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48章 乱世来临 下
    下一页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云中君怀揣长生丹,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秃顶的白发老头,没有讥笑那个看起来怪异的发型,反而心中的警惕达到了最顶点。对方能够悄无声息的来到蜃楼,来到丹房,更是当着他的面展示了一手高绝的武艺。

    在心里两相对比了下,云中君发现自己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至少他没有办法在一招之间全灭在场的阴阳家弟子,哪怕这些阴阳家弟子们只是武功不怎么强的普通弟子。或许只有五大长老齐上才有足够的把握。

    这老头,难不成是为了长生丹而来?

    盯着对方打量的时候,云中君的心中也满是猜测。不过在对方直接开口说话后,云中君便发现自己之前的猜测有可能小觑了这个糟老头子,听对方口吻似是知道长生丹方之事,更重要的是对方直接点出了自己的名讳,他不是为丹药而来,是为自己这个人而来。

    “你到底是谁?”

    “想与我谈什么?”

    云中君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担忧,他决定暂时性的与对方虚与委蛇,以拖延时间。因为在云中君看来,不管如何手上才炼成的长生丹药决不能丢。

    这是东皇的丹药。

    若是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杀掉凤凰后炼就出来的丹药在功成后被人夺走,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云中君实在是不敢去想象这个问题。

    “老夫是谁?这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老夫今儿来此,是为了长生丹药之事而来便足够了。”笑三笑迎着云中君紧张的目光缓步上前,来到丹炉的下方坐了下来,伸手在地板上拍了拍,示意对方坐下来,看着云中君那戒备到极点的神情,笑道:“不要那么紧张,老夫若真是想要夺你手上的长生丹药,你徐福是绝对挡不住的。”

    这是一句蔑视人的话,却也是一句十足的真话。

    一口银牙紧咬。云中君发现自己在这个老者的面前还真是毫无还手之力,以对方表现出来的身手,他云中君在自己这种刚刚耗费绝大心神炼丹后完全是没有太多的抵抗余地,对方抓的时机实在是太妙。

    “……”

    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了眯。云中君心思电转间很快有了决定。

    他得承认老者的话是一句实话,再说作为阴阳家的金部长老他云中君亦不能丢阴阳家的脸面,不管是不是对手,至少也要让对方知晓阴阳家的底气。

    袖袍一扬,踏步上前。云中君在笑三笑的对面坐了下来。

    姿态故作傲然的轻哼了一声,云中君冷声道:“我云中君的武功或许在阁下的眼中不过如此,但我也不过是门内的一个长老而已,武功只不过是几人中最差之一。阁下不请自来,是不是太过小觑了我们阴阳家?”

    “老人家可莫要站着进来,横着出去啊!”

    说话的同时,云中君也在心里思索猜测眼前这老者的真实身份。

    试想天下间又有几个人敢做出这样的举动?

    云中君的话让笑三笑脸上的笑意不由自主的盛了起来,对于这句狠话笑三笑并没有否认,反而是在云中君愕然的目光中承认了这个观点,说道:“老夫从来就不会小觑阴阳家。小觑东皇阁下。”

    “东皇并不在蜃楼。”

    “帝国左右护法同样不在蜃楼,这蜃楼真正的绝顶高手都不在此。老夫为什么要在意?”

    “再说老夫今天涉险来此,只为一人而来,而这人正是你云中君徐福。”

    老者的话让云中君的眉头挑了挑,对方的话更让他心中警铃大冒。他徐福在阴阳家中负责的是金部,正是为了长生丹而诞生,对方寻自己而来虽然嘴上说着只是为了他这个人,可在云中君看来对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自己手上的长生丹。想到这里,云中君笑了:“我徐福何德何能让阁下这般在意?”

    “是因为长生丹。还是因为我这个会炼丹的人?”

    因为数天的时间连续炼丹耗费了云中君太多的精力,使得他没有多少的心思和眼前之人进行语言上的交锋,而是直接将一切掀开了摆在面前谈。

    是福是祸?

    眼下他徐福都躲不过。

    哈!

    笑三笑那拖曳着的白色眉毛不由一挑,嗤笑一声。摇头失笑道:“长生丹确实是无价之物,它可以吸引天下间任何人的心思,但这并不包括老夫。”

    云中君看得出来,对方的目光只是在自己怀中的锦盒上随意的扫了一眼,就好像锦盒中的长生丹只不过是一件在普通不过的物件,压根儿就吸引不到人的注意力。

    目光淡然。神情平和,一切在正常不过。

    这老人是真正的没有丝毫的贪念。

    云中君自认为在眼光上还算有着一套,他从这秃顶老者的身上看不出长生丹对其的诱惑,这不知道是对方隐藏的太深还是他的眼力劲还不够。

    但,就是这一点,更让云中君心中警惕。

    于是徐福再次做了一个试探:“这可是传说中能够让人成仙长生之物,阁下就真的没有丝毫兴趣?”

