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0章 天魔十卷 中
    秘籍十卷,究竟在何处?

    月神目光望着眼前这在极短的时间里开始了非比寻常的生长速度的少年,问出了自己心头的疑惑。沙丘行宫之变,嬴政一身经脉尽碎而亡,十分凄惨。

    当初东皇赠予对方的那十卷秘籍却并不在这里。

    倒是除了一堆其他门派的乱七八糟的武功有一大堆,那些东西都放在了嬴政原本的房间里,看那散乱的样子,似乎当初他正在研究这些秘籍,以从这里吸收对他有用的东西。

    即便是记载的那些文字也不过是一些基础的东西,根本不是东皇给出的秘籍。眼下,这东西正落在岳缘的手上,此时的他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上由嬴政留下来的遗卷。

    “嬴政不会将那典籍留在身边,他是个聪明人,能够用脑子记下来的就不必拿在手中晃悠。”

    “最大的可能这份典籍还在咸阳宫,被嬴政藏了起来。”

    岳缘慢腾腾的翻了下手上的卷轴,这上面的字并没有写满,只不过书写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一大半还是空白,目光一字一字的划过,指尖在这些小篆上面抚过,岳缘能够想象得出来嬴政当初是什么打算,随意的回了月神一句,岳缘的注意力还是落在了手上的卷轴上面,“他想要以那十卷为根本结合百家武学创造出一门帝国武学,层层递进,由低到高的绝学用来推行天下。”

    “思想控人心,武学控人身。”

    “这是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却也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想法。”

    “可惜了。”

    最后岳缘眯上了双眼,发出了一声叹息。

    不是故作姿态,而是真正意义上从内心散发出来的叹息。

    藏在哪里?

    月神沉吟了下,在心里思来想去发现也只有一个答案:那便是咸阳宫,那里是最大的嫌疑地。在想着问题的时候,月神的目光也停在了岳缘的背影上,对于东皇手上的那份卷轴,在路上她也看过。卷轴上文字里展现出来的思路哪怕是她也不得不对那已经死去的皇帝升起一股敬佩之意。

    至少在月神看来,只怕这天下间除了东皇与嬴政外,这世上恐怕再也没有人敢做如此打算了,就算是有只怕不是短时间里会出现的。

    目光收回。岳缘随手将手中的卷轴放在了身边的月儿的手上。

    视线先是扫了一眼一路以来都是闭口不言的赤练,在看了看月儿,最后目光停在了月神的手上,岳缘这才缓声问道:“怎么……月神你想去咸阳?”

    “是的。”

    月神微微颔首,她看不出东皇心中究竟是否在意。可对她来说这却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既然东皇不出手,那么自然得由她月神代劳:“典籍乃是阴阳家之物,不容他人染指。”

    都说财帛动人心,但那更多的是对普通人。

    对江湖人士来说,最让他们心动的无疑是神兵利器和绝世武功。

    岳缘自己也非常清楚,他赠予嬴政的那一套武功到底能够达到何种地步,对寻常的武林人士来说,它有多大的诱惑性自不用多说。试想曾经的一部辟邪剑谱便让笑傲世界的整个江湖风起云涌,更何况是这十卷秘籍。

    “……”

    挥挥手。岳缘随意道:“那交予月神你了。”

    微微行了一礼,月神没有深思东皇大人心中的深意,只是在应下后便转身离了开,朝咸阳的方向踏步而去。

    月儿回头扫了一眼月神那已经消失在道路尽头的背影,又回过头来看了看身边这个头明显高了不少的少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安静的拿着对方递过来的卷轴静静的站在了一边。

    “你到底想做什么?”

    出声的是赤练,这一路来她看到了太多让她觉得奇怪的地方。

    她曾经身为韩国公主,更是有着一个名为韩非的哥哥,从某方面来说赤练对法家也有不浅的了解。更不用说曾经在聚散流沙里接触的也从不是普通的江湖人。

    作为一个立在顶端的人,果断是许多人拥有的共同特点。

    可她在眼前的男人的身上却是看不到这个特点,或者说她并不是没有看到,而是对方故意的将这个特质压了下去。用一种很诡异的方法来处理事情。

    原本简单的事情在旁人做起来或许简单利索便可以了,可落在了对方的手上却生生的变得更加的复杂起来。

    赤练看得出来,那是岳缘故意的。

    他在铸造一条路,让所有人的人与事按照他的安排前进……就好像他是站在命运那头的人。

    曾经的那如梦如幻的错觉,让赤练的脑海里多出另一个有着一样别称女子的经历,可也能够大概的了解什么叫做破碎虚空与飞升之说。按正常来说。如果对方真的是需要飞升的话定然不需要去理会那凤凰,以那种情况下的能耐破碎虚空只怕乃是反手之事。

    甚至,在多少年前只怕他便应该可以破碎了。

    可事实上……

    岳缘没有。

    赤练有一种直觉,她经历的那个幻觉中的女子其实也对他了解的不深。或许,每一个女人,都只是了解到了他的一段过往。

    也许真正要了解他的整个人生,只怕需要那所有的女人都端坐在一起,各自诉说着自己的一段故事,才能让人从各自的话语中摘出想要的那部分,一点点组成一个真正的岳缘。

    侧头。

    岳缘的目光停在了赤练的脸上,柔和的眼神打量着对方那张满是倔强表情的脸蛋儿上,最后视线停留在了那双红唇上面。

    “你想问什么?”

