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39章 第三次
    嘭!

    长剑坠地,一名身穿锦衣的男子被人随手甩了出去,砸在地上顿时溅起一片灰尘。【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身躯佝偻在地,蜷缩的好像一条死狗。强烈的疼痛使得男子的身体不断的抽搐,看上去吸的远没有出的气多了。

    那模样,正是生生的被吸尽一身功力后的惨状。

    一侧。

    赵高双手束拢在袖子里,目光淡漠的扫了一眼后,这才继续低下头看着脚下,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只不过是幻象而已。

    身穿黑袍的嬴政的右手张开,在他的掌心里正有一块衣襟。很快,衣襟便在掌心里化作了粉末,被吹散开来。目光从地上那在颤动中失去了性命的男子,嬴政这才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拖下去后,这才说道:“这世上总有人想不明白,选择绝路。”

    “……”

    赵高还是恭敬的站在角落,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作为最接近皇帝的人,这么多年来他早已经大概的知道对方的性格,刚才就没有他C嘴的余地。

    那只不过是皇帝的自言自语。

    刚刚死在嬴政手上的高手正是他们东巡一路来的一个小收获,这是农家的一个高手。在被六剑奴拿下后,送到了嬴政的面前审问。只可惜,这个农家弟子视死如归。

    嬴政给了对方全力出手的机会,可惜的是那只是螳臂当车,一身功力直接被嬴政尽数吸纳。

    用丝绸擦拭了下手后,嬴政突然开口说道:“你说蜃楼现在到了什么地方?”虽然身为一国帝王,但事实上皇帝基本上没有可能踏遍这锦绣江山。

    哪怕嬴政并不是那种深锁宫中的宅帝,可是他同样对外面的世界了解的并不多。在他的眼中,更多的时候看到的还是那出现在地图上的描绘。或许,在他的生活中,真正让他了解世界的还是在赵国身为质子的时候。而除去国内外,其他让他了解的比较多的则是帝国的敌人,来自北方的匈奴了。

    至于东渡的地方……

    在他的印象中。也就是大概是离太阳升起最近的地方。因为在东皇的嘴中,那凤凰似乎就是呆在那个地方。

    蜃楼东渡需要多长时间,嬴政不知道,只能在心中做一个不负责任的推测。

    他的问题让赵高也一时发愣。

    这怎么回答?

    他也不知道啊!

    若是登上了蜃楼。也知道凤凰的正确地点,再加上清楚海上情况的话,那么赵高还是能够给出相应的答案,可眼下……他罗网组织足以号称天下间最严密的组织,知晓无数的东西。在蜃楼在Y阳家也有罗网的人,可在这个问题前也只能傻眼。

    不提Y阳家的严密,哪怕是Y阳家在松懈,呆在蜃楼上的卧底也无法传回消息。

    不过嬴政显然没有想着赵高能够给他满意的答案,他十分清楚赵高的尴尬,他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最多也不过是私人的揣测。这个问题,更多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想那凤凰应该死了!”

    “搞不好蜃楼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蜃楼。

    云中君负责的炼丹房。

    无数的Y阳家弟子正在接连不断的忙活着,各式各样的珍贵药物正接连不断的拿了出来。而原本被带进这里的凤凰尸体早就被人为的分解了开来。

    凤凰身上的一切东西都被做成了炼丹的材料。

    “神兽……竟然也有毒?”

    “这是单纯的对人还是……”

    站在巨大丹炉前的云中君不顾那弘大的热劲熏得面色通红,他正居高临下盯着那丹炉的正中央。看着弟子们将无数的材料分批次,按照次序一点一点的投入其中。

    之所以这样说,是在之前的时候出现了一点问题,差点酿成了大错。

    云中君一直以为神兽身上的东西都是天才地宝,没有一点可以浪费的地方,但他万万没有料到这神兽身上的一部分东西竟然有着剧毒。负责解刨凤凰的一部分弟子里面当即死了一半。

    这个突然的结果,让云中君不得不延缓了炼丹的速度。

    为此,他还专门去拜见了东皇大人,禀告了其中的情况。此后的几天里,云中君就是在费神的将凤凰身上有毒与无毒的部分彻底分离出来。长生丹药。自然是不能有毒的。

    只是——

    似乎想起了什么,云中君的眉头不由的抬了抬。脑海里,云中君想到的是现在的东皇大人的模样,一介少年的形象总是让云中君觉得东皇大人的身上似乎少了些什么。

    不!

    摇摇头。云中君再度否认了这个念头。

    他怎么能有怀疑东皇大人的念头?难不成是因为星魂大人的事情?

