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47章 乱世来临 上
    啵!

    好似气泡破碎一般,一个清脆的声响从里面传出。

    月光挥下,直接通过早已经没有了屋顶的空洞照耀在了大殿之内。

    如果有人能够居高临下的站在半空打量下方的话,定会发现在这大殿里的空气与月光都开始在扭曲,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球形气场,将四周的一切都笼罩在内。

    无形的劲气更是将地面生生的刮了一层。

    阴阳寒热交替。

    这力场变化直接让赵高与六剑奴等人面色大变,七人几乎同时脸色一白,体内真气爆冲,竟然是走火入魔的迹象。

    而早已经料到此种情景的赤练则是压根儿没有使用任何的内力,就如一个普通人一样站在了最后面。

    “……”

    场中,嬴政面色狰狞,死死的瞪着双掌交锋被夹在正中央的玉玺和氏璧,原本所想的一切都被这这玉玺改变。浑天宝鉴第九层玄宇宙在他的设想中有着无匹的力量,可万万没有料到却是败在这小小的和氏璧上面。

    寒热交错的力场气息沿着经脉直入体内,那吸纳了无数人的内力组成的雄浑真气在这一刻爆发出了他走捷径的缺陷。原本凭借自身意志与力量强行压服的异种真气在这一刻彻底暴动。

    玄宇宙不攻自破,嬴政更能感受到体内经脉被真气生生崩裂,连绵不绝的炸裂声在他体内产生,每一声闷响便是一段经脉的崩裂,每次崩裂都会有艳丽的鲜血****而出。

    短短眨眼间,嬴政整个人几乎成为了一个血人。

    不仅如此,狰狞的脸上更是七窍流血。

    “东!皇!”

    咬牙切齿的道出了眼前人的名字,那几乎刻入骨子里的冷意比那由和氏璧传出的阴阳寒热交替更为的凄冷,“骗子!”只是在说什么的时候,身体的疼痛,无法控制的真气暴动已经让他失去了说话的力量。

    嬴政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目光死死的盯着那被掌心间的玉玺。作为手持玉玺多少年的他怎么不知道和氏璧会什么样的,根本就没有这个奇诡恐怖的能力。这个能力是来自东皇的。

    东皇之所以武功尽废,就是这个能力。

    被算计了。

    这是嬴政心里头在这一刻的念头。

    赵高!

    撇过头,嬴政眼角的余光看到的是同样受到影响嘴角流下血迹的赵高。似乎是发现了他的目光,赵高只是微微拱手,并没有其他的任何动作。

    右掌交击,掌心里握着的正是和氏璧。

    在这股力场下,嬴政的全力爆发带给他的是全力的影响。一身的隐患在这一刻彻底引爆。

    眼见那一身雄浑的不像话的真气彻底失去了控制,嬴政的身躯开始不由自主的膨胀起来的时候,岳缘再度有了动作。

    右手一松,和氏璧自半空坠下,被岳缘一脚踢了出去。

    同时双手伸出,直接抓住了嬴政的双掌。

    一股吸引力自檀中穴诞生,沿着双臂没入嬴政体内。在这个时候,嬴政这一身彻底混乱的真气在即将爆炸的时候终于有了疏导的地方。狂乱的真气犹如洪水一般狂泻而出,朝岳缘的体内狂涌而入。

    在众目睽睽之下,随着嬴政那一身恐怖真气的纳入。整个身体不断的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衣袍飞扬中,赤练等人似乎有一种错觉,眼前的少年的身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

    “不!”

    “这不是错觉!”

    站在岳缘身后的赤练很清楚的看见原本与少年合身的紫色衣衫在变小,不是衣衫在变小,而是人在成长,衣服变得不合身。这,是他在硬生生的拔高自己的身体。

    这一幅景象,就好似十几年暂停成长的身体说在这一刻恢复了正常,将过往时间里的那一份补齐。

    啪!

    岳缘双手一松,嬴政的身体如金山玉柱仰倒而下。

    大秦皇帝。驾崩了。

    不远处。

    六剑奴表情大变,手上的长剑早已经拔了出来,可是在那诡异力场的影响下,他们不约而同的遭受到了创伤。虽然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快反应了过来寻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那便是不运功。

    可是皇帝……

    赵高面色同样惨白,目光死死的盯着那被岳缘一脚踹到前面不远处的玉玺。

    刚刚那不分敌我的奇诡力场正是从这和氏璧上面产生的,作为嬴政的近侍,赵高也保管过玉玺,却从不知道和氏璧有这个作用。若早有的话。嬴政的那一身武功早就出了问题。

    缓缓抬头。

    当赵高的目光落在岳缘的身上的时候,整个神情不由一变。

    “你做的不错。”

