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46章 帝亡丹成
    呼——

    一身的紫色锦衣在嬴政的气劲压迫下不断的朝后飘扬,发出呼呼的声响。

    人未动,庞大的气势便已经直接压来。

    那气势中,既是嬴政身为顶尖高手有的压力,更多的还是他身为这千古第一帝的帝王威势。他已然将自身的长处融汇在了其中,气势混合下,站在前面的嬴政就好似猛虎下山,那汹涌的气势一波连着一波,好像海浪一样滔滔不绝。

    在这股气势下,赵高后退,六剑奴后退,赤练也在后退。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场的主角只有站在那里的两个人,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都没有资格插手其中。

    “……”

    面部肌肉在这气劲的影响下开始微微颤动,吹在脸上就好像正面迎着一股大风,吹的让人忍不住去侧头避让。但是岳缘只是将双眼眯成一条缝,静静的注视着对方。

    哪怕他此刻身上没有丝毫的功力,跟普通人一般无二,岳缘却是十分清楚他的身份让他退不得一步。

    退。

    便是代表着他低了头。

    纵观过往,岳缘又在多少时候低过头?这不是以前,以他现在的身份容不得低头。更何况岳缘更是清楚,只要自己稍微退上一步,那么等待他的便是嬴政狂风暴雨的进攻。

    此情此景,只不过仍然是嬴政的试探。

    珠帘晃荡。

    撞出清脆的声响。

    使得它在这安静到诡异的大殿里格外的清晰。

    眼神阴冷,眯成了一条缝隙。

    嗒!

    忽的,嬴政向前迈出了一步。

    顿时,在这一步下,压力再加,空气在这一刻几乎凝结成固体,凝重的气氛好像共工一头撞塌不周山,那是一种苍天即将坍塌下来的强烈压迫感。

    惨烈,雄厚。

    这便是嬴政一身的气势,却又无所不包。无所不容。

    大殿里的其他人被这再度增强的气势压的后退,本就有伤的赤练更是脸色惨白,额头沁满了冷汗。

    若不是在经历过屠凤一战,只怕赤练在见到这一幕会大惊失色。当今皇帝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这一身武功几乎可以说的上是足以横行天下。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一身功力到底是怎么修来的?

    在旁人眼中,眼前嬴政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堪比地破天惊,犹如一种天塌下来的错觉。给人的只有无法阻挡,无法抵抗的错觉。

    可在岳缘的眼中看到的却是这一身气势的弱点。雄厚却驳杂不堪,离精纯相差太远,惨烈却不宏达,有一种百鬼随行,阴气森严的感觉。

    这便是走了捷径的结果。

    时间太短,嬴政没有足够的时间将一身乱七八糟的功力融会贯通。所以,他只能强行用这一身雄浑得不像话的功力结合帝王之势来弥漫其弱点。常人看不出来,只能被这惊涛骇浪一般的气势压的缓不过气来,可在岳缘眼前却是不够。

    右手上扬。

    双指并拢,轻描淡写的便是在身前轻轻一划。

    嗤!

    一个听不见的声响。就好似戳破了的气球,那庞大的压力顿时倾泻一空,朝两侧分泄而去,站在岳缘身后赤练顿觉的那种压人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一指过后,岳缘右手已然放回了身后。

    站在后面的赤练很清楚的看到他的右手在轻微的颤抖。

    这个是?

    赤练心中非常惊愕。

    以岳缘的能耐理应从容无比的挡下来,而不是这个景象,难不成之前他所说的话其实是实话?他的一身功力在屠凤之战后尽废,毕竟那具白骨才是他原本的躯体。

    哪怕是重生,她也不觉得有人能够携带一身功力去。

    毕竟在赤练的理解中,除了人之元神可以离开外。一身功力只怕是不够的,除非能够寻到一个什么可以储存真气的宝贝。唯一让她不理解的是哪怕是原本一身的功力无法转移,可是这具少年身体该有的呢?

    这些功力去了哪里?

    气势被破,嬴政并没有丝毫的意外。

    有如此结果。才是正常。

    无论对方真正是否一身功力尽废,单凭对方的武学见识也足以。只不过这才是开始啊,已然开始的事情,就如告诉前进的车轮,想要停下来有可能,但那代价不是谁都可以承受的。

    第二步。再度踏出。

    被破的气势在这一刻再度补上,其强度比之前更甚。

    如果说之前的不过是缓缓压进,黑云压城,那么现在便是被决了堤的大坝,直接以最为狂暴的姿态冲击。

    外面。

    本来是阴阳家所在的地方,早已经被军队包围了起来。

    其中尤以月神所在的地方被重兵围困。

    房间里。

    月儿小脸上带着些许担忧,耳朵动了动,听着外面的动静后,她才注视着身前面无表情端坐在那里的月神。外面的军队包围,对她来说似乎只是身外事,压根儿就没有放在心上。

    目光一如既往的那么淡然。

    “月儿!”

    “你当静心,你是阴阳家的圣女。”

    目光微垂,月神的目光透过轻纱落在了月儿的身上,月儿如此表现让月神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只不过她仔细的思索了下,倒也没有多大的意外。

    就在月神准备教导月儿的时候,只听轰然巨响在外面响起。

    锦袖一挥。

    窗户直接打开。

    入目所见除了包围的军队士兵外,所见到的便是嬴政行宫大殿的整座屋顶在一股看不见的力量下直接轰然而起,整个被拔了起来。

    动手了!

