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1章 天魔十卷 下
    风景秀丽,只是在这一刻再美的风光却比不上站在那里的两个女人。

    “原来是月神,好久不见了。”

    徐徐清风绕身而过,带起脑后的白色秀发不断的飘舞着,雪女一身浅蓝带白的衣袍将她一身的高挑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而在这一身高雅中更是有着一股难言的柔媚。

    那窈窕的腰肢,盈盈一握,凭借它便能够舞出最美的姿态。

    淡粉的玉唇上下忽动,雪女对眼前的女子道出了一声久违的问候。

    声音随风而来,闯入了耳畔。

    轻纱遮目下的月神只是微微抬眸,冷漠的目光直透轻纱,落在了雪女的身上,嘴唇微动,面对对方的招呼,月神只是轻轻的回了一句:“叛徒!”

    “……”

    柳眉微扬,雪女并没有对出自月神口中的这句话感到意外。因为她非常清楚,眼前的这个女人是真正忠于东皇本人的,而同为女人雪女也窥视到了对方那一丝对那人的情意,她选择了与自己不一样的道路。

    一声银铃般的轻笑,雪女笑了,脸蛋上爬上了讥讽的笑意,回道:“叛徒?不!从某方面来说你才是真正的叛徒!”

    对此,月神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对方,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意越发的甚了。

    叛徒?

    谁是真正的叛徒?

    若是有其他人在旁边,定会是满头的雾水,对于两女口中的话摸不着头脑。可在两人的脸上,却看得出她们没有丝毫否认这个概念的打算。

    “呵呵!”见月神不言不语,雪女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继续说道:“这些年你在他的身边,有着离他最近的距离,可你又得到了什么?”

    得到什么?

    月神微微颔首,那轻纱遮掩下的双眸不在冷漠,多出了一丝难得的柔和。“我看到了一个神是如何变成人的。你说我得到了什么?”

    神,如何变成人!

    神与人的分别是什么,雪女十分清楚。

    这个答案让雪女微微一怔,笑意敛去的那一刹那。冰冷如寒冬腊雪的声音回荡在四周:“得到了什么?那欺师灭祖的师姐啊,你的天魔功是否达到了十八重呢?”

    “人家如今很想试试了。”

    话音落下,无形的天魔力场以雪女为中心朝对方的方向扩散而去,诡异的力量顿时让四周的环境出现了变化,空气凹陷坍塌。连人之视线在这一刻都开始扭曲了。

    一双美眸在这个时候漆黑如墨,一种诡异的感觉从双眼上次传来,就好像这双眼睛有着奇怪的吸引力,似乎要将人吸入其中,死死的盯向了月神。

    在阴阳家中,月神是除了东皇外最为隐秘的人。

    哪怕是阴阳家五大长老也只知道月神武功高绝,却并不是那么清楚月神究竟练就的是什么武功,因为她极少在人前展露自己的武学,哪怕曾经有人见过却也早已经成为了死人。有的人也只不过是模糊的以为月神修炼的乃是阴阳家的秘术。

    之所以阴阳家新一代圣女姬如千泷交予月神代为教导,月神一身隐藏的武学才是其中根本的原因。

    面对雪女的出招。月神人不动,衣袍飘扬,一股牵扯的力量也在她的身边浮现扩大,一如对方。同时月神抬起双手,将那一直盖在双眼之前的轻纱一点一点的摘了下来,露出了同样漆黑,同样诡异的双眼,然后迎向了对方眼睛。

    四目对上的那一刹那,两女的身躯都微微一震,两人的嘴角都渗出了一丝丝血迹。只是这鲜血在冒出嘴角的那一刹那不约而同的被两女吞噎了回去。

    她们同时用的竟然都是天魔功里的幻术交锋。

    以幻对幻。

    同时。

    两女的脚下在无声中出现了一个碗型凹陷,光滑的如同刀削一样。

    她们从见面的那一刻起就没有询问各自到咸阳的来意,聪慧如她们十分清楚两人来此的目的。因为,她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只是多年后的再度碰面。出现在两女之间的不是什么友好交流,不是回忆过往的一切,而是真刀真枪的对上了。

    在这里,她们必须做过一场。

    因为赢的人向来只有一个。

    远处。

    在两女交锋的一处阴暗处,岳缘静立在那里,整个人似乎都隐藏在了树荫之下。他此刻的目光正打量着远处正在交锋的两人。

    身边。

    月儿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发出丝毫声响,小脸上满是愕然的看着正在交锋的两女。

    月神她清楚。

    雪女,月儿更是熟悉。

    哪怕月儿早就从自己生父岳缘的嘴里大概的了解到了雪女的身份,可真正意义上看到雪女如此形象却还是第一次,眼前的雪女早没有了她印象中的和蔼,有的只是一种陌生。

    至于月神,月儿也是第一次看到她摘下了那遮掩双目的轻纱。

    而且以现在月儿的眼力,更是看得出两女的武功同出一门,她们是一样的武学,一样的招式。这样看起来,眼前的两女真正的关系是师姐妹,就如同卫庄与盖聂一样。

    只是各自之间对对方的狠辣,简直无情。

    这关系就好似曾经的卫庄与盖聂一样。

    不!