    “这做这些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跺着小步,赤练越过了月儿,直接站在了岳缘的面前,瞪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个头几乎已经长到和她一样个头的岳缘,赤练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

    同样。

    月儿也是眨巴着眼睛,左瞧瞧右望望,显然她也有兴趣。

    因为她看的非常明白,在带上面具的东皇与现在的岳缘似乎是两个人了。

    岳缘没有说话。只是笑笑,朝月儿挥了挥手,然后起身走了。

    “你去哪里?”

    赤练见状无奈之下,只得跟了上去。

    “送这千古一帝最后一程。”

    咸阳。

    嬴政之死造就了整个帝国的震动。

    未等皇帝的灵柩回到咸阳。整个咸阳的局势已经变得极为紧张起来。从某方面来说,咸阳的局势比之其他的地方更加的紧张。

    皇帝驾崩,帝位悬空。

    下面的皇子不管有没有资格,都有那个向往的心思,更重要的在许多皇子的心头还弥漫着那祭天大典上的传闻。虽然他们没有公子扶苏和十八世子胡亥那般有资格得到皇帝的厚爱。但得到一些小道消息还是足够的。

    皇帝有绝强的武功,有一套绝世武功。

    它,藏在来哪里?

    表面看起来咸阳都弥漫在皇帝驾崩后的哀伤中,可事实上有多少人真正在悲哀?波涛暗涌下,不知多少人莫名其妙的遭受了屠戮。

    咸阳宫。

    该死!

    十八世子胡亥面色狰狞,在他的身前则是倒下了一个宦官的尸体,“父皇将东西到底藏在了哪里?”

    在这段时间里,胡亥几乎将整个咸阳宫都翻了个遍,可仍然没有寻到那武功秘籍的踪迹,要知道只要是曾经嬴政去过的地方。几乎都被胡亥明里暗里的翻了个遍,只差点没有将咸阳宫翻地三尺。

    到底在哪里?

    在将长凳上的竹简全部掀翻在地后,胡亥狰狞的脸色终于平复了下来。

    安静下来后的胡亥开始闭目调息,脑海里再度分析起自己有没有漏掉的地方。至于之前那传遍了天下阴阳家东渡求仙的事情早已经被胡亥他们抛在了脑后。

    不仅是十八世子胡亥一头的雾水,同样对这典籍有着兴趣的其他人在来到咸阳后也是一脸的意外。

    咸阳宫,一处阴暗的角落。

    当初祭天大典上聚散流沙的黑麒麟见机的快这才安然逃离。

    上一次在咸阳的时候,卫庄便已经用暗号让黑麒麟潜伏在了咸阳宫。

    来到了咸阳的卫庄与盖聂等人在见到黑麒麟得到宫内的消息后,也是一脸的意外。

    “看来嬴政的几个儿子也蠢蠢欲动了!”

    “人之常情。”

    卫庄接过盖聂的话头,笑道:“只不过看起来不止那皇位,连那武功都被他们所窥视。”

    “公子扶苏有机会吗?”

    “他性子太柔。若是嬴政还在的话没有什么,现在的话……除非嬴政在死前就立下了圣旨。”

    “只怕有圣旨也难。”

    师兄弟二人的对话都对公子扶苏继承大位呈悲观态势,因为在咸阳宫里有着另外一个野心勃勃的皇子正对嬴政留下来的一切虎视眈眈。

    “只不过嬴政将那套秘籍究竟藏在了哪里?”

    这是他们的共同疑惑。

    同时。

    “陛下不会将秘籍藏在咸阳宫。”

    驾着灵柩回归的赵高一路上以来在沉思着这事,“陛下东巡之前去了哪里?哪里便有最大的可能。”但是陛下在东巡之前究竟悄然无息的去了哪里?

    赵高非常清楚。自己并不是嬴政最信任之人。

    或者说嬴政就从没有真正信任过别人。

    哪怕当初的丽姬也是如此。

    这秘籍,他赵高也有兴趣。

    有了它,他就不在惧怕那雪女,惧怕那东皇了。

    而在这个时候,刚来到咸阳的雪女见到了另外一个好久没有见过的熟人。

    月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