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5章 最强机关术 上
    “!!!”

    通道过去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凹坑,在那凹坑里站着无数的身着盔甲,手持武器的士兵。这转角遇到爱的情景,让进来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愣了下。

    定睛看去,他们这才发现站在那里的只不过是一具具陶人,只是兵马俑。

    只是由于这些陶偶的大小与真人无异,猛的一眼看上去,好像是一群真人站在那里。在扫了几眼后,确定这只不过是一些陪葬品之后,便不再去在意。

    可惜在场的人并没有几个发现那些站在里面的一些陶佣有了一些肉眼难见的隐晦动作。

    队伍中。

    “嗯?”

    盖聂闻言一怔,盗跖是谁?作为盗中之圣的存在,对环境第一眼了解是需要极高的记忆力的,因为这对他悄然无息的偷盗东西的时候有着大用

    毕竟必要的时候可以借用记忆力回复原样。

    可在盗跖的话中,他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奇怪之处。

    前进的脚步一顿,卫庄扭过头目光停在了盗跖的身上,几人的眼里都浮现出了诧异之色。

    盗跖的眼光足以让人相信。

    盗跖说这里的陶佣有问题,那么定然是存在问题的。因为要说观察力的话,在场的人还真没有几人能够赶得上一个盗跖所拥有的一瞬间的注意力。

    陶佣扭头?

    难不成这里的陶佣都是机关?

    一时间,几人的脑海里都浮现出了这样的问题。

    而在这空旷大殿的一处阴暗处,月神面带谨慎之色的看着面前那一排排成列的人形陶偶。轻纱遮掩下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了然。旁人或许看不出来这些人偶有什么问题,可在蜃楼里见过了太多的月神如何不知道?

    眼前这堪称军阵的陶佣,全部都是机关人。

    这是由霸道机关术结合阴阳家的秘术所构造而成的人偶,而且看着情形,只怕公输仇的技术再与阴阳家合作更上了一层楼,这里的人偶还是与蜃楼的有那么一点的不同。不过看这规模只怕比蜃楼里的人数要多得多。

    仅仅是这里。就简直是一只小规模的军队。

    看着皇陵的规模,显然比月神想象中的要更大,可以说这天下间真正知道皇陵规模的恐怕只有东皇大人与嬴政两人,哪怕是当初的那些建造者只怕也不清楚。

    在月神踏入这里的那一刹那,她便察觉到了这些陶佣的怪异之处,一时间她停了下来,隐藏在了角落。

    嬴政将秘籍藏在这里,倒真是做了一个好打算。

    刚刚那其中的几个人偶侧头的动作,便已经让月神察觉到了这皇陵里的机关开始启动了。

    同一时间。

    在皇陵的另外一处地方。雪女也潜藏在了那里,隐匿了自身的气息。

    队伍前面。

    十八世子胡亥吞噎了一口口水,目光朝四周打量着。

    虽说他想要夺得那十卷秘籍,而旋转了亲自上来,但在这突然变得阴森森的皇陵里,胡亥还是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尤其是那站在队伍四周的兵马俑,即便是死物,可被这么多的死物注视着的感觉还是让人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就好似看到了自己父皇带着禁卫站在了自己面前的那种无端而生的压力。

    对比起兵马俑的威势,倒是让胡亥觉得自己所准备的活祭品反倒是给不了这种感觉。

    扫了几眼后。胡亥这才将真正的精力放在了那被藏在这里的秘籍,只是这皇陵这么大,谁知道父皇将这秘籍究竟藏在了这里的何处?而刚才的这处大殿,仅仅是皇陵里的一部分。

    “小心些,陛下!”

    跟在身后的赵高也察觉到了皇陵里那沉闷的气氛,凑上前。在胡亥的耳边低声说道:“这先皇的皇陵恐怕不那么简单。”在说话的同时,赵高也对跟在身边的六剑奴做了示意,让他们提高警惕。

    ……

    队伍的最后面。

    在通道的出口处,岳缘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这里,看着前面慢下来的队伍。他的目光只不过一扫而过,随即视线隐秘的朝另外两个方向瞅了两眼后,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些兵马俑的身上。

    嗯?

    这兵马俑与几年前有些不同了。

    只不过是一眼,岳缘便看出了眼前兵马俑的不同之处。眼前闪过公输家掌门人公输仇那模样,对方在机关术上的天赋哪怕是岳缘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对方在人形机关上着实有着恐怖的造诣。

    蜃楼合作建造而来,蜃楼里面的机关也几乎是出自公输仇一人之手,包括那些在蜃楼里巡逻的阴阳家机关人。

    而眼前的兵马俑便是同一种类型。

    甚至公输仇到了能够改造活人的地步,在吸收了阴阳家的某些秘术后,他的技艺当更上一层。

    目光收回,岳缘的目光再度停在了那队伍中央抬着的玉棺上面。

    ……他们的速度太慢了。

    这样可不行。

    想到这里,岳缘右手抬起,中指微屈,便是凌空一弹。

    霎时。

    无形的劲气无声中破空而出,直射那最中央一名持有长戈的兵马俑的身上。

    啪!