    这比卫庄盖聂师兄弟关系更差,简直是生死大敌。

    赤练呆呆的看着两人交锋的地方,心中不由的冒起一股股凉意。回想起自己曾经在聚散流沙的时候与雪女的交锋,只怕当时自己的表现在对方的眼中不过是一幕荒诞的戏剧。

    若不是当时雪女在墨家需要隐藏身份,只怕……

    不过转念想来,赤练有一点不明白。

    这到底是谁才会培养出有着生死大仇的师姐妹来?她实在是想不出有哪个门派培养徒弟的方式这么狠辣无情,恨不得自己的徒弟自相残杀。

    难不成……赤练的目光落在了岳缘的身上。

    “不是我!”

    察觉到赤练的目光,岳缘传音给出了否定的答案。这样养蛊一样培育传人的方式向来是魔门的特点。

    谁最强?

    谁最狠?

    谁心机最深?

    能够在师兄弟姐妹间厮杀斗狠诞生出来的最强者,那便是未来掌握传承的人,否则的话她们怎么与奸猾似鬼的正道去做斗争?

    婠婠便是这样诞生的。

    但若是在加上一个正道一起培养,就更不得了了。

    岳缘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明空的身影,思绪在这里瞬间定格。回头扫了一眼站在身边的月儿,迎接岳缘的是月儿那略显迷惑的眼神。

    月儿迷惑的是自己生父带着自己看这一幕的缘由。

    聪慧的她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岳缘心中的深意。

    那是给她的一种警惕。

    就好像让小孩见到传说中后母隐藏的狠辣的那种警惕。

    因为岳缘十分清楚那种以事业为主的女人是多么的难缠与恐怖。

    婠婠和师妃暄那是最佳的例子。

    岳缘在为月儿人为的提升见识。

    不求她能达到明空的境界,但也不能太过傻白甜。

    而月儿显然也猜到了一些东西。

    “走吧!”

    传音入耳,岳缘再看了一眼远处正在交锋的两女,转身朝咸阳的方向走去。

    两女的交锋只不过是暂时性的,她们不会在这里死斗,因为雪女和月神都十分清楚各自来咸阳的目的,两败俱伤只会渔翁得利,向来将这个算的清清楚楚的她们自然不会傻到这个地步。

    所以岳缘没有必要担心。

    见岳缘动了步子,赤练和月儿也只能扫了一眼两女交锋的方向后,跟了上去。

    两女的交战最终无疾而终。

    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两女为了那十卷秘籍达成了暂时的合作。只是两人并不知道在她们交手的那一刻,那个男人同样来到了不远处隐匿了气息,见证了两女交手的一幕。

    甚至月儿在还未知情的情况下,也成为了两女交锋争夺的中心。

    因为在屠凤一战过后,大概了解情况的她们都知道离东皇离开的时间只怕已经不太远了。雪女是由她的师尊知晓,而月神则是在近距离的接触明显的感觉到了东皇的变化。

    那传闻中的破碎虚空!

    若是当东皇也破碎后,那么谁得到月儿,那么谁就能掌控阴阳家。

    对雪女来说,有了月儿,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合并掉阴阳家,但对月神来说,她不能见到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岳缘正因为了解魔门,有着祝玉妍与她女儿做例子,所以岳缘在月神离开,便选择了跟随上去。而玄阴十二剑眼下不能成为月儿的依仗,岳缘就必须做另外的安排。

    其中已经留给的一样便是道门至宝——长生诀。

    骊山。

    岳缘站在山顶,俯身看着下方。

    那里是皇陵。

    脑海里回荡着当初他与嬴政之间的笑谈,这个本身用来创造玄阴十二剑的地方终究还是如它的名讳一样,成为了正儿八经的坟墓。

    属于嬴政的坟墓。

    从它建造起来的那一刻,它的宿命便已经注定。

    而嬴政若是没有将那十卷秘籍放在咸阳宫的话,那么他只有一个地方可以保证安全了。

    那便是皇陵。

    只不过岳缘来这里,并不是为了那十卷秘籍而来,而是为了其他。因为在过几天,嬴政的灵柩就要到了。(未完待续。)

    PS:晚上还有,如果电压稳定的话,妈蛋白天停停来来搞了四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