    身形一动,月神已经来到了窗边,看到了朝这边飞过来的屋顶。

    如此骇异的景象使得包围的士兵大哗,在士兵看来这压根儿就不是人的力量,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是什么力量能使得大殿屋顶被掀飞了出去。一时间,轰然盖下。

    见状,月神身形如雾如幻,来到月儿身边直接一把抓着她便避了开来。

    轰!

    屋顶盖地。

    溅起满天飞尘,伴随的还有无数士兵的惨嚎。

    在这一刻。整个沙丘行宫在这一击下正式暴动起来,一直驻扎在外面的军队在这一刻也发现了行宫里的变化。

    大殿里。

    嬴政的笑声响彻四周,张狂不已。

    “哈哈哈!”

    “果然!”

    “好一个东皇!”

    “竟敢行如此之险,没有武功的你还能如何?”

    双手成爪。刚刚这一击便是出自嬴政之手,庞大的吸纳之力在那一身恐怖的功力下彻底将屋顶给掀了出去。本来,他的这一击是针对东皇而发,只是没有成功而已。

    一番试探下,嬴政终于抓住了破绽。

    既有破绽。该出手就出手。

    第一招,便是全力而发。

    墙角。

    岳缘看着那张狂无比的嬴政,看着那一头肆意飞舞的长发,岳缘还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这一身功力,连岳缘都感觉到些许震惊。对方让他想起了任我行。

    只是比较起来,任我行远远比不上嬴政的疯狂。

    身份,地位,甚至资质都比不上。

    而在嬴政爆发的那一刻,赵高与六剑奴也退出了大殿,避了开来。大殿外。六剑奴就那么静静的站在赵高的身后看着,眼中满是震惊之色,没有丝毫动作的意思。

    一旁。

    被岳缘挡在身后的赤练一脸心惊后怕的样子。

    刚刚那一击,简直超出了她之想象。赤练可以肯定,若是被对方吸过去,只怕她不比之前那对方握在手上生生化成了飞灰,落在他手上其结果如何不难想象。

    “噢!”

    “一身功力驳杂不堪,你可是负了你这一身资质!”

    岳缘身上衣袍在气劲的牵动下不断的舞动着,他的眼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惜。他将那秘籍交予嬴政,从某方面来说嬴政算的是上他岳缘的徒弟。只是这个徒弟不是寇仲不是徐子陵也不是林平之。

    他的野心是最大的,是最狂的,是最自负的,却也是最自卑的。

    面对岳缘的讥讽之语嬴政并不在意。反而是轻狂一笑。若说东皇还是那个东皇,他自然没有把握,可东皇成了眼前这副模样,更是在一连串的试探中发现了对方的致命弱点。

    嬴政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

    当然。

    从某方面来说,嬴政也明白自己与对方的关系。

    面对那种失望的目光,说真正不在意那并不可能。

    这一刻。是东皇的死地,也是他嬴政的证明。

    “东皇啊,你太自信了。”

    “因为朕之武功将会使你震惊。”

    话音落下,嬴政一身功力竟然是再度爆发,体内烦乱的真气被生生的束成了一股力,双臂张开,双掌轻扬,便听他说道:“浑天宝鉴第九层。”

    皇帝为人之极,九为数之极。

    而玄宇宙,则是浑天宝鉴之极。

    那庞大的吸力弱了下来,但并没有消失一空,而是全数压在了掌心里。恐怖的吸引力被嬴政强行压缩到了极点握在手心,在双掌周围只见那四周的空气已经开始褶皱扭曲,隐隐的有一种撕裂空间的异象。

    不仅是空气褶皱扭曲,甚至连人的目光投在那里也会被扯入其中。

    远远的望去,只见嬴政的双掌之中好似各自握了一个旋转的黑洞。在他身体四周,无数的木屑残骸在这股隐隐的吸引力下扯了起来,围绕嬴政周身旋转不已。

    如此骇人听闻的景象,让岳缘也不得不赞叹。

    赞叹嬴政的武学资质,他竟然生生将吸功之法练到了这个地步,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天魔功里的力场与其比较起来虽说特点更多,但在单一特性‘吸’字上面根本比不过。

    从某方面来说,嬴政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只是可惜了!

    “东皇,注意了。”

    “接朕一招为你专门准备的——玄宇宙!”

    ……

    月朗星稀。

    山顶。

    晓梦抬头看天,目光并没有在那圆月上停留,而是停在了一颗隐隐闪烁的星星上面。

    那星名为紫薇,是谓帝星。

    在那星光黯灭的那一刻,山顶上回荡着晓梦清冷的嗓音。

    “大秦帝国,你们的皇帝驾崩了!”

    与此同时。

    蜃楼上。

    长生丹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云中君死死的盯着丹炉,等待着开炉的结果。

    丹炉开启。

    一股异香弥漫开来,伴随着香味则是异象呈现。

    隐隐中,一只玄鸟自虚空诞生,轰然而下直接坠入了丹炉之中,那玄鸟的模样与凤凰一般无二。

    见到这一幕,云中君脸上爬满了兴奋与高兴。

    长生丹,成功了。(未完待续。)

    PS:秦时没有几章了,要进入结局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