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2章 死后的算计
    下一页

    嬴政的灵柩回来的过程显得比想象中的要慢。

    在半路上,赵高已经与李斯开始构思起了下一个皇位继承人。

    也不知道是**促使,还是本身就胆大包天,又或者是在恐惧未知的未来,他们以嬴政的笔迹和口吻书写了一份遗旨。嬴政在沙丘行宫陨落,虽然他们嘴上说这是嬴政病死,暗地里表示乃是陛下走火入魔。

    可正因为这样,他们害怕被人在以后追究。

    嬴政所有的后人里面,除去那个不知道真正身份的十九公子天明外,其他的人两人都十分的清楚,尤其是嫡长子公子扶苏。别看公子扶苏为人和善,可在过往中他便对赵高与李斯有着并不好的印象,对阴阳家同样如此。

    扶苏与儒家走的太近。

    一旦继位后,他们两人的结局不难想象。

    尤其是被赵高生生拉进了水里的李斯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下去,否则的话在沙丘行宫里死的第二个大人物便是他李斯。

    甚至说沙丘行宫里经历过这事情的人都脱不了干系。

    最后,一个狠心之下,赵高与李斯选择了十八世子胡亥作为皇位继承人,作为拥护者两人的权势将会在胡亥登上了皇位后会得到更大的提升。毕竟,他们两人乃是拥护者。

    最后,两人决定加速赶回咸阳,在确定了胡亥的皇位后,促使胡亥传出了一份假的圣旨给在北疆的嫡长子公子扶苏,让他们兄弟间自相残杀。

    至于武功……

    不同李斯,赵高在看着那放在盒子里的玉玺,心中颇为满意。

    这得自东皇留下来的东西,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威势。

    那和氏璧上的异能足以让一个顶尖高手在瞬间走火入魔,化作普通人。哪怕是胡亥在武道上有着堪比嬴政的天赋,那又如何?只要和氏璧在,他便不值一提。

    在嬴政死后,赵高发现他自己心中的**在急速扩大。

    对于这一点,赵高并没有选择自我压抑。这些年来他习惯了在东君、在嬴政、在东皇的下面战战兢兢,这一刻的松懈让赵高有一种浑身上下都透着舒爽的味道。

    他很享受。

    只要寻到嬴政留下的那部分秘籍,他赵高便不会在太过害怕东皇,至少能够给自身留下那么一丝丝浅薄可笑的勇气。

    因为他恨。

    很自己在东皇面前的卑微。更恨当初那个神经病似得东君生生的让他从一个正常的男人变成了宦官,而究其原因只是一个女人嘴里那让人觉得可笑的据说和应该。

    眼下,是他最好的机会。

    只是那些秘籍究竟在哪里呢?

    六剑奴在已经被赵高派回了咸阳,得到的消息中他知道了咸阳宫里并没有秘籍的踪迹,十八世子胡亥几乎将整个咸阳宫翻了个遍。也没有寻到秘籍的丝毫踪迹。

    在花费了赵高足足数天的时间后,他才从一个一个的地点开始排除,最后定在了一个地方。

    皇陵!

    这个地方有着最大的可能。

    因为皇陵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布置,这天下间恐怕只有两个人知晓。原本参与建筑的人,早在之前就被嬴政下令活埋在了皇陵里面全部处决掉。

    甚至,当初守卫在那里的将军也被派到了边疆,最后赵高得到的结果是惨死在了与匈奴的交战中。

    从某方面来说,当初只要沾染了建造皇陵的人里面眼下活着的人只怕没有几个了,即便是有幸运的活下来的人恐怕早已经躲藏了起来,想要寻到实在是太难。

    深吸了一口气。赵高在心里决定这皇陵定要借着皇帝入葬的时候仔细探查一番。

    只是当灵柩车队达到咸阳的时候,赵高手下的六剑奴给出了一个让他诧异的答案。

    这个答案,据说是从咸阳宫里的某个在几天前死去的宦官的口中传出,是嬴政自己曾说过的原话。

    “骊山是一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顿时给许多人指明了方向。

    雪女、月神、卫庄、盖聂以及十八世子胡亥等人在听到这句话后,都想到了最关键的地方,能值得嬴政那么藏的东西目前只有一样——那便是十卷秘籍。

    而所藏的地方也只有一个——皇陵。

    一时间,骊山附近多出了不少暗探,不少人已经在这里提前展开了暗斗。

    咸阳。

    在骊山看了几眼后的岳缘带着赤练与月儿潜回了咸阳,三人在一处人家的房间里过着很普通的老百姓日子。若是寻常人一眼望去只会以为这里是不怎么普通的一家子。

    “月儿。”

    在赤练在外面打探消息的时候,房间里岳缘的目光停在带着轻纱遮掩俏脸的月儿,开口问道:“你怎么看待这句从皇宫内传出的话?”

