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4章 皇陵
    皇帝入葬,规模自然不是普通人能够比较的。

    更何况还是一个首开统一神州大地的皇帝。

    规模,坟墓等等都要符合嬴政的身份。

    幸好这陵墓早就造的差不多,只能它的主人入主其中。这一次,哪怕是赵高、李斯与十八世子胡亥走的急,但规模也比想象中的要大。庞大的队伍来到皇陵的时候,已经有专门的士兵等候了。

    皇帝的葬礼,理应盛大。

    可是在新任二世皇帝胡亥的命令下,这一次的入葬要比计划中的要小。

    毕竟一般情况下,很少有哪个皇帝为自己的后事做准备,哪怕是嬴政所造的这一片皇陵,在他的安排中也不是为他自己所造,而是为了东皇所准备的。

    只可惜这一点小秘密,除了岳缘与嬴政两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队伍中。

    不知何时卫庄与盖聂、白凤以及盗跖等人已经化妆易容混在了队伍里面,在黑麒麟的帮助下,他们的易容极难被人发现缺陷,再加上始皇入葬是一个极为严肃的日子,没有太多人去深究自己身边的人有什么不同。

    “高手不少,我感觉到了六剑奴的气息!”

    盖聂眯着眼睛感受了一下,小声的对站在自己身边的卫庄说道。当初接连经历了与嬴政、雪女一战后,盖聂在他的剑道上再度有了不小的进步,距离传说中的境界有近了许多。

    “并不意外。”

    卫庄接过话头,目光在一边打量着前面举行的出殡大典,一边悄声回道:“赵高的胆子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大,他与李斯做了好一件大事。我可不认为嬴政会选择胡亥做皇帝。”

    “……”

    盖聂闻言没有说什么,因为卫庄的话是实话。

    这嫡长子公子扶苏与十八世子胡亥之间恐怕只能活一个,只是以往他对扶苏的了解,以那扶苏的性子只怕输家最后会是他。可惜的是卫庄与盖聂想象的再黑,也没有料到他们三人会走另外一个极端。

    而且这表面看起来这出殡之事只是寻常,可是只要得到了那个消息后的人都知道这一次入葬真正意义上只不过吸引人而用。他们的目标都是那份据说藏在皇陵里的那一套绝学。

    嬴政当初展现的威势,谁人不震惊?

    就在他们思索的时候,在悠长的祭文过后,一阵嘎吱声中皇陵开启了。

    机关术!

    这是卫庄与盖聂两人对视中。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东西。

    几乎是在同时,两人的心中都冒起了一个谨慎的情绪,哪怕是早有着心理准备,知道这一次的行动将有很大的危险,可在见识到机关术后。两人心中的警惕便越重了。

    这里面,若不出意外是公输家的霸道机关术。

    想起公输仇与班大师两人之间多年的交锋,卫庄、盖聂、白凤与盗跖四人都十分清楚这公输仇的霸道机关术有多么霸道,多么狠辣。沉吟了下,白凤突然说道:“在一年多前,公输仇便与我们的联系淡了。”

    卫庄没有出声,白凤说的是实话。

    公输仇与聚散流沙关系最近的时候,不过是在进攻墨家机关城的时候,作为同行一同行事。随后,在公输仇与阴阳家合作建造蜃楼后。他们之间的联系便淡了。

    眼下参与了皇陵的建造并不意外。

    而且以嬴政的性子,在陵墓里做这样的安排同样不出乎预料。

    毕竟嬴政横扫六国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仇人,一旦死后入葬,恐怕有人会仇恨到要鞭尸的冲动。以霸道机关术保死后身,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举动。

    “不!”

    “不对!”

    但设想到一半,盖聂便推翻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因为有一点无法用这个来解释,那便是阴阳家的东渡求仙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生之事据说不假。

    那么嬴政之死……

    是因为长生丹药的缘故?

    想到这里,盖聂发现这其中有着太多隐藏的东西了。他出生鬼谷纵横,向来自语是聪明人。可在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后,盖聂才发现人的眼界其实很窄小。

    这世间,有着太多的东西看不透。

    或许他们还是小瞧了嬴政。

    而恐怕这陵墓里面只怕布置的一切都是为他们而来。

    一边,卫庄也在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山腰。

    雪女一身蓝白衣袍立身在树荫之中,任凭树叶将身躯遮掩的严严实实,在结合自身天魔功隐匿气息的法门,雪女就那么静悄悄的站在那里望着下方的队伍,目光悠悠。

    “赵高!”

