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40章 醒
    泰山。

    刚刚结束封禅,向天祷告证明自己功绩的嬴政在回到建在泰山下的行宫后,便从赵高的嘴中得到了一个让他面色大变的消息。

    蜃楼回归了。

    回头,转身。

    大开的步伐带动身上的衣袍发出呼呼的声响,接连的动作显示着嬴政的心情并不是那么的平静。虽说在之前他嘴上那样说,心中也有所猜测,但事实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嬴政发现对方在这一刻开始回归后,他的心理不平静了。

    在他的感觉中,这时间有些偏早了。

    难不成这大海上的飓风与海浪没有对蜃楼造成丝毫影响?

    作为一个帝王,东渡屠凤的大事嬴政自然没有松懈过,哪怕他在其中有着自己的打算,至少在暗地里嬴政也询问过海上的一些事情,听闻过滔天大浪与狂风暴雨。这两样是对船只有着最大的威胁,面对天威只怕武功再高也无济于事。

    有人暗观天象,暗地里给出了嬴政想要的答案。

    但现在……

    那个小心思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难不成是那观天象的人说了假话?

    又或者能够屠凤的男人能够忽视天威?

    不管是哪点,对嬴政来说这都不是一个值得开心的事情。而且现在……与他进行的计划便有来最大的冲突。

    该死!

    他本来便是皇帝,皇帝动作自然没有普通人那么简单,说走就走,说动就动,这样的事情对一个帝王来说是有些困难,帝王作为中枢之主,他的动作牵连着整个帝国。可即便是嬴政加快了速度,却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回来的这么快。

    不过嬴政到底是嬴政,有着千古一帝的资本。

    “噢!”很快他的人便镇定了下来,反口询问道:“东皇眼下已经到了哪里?”

    “回陛下!”

    双手合起。赵高躬身回答道:“据回报,阴阳家东皇已经在前来拜见陛下的路上。”

    路上……

    这么快!

    双眼微微一眯,一丝冷芒自眼中一闪而逝,嬴政突然笑了起来。说道:“这样啊……那么朕就在泰山等东皇的到来吧!毕竟他也是为国,为了朕之长生梦!”

    “这么早回来,想来成功了。”

    “……”

    低着头,被衣袖所笼罩面皮的赵高闻言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似乎嬴政就没有说过任何的话。没有出现在耳边一样。但赵高在这一刻,很清楚的感觉到了嬴政那一闪而逝的紧张。

    凛然一笑,嬴政抖了抖衣袍,用一种询问的语气说道:“赵卿,你说朕该如何奖赏东皇?”阴阳家取代法家立于帝国的顶端,在月神与星魂成为左右护法后,至于在阴阳家的最高首领东皇太一在这一刻压根儿就是赏无可赏,更别说对方是否在意这些了。

    再一步,难不成需要他嬴政挪动自己的屁股?

    嬴政的话让赵高几乎是满头冷汗,这个问题哪怕他赵高是贴身宦官。可此事也不敢发表任何的看法。这既是对这皇权的恐惧,也是对眼前男子武力的畏惧,更不用说他赵高那一直被隐藏下来的身份。

    他也是阴阳家之人。

    唯一不同的是他不是听命于东皇太一。

    赵高的变化落在了嬴政的眼中,他并没有在意,在冷静下来后的嬴政自是会清醒的考虑问题。沉吟了半晌,嬴政突然说道:“你说以天子之驾来迎接这帝国的大功臣,如何?”

    “!!!”

    双膝一软,赵高直接跪在了地上,瑟瑟发抖的匍匐在了那里。如此表现,也不知道是真的被吓到还是故作姿态。可唯一肯定的是赵高已然听出了那潜藏在嬴政话中深处的森森杀意。

    天子驾六。以这样级别的礼制迎接东皇,这将是皇帝对东皇的一个试探。

    那,就这么决定了。

    森森笑意下,嬴政的脸上有的只是冷漠的表情。

    ……

    大路朝天。一只不算小的队伍正在前进。

    看那奢华神秘的服饰与打扮,正是阴阳家的人。

    为首的是一车架,岳缘此刻端坐在其中,在他的身后则是盘坐着月神、月儿与赤练。至于大司命和少司命则是留在了靠岸的蜃楼之上,在看守那具树棺的同时,也在替云中君做守护。

    毕竟云中君炼就长生丹药已经到了最重要的时候。不能有丝毫的分神。

    这回来的路上,岳缘在除去处理开始发生异变的玄阴剑意外,剩下的精力便是在自己身上的奇异力场上面。足足花费了不少的时间,这才让自己身上的那种诡异力场稍微的受到了一点控制。

