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42章 驾崩!嫁衣! 中
    &lt;=""&gt;    原本很急的心思,在见到星魂的这一刻,嬴政突然发现在不那么急了。

    一番浅谈后,嬴政从星魂的口中知道了东皇没有前来的缘由。

    正在进行长生丹的最后一步?

    笑话!

    面容不变,内心却早已经是风起云涌。

    神兽凤凰已死这个消息倒是并没有让他嬴政有太多的意外,原本在心里就有着这个心理准备。倒是东皇的那个做法倒是让他有一点意外。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东皇定是重伤在身了。

    屠凤一战,比想象中的还要凶险。

    不提未出现的大司命,少司命,还有阴阳家的水土二部长老是一个什么情况,单单就出现在他面前的左护法星魂与另外一个新出现的阴阳家女子的伤势就足以想象。

    但这一点越加的肯定了嬴政想要做的事情。

    目送着阴阳家等人离开大帐,嬴政猛的回头,视线停在了赵高的身上。

    感受到目光中的压抑,赵高躬身回答道:“那红衣女子名叫赤练,原本是聚散流沙卫庄的人,而她隐藏的身份则是曾经韩国的公主,韩非的妹妹。”

    法家!

    韩非!

    嬴政的眼眸一合,听到这个曾经熟悉的名字,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询问这赤练为什么会出现在阴阳家里,不过想起韩非是死在阴阳家的手上,嬴政反倒是希望见到这一幕。

    “至于那小姑娘高月,据我调查她乃是燕国公主,是燕丹的女儿。”

    赵高一字一句的说着他的调查,这些事情是被摆在明面上的东西,调查起来并不难。

    “噢?”

    听到这里,嬴政笑了。“他倒是收留了一群余孽啊!”

    这好似感叹的一句话让赵高闭上了嘴,他不敢对此表达任何的意见。挥挥手,示意赵高下去后。嬴政回到了自己的坐位,坐下后。开始闭目沉思起来。

    高兴?

    现在还来得太早!

    嬴政很清楚事情不是他所设想的那样简单。

    这其中有一个极为矛盾的地方,让他一时想不明白。

    若是东皇与凤凰两败俱伤,更是让阴阳家高层受到重创的话,那么按照正常情况来说阴阳家就不应该这么早的回归。若是陷入了大困境,那神兽凤凰也可以利用&lt;="l"&gt;。

    嬴政不认为东皇会是傻子,会看不出这里面的问题。

    东皇几乎举派东渡,他就知道东皇早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想法,可现在却是这么早回来。若真是受到非常严重的重创,东皇还有这样的自信自负。

    他可不大信。

    东皇敢这样回来,只怕是有着他的想法。

    武功尽废的星魂与重创的赤练,是用来给自己看的吗?让自己猜测,从而铤而走险?又或者让自己这样认为,从而不铤而走险?

    不管怎样,走哪步都会让他嬴政为难,没有把握。

    好深的算计!

    突然睁开眼,嬴政不得不赞叹东皇的这一手十分漂亮,至于凤凰什么的。在这一刻嬴政反倒是不在意了,他的目标与敌人都只有一个,那便是东皇太一。

    不了解到东皇本人的伤势。他嬴政就只能束手束脚。

    就在嬴政皱眉沉思的时候,李斯来了。

    “嗯?”

    “传他进来!”

    ……

    外面。

    岳缘带着月神、赤练与月儿四人回到了李斯安排的地方。

    在回到账内坐下后,岳缘的冷冽的表情又出现在了脸上。目光低垂,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刚刚在嬴政大帐内看到的景象。

    和氏璧不在账内。

    是放在了赵高的身上,还是被嬴政自己所带着?

    至于放在咸阳宫,这一点倒不可能。

    玉玺和氏璧所代表的意义重大,嬴政不可能会放在咸阳宫,只会一路携带。除此之外,嬴政那一身无法控制的气息有点出乎岳缘的意外。

    那一身功力……

    简直是不怕死啊!

    在岳缘的眼中。嬴政虽然勉力压下了情况,可是那一身驳杂的真气在他体内简直是一个活着的火药桶。若不是自己已经将自身所携带那个奇异力场生生束缚在了体内。只怕一爆发出来便是嬴政的死期。

    不顾自身的情况,生生走到这个地步。就这么的想要杀我吗?!

