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36章 想法
    尸山!

    血海!

    那是一股直入骨髓的寒意,自莫名的地方而来。

    刚刚入眠不过一会儿的赤练立即被这股突然的冷意吓醒,在睁眼的那一刹那,她似乎看到了满眼的血红。

    “……”

    娇躯上遍布香汗,赤练喘着粗气,柳眉紧蹙,爬上脸庞是一阵疑惑。

    刚刚的那个是什么?

    一双美眸茫然的望向头顶的甲板,赤练看了半晌后,这才回过头,视线停在了那搁在这个房间里的那一具树棺上面,那里正是那个人的那一具白骨。

    在树棺的四周,则是盘绕着那两条青白大蛇。

    似乎是察觉到了女人的心情的剧烈变换,两条大蛇也睁着眼睛,吐着蛇信子发出嘶嘶的声响。

    刚才的那是错觉还是真的?

    眯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赤练这才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静静的思索着之前的那股透彻骨髓的冷意,它似乎是来自这蜃楼的最深处。只是这个猜测让她无法肯定是真实还是自己的幻觉。

    那个是玄阴剑意,又好像有点不同。

    与此同时。

    在另外一处房间,盘膝而坐的月神也猛的睁开了双眼,被轻纱遮住的双目闪烁着刺目的亮芒。

    在月神面前的月儿更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抬头。

    目光直接朝蜃楼的最深处的方向望去,视线似乎要穿过那无数的甲板阻隔,直达最终的地方。

    蜃楼。

    最深处。

    岳缘蹙眉沉默,他的目光正投注在自己的剑指上。

    就在刚刚,他再度实验了下自己现在所能指挥的东西,也就是自己身上的玄阴剑意。在一刹那,玄阴剑意的那股阴冷之意横扫了整个蜃楼,可以说在这一刻整个船上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这股阴冷之意的影响。

    显然。

    只要感受过以前的玄阴剑意的人都会在这一刻发现这剑发生了变化。它变得更阴更邪,比以前单纯的至阴至邪的时候多了一种不祥的味道。

    “诅咒!”

    “凤凰的诅咒!”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是称之为神兽的凤凰。一战屠凤后。凤凰死前的那股子诅咒岳缘自然是感受到了,作为首当其冲的他更是以自己创造出来的玄阴剑意替代了他成为了被诅咒的对象。

    原本在岳缘的心里有过对这个诅咒的推测和猜疑,但万万没有料到这股诅咒竟然是发生的这么快。

    玄阴剑法在他创造出来后就有生命的迹象,成为一套具有生命的剑法。可在这诅咒之下,这套剑法已然有了问题。

    岳缘能够感觉得到这套剑法快要活了。

    一套活过来的不受控制的剑法……而且还是受过诅咒的至阴至邪的剑法,它出现在世界上会是什么样子,尤其是有了他自身许多能耐的剑法,哪怕是一部分也不是常人所能抵抗的。

    玄阴十二剑是岳缘融自己一身武学的造物。它有着剑法该有的东西,还有着剑法不曾有的东西。

    它有道心种魔大·法的一部分效果,可以有宿体,如果魔种一样。

    人有魔种与剑有魔种,那是两个有一样结局却是过程不同的东西。

    原本岳缘之前的打算是准备将玄阴剑法留给月儿的,但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功亏一篑。

    “……”

    目光紧盯着右手食指,在食指的上方空气开始扭曲颤动,那正是被岳缘生生束缚在体内的玄阴剑意,那种张狂邪恶的感觉哪怕是岳缘自己也有一种寒冷的错觉。

    它在影响人的心性。

    打量了半晌,岳缘自言自语道:“这玄阴剑法看来需要处理了。”

    随身带着一个诅咒的东西。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在这里岳缘除了思考自己那根和氏璧异能一般无二的情况外,剩下的精力就是放在这套剑法上。

    他在寻思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

    直接废掉?

    那是最差劲的办法。

    不提作为玄阴剑法的创造者身份,废弃这套剑法无疑代表着岳缘对凤凰的低头。活着的时候都能杀,一个诅咒岂能让他低头自废一臂?显而易见,这不是岳缘的心思。

    慢慢磨去诅咒这也是一个办法,只是时间对岳缘来说既是不值钱的东西,却又是值钱的东西。

    至少眼下对岳缘来说,他的时间不够。

    眼皮微合,岳缘微微眯了眯眼。在他的心里已经大概有了处置办法。

    那便是囚禁。

    以时间来磨,用其他的东西来中和。

    或许在一段时间后,这至阴至邪的玄阴剑法可能会化作亦正亦邪的剑法。因为能够吸纳其他剑意进化的这个特点,既是它的优点。却也是它的缺点。

    也许这世上会出现一套剑法让它在吸纳的时候生出致命的缺点。

    “唔……”