    清冽的声音中充斥着一种漠然的冷味,如此着急的行动已经从侧面泄露了赵高的野心。

    真是好大的胆子。

    雪女也知道。在即将的陵墓之行里面,除了她自己,其他的人都是敌人。

    目光微移。

    视线向其他的方向扫去,雪女呢喃道:“月神,你也该到了。”

    “除此之外,纵横与墨家的那些家伙也会嗅到腥味一样来到这里吧?这还真是一件盛事。”雪女也不得不承认,那人的那一套武学对世间武者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

    只要知道的人,就没有人能够抵抗心中的欲望。

    但在这里面,她真正的敌人只有一个。

    那便是月神。

    就在她一个人思索的时候,那震天的声响从下方传出,雪女顿时抬眉,陵墓开启了。

    下方。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走在队伍前列的二世皇帝胡亥正低着头,目光瞥向了站在身边的赵高,目光深处透露出一丝询问。

    微微颔首,赵高垫了垫手上的锦盒,示意陛下放心,手上之物将是他们的绝佳后手,必要的时候,他们可以凭借此物扭转局势。

    随着陵墓大门的彻底开启,在一队士兵率先进入后,胡亥以孝子身份带头进入了其中,紧随身后便是赵高等六剑奴,而在后面便是抬着棺材队伍,一副玉石打造的白玉棺。

    棺材中,躺着的是早就失去了性命的嬴政尸体。

    若是此刻有其他正常人在此,定会发现这里的怪异之处,进入陵墓中的人身上并不仅仅是孝衣披身,他们无论男女身上都带有着劲弩这样的武器。

    那模样倒不是给人送葬,更像是杀人去的。

    在大队伍后面,则是跟随着一群奴隶,那是胡亥准备用来活祭自己父皇的祭品。

    半个时辰后。

    庞大的队伍这才慢吞吞的走完,独剩下留守在外面的士兵。

    不知何时,那站在山腰的雪女早已经不见了踪迹。

    山上。

    赤练与月儿翩然而立,目光注视着下方,看着那队伍一步一步的走入那皇陵入口,居高而望,给人一种一大群人正在缓步踏入无间地狱的恐慌感。

    哪怕是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在赤练和月儿的心头上也不由自主的蒙上了一层冷意。

    在两女的脚侧,则是一青一白两条大蟒正缠绕着躲在树荫下吐着蛇信子。

    这两条大蟒是赤练从那岛上带回来的,其他的八条估计早已经死在了那场战斗里面,而且因为赤练与阴阳家的其他女子间的关系并不融洽,她也不敢将这两条蛇留在蜃楼上。

    否则的话,只怕过不了两天就会被大司命给扒皮炖了肉。

    然而就在队伍全部进去不久,一个让外面所有人都诧异的事情发生在眼前。

    嘎吱声中,皇陵入口自动关闭了。

    ……

    皇陵,深处。

    在踏入这里面后,迎面而来的是一段幽暗的通道。只不过在这通道里并没有用火把照耀,而是在通道的两侧每隔上一段距离便会镶嵌一颗发着冷光的夜明珠。

    仅仅是一段通道,其奢华程度就要比皇宫更甚。

    “……”

    队伍中,每个人的面色不由自主的流露了丝丝震惊,哪怕是胡亥,赵高等人都对这皇陵内部的构造感到诧异。仅仅是一个开头,便是如此奢华,这始皇当真想常人不能想。

    队伍的最后面。

    一道人影不知什么时候掉了队,走在了最后面。

    岳缘正在用一种打量的目光打量这个对他来说都有些陌生的通道。

    回想当初他修成玄阴十二剑出来的时候,通道可不是这个模样的,显然在这段时间里,嬴政花费了大力气再度对皇陵进行了改造。就在岳缘回忆过往的时候,一阵嘎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回过头,岳缘看到的便是在机关的作用下,皇陵的大门开始紧闭了。

    这是!!!

    岳缘眼神一亮,心中的推测在陵墓大门紧闭的时候已经得到了证实。

    险地。

    绝地。

    死地。

    在霸道机关术,在个人欲望的冲突下,这里的绝大多数人只怕都会真正成为嬴政的陪葬,能够逃出来的恐怕没有几个。嬴政,连自己儿子的心思都算在了里面。

    公子扶苏仁厚,不会做违例之事。

    而胡亥……

    野心越大之人,只怕会越惨。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破碎时间之人的插手。

    一切的算计终究化作了滚滚红尘,消散一空。

    收回目光,岳缘的视线朝这通道的尽头望去,他能感觉得到一切正是开始了。

    隐隐中,岳缘听到了霸道机关术启动时候的别样声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