    月儿目光盈盈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她知道这个问题是对自己的考验。

    低头沉思了半晌。月儿这才开口回答道:“这话,应该是真的。”

    岳缘闻言没有说话,而是笑着继续看着月儿,等待着她说下去。

    月儿沉思半晌,这才接着说道:“没有猜错的话,这话应该是……唔。嬴政故意说出来的。”说到这里的时候,月儿的小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疑惑:“嬴政早料到了他会死在爹爹手里?”

    “不!”

    “那只是嬴政的一个备选方案,若是他赢了自然不用,若是他输了……这个就有用了。”

    岳缘摇摇头,在月儿的注视下给出了他的解释。

    可这个答案让月儿很是诧异,她不大明白嬴政与自己的父亲的奇怪关系,在这段时间从岳缘的嘴里她已经知道嬴政与自己父亲似师似徒,似友似敌,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

    年纪还小的她,并不明白这种关系。

    有时候月儿也曾在想天明和项少羽之间的关系会不会也变成这样。

    眨巴着眼睛,月儿盯着自己的父亲那比自己年长不了多少的脸庞,期待着对方的话。

    看着月儿这个样子,岳缘有些哭笑不得,虽然月儿在他那种拔苗助长的情况下,心智不在向以往那样单纯幼稚,可成长的速度也并不多,单从性子上压根儿看不出她有着一个称之为黑暗精灵的母亲。

    或者说天性如此的她,在这方面有些抵触。

    “嬴政这是在为长子公子扶苏铲除危险,一旦他意外生死,那么嫡长子扶苏便是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他这样做,不过是要以那十卷秘籍作饵,引诱那些帝国内对那秘籍有兴趣的人进入皇陵,那里将是这些野心人的坟墓。”

    这一饵,算了除了岳缘之外所有的有心人。

    因为不管那里是否真正的有危险,那些只要对秘籍有兴趣的人都会去。

    十八世子胡亥会去。

    赵高也应该会去。

    雪女会去。

    月神也会去。

    甚至,还有那些墨家之人以及卫庄与盖聂只怕也会去。因为所有人都不想再度见到天下间再多一个身手恐怖如斯的皇帝。

    十卷秘籍,被他死后用来算计了绝大数人,他要利用他们的恐惧与**。

    这些危险分子一去,那么公子扶苏继承皇位的时候便会压力大大减小,帝国也会稳固下来。

    可以想象,到时在皇陵内部,只怕会是一场惨烈至极的血战,这一幕恐怕足以与他当初在大唐时候于杨公宝藏通道里的那一战争夺邪帝舍利一样。

    只可惜……自己与嬴政一战打的他措手不及,有些事情他万万没有料到。

    岳缘之所以这样肯定,是因为他来到咸阳后,借由曾经遗留下来的阴阳家情报系统了解到了一个消息。

    那便是在嬴政东巡之前,有一个人消失在了咸阳宫,再也没有出现过。

    如果没有意外,这人已经死在嬴政手上了。

    而这个人岳缘也熟悉,他正是建造蜃楼的主管,鲁班的后人,霸道机关术的掌门人——公输仇。在岳缘看来,他携阴阳家东渡屠凤的时间里,嬴政应该让公输仇对皇陵内部进行了第二次的建造。

    哪怕是现在的岳缘,只怕对现在的皇陵内部的了解也是陌生的。

    声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月儿愕然的看着眼前的父亲再度陷入了那种奇怪的状态,从他的身上她明显的感受到了一种惆怅与可惜的味道。

    可惜什么?

    可惜啊!

    可惜他所有的谋划都不会如愿。

    若嬴政不是始皇,若他不是岳缘,恐怕两人的关系也许能够达到寇仲和徐子陵一样,而不是落得如今的结局。

    因为他岳缘并不是英雄。

    但为了这十数年间两人之间奇怪的情谊,岳缘也需要送嬴政最后一程。

    我杀你!

    但我也会保证你的尸体不会受到后人的亵渎。

    与此同时。

    其他地方,在得到一样消息后的众人也开始了各自的分析。

    分析是谁传出这个消息,分析是谁在布这个后手,分析是谁搅浑水。

    可不管如何,不管真假,没有人不能不在意,哪怕是明知道这其中恐怕有问题,但卫庄、盖聂、雪女、月神与赵高等人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去。

    皇陵。

    也许不仅仅是嬴政的坟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