    “看来在解决和氏璧之事后,就需要为它建造一个专门的地方来关它了。”

    “这个地方,就叫剑狱好了。”

    其他人面临这种情况也许没有办法,但在破碎虚空已经成为常事的岳缘来说,建造一个不属于人间的剑狱,破碎出一个专门锁剑的空间对他来说并不难。

    指尖上的玄阴剑意收回体内。岳缘已经在心底做下了最终的决定。

    心思已定,岳缘的双眼闭了上来,开始了闭关。

    两天后。

    在岛上那千名的童男童女愕然的目光下,蜃楼再度启动了。

    蜃楼的突然启动,在这群童男童女中产生了极大的震动。他们谁也没有料到会这样,即便是其中有不少聪明人的心底有了猜测,可当事实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们懵了。

    很显然。

    他们被抛弃了。

    一时间,群情激动,岛上的人有了动乱的迹象。

    不过在留下来的阴阳家弟子的强硬手腕上,动乱很快便被镇压,留下的只有一地的绝望。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中,蜃楼开始西归了。

    ……

    山。则青。

    水,则秀。

    而在两者之上,便是人更美。

    立于山顶,晓梦静立其上。静静的看着东方。

    那个方向既是那人东渡的方向,也是这一次嬴政东巡的方向。

    眺望许久。

    晓梦一甩手上剑柄上的拂尘,雪白色的拂尘轻轻滑过如玉的肌肤,带来一丝丝****,晓梦却是用一种看透的口吻叹道:“绝代帝王。行走在死亡的路上,可惜了。”

    一个自信的人对上一个更自信的人。

    一个自负的人对上一个更自负的人。

    当这两者合在一起的时候,比较的却是两者的手腕。只可惜其中有一人站的地方更高,他隐瞒了太多的东西。

    在某些方面,两者之间实在是不对等了。

    目光收回,作为道家天宗掌门,看着眼前即将坍塌的盛世帝国,晓梦觉得自己是时候给这个帝国做最后的祷告。

    那是一个帝国的末世。

    只不过晓梦最大的兴趣还是想看看这个绝代帝王是怎么死的!

    路上。

    嬴政的车队连绵不绝,军队开路,臣民随身。在帝皇前进的路上。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逢山开路,遇水填桥。

    他的第一个目的地便是泰山。

    嬴政要在那里封禅。

    道路两侧的隐蔽处,有着不少的人在静悄悄的观望。

    哪怕是迫于威势,不得不下跪恭迎,可未必是每个人的心底存在的都是敬畏。毕竟嬴政东巡之事,实在是太大,天下间所有人都知晓。同样,也给了叛逆者机会。

    此刻,躲藏在人群里的刘季也在眺望着嬴政的车队,因为他的看法。农家采取了消极防守姿态,没有学墨家那般刚烈直接对嬴政的车架动手。

    连续两次的失败,无疑是在告诉所有人嬴政有多危险。

    “好威风!”

    “大丈夫当如是!”

    摇头晃脑的羡慕赞叹了一番,这话直引得一旁的一个中年留须的儒雅男子瞅了他好几眼。刘季又嘀嘀咕咕道:“只是不知道还有哪些不长眼的家伙会在这路上对皇帝出手?”

    “不是墨家,就是儒家。”

    “不过更多的可能会是儒家。”同样站在一旁的中年儒雅男子直接接过了刘季的话头。

    “萧何你的意思是说儒家有这么笨?”刘季愕然回头,讶然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那是君子,你不明白。”

    “嘿,萧何你说我不明白,是因为我是小人么?”

    “……”

    听了这话。萧何突然觉得自己的下腹隐隐有些发疼。

    不提这里的笑谈,在另外一个方向。

    同样有一个人发表了更为霸道的看法。

    “彼可取而代之!”

    项少羽看着嬴政的车队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后,对着站在一边的荆天明说道。

    “……”

    对于项少羽的话天明压根儿就没有感觉出什么,他的注意力在收回后,更多的心思还是在其他的方面。倒是站在身旁的石兰听到这话后上下的打量了项少羽一眼。

    这话,是说给她听的吗?

    而就是他们所讨论的当事人,嬴政在自己的车架内,却是慢条斯理的眯着眼睛在假寐。

    那些夹杂着无数心思的目光,他早就感觉到了。

    有人在注视自己。

    只是这些人对他来说都不过是垃圾,他嬴政的真正敌人从来就只有一个。

    那个似师似友的人。

    东皇。(未完待续。)

    PS:昨天没注意自己手机,因为那个网络没搞好,一会儿直接一百块的话费没了,好坑!!欠的几章过几天就会补齐,等我网络弄好,应该就是两更的节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