    一声脆响,在这稍显安静的大殿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几乎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声音的来源处,他们看到的是那兵马俑的队伍中一名兵佣的脑袋无端爆裂。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面色立时大变。

    有人!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念头,随之的第二个念头则是大惊。因为在众人的眼中。他们发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事实。

    那便是——

    兵佣,活了。

    无数让人耳朵发麻的声音中,那立成军阵的兵马俑每个的身上都发出了一阵嘎吱嘎吱的声响。

    头颅扭动,手腕抬起。

    位于军阵中的劲弩兵马俑手中的劲弩全部指向了走在中间的众人。

    嗡!

    弦动,破空声顿起。

    一瞬间,众人只见眼前多了一朵漆黑的云。不过眨眼间便已经来到了众人的身前。

    这赫然是大秦军队打遍天下间让六国军队害怕的弓箭打击的缩小版。

    刹那间,只闻密密麻麻的弩箭射入肉体的声响响起,嗤嗤声不绝于耳。

    上百名的士兵在这措手不及之下直接被射死,倒下了一大片,而在这一刻,整个队伍顿时混乱了。

    抬棺的人更是惊慌失措下丢下了玉棺,开始乱跑起来。

    该死!

    如此突然的场面变化,让胡亥赵高等人措手不及,更是让隐匿在队伍里的卫庄、盖聂等人也是目瞪口呆。更让人他们骇异的是。在一幕箭雨后,便见那些拿着长戈的兵马俑躬身,开始摆起了冲锋的姿势。

    这,完全是军队行军作战的打法。

    以人身对这些没有生命的机关人,没有愿意。

    同时,被带进来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士兵们也摆好了阵势,只是他们随身带的并没有什么长兵器,更多的人带着的都是劲弩。那是胡亥准备用来对付那些有心抢夺秘籍的高手所准备的。

    可是在被兵马俑打了个错所不及的士兵只能用手上的弩回击,只可惜射出去的弩箭并没有太多的作用。

    一旦被那些长戈兵近身。等待的只有一场屠杀。

    冲在最前面的一只拿着长戈的兵马俑,整个身体上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箭羽,可仍然固执的前进了数步后这才散了架,彻底的崩裂开来,散落一地,从里面滚出了一地大小不一的齿轮。

    机关人!

    这是卫庄与盖聂等人见到这个后的心思。

    出身墨家的盗跖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此机关术,如此规模的机关人,只怕班大师也得甘拜下风。

    在他看来,这是最纯粹的杀人机关术。

    在几人的脑海里,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公输仇。

    彼此对视了一眼。几人立即从混乱中开始悄然脱离,而在之前,胡亥已经在赵高与六剑奴的护卫下朝里面退去,回去的道路已经彻底被这些机关人阻挡。

    然而就在卫庄与盖聂等人就要尾随退入的时候,盗跖的声音立时出现在了他们的耳边。

    “你们看。”

    “那是什么?”

    随着盗跖的右手所指,卫庄与盖聂两人的目光也顺着望了过去,只见在那兵马俑的队伍中一个将军模样的机关人一手握剑,一手拿着一卷轴,高举着发号命令一般的站在那里。

    那卷轴……

    该不会是!!!

    就在他们几人诧异的一刻,场面再度变化。

    一袭白色的轻纱从角落里席卷而出,直接朝那将军模样的机关人手上的卷轴卷了去。

    轻纱如蛇一样蜿蜒而去,直接缠绕上了机关人的左手上,只听咔擦一声,机关人的手臂整个被白色丝纱给扯了下来,随即倒卷而回。就在轻纱倒卷而回的刹那,一柄旋转的弯月型武器从暗处发出,直接斩在了轻纱中间。

    撕拉!

    轻纱断裂,半截中途而坠。

    在那卷轴坠下的途中,另外一柄弯月型武器再度出现直接打在了卷轴上面,使得其抛飞了出去,朝边上飞去。同时,一道蓝色人影已经出现在了那里,玉手直接握住了朝自己飞来的卷轴。

    “雪女!”

    月神冷冽的嗓音在混乱的大殿里回荡,角落里,她手上留下的只有那断了一半的轻纱。

    至于在前一刻,卫庄等人已经率先退开,这一局不能搀和。

    最重要的是他们看得出那卷轴的大小程度,绝对不是十卷的内容,最大的可能那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卷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