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3章 暗涌
    下一页

    皇帝死了?

    刚出蜃楼的云中君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愣神。

    要知道这长生丹名义上可是为了嬴政所准备的,结果丹刚炼好,结果皇帝死了,这算什么事?这么长的时间里,帝国皇帝驾崩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间。

    许多人在感叹嬴政的死去,在推测接任皇位的人,不过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嫡长子公子扶苏是最佳的人选。在军民中,公子扶苏有着其他皇子无法媲美的好名声。

    而有一些有心人,却也颇为意外。

    只是他们在嬴政死后,并没有立即起兵,反倒是奇怪的沉寂了下来。

    站在蜃楼上的云中君眺望着眼前的锦绣江山,面色有些迷茫,在前段时间那个秃顶的白发老头突袭进了蜃楼来到丹房见到他后,云中君整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儿。

    虽说不知晓对方是因为什么原因放弃了,可在云中君看来对长生丹的保护还是太浅。

    在笑三笑离开后,云中君立即寻来了留在蜃楼中的其他四大长老,一同将装着长生丹的锦盒放进了蜃楼中机关最为紧密的地方,然后五人共同看管。

    那样的人实在是让人害怕,哪怕是嬴政已死,这颗长生丹也不能给他人留作嫁衣。

    当然。

    云中君现在的心情除去那丝丝茫然的情绪外,他更多的还是有着一种兴奋与激动。

    嬴政死,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死。

    在他看来并不说传闻中的病逝,极大的可能是死在东皇大人的手上。在纵观阴阳家现在的地位,一直以来对东皇大人的崇拜使得云中君隐隐的有一种感觉,已经立于百家顶点的阴阳家只怕可以再进一步。

    阴阳家的大业,即将在东皇大人的带领下来临了。

    闭上双眼,云中君迎着那带着腥味的海风,开始在脑海里幻想起那时属于阴阳家的盛世来。因为在过去的时候,云中君有时候就会去设想这一幕,可在这一幕摆在眼前的时候。云中君还是觉得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作为阴阳家高层,云中君很清楚法家的下场,法家韩非子的结局成为阴阳家最佳的例子,谁也不能不去想嬴政是否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云中君可谓是亲眼看着帝国在阴阳家的帮助下一步一步走上了最巅峰,眼下帝国能够一统神州大地,其中阴阳家出了绝大的力量。

    从某方面来说,帝国有阴阳家的一半。

    有一半属于阴阳家,那么阴阳家自然是有责任有义务来统治帝国。

    当初在长生丹之事提出来的时候。云中君的心中隐隐的有些失望,但事情已经进行容不得他去提意见,只能一步一步的进行下去。而在蜃楼上,在岛上见识到了东皇那神一般的力量,云中君心中的崇敬已经达到了最顶峰。

    可即便是这样,云中君对长生丹一事在内心里仍然是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嬴政凭什么资格去拥有它?

    但眼下事实却是给了云中君一个最为满意的答案。

    嬴政死了。

    如果猜测不错的话,应该死在东皇大人的手上,东皇大人终于踏出了那一步。

    感受着自己那跳的有些快的心,云中君面色激动。他决定要为东皇大人的大业锦上添花。

    恍惚中,云中君看到了东皇大人登上了九五之尊之位,而阴阳家五大长老更是成为了帝国高层。一个长生的帝王,一个堪比神一样的皇帝,将会带领阴阳家走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巅峰。

    “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将是属于东皇大人的。”

    喃喃自语,站在蜃楼上的云中君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嬴政已死。

    这个消息传到笑三笑的耳中的时候,秃顶老者并没有什么意外。

    在嬴政死去的那天,笑三笑已经察觉到了星象之变,见到了帝星的坠落。那一刻。秃顶老者的面色上并没有想象中的惊喜,而是一个人来到了山顶吹着冷风,回忆起了过往。

    一个死于**。

    一个死于他手。

    两个杰出的皇帝,只怕在以后都会有着不符他们真正身份的狼狈名声。

    最后。笑三笑也只能叹上一句:“东皇有毒。”

    这样的结果也正是东皇他肆虐时间所带来的后果。

    两大帝国的结局,都告诉了笑三笑若是任凭东皇这样再继续肆无忌惮下去,那一次一次的积累,到时因他而来的劫数只怕将会给神州大地带来最难以想象的创伤。

    那是世人难以想象的千秋大劫。

    所以,东皇必须死。

    就像以前一样。

    再送他永眠。

    而现在,将是他笑三笑最佳的机会。因为那些后手并不会对东皇本人带来太大的麻烦。

    这一连串的后手里,不提自己那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门人,也不说看不到大义与自己闹矛盾的两个儿子,更不去说见徐福的无疾而终,真正让笑三笑满意只有一个人。

