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43章 驾崩!嫁衣! 下
    &lt;=""&gt;    轰!

    在无数士兵的骇然目光中,天子车架顿时轰然而碎,在那巨石之下彻底崩裂,化作了四散而出的木块飞向了四面八方。那从天而降的巨石在压塌车架后,更是滚落向了一旁,将数匹骏马直接砸死,马背上的骑士反应不及时直接被砸成了馅饼,留下一地血腥。

    “……”

    在车架旁,岳缘脸色极为阴沉,目光死死的盯着地上那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巨石。

    差点!

    差点就被这石头给砸了个正着。

    是谁?

    嬴政吗?

    脑海中第一个念头便是嬴政,这御赐天子六驾乘坐配合现在的局面简直是太巧了。不过很快岳缘便将这个念头给掐掉,这不过是一个巧合。因为在博浪沙,还有一个人会对嬴政进行第三次的刺杀。

    这个人便是张良。

    只是这个误中副车,被对方当做了目标着实让人觉得不爽啊。

    换句话说,岳缘替嬴政背了锅。

    若不是身边有着其他人,面对这种突然的情况,如果不释放被自己强行束缚在体内的玄阴剑意,单凭他现在这种诡异的状态是他最危险的时候。岳缘不惧高手近身,也不惧毒药,更不惧旁人的突袭,但面对这种突然而来的丢石头,完全让人察觉不到杀意,若不是他心血来潮问了此地名字,提前感受到了气流的变化,只怕……不得不解开自己对玄阴剑意的束缚了。

    回头扫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月儿,刚刚直接出手带人而出的不是月神,也不是赤练,反倒是自己的女儿。

    这一幕,倒是让岳缘颇为开心。

    月儿的武功。有着极大的长进。

    向月儿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目光后,岳缘的注意力这才朝道上的山上望去,巨石就是从那个方向投来的&lt;="r"&gt;。

    这巨石所携带的力量。绝对不是所谓的普通大力士能够达到的,甚至也不是一般高手所能做到的。

    它。借用了工具。

    你用小石子儿丢人没什么关系,但用这么大的石头砸我就不对了。

    突然而来的袭击彻底打乱了队伍的行程,庞大的队伍停了下来,士兵们更是朝四面八方飞奔而去,赵高的罗网也是在这一刻闻风而动,都在寻找这背后的凶手。

    李斯的表情十分阴沉,在徒步走到岳缘身边,先是朝岳缘与月神两人行礼后。这才说道:“两位护法大人受惊了。”

    “无妨。”

    “这些人的目标应该是陛下!”

    岳缘回过头,表情不变的盯着李斯,对李斯前来的代表安慰并不在意,反而说道:“倒是李大人要更多的关注这路上的安全。”

    “这些叛逆胆子不少,这一次可是对陛下的第三次刺杀了!”

    月神歪了歪脑袋,若有所指的说道:“如果李大人不行,或许我们阴阳家可以帮下忙!”

    就在岳缘、月神与李斯说话的时候,嬴政的车架早已经停了下来。

    那近在迟迟的突然袭击,哪怕是嬴政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他也设想过这东巡路上有没有其他人的刺杀,也设想过他们如果刺杀自己的方式。可同样没有料到会有人投这么大的石头朝自己的脑袋上砸来。只可惜对方认错了车架,将石头投在了阴阳家人的头上。

    什么叫做阴差阳错?

    这个就叫。

    主导这个刺杀的人是一个人才。

    在给赵高的命令中,嬴政下达了活捉的命令。在嬴政圣旨下达后。六剑奴便已经化作了六道黑影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

    山上。

    在机关无双借用机械将巨石投出去后,张良也是用紧张而期待的目光等待着结果,在这里面,张良更多的还有一种祈求的心情。

    之所以有这个心情,是因为在阴阳家与嬴政汇合后,对方竟然丧心病狂的弄出了两架天子车架。

    以张良的才智自是推测的出这只不过是嬴政对功臣的一种赏赐,毕竟阴阳家如此早的回归代表着那个所谓的长生之事的成功,作为皇帝能够给出这样的荣耀并不意外。

    只是这对张良的刺杀来说,却是平添了一倍的难度。

    二选一的成功率。

    在投出巨石后。张良便登高而望,等待着结果。

    可惜……

    巨石砸中的并不是嬴政的车架。

    哪怕是彼此之间有着一段距离&lt;="l"&gt;。以张良的眼力劲也是看出了他这一次的刺杀失败了,石头似乎砸到了阴阳家的身上。

    如此结果。显而易见是他张良失败了。

    计算了这么久,却是天命不在他,只能失败,甚至连一个试探的作用都没有,完全做了一次无用功,更是为儒家还带来了一个恐怖的敌人——阴阳家。

    这结果太让人失望了。

    “哼!”