    整了整身上那明显变小的衣衫,岳缘伸手扯了扯后,这才对赵高说道:“残局就交你了。”

    矮下身。

    岳缘看着那七窍流血而亡的嬴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惆怅。

    半晌。

    叹了一口气后,岳缘将那挂在嬴政腰间的佩剑天问捡了起来,拿在了手上,随后对那戒备至极,紧张到极点的六剑奴扫了一眼后这便转身走了出去。

    赤练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她万万没有料到灭亡韩国的最大敌人嬴政竟会这样死去,死的这么惨烈。

    赤练不知道嬴政与岳缘之间究竟是存在什么样的矛盾,达到了这样兵戈相向的地步。要知道阴阳家眼下可是帝国的第一家啊。不过只要想起自己兄长韩非的结果,赤练倒也不意外。

    毕竟她也出身皇族,对官场政治上面的事情还是了解不少。

    只不过这一次是阴阳家赢了。

    她有一种直觉,大秦帝国不是毁在敌人的手上,而是毁在自己人的身上。

    她更是知道,从今天起乱世再度开启了。

    大殿。

    六剑奴呆呆的看着那倒在地上的嬴政的尸体,不知道该说什么。彼此对视了一眼后,他们的目光落在了罗网的首领赵高的身上。哪怕他们是罗网里面最恐怖的杀手,可面临这样的事情六人也仍然是愣神了。

    皇帝死了,这该怎么办?

    至于拦下东皇,这个念头只不过是刚刚在脑海里盘旋了一会儿,便彻底的压在了心底。从刚刚对话中,他们听的十分清楚,那便是赵高也脱不了关系。

    察觉到六剑奴停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赵高缓步上前走到了那和氏璧的前面,紧盯着玉玺看了半晌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和氏璧捡了起来。

    玉玺温良。

    并没有其他的感觉。

    只不过在赵高微微运功的那一刹那,之前的那种感觉再现。眼神一变,赵高立即平复了真气,呆呆的看着掌心中的和氏璧,呢喃道:“就是这个!”

    至于外面的局势……

    目光扫了扫嬴政的尸体,赵高也不由的叹息了一声,不过在他心底却已经有了决定。东皇不愧是东皇,是迫的东君飞升之人。他赵高的左右逢源,在这一刻也终于有了结果。

    他想要保命,就必须要为东皇收尾。

    而外面最大的难题便是李斯。

    不过想要安然收尾,他赵高接下来需要解决的事情便是眼下局面。

    ……

    蜃楼。

    随着异香异象的出现,云中君便知道这长生丹已然成功。

    丹炉开启。

    炉中异象不绝。

    嗅着那异象,云中君看了半晌脸上这才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不负东皇大人期望,长生丹功成了。

    早已经准备好的玉盒已经被弟子拿来,随着云中君将那好似燃烧着火焰的长生丹小心翼翼放在玉盒中后,这才盖了上去。紧接着,便将玉盒放进了早就准备好的机关锦盒中。

    正准备让人带下去的时候,云中君的面色忽然大变。

    身形一晃。

    手持锦盒暴退了数丈,云中君这才将目光来得及投向门口处。

    不知何时,门口的方向多出了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秃顶了的佝偻老人。

    对方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悄无声息的打量着这里。

    “你是谁?”

    云中君面色大变,眼前的这个秃顶老人他从没有见过,这人不是蜃楼上的人,更不是阴阳家的人。能够这样悄无声息的来到这里,连大少司命,水土二部长老都毫不知情,这老者武功只怕深不可测。

    老者正是笑三笑。

    “噢!”

    笑三笑的目光先是在那丹炉上扫了一眼,随后视线停在了被云中君死死的保护在怀里的锦盒,对那些朝自己围来的阴阳家弟子视而不见,反而是感叹道:“长生丹,终于还是被炼成了啊!”

    说到这里,笑三笑望向云中君的目光里满是赞叹。

    这是对一个人在炼丹上面天赋的赞叹。

    当然。

    眼前之人的武学资质在笑三笑的眼中只不过是一般。比较起阴阳家的其他几个女人来,云中君的资质实在是太差。

    “徐福么?”

    “不需要这么紧张。”

    “老夫来这里,只是想与你谈谈!”

    话语落下,笑三笑身形幻化,他之一身武功真正的在其他人的面前展现了出来,幻影一般在每个人面前一闪而过。只不过是一瞬间,围过来的阴阳家弟子尽数昏迷。眨眼间,丹房里站着的便只有他们两个人。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云中君面色凝重,死死的瞪着这个秃顶的老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