    那便是由小虞选出来的传人——项少羽。

    少年在武学上的天赋世所罕见,比之自己的两个孩子要更加的出色。

    这孩子的武功将会震惊世人。

    少年在笑三笑的手上真正用来对付的人并不是东皇,而是嬴政。

    只可惜嬴政已经死了。

    一战凤凰,东皇不可能安然无恙,至于嬴政之死更是向笑三笑证明了东皇本人的糟糕状况,使得东皇对嬴政出手了。

    心思定下,笑三笑这才翩然转身。

    他需要闭关。

    以最为巅峰的姿态去迎战东皇。

    与此同时。

    桑海城。

    一处隐秘的房间,项少羽正满面怒色的盯着前面的人,质问道:“为什么不起兵?嬴政已死,眼下是起兵的大好时机,是我们楚国项氏一族推翻暴秦的机会!”

    英俊的脸上爬满了怒气,一双重瞳更是散发着森冷之意,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在他的训斥下,面前的人竟是被项少羽一身狂暴的气势压得无法开口,一身冷汗,最后对方只能向端坐在旁边的长者范增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少羽,冷静!”

    最后还是满头白发的范增接过了话头,解释道:“现在起兵并不是最好的时机,第一个站出来的人往往不会有太好的结果。而且,嬴政虽死,可这帝国还有一个人能够稳下局势。”

    还有一句话范增没有说明的便是秦军的无敌阵势,六国连战连败,面对秦军他们其实没有足够的勇气。

    “谁?”

    项少羽怒气收敛,猛的扭过头,目光落在了范增的身上。

    “公子扶苏。”

    范增没有迟疑,直接给出了答案。

    闻言,项少羽亦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项少羽并不笨,他明白亚父并没有说错,这大秦帝国还有一个人能够压服局势,这个人就是公子扶苏。

    哪怕是他项少羽,对公子扶苏的印象也颇为不错,即便是两人并没有见过面。

    冷静下来的项少羽略一沉吟,发现若是公子扶苏继承皇位,还真是没有多大的机会。

    见项少羽安静下来后,范增挥了挥手示意下面的将军可以离开后,这才轻叹了一口气。不知怎的,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项少羽的成长速度有些超出他的预料。

    尤其是个人武力。

    反倒是人的智力……

    这样下去不行,范增从项少羽的身上看到了一种名为自负孤傲的东西正在诞生。这个东西对一个欲成大业者乃是致命的毒药。

    到底是什么给了项少羽这样骄傲的资本?

    范增暗中在心底开始分析。

    “少羽,你在想什么?”见项少羽突然蹙眉沉思,范增不由开口问道。

    “没什么,亚父之前是我着急了。”说到这里,项少羽的语气停顿了一下,紧接着用一种唏嘘的口吻感叹了一句:“只可惜,嬴政死的太早了。”从墨家雪女统领的口中,他早就知道嬴政是一个武功高绝之人。

    “我去见天明和小虞了!”

    说完,项少羽便起身离开了居所。

    ……

    咸阳。

    在嬴政灵柩回到咸阳的时候,赵高与李斯写下的圣旨也早已经向北疆的公子扶苏传去。

    圣旨上言语虽多,可总结起来只有一个意思。

    那便是让公子扶苏自尽。

    本来按照赵高与李斯的打算是让嬴政之死的消息隐藏下来,直到到达了咸阳才发丧。只可惜,当初在沙丘行宫的时候,嬴政与东皇两人的交手实在是太过惊人,无数人都看到了那震惊的一幕。

    隐瞒实在是太难。

    再加上在祭天大典上嬴政众目睽睽之下展现出来的力量,病死那才是笑话。

    甚至为了关于阴阳家的一些事情不能流传出来,赵高动用了罗网,杀了不少人才将这个口子给堵上。

    无可奈何之下,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将嬴政之死传递了出去,只不过是一明一暗两种方式,给普通百姓给嬴氏皇族各自给了一个真正满意的答案。

    而回到咸阳后,他们竟然以最快的速度将十八世子胡亥推上了皇位。

    只是包括十八世子胡亥这一刻真正在意的反而不是皇位,而是那出殡之事。

    皇陵。

    在出殡之日这一天迎来了它除去建造之后最热闹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