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38章 洗剑
    幽暗。

    伴随着的还有一股沉闷的压力。

    当月神踏入其中的时候,即便是有着准备,也被那迎面而来的阴冷刺的娇躯微微一颤,露在外面的肌肤上一时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疙瘩。而且加上那一直存在东皇周身的奇诡力场,使得月神更不能运功,两相结合下这么突然的一个刺激倒是让月神体会到了很久没有体会过的寒冷。

    果然。

    刚刚那一闪而过的错觉便是来自这里。

    目光挪移,视线停在了那盘膝在正中央的少年身上,月神发现这四周的环境比以往的要暗淡了不少。仔细看去,在角落里隐隐还存在一些白色的粉末。

    那是寒霜。

    目光闪烁,月神心中道了一声果然如此。

    屠凤之战不仅是杀掉了凤凰,却也给东皇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不提因为赤练的缘故,使得本身的躯体在火焰中化作了白骨,在这具少年的身上她同样发现了其中的不妥。

    再说岳缘也没有故作隐瞒,只要眼力高,足够聪明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

    就在月神准备开口的时候,一直闭目打坐的岳缘缓缓的睁开了眼。

    在睁眼的一刹那,月神便感觉到一股若隐若无的剑意自东皇的双眸中****而出,目光所及处,便是剑锋所及处。

    唰!

    一声听不到的轻响,那遮掩在双眼上的轻纱便无端的分成了两片,随后轻飘飘的朝两侧落去。

    不仅如此,月神更是感受到眼角下方的脸颊上微微一凉,一颗妖艳的血珠便浮现在了肌肤上,好似在那里点出了一颗艳丽的红痣。

    “!!!”

    月神柳眉轻扬,玉手抬起擦拭了下脸颊上的血珠,认真的看了一眼后这才诧异道:“大人,您这是……”一个堪称世间神话的男人怎么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剑意?

    刚刚那一幕是一身剑意肆意荡漾,颇有一种从身体里生生溢出来的错觉。

    不!

    或者说那剑意是自发而动。

    在刚刚,月神感受到的只有岳缘自己收拢剑意的动静。都说剑由心发。剑由意发乃是用剑的极高境界,可之前那已经不是这个了,而是单纯的剑自己在动。

    她有一种错觉,剑活了。

    “你察觉到呢?”

    月神脸上的神色变化一直落在岳缘的眼里。岳缘知道自己身上的事情被她看在了眼里,以月神的聪明自是能够推测出很多的东西。侧头笑了笑,岳缘挥手示意道:“就如月神你现在看到的一样,屠凤之战有着你们所想象不到的后果。”

    “这力场,这剑意。都是这一战后连锁变化。”

    在月神认真倾听的神态中,岳缘道出了眼下存在的最大危险:“本座的剑……活了。”

    剑,活了?

    月神一愣,眨巴了两下眼睛,差点以为自己刚刚听见的话只不过是幻觉,只不过在看到岳缘那认真的表情后,她便知道自己之前的错觉是真实的,而不是单纯的假象。

    而且东皇嘴中的剑,并不是所谓的佩剑,月神十分清楚对方所指的是什么。

    唯有那套东皇专门创造出来屠凤的玄阴十二剑。那套剑法是何种威力一路来已经彻底见识过其威力的月神当然十分清楚,那是连神兽凤凰也无法阻挡其锋芒的绝世剑法。

    这个剑法活过来的话……那是什么?

    有了生命的剑意?

    月神实在是难以想象一套有着生命的剑意会是什么模样,但看岳缘这略显严肃的神情,她便知道那一套剑法一旦脱了缰绳的话,只怕整个蜃楼唯有创造者自己才可以阻止。

    紧接着月神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正想要开口便听岳缘再度说道:“剑向来是人使,其威力自是取决于人的资质与能耐,但若是它自己使用呢?”

    眼神一凝。

    月神听到这里却是多出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便是无形的剑意如何使用自己的剑招?这就好比无根之水,无本之木。

    不。不对。

    很快,月神便否定了这个看法,既然东皇已经如此说明,显然这玄阴十二剑没有这个缺点。沉思了半晌。月神脑海里猛的一亮,她想起了一件被自己忽视的事实。

    东皇大人既然能借体重生,搞不好这剑……

    东皇大人是创造出了一套什么样的诡异剑法。

    就在这个念头刚升起的时候,月神便发现自己的耳畔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响。

    好像有什么人在耳边轻语诱惑,就好似一个邪佛魔鬼在引诱着。

    这声音并不是在现实中所响,而是在你的耳畔低语。其声直入心底。

    只不过一会儿,月神的额头已经沁满了冷汗,整个人差点把持不住:“这个是!!!”

    “不错!”