    所谓控制也不是那种收发自如,而是仅仅将那立场的范围缩小,只在自己周身三尺的范围,这已经让岳缘极为的费神。

    不过这种情况比较起之前要好上太多,至少呆在他身后的月神、月儿和赤练现在没有了以前那么离谱的感受。但这个前提是不能运功的情况下。若是运功,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现在,岳缘最大的期望是能够在见到嬴政的时候,能够将这个力场彻底的束在自己体内。这力场在现在也不是完全无用,至少在岳缘感受不到功力的情况下能够提供他压制异变的玄阴剑意,这已经很不错了。

    队伍缓缓前进,岳缘在闭目养神的时候也现在沉思刚刚靠岸后知晓的几件事。

    第一件便是于祭天大典上墨家一众高手第二次对嬴政的刺杀。

    第二件则是焚书坑儒。

    第三件便是现在的东巡。

    三件大事,每一件都与嬴政脱不了干系。

    第一件刺杀之事,显然是失败的结果,而且墨家等人都遭受到了重创。在岳缘得知了那高渐离已死后,他便知道那个人儿已然将天魔功修炼到了第十八层。

    虽说还不清楚这个刺杀究竟是因何而起,但雪女在其中也定然出了大力。而且这样的结果,只怕也是雪女所期望的结果。

    一直被婠婠视为盘中餐的墨家,现在只怕已经是雪女的掌中物了。

    哈哈!

    婠婠果然是一个会教徒弟的女人。

    从某方面来说,她在这一点要比师妃暄更强。

    雪女之事岳缘早有了心理准备,他也清楚天魔功那一套功法,发生这样的结果并不让岳缘意外,倒是第二件第三件事情更加的吸引岳缘的注意力。

    焚书坑儒与东巡。

    这两件事看起来没多大联系,可在岳缘看来应该有着极大的关联。

    嬴政不是昏君,能够做出这样的事,做的这么急,而且还是在自己走后……眼睛眯了眯,岳缘在心底叹息了一声,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开始,果真我才是他的目标。

    如此自负的行为,这是不自信吗?

    只可惜岳缘回来的太早,出乎了嬴政心中的预料。

    岳缘在听闻嬴政在泰山封禅的时候,岳缘便知道自己的回归只怕打断了嬴政原本心目中的安排,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毕竟他小觑了自己。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岳缘此行直接下蜃楼去见嬴政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传国玉玺和氏璧。只是这一次,岳缘有些想要知道嬴政究竟会选择怎么样面对自己。

    是隐忍还是……

    身后。

    月神和赤练在保持安静的同时,各自也有着各自的思量。

    而月儿更多的则是蹙眉打量着眼前自己父亲的背影。

    这短短十几天,若不是她的眼没有花的话,眼前的少年个头似乎已经长了不少。因为在下船的时候,走在后面的月儿发现他的个头好像比自己高了那么一小节。

    要知道以往的时候,月儿与星魂的个头可是差不多的。

    月儿有些纳闷儿人怎么会长得这么快?

    难道他成了自己的父亲后就不一样了?又会回到原来的那个高大的身影吗?

    除去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月儿的心里还有一个其他的问题。那便是在蜃楼上由月神带她去见岳缘的时候,那个父女间回答的问题。

    难不成爹爹要对蓉姐姐不利?

    否则的话为什么会询问镜湖所在?

    月儿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不明白这是什么缘由。

    就在月儿一肚子问题的时候,她心中念叨的人儿,在这一刻却是开始苏醒了。

    由荆天明、项少羽和石兰‘花费’了好大的劲力在蜃楼上得来的药草,然后在回归的雪女带领墨家其他人的帮助下,一直昏迷未醒的端木蓉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了动静。

    在场的人都是抱有高兴的态度。

    对荆天明和项少羽来说,这是一个恩人朋友的回复,值得高兴。对于墨家的人来说更是如此,但更多的心情还是雪女的那句话所说的一样。

    墨家现在遭受重创,急需一个人来填充墨家的战力。

    高渐离之死让墨家损失太大了,尤其是在这种青黄不接的时候。这可不比当初荆轲,情况更要严重。

    端木蓉恢复,这是哀嚎中的最大惊喜。

    眼珠在眼皮底子下转动,忽然间,躺在床上的端木蓉猛的睁开了双眼,玉唇轻启,开口说了这数年来的第一句话,一句让在场的人诧异,让雪女扬眉的话。

    “小心东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