    这一路来,岳缘结合这段时间里嬴政所做的一切,再看看嬴政本就有的隐忍性子,自然是推测到了嬴政的心思。毕竟嬴政可不是昏君,当初提起东渡屠凤求长生的时候,虽然计划正常进行,可就是这个正常进行才是最不正常的地方。

    那一刻,岳缘便感受到了嬴政隐而未发的杀意。

    再看看之前的法家韩非子的下场,作为一代雄君他不会允许阴阳家这般势大。

    顺势而为,坐收渔翁之利,这便是嬴政的心思&lt;="r"&gt;。

    为了做最后的保证,嬴政将他隐藏了多年的武学天赋展现出来,哪怕是有着自己给出的秘籍,真真正正没有丝毫掺假的秘籍,以嬴政的谨慎多疑性子也不会按照他的吩咐所练。

    他顺势而为,岳缘也是顺势而为。

    接下来看的便是谁隐藏的更深,谁更着急。

    可惜的是嬴政着急了,岳缘自己也着急了。唯一的差别,便是岳缘向来就没有真正的将嬴政当做真正的对手。

    啪嗒!

    右手拨弄了下桌上的东西,岳缘轻叹了一声。

    “不过自己还得一步一步的来,千古一帝终究有些可惜了。”

    与此同时。

    另外两所大帐。

    由李斯安排,身为帝国的两大护法自然是各自有着住所,连带着月儿与赤练也有着安排。

    此刻,两大一小三女正呆在一个大帐。

    三人彼此面对面坐下,没有出声,各自低着头想着什么。

    嬴政有武功,绝高的武功!

    这是让三女都诧异的地方。

    月神与赤练不必说,两人都有武功,都有自己的见解,而月儿在阴阳家这么长的时间,自然是眼界大开,更是在修炼由自己生父传下来的绝学。不比以往,月儿也看了出来。

    那一身充盈的气势,简直如烈阳灼眼,没有丝毫隐瞒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月神扫了赤练一眼,轻声道:“我想我已经知道第二次刺杀为何会失败了。”

    “……”

    赤练感受到月神那如针一样的目光,还是低着头保持着沉默。她在思索着,帝国与阴阳家关系,现在看起来只怕不那么简单。因为刚刚在面见嬴政的时候,气氛太怪异了。

    赤练没有见到亡国仇人报仇的冲动,反而在当时非常的冷静。用一种旁观的视角看着眼前的一切,反而让赤练看到的更多。

    就在她们思索的时候,嬴政在自己大帐里见了李斯。

    李斯在面对嬴政的询问的时候,他道出了之前在迎接的时候发现的奇怪的地方。在李斯详细叙说后,嬴政突然问了一句:“右护法是什么神情?“

    “呃……”李斯仔细的回忆了下,应道:“面无表情。不过那小女孩儿的表情有一点奇怪”

    “哦?给朕说说看。”

    嬴政的双眼亮的吓人,让李斯根本不敢抬头迎视,低着头一字一句的将自己的观察道了出来。

    半晌。

    在李斯说完后,嬴政沉吟了半晌,却是直接转移了话题,吩咐道:“既然东皇未到,朕也不能寒了功臣的心&lt;="r"&gt;。”

    “就让他们同乘天子六驾吧!”

    “!!!”

    听到这里,李斯不由诧异的抬起了头。只不过见到的只是嬴政转身的背影,和挥手示意退下的身影。

    ……

    天子六驾,乃是天子之座。

    当嬴政这个命令下达后传到岳缘的面前的时候,少年一样的青涩脸上浮现出了不符合年纪的神情。

    坐还是不坐?

    这是摆在岳缘面前的问题。

    难道是被发现了?不,自己这种重生方式嬴政根本不知晓,而且因为本就是自己,他在扮回星魂的过程中没有任何的纰漏,除非……

    沉思了半晌,岳缘还是坐下了决定。

    这天子六驾,来自皇帝的赐予,他不得不坐。因为他现在不是东皇,而是星魂。

    顺便在这回咸阳的途中,将和氏璧一事解决掉。

    很快。

    大队再度启程了。

    这一次只不过是从泰山回归咸阳,东巡的路自然是不会按照原路返回,而是呈一个圈子环绕而行。

    启程后,接连的几天里嬴政分别召见了帝国的左右护法。

    这是以帝国的方式。

    毕竟现在在明面上星魂与月神还是属于帝国官方的人,阴阳家与帝国的关系没有彻底撕破脸皮的时候,一切都得照常而行。

    清风吹拂,惹的车架前的帘子不断的晃动,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响。

    嗅着风中湿润的水汽,听着耳边隐隐传来的水声,岳缘便知道这是来到了河的附近。倾听着风中铃声,岳缘的目光透过帘子望向了外面的那条大河。

    这是黄河。

    现在的黄河可不黄。

    河水清澈见底。

    看了半晌,岳缘突然开口问道:“我们现在到了哪里?”

    走在外面的帝国士兵闻言立即恭敬的回答道:“回大人,这个地方叫博浪沙!”

    博浪沙!!!

    不妙!

    念头刚起,便听天空中轰然一声巨响。

    一块巨石从天而降,直击车架。

    轰!(未完待续。)

    ps:晚上还有一更!&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r"&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