    岳缘摆摆手,那阴森的感觉在这一刻消散一空,道:“这就是现在的玄阴十二剑!”

    月神想不明白,怎么会这样?

    要知道之前的至阴至邪的玄阴十二剑她们也在远处感受到过那种剑意,可绝不是眼下的这种情况。就在刚刚,月神恍惚的感受到自己的耳边站了一个人,正在用邪言歪语正在引诱她。那不是单纯的感受,而是来自心底的黑暗。

    这剑,太危险了。

    这个东西一旦任凭它跑出去,只怕引发的将是滔天大祸。

    想到这里,月神突然明白为什么东皇会招自己前来他闭关的地方了。

    “可惜啊!”

    岳缘迎着月神的目光,感叹了一声,“我原本想将它留给月儿的,但现在看来……”这玄阴剑意只不过是在月神的耳畔发出剑语,就已经开始产生了影响,若是换做月儿只怕会成为剑的傀儡。

    凤凰的诅咒,着实给了这玄阴十二剑太大的加成。

    月神没有说话,她在等待着。月神非常清楚东皇招她前来肯定不止这样的事情。

    最后在月神的等待下,岳缘慢条斯理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本座需要一个隐蔽的地方,将它囚禁起来,以防为祸世间!月神。你有什么好的推荐?”

    囚禁一套无形的邪恶剑意?

    不提什么地方才合适,该怎么囚禁,经历了刚刚那股诡异的月神十分清楚这套剑法会有多么的危险。思索了半晌,到了嘴边的话突然被月神噎了回去。她提出了一个让人诧异的回答。

    “或许月儿能够给大人一个满意的答案!”

    月儿?

    剑眉一扬,岳缘的脸上爬上了一丝惊讶。

    船舱,道上。

    月神不知何时再度拿出了一条轻纱负在了双眸之上,在岳缘的面前她可以露出整个面目,但在外人的面前还是得保持原本的模样。只不过在这一路回来的时候。月神在奇怪一些东西。

    带有面具的东皇大人和少年状态的东皇大人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可在月神的感觉中总觉得哪里不对。

    是的。

    以前或许是大多时候看不到面具下的表情,大多时候给人的是神秘莫测。但没有了那张面具后,人与神之间的距离似乎拉近了不少。想了半晌,月神终于发现了这其中的问题。

    玄阴剑意遭受凤凰诅咒,东皇大人虽然这样说,可她从东皇大人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担心。

    那种平淡的口吻就好像再说一件平淡的事情,不值得人太过在意。

    态度,是最奇怪的地方。

    也许是人不能揣测神,可身为女人的直觉告诉月神这里面蕴含着无数人不知道的秘密。当初的东君大人也无法看透东皇的秘密。而现在又有几人能够呢?

    这里面的秘密,她也想知道。

    猜测了半晌无法得出满意的结论后,月神便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月儿正呆在她那里。

    ……

    在月神离开大殿后,房间再度紧闭了起来。

    目光送着月神的离开,岳缘的目光这才收了回来。

    随即,这空旷的大殿里开始回响起一阵阵奇特的声音来。这是一个人在嘀咕的声音。

    声音连绵不绝,延成一片。

    就好像是在诵读着什么。

    而在岳缘的周身,一股股透明的气浪开始以圆圈的形式不断的回荡开来,这是玄阴剑意蠢蠢欲动的迹象。岳缘的嘴唇不断的动着。嘴里冒出了一连串的语言,这些类似唱一样的东西正是说给那玄阴剑意听的。

    这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老师正在敦敦教导幼儿一样。

    到底在念什么?却是无人能够听得懂。

    每一次的动作,那围绕在身体四周的气浪就会有着动作。一时间。那股阴冷之意再度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此情此景,若是当初的婠婠仍在的话定能听出这些究竟是什么东西,更会膛目结舌,因为从岳缘口中出来的那不是道家的经文典藏,反而是出自佛家的典籍经文。

    唯一与正派和尚所念的不同的是这经文里多出了其他的东西。

    它与佛门给人的味道截然相反。

    它在扭曲。

    它在感染。

    就好像这些经文不是出自一个高僧的口,而是来自域外天魔的嘴。这些经文有着难以形容的力量。只要听了太久它便可以慢慢的扭曲人的思想。

    整个大殿都弥漫着一股阴森奇诡的味道。

    只可惜这一幕没有人看见,能够熟悉的人却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而其他的人却是根本就没有见识过。

    但这些对岳缘来说,却只有一个结论。

    他,在‘洗’剑。(未完待续。)

    PS:哈哈,开心了,终于将网络弄好了,明天就应该可以两更了。话说这一章里有一些东西哦,有好多人注意了,但是我一直没有太多解释,现在该开始了,或者说本来一开始就在写这个解释。大家猜猜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