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6章 最强机关术 中
    &lt;=""&gt;    匆匆交手。

    最后却是雪女技高一筹,中途拦下了月神的动作,丝带被拦腰斩断,那卷轴落在了她的掌心里。

    两女东西相隔,中间隔着的便是那些已经彻底活过来的兵马俑,出自公输仇的霸道机关术在这一刻彻底的展现出了他那杀人方面的威力。这些兵佣由于是机关控制,对处在范围之类的所有人都采取了行动,一时间场面混乱成一团。

    兵器交击声,喊杀声一时间在陵墓里回响开来,热闹至极。

    “……”

    目光越过兵佣的头顶,月神的视线在雪女的身上稍微停留了一下后,那一卷太薄,想来不过是其中一卷。想到这里,月神便立即抽身朝身侧不远处的通道而去,那里正是先前胡亥等人退入的地方。

    而在踏入通道的最后一刻,月神猛的回过头朝来时的通道方向扫了那么一眼。

    目送月神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中后,雪女移形换位间来到了角落,她直接将手上的卷轴打了开来,一眼扫了上去。

    “!!!”

    果然。

    雪女眉头一凝,眼眸深处压抑着一丝怒意。

    这卷轴不过是那十卷中的其中一份,好一个嬴政,竟然是生生的将它们拆散了开来。在看眼前大殿,想来嬴政的这个耗费了极大民力建造出来的皇陵内部只怕远远不止这么一处&lt;="r"&gt;。

    以最坏的方式去想,只怕这陵墓至少还有九处这样的所在。

    这秘籍绝对不能落入其他的人手中。

    玉手一抖,打开的卷轴直接倒卷而回,被雪女转手间收入了袖子,清冷如雪的目光瞥了一眼远处,她身形一晃。也是朝前面的通道冲了过去。身影一闪中,人已经没入了其中消失不见。

    而在一群人率先退入后,在大殿里与兵佣交手的其他人也循着先前人的路途跟了上去。

    很快。

    大殿里的兵器交击声停了下来。

    在将在场的残存的士兵屠杀殆尽后。这些兵佣就那么停止了动作,又再度回复了之前那种不动的站立动作。

    场中。装有嬴政尸身的玉棺就那么的搁在了正中间,被无数的兵佣围在了正中央。

    在玉棺的四周,则是早溅满了无数的血液,无数的红色液体正在玉棺的表面一点点的滑落,不仅如此,棺身上面布满着无数深浅不一的痕迹,这正是之前交锋中残留下来的痕迹。

    至于之前抬棺的人,早在之前便被兵佣****而出的箭雨彻底的射成了马蜂窝。失去了性命。

    哒!哒!哒!

    沉闷的脚步声在这由闹突然转静下来的大殿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岳缘的身影从黑暗中一步一步的踏出,目光扫视着眼前的这乱糟糟的景象。

    遍地的尸体。

    遍地的残骸。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平白给这陵墓里增添了一份凄艳的诡异。

    叮!

    脚尖轻轻的碰了碰脚边的齿轮,看着它在自己那一脚的力道下发出一阵连绵的声音滚动着朝前面而去。啷当声中,齿轮在目光中以奇怪的路线偏移滚动,最后在撞在玉棺的上面的,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这清脆之声并不是想象中的铁玉交击声,反而是一声剑鸣。

    在这声过后,大殿里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彻底停止了下来,而那些兵佣也不在给人之前那种活着的怪异感。就好像他们本来就只是兵佣而已,静立在那里。

    漫步踏出,轻轻的将挡在身旁的长戈拨开。岳缘侧身来到了玉棺的前面。

    居高临下看着那躺在棺材里的人,岳缘站在那里沉默了半晌。

    一代天骄,千古一帝。

    却是落得如此结局。

    比较起来,两人其实都有着不少相同的地方,可两人在一个地方都是有着一模一样的失败,那便是两人在后人的教导上还真是半斤八两。而眼下,嬴政心疼的小儿子却也在野心勃勃的争夺着那十卷秘籍,想要再振这个江山。

    说实话,岳缘也远远的瞧过十八世子胡亥这个人&lt;="r"&gt;。从某方面来说这个十八世子,现在的二世皇帝有着嬴政一样的心狠手辣。无论是对任何人。

    与嫡长子扶苏不同,胡亥没有扶苏的宽厚。人多了一种阴狠。

    但胡亥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

    在岳缘看来,嬴政这么多的儿子里,与他最像的反倒不是嫡长子公子扶苏,更不是那个流落在外的十九世子,反而这个十八世子胡亥才是最像的一个。

    都说公子扶苏继位,能受到更多的敬爱,凭借大义服天下,但以胡亥的能力也未必不能。

    他的心狠,第一个表现在公子扶苏的身上。

    但若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看,嬴政选择未来继承人的话也不会是那个与他自己最像的儿子,而应该是宽厚的嫡长子扶苏,因为嬴政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狠辣的性子。