    是人就怕死,尤其是老人。

    徐福不觉得眼前的秃顶老者会超脱这个生命的概念。在徐福的心中,却也有了一旦发生意外就彻底毁弃丹药的打算。

    “……”

    徐福的话让笑三笑的表情变得很奇怪,目光落在那被对方死死握在手里的锦盒上面,笑三笑的脸上的神情让人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是笑?

    是哭?

    还是哀?

    徐福就那么愕然的看着这老者的脸上好似开了染坊一样五彩六色,但这里面其他的神情都有,唯独没有贪念与羡慕。目光悠悠,笑三笑收回了目光,反问道:“那你云中君不感兴趣吗?它,可是能够让人长生啊!”

    “!!!”

    心头一跳,徐福的瞳孔在这句话下几乎缩成了一个小点。心中的一点念头在对方的这句话下开始发芽,对于成仙长生他徐福自是羡慕的。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在武道上的天赋并不算好,可以说在阴阳家几大长老中他徐福一身的资质应该是最差的,想要举霞飞升那几乎不可能。

    右手死死的握着锦盒。徐福在这一刻心情汹涌的好似暴风下的海浪。

    好半晌。

    徐福才死死的将心中那丝畸念压了回去,脑海深处浮现出来的是东皇大人的背影。顿时,他整个人好似在大热天被人劈头盖脑的浇了一头的冰水,瞬间冷静下来。

    他怎能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

    眼前这人果真心思狠毒。

    冷静下来后的徐福目光满是杀意的瞪着笑三笑。在心底他几乎将对方祖辈上下了骂了个遍。如果不是自己武功不够不是对手,不是担心长生丹的话,只怕他徐福都要动手了。

    倒是笑三笑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意外。

    这徐福……

    竟然能够将心中贪念压下,反倒是让笑三笑高看了对方一眼。

    要知道身为炼丹的人,云中君是除了东皇外最了解长生丹的人。可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不过是在短短一瞬间便巩固了自身的心态,这心灵上的坚定让人值得赞叹。

    他笑三笑小觑了这个名叫徐福的人。

    一炷香后。

    笑三笑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丹房里只剩下了云中君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丹炉的下方沉思。

    思考那秃顶老头的真正来意。

    表面看起来对方前来似乎只是为了挑拨起自己心头的贪念,但也没有直接对长生丹动手,而在他自己及时反应过来后便又离开。这种无头无尾的举措让人一头雾水。

    该死!

    这老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

    思来想去都无法猜透这背后的真正目的,云中君不由的在心底暗骂了一声。

    外面。

    山腰,笑三笑站在那里静静的打量着远处岸边的蜃楼。

    清风迎面吹拂,风中满是海腥味。

    笑三笑看了半晌收回了目光,人这才转身缓缓的走了。原本的打算,也被他自己半途更改。一时间。笑三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改变打算。是对那徐福心态的赞赏还是单纯的不想去做?

    老者在这一刻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那一刻好似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因为在好多年前,他年轻的时候表现的也是这样一般无二。

    海风中,一个佝偻着身躯的老者迈着步子,不紧不慢的走着,走着。

    他,突然好想死。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爬上心头的时候,脑海里便再度浮现了东皇的身影,顿时这种孤寂极端的心思一扫而空。

    ……

    数天后。

    一件震惊所有人的大事传遍了天下。

    大秦帝国的皇帝,嬴政于商丘行宫病逝了,随行的赵高与李斯都证明了这个事情。

    这件事不仅震惊了反抗帝国的叛逆。也让帝国的人错愕莫名。

    谁能想象得到帝国皇帝就那么死了?

    病死?

    开玩笑,在唬我?

    卫庄与盖聂等人在途中听到了这个消息后,一时间几人都面面相觑。他们记忆中的嬴政是那个祭天大典上以一对四的无敌皇者,有着那样功力的人竟然病死在东巡途中?

    这是天大的谎言。

    不仅是他们。公子扶苏与十八世子胡亥同样也是悲痛莫名。

    因为只要见识过那天在祭天大典上嬴政的威势,所有人都对这个结论报以不信任的态度。只不过在赵高的另外一封密信送回了咸阳后,帝国内许多人都闭口了。

    但不管嬴政是否真正的病死,可所有明眼人都知道这天下即将大乱了。(未完待续。)

    PS:这几天小四家乡这边有人渡劫,整天雷暴雨,整个电网短路了。连续好几天没有电,还有离小四老家不远的一户人家因为打雷家里电器短路直接引起了火灾(因为是木房子),蛮恐怖的的说,没法更新见谅。

    也不知道怎的,好像没做什么亏心事,那个打雷声和闪电看的人好慌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