘送了他们最后一程,免去了他们最后的痛苦。

    目光一一扫过,最后岳缘的视线停在了那靠在角落里的一个巨型兵佣的身上,只不过那个兵佣手上的武器断裂,一只手臂不知所踪,而且连头颅也似乎被一股巨力彻底的给扭了下来,丢在了一边。

    这第二卷秘籍已经有了结局。

    倒是交锋中死了的人比之前有了不同,死的不止是残存的士兵,还有其他的高手。至少赵高的六剑奴已经少了一人。

    最后。

    岳缘的目光在一侧的墙壁上稍微的停了停。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凹槽,原本该镶嵌在上面的夜明珠似乎被谁顺手牵羊了。

    半晌。

    淡淡一笑,岳缘收回了目光,慢悠悠的举着玉棺朝深处迈步走去。

    “嘶!”

    一处隐蔽幽暗的角落。盗跖蹲在角落,恨不得将整个人窝进墙壁里,一边在小心翼翼的观察前面,一边倒抽着凉气。看了半晌,再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后。盗跖的目光这才停在了自己的左臂上面,那里的衣袖已经破了一大块,露出了臂膀,上面模糊一片,这是他在之前的行动中受到的创伤。

    脑海里回荡着刚刚在第二个大殿里发生的事情,盗跖就忍不住嘴角直抽抽。

    高手他见过不少。

    但这么成堆的高手凑在一起,盗跖还真是第一次见,更重要的这是一场高手间的混战,一般人要是没有个特别能耐的话,只怕在这里面只会成为一具尸体。

    甚至盗跖觉得这皇陵恐怕比当初的那个弑牙狱更加的恐怖。

    弑牙狱的机关虽然严密森严。但没有眼前皇陵里的狠辣,谁也不知道这皇陵里还隐藏着其他什么杀招,再说当初在弑牙狱遇见的敌人也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士兵,高手也不过是那六剑奴和章邯,可眼下连六剑奴中的一个也直接惨死在了雪女与月神外加机关人三者合手之下,其危险简直不是弑牙狱能够比的。

    右手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了一颗夜明珠,盗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臂上,打量了半晌,这才咬牙切齿道:“妈的,这胡亥果然也有不差的武功!”

    手臂上的伤势并不是被机关人所伤。再加上他几乎都对在场的人的武力有一个大概的推断,盗跖并没有选择对上他们,甚至也没有想要在混乱中接受那机关人手上的秘籍。

    可惜天不从人愿,在一群高手外加机关人的混战中。那卷秘籍直接被人借力打到了他的手上,然后……盗跖就悲剧了,直接遭受到了胡亥的突袭。

    若不是他盗跖反应及时,只怕会直接死在胡亥的手里,但即便是这样也留下了不轻的伤势。

    但那卷轴最后还是没有落在胡亥的手上,反而是白凤窥到了机会一举夺得。

    在用随身携带的金创药敷上后。盗跖这才瘫软在地靠着墙壁喘息起来,他有些后悔了,这皇陵是再是太危险了。

    这样的混战,在这里面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希望卫庄盖聂还有白凤三人安然无恙。

    只是在这个时候,盗跖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雪女是阴阳家的人,他们已经确定,可为什么雪女与月神会交手?按道理她们不是一家的吗?想了半天,盗跖也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答案,倒是肯定了另外的一件事。

    嬴政之死与阴阳家脱不了关系。

    嫡长子公子扶苏没有得到皇位,反而是胡亥成为皇帝,帝国已经开始摇摇欲坠,加上阴阳家的反叛,哪怕是盗跖也看到了这盛世大秦崩塌的结局只怕不远了。

    “咦?!”

    “这夜明珠果然是你拿的。”

    就在盗跖思索这些事情的时候,一个讶然的声音在背后突然响起,在一惊,手上的夜明珠已经不知所踪。身形在受惊之下蹿出了数丈的距离,发现对方没有追来后着才回过头,望向了来人,借着对方手上夜明珠的幽光盗跖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

    “是你!”