    只是……

    脑海里回想着历史,岳缘有些好笑。在经历了他为徒弟寇仲做的事情后,岳缘早就知道历史只不过是胜利者所书写。

    而且岳缘敢肯定,哪怕是李斯被赵高拉入合伙,在两人的帮助下,胡亥以最快的速度登上了帝位,可这个最像嬴政的儿子哪里会这么简单?只怕这小子心里早就隐隐准备要对付赵高与李斯了。

    不过胡亥的隐忍堪比嬴政自己,一般人看不出来而已。

    想到这里,岳缘才对玉棺里嬴政的尸体笑了笑,虽然两人在这一方面半斤八两,可比较起来嬴政只是半斤,他岳缘有足足八两。因为他破碎时间的缘故,至少他的后代没有达到这个自相残杀的地步。

    一番思虑过后,岳缘有了动作。

    伸手,弯腰。

    轰然声中,玉棺直接被岳缘单手举在了头顶。

    微微一震,劲力直接将那些还蔓延在玉棺上的血迹全部震散开来,恢复了干净。

    “走了。”

    “你的儿子做不了,那么就由本座这个亦师亦友亦敌的人送你这最后一程。”

    话语落下,岳缘就这么一手举着玉棺,一手放在腰间,一步一步的朝深处走去。

    若说了解这皇陵的人,除了嬴政本人外,便只有岳缘自己,甚至他比嬴政要更加清楚这里面的布置。要知道当初他可是在这里面为了创造玄阴十二剑的时候可是呆了不少的时间。

    虽然在东渡后的时间里皇陵再度被嬴政重新改造,更是招公输仇在里面设下了大量的机关兵佣,可大致上的环境还是没有改变。除了这处大殿外,内里还有八个。

    九为极数,嬴政在皇陵里同样设置了一样的数目。

    再看之前那卷被机关人掌握的卷轴,岳缘便知道嬴政将天魔十卷分了开来,每一处地方都将是一卷,让这些争夺卷轴的人在陵墓里自相残杀,再结合霸道机关术,这已经是有了一网打尽的打算。

    也许,那最关键的一卷,并不在皇陵里&lt;="l"&gt;。

    通道中。

    岳缘举棺而行。

    还未到第二个大殿的时候,岳缘就已经隐隐听见了从通道尽头传来的兵器交击声响。

    刚到入口处,岳缘便听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自远处传出,刺耳的破空声中一个人影被什么生生的射到了他的面前。

    仔细看去,岳缘看到的是一个人背对着自己在半空张牙舞爪,双手死死的抓着那插在腹部透体而过的一杆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青铜长矛,在巨大的贯穿力道下直接带了进来。

    这人衣饰奇特,黑色为主,脑袋上更是系着黑色兜帽,看形象正是赵高手下罗网的六剑奴其中之一。

    见状。

    岳缘身形一侧,一手举棺,一手浅浅按出,。

    顿时,凌空而来那人已经撞在了一道看不到的气墙上面,庞大的力道加上气劲的反震,这男子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嚎,整个人便在半空化作了一团血雾散了开来。

    其中半张卷轴也从尸身上爆了出来,随之在气劲下化作了飞絮。

    人散,那青铜长矛再度刺入,撞在了那道横在那里的气墙上。

    一声争鸣声中,青铜长矛在一连串的火星中,在惊人的惯性下直直而入,只是挡在面前的气墙好似一道永远无法透过的阻隔,反震力与惯性力的互相作用下这青铜长矛就那么在岳缘的面前就好像竖着入了锅的面条就那么软了下来,最后坍塌成了一团青铜饼停在了面前。

    啪!

    伸手接过坠下的铜饼,刚入手这铜饼便好似变作了砂砾一样一点一点的散成了粉末。

    腐蚀……

    天魔真气!

    这样的情形,只怕是两女的合击才会造就这样大的力量。

    通道里的交锋只不过在第二个大殿里便开始白热化了吗?

    目光扫过那半部卷轴化作的飞絮,岳缘倒也不例外。面对诱惑,哪怕是六剑奴也无法拒绝这份诱惑,起了贪心,想要趁乱争夺秘籍,那简直是打着灯笼上茅厕——找死。

    不管是赵高,还是雪女与月神,都不会允许。

    就在岳缘停下脚步沉吟的同时,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也从通道尽头传来。

    “嗯?”

    耳朵一动,右手遥遥伸出,便是凌空一抓。

    顿时庞大的吸力凭空而生,一道人影直接在这股吸力下从远处扯了过来。

    一阵刺耳的声音中,一个兵佣被吸到了岳缘面前,还未近身便彻底散了架,化作了一地的血肉残骸,里面混杂着的还有齿轮一样的东西。

    这兵佣已然与之前大殿的有所不同。(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