    虽然在之前他与星魂大人也有过合作的做法,可彼此的关系却并不是多么的和谐。只不过各取所需争权夺利而已,在云中君的眼中月神等人的做法实在是让他有时候不敢苟同。

    他想要走的更高,走的更远,能够在东皇大人的面前更多的表现自己。

    “……”

    眉头一皱,云中君很纳闷儿最近自己怎么会突然起这样的心思。难不成是因为最近太累了的缘故?又或者被什么影响呢?

    目光挪移,视线停在了那些被分解的凤凰残骸上面……望了半晌,这才收回了目光。

    “看来得加快速度,得在蜃楼回归的前一刻将丹药炼出来。”

    自言自语了一番后,云中君再度开始指挥起弟子来:“不过那些有毒的倒是也可以炼就出一份毒丹,到时这毒丹只怕是天下间唯一无解的毒药了。”

    本着不浪费凤凰身上的东西,哪怕是剧毒也被云中君转到了有大用的地方。

    决定已下,随后云中君便聚精会神的将精力投注在了这个上面。

    时间过的很快。

    眨眼间半个月的日子已过。

    而在这一刻,蜃楼也离岸比较近了。

    只不过由于其他的原因,自桑海城而出的蜃楼在回归的时候由于被飓风的影响,偏离了相应的航道,回归的目的地离蜃楼相差的有点远。不过就在蜃楼靠岸的时候,嬴政东巡也来到了他的目的地之一——泰山。

    他,要在这里封禅。

    在蜃楼上的岳缘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由一阵诧异。

    不提嬴政在泰山的大动作,这一刻其他人也有了各自的准备。

    譬如儒家的三当家张良。

    他没有尾随着嬴政来到泰山,反而是在与其他人研究嬴政的整条路线。这一路来,张良已经派出了不少的儒家弟子开始沿路打探地形起来。若是单凭儒家弟子,只怕还是无法达到张良心中的想法,可是这天下间有着不少反秦心思的人,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自然而然是可以成为盟友,可以合作。

    就在前几天,张良已经从墨家得到了那个被封闭了好些天的消息。

    雪女重伤而回。

    她带来让人最绝望的消息。

    之前由卫庄他们发起的刺杀是一个惨败的结局,据说卫庄、盖聂等人重伤,而高渐离更是惨死其中,大家在中途分散逃离,墨家在里面遭受了第二次重大损失。

    两次刺秦,两次大损。

    第一次死去的是荆轲,而第二次死去的则是高渐离。

    这样的结果,无疑对墨家来说是极大的损失。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还有陪伴的人,那便是聚散流沙了。

    若是二当家颜路还在的话,张良或许不会这样,但如今……回想起之前与伏念的对话,张良已经做了这样的决定,哪怕是以儒家大业为重的伏念都没有否认,由此可见颜路之事有着多大的影响。

    国仇家恨,当一切都聚在一起的时候,作为一个重谋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一个机会。

    他张良,想要进行第三次的刺杀。

    在一份仔细认真的分析后,张良选择了好几个地点作为备份。

    而其中排在第一位的地名便是一个名叫博浪沙的地方。

    如今……张良需要做的就是亲自去这几个地方考察地形,有着荆轲与高渐离刺秦失败的例子,至少在他的想法中这第三次即便是不能刺杀成功也不能让自个儿深陷绝境,至少有逃离的把握。

    再说荆轲与高渐离他们的例子,既然高手正面刺杀与偷袭都不行,那么换做其他的方式了?

    那有没有成功的可能?

    想到这里,张良回首扫了一眼那站在身后百般无聊的机关无双。这个曾被卫庄抛弃的人,这个由墨家巨子荆天明救下的巨力勇士,将是他这次刺杀嬴政的真正底牌。

    与此同时。

    泰山。

    在山脚,一个秃顶老头正昂首眺望着山上,看着那几乎将整座山都围上了的秦军,如此戒备森严倒是不让人意外。

    这段时间里笑三笑也得到了那个刺杀的消息,这样的结果无疑让他的计划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他万万没有料到卫庄竟然会这么做。情,这一字,他还是小觑了。

    想起前段时间自己长子与自个儿产生的矛盾,笑三笑就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他倒是得到了一个大概的消息,从其中推测出了他想要的秘密。

    嬴政应该是一个顶尖高手。

    双眼微眯,嬴政现在的情形让笑三笑的脑海里再度想起了一个人来。

    同样的帝王身份。

    同样的顶尖高手。

    同样,他们也该有一样的结局。

    他是**而亡,那嬴政你呢?(未完待续。)

    ps:第二更会有点迟的,不需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