    一阵头皮发麻中,盗跖身形成弓形,精神紧张戒备到了极点。

    阴阳家两大护法,月神与星魂。

    月神不用说,刚刚在那大殿里他已经从侧面看到了月神的身手,能够与雪女交锋,其武功只怕不下于雪女。而星魂在以前更多出现在墨家人的面前,性格自负狂傲,尤其是盖聂还曾与星魂交过手,创伤过对方。

    阴阳家竟然是两大护法全部进入了皇陵……这些念头还没在脑海里转完,盗跖就发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地方。

    对方竟然是举着嬴政的玉棺?

    而不是同月神一样前来争夺秘籍。

    难不成还要什么其他的阴谋?

    盗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不过紧接着盗跖的目光便落在了对方手上的两颗夜明珠上。

    两颗?

    面色一变,盗跖右手猛的摸向了怀中,顿时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一路来顺手从墙壁上抠了两颗。之前只是拿出了一颗观察手臂上的伤势,可对方竟然是不知不觉间便从自己的身上将两颗夜明珠全部拿走,这身手!!!

    这绝对是熟手。

    一时间,盗跖竟然在心里产生了一种遇见了同行的错觉。

    摇了摇头。盗跖将脑子里这个让他觉得荒诞至极的想法丢出脑海后,这便笑着打起招呼来,用他一贯的嘲讽方式。他身为墨家之人,遇见对方再怎么样也不能什么话也不说便落荒而逃,得摆出墨家的气势。

    “哟!”

    “是星魂啊!”

    “两年不见。你终于长了一点点个头,真是不容易啊!”说着的同时,盗跖还用手比划了那么一下,手掌在自己胯部拍了拍,示意对方以前大搞只有自己大腿高。

    “嗯?”

    一声轻吟,岳缘缓缓的抬起了头,右手上的两颗夜明珠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化成了珍珠粉末,那冷的几乎让人鲜血凝固的眼神停在了盗跖的身上。

    目光如剑。

    只是目光在脸上停留了一下,盗跖便觉得嘴一疼,被什么割裂了一般。一股血腥味直接充斥在了口中。

    身形在瞬间暴退,电光神行步在这皇陵通道里被盗跖用到了极致,他来不及去理会这存在里面的机关,也来不及去设想若是迎面撞到其他势力的后果。

    盗跖在这一刻只想逃。

    因为就在刚刚,他那话说完后,便感受到了一股邪恶至极的杀意直面而来,直入他的灵魂。

    逃!

    必须逃!

    不逃就会死!

    这不是当初面对阴阳家少司命,而是另外一人。

    更重要的是盗跖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内心中已经滋生了一股恐惧,“这星魂怎么会这么厉害?”

    通道里。

    岳缘目送着盗跖的离开并没有出手,反而是闭上眼站在了那里。

    好半晌。

    那散发在身体四周的阴邪之意才消散一空。被收入了体内。

    睁开眼,岳缘目光落在通道的一侧,右手稍微比划了一下后,想了想这才继续向前走去。

    与此同时。

    行走在前面交锋的数方已经加快了动作。接连两次的混乱战斗让他们死伤了不少人,却也推测出了这个皇陵的大概规律。

    十卷秘籍,十个地方。

    这是月神、雪女以及赵高与胡亥等人的答案。

    反倒是打着阻止雪女争夺的心思的卫庄和盖聂师兄弟并不清楚秘籍到底有多少卷,不过在见到了两卷后,他们便知道这秘籍的数目似乎有点多,有些出乎他们的猜测。

    而在两个大殿后。他们更骇异的发现这皇陵比想象中的更大,且这后面的建筑也不止一个通道,摆在所有人面前的是十数条黑黝黝的通道,没有人知道这些通道到底通向哪里,每一条通道都给人一种通往地狱的感觉。

    最后无奈下几乎每个残存的人都从墙壁下抠下几颗夜明珠当做光源,按照自己的选择进入了其中一条。

    一关机关强过一关,只不过是两处人已经死了大半,虽然这也是他们之间混战助长了结局,但到了这一刻,每个人的心头都隐隐约约的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们在揣测,最后的一卷只怕便是那最强的机关所在。

    PS:上一章那个半斤八两的小错误已经改了,直接以现在的斤数论了^_^!另外秦时这一卷最多还有十章,就会进入最后一卷屠龙卷了,现在在收一下尾,前后的齿轮要合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