    冷哼一声,一甩衣袖,张良握着宝剑,对站在旁边的机关无双吩咐道:“无双毁弃机关,我们立即撤退!”说完,人已经转身不慌不忙的从山间的小路退去。

    机关无双神力再现,将机关生生的推下悬崖后,立即便大步跟了上去。

    很快,两人表消失在了山上。不一会儿,六剑奴已经来到了这里,只是赶来的六剑奴见到的只是一地的残骸,还有人刚刚离去不久的痕迹。

    “墨家机关术!”

    其中魍魉蹲下身拿起那残留下来的木屑,仔细的查看了半晌后,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而转魄、灭魂两姐妹则是沿着痕迹来到了崖边,看着那下面的压痕,两女彼此对视了一眼后,这才异口同声道:“这里曾有两个人,一个大力士,一个年轻人。”

    乱神则是昂着头,用鼻子嗅了嗅,接过话头道:“离开不到半炷香的时间。”

    老者断水用剑指了指方位:“这个方向。”

    “追!”

    作为六剑奴中的领导,真刚只是说了一个字,人便率先朝而出,其他五人紧随其后,沿着张良与机关无双留下的痕迹追踪而去。

    不提张良为此做了多少准备,作为儒家二当家的张良的身上有着兵家的许多影子,这一次的刺杀成功与否他都做了足够的安排。在失败后,张良便启动了他的逃跑计划。

    他也料想到了刺杀失败追踪他的主要力量理应是赵高的罗网,罗网里最厉害的也就是六剑奴。

    作为聚散流沙卫庄密友的张良,面对这几乎与聚散流沙有着一样性质的罗网,他有着旁人无法拥有的自信。

    张良有自信不会落在罗网的手上。

    唯一担心的便是那突然归来的阴阳家。

    不觉间他想起了那个名为笑三笑的老者当初在小圣贤庄与他们说过的话。

    不说张良准备好了与六剑奴开始转圈子,在黄河岸边。

    嬴政也来到了那被巨石所击碎的车架边上,言语上慰问了阴阳家一番后,便死死的盯着这残骸,神情冷漠。

    这场刺杀对嬴政来说虽说不过只是一件不值得足道的事情,其危险程度甚至比不上荆轲与卫庄他们的第一第二次刺杀,完完全全的虚惊一场。但作为一个帝王,面对这样的刺杀,自然不可能是不在意。

    看来帝国有些地方被叛党余孽渗透太过厉害了&lt;="l"&gt;。

    负责博浪沙这一段路程的相关人员必须负连带责任。

    挥手中,赵高已然拿来了丝绸卷轴。

    研墨,挥毫。

    很快,一卷圣旨已经写好。

    随后,便见嬴政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玉玺,直接盖印。

    不远处。

    岳缘再见到自个儿身上掏出和氏璧后,表情变得有些奇怪。玉玺没有让人保管,而是自己随身携带,这个表现已经不止是谨慎了。看来,只怕嬴政也为他自己失败后的情况做了暗中的准备。

    玉玺在身,不信任任何人。

    赵高,李斯都不是。

    那么嬴政暗中还有人了。

    只是岳缘该以什么名义去拿这和氏璧?难不成还是如曾经潜入咸阳宫一样?可现在与曾经的情况大不相同。

    可惜路途之上并不是一个好机会,他的状态不适合,也不能让月儿陷入险境。

    就在岳缘寻思是不是真的需要等到回归咸阳的时候,嬴政恰到好处的给了一个枕头。他决定要在下一处的行宫做停留,队伍休整的同时顺便也在那里为阴阳家的人真正的庆功。

    这行宫名为沙丘宫。

    同一时刻。

    一处山上。

    道家天宗掌门晓梦随意而坐,那随意的姿势根本没有丝毫掌门该有的气度,反倒是有一种奇怪的浪荡之味。一头银色短发被风吹的不断的颤动着。

    在她的面前,则是端坐着一名白发少女。

    赫然是雪女。

    两女对面而坐,坐姿却是两种风格。

    石桌中间则是摆着两杯美酒。

    “你骗了所有人。”

    “你这一身武功,其实就根本没有达到最顶层。毕竟这世间其他人极少见过这样诡异的一身武功,其最顶层的模样外人更不会知晓。如果你达到了最顶层,其实便离飞升已经不远了。可这与你所做的一切却恰恰相反。”

    “可悲的人儿啊,你的那一劫其实一直就没过。”

    “我说的对吗?”

    “雪姐姐。”

    雪女的目光一直停在了石桌上的酒樽之上,玉手轻移,径直握住了它。

    透明液体垂直而下,没入玉唇。

    那优雅的动作告诉了他人什么叫做真正的美酒佳人,哪怕对方同样是一个貌美的女人。(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l"&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