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35章 回归
    东巡!

    作为经历过祭天大典一战的盖聂等人十分清楚这东巡的含义,在高渐离死后,在场的就只有盖聂与卫庄知道这里面真正所蕴含的东西。

    听到这话,倒是一旁的白凤与盗跖两人一时间感觉到了丝丝疑惑。

    面前的这两个断臂男子的表情显得十分的凝重。

    难道嬴政的出宫……

    倒是距离隔得近的白凤听到了两人的那一句低声惊呼,诧异道:“嬴政出宫东巡?”

    这话问出口,也让重新回到了一旁的盗跖竖起了耳朵。

    东巡,是什么含义,就字面上的意思来说在场的人都清楚。只不过在之前的时候,还在战国时期君王同样有着巡游,唯一的区别是方位的不同。嬴政的东巡,自然主要的方位便是这个东。

    再说,在这段时间里,白凤与盗跖早已经知道当今帝国皇帝嬴政乃是天下间一等一的绝顶高手。这样的人出巡,那么可以想象这路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更何况还是在对儒家出手之后紧接着开始的行动。

    嬴政,他的目标难不成是整个百家?

    这不得不让人这样怀疑。

    说实话,在见识到了阴阳家等人的手段后,他们对某些牵连上关系的人都不得不去夸大自己原本心中的想象与揣测。

    毕竟长生,东渡等一系列的大事都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再见识了雪女的手段后,就更加让人深思琢磨。

    “有什么不对吗?”

    盗跖接过白凤的话头,问出了自己内心的疑惑:“只不过嬴政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

    大胆?

    还是疯狂?

    盗跖倒是觉得自己理解两人脸上的凝重,毕竟遇上一个有着绝顶武力的皇帝,百家中任谁知道真相了不是战战兢兢?墨家如此,鬼谷一脉也应该如此。

    “着急了!”

    回话的是卫庄,他说出了盗跖没有说完的话。

    这未完的话反倒是让盗跖一头的雾水,他原本准备的话可不是这个意思,太急了是什么意思?

    “……”

    盖聂没有说话。只是低着眉,眼中尽是赞同。

    是的。

    太急了。

    白凤歪着脑袋想了半晌,突然说道:“以嬴政的武功和手腕,他其实是没有必要走的这么急。他隐藏的太深。慢慢来的话,只怕没有谁能对这个帝国做什么?”

    聚散流沙,墨家,项氏一族,六国余孽。只怕都不过是剑下亡魂。

    可现在听到这样一说,白凤发现这步伐对一个帝王来说走的实在是太快,太急了点。就好像……就好像在嬴政的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着他,迫的嬴政的步子不得不走这么快。

    “在阴阳家东渡后,嬴政的步子就加快了。”

    见盗跖还在思索,盖聂又跟着补上了一句。

    “你的意思是说……”盗跖毕竟不是傻子,能够成为墨家的统领之一,自是有着他相应的能耐和脑子。哪怕是大铁锤这样的人偶尔也会灵光一闪,就更不用说盗跖了。“嬴政的敌人是阴阳家。”

    “确切的说应该是阴阳家的最高首领东皇太一。”卫庄做了最终的肯定,“法家便是阴阳家的后尘。”

    只是比较起来,法家远远没有阴阳家来的威胁大。

    作为一个帝王,嬴政很明显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尾大不掉。曾经的法家是被阴阳家取代,阴阳家在其中出了很大的力量,可眼下在百家中还寻不到一家能够取代阴阳家的。

    显而易见,阴阳家势大了。

    韩非容易杀,可东皇太一……

    嬴政从阴阳家得到的越多,了解的越深,那么他就对阴阳家越发的恐惧。就如同。卫庄自己站在那人的面前几乎没有拔剑的勇气一样。

    作为一个高傲的人,好面子的人,卫庄如此,嬴政只会更加如此。

    他怎么会让旁人看出他对于那人的恐惧?

    太多的事。太多的理由都不过是被嬴政用来掩盖心中恐惧的烟雾而已。

    说到这里,卫庄似乎是想到了某个人,神情顿时沉了下来。

    恍然中,那人真的好似天上的太阳居于九天之上,俯视着下面的这片大地,哪怕已经东渡。但那影响还是在的。

    ……

    海浪滔滔,尽掀无数浪声。

    在那海岸处,一座巨大的楼船居于其上,遮掩了大片地方,正是蜃楼。

    下方。

    因为在之前开辟出的据点,由那千名童男童女以及部分阴阳家弟子一起合作开辟的据点已经有了不错的规模。居高临下而望,便可以见到无数的人正在做事,密密麻麻的像是无数的蚂蚁。

    蜃楼。

    上方,月神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下方。

    就在昨天,她们才回到了蜃楼,这一路来,虽然不算劳累,但是经历了屠凤一战,还是让人心多虑。

    在她的旁边则是站着云中君。

    此刻云中君的目光也在朝下面打量着。

    “云中君,你的佩剑呢?”

    目光微瞥,月神扫了一眼云中君的身畔,突然询问道,这一个问题在昨晚没有注意,今儿才注意到这一点。

    佩剑……

    提到这个,云中君的面色便不是那么的好看,在应下东皇大人的吩咐后,无疑他那里还是出了一点小问题。佩剑出手,没入了大蟒体内,竟然连一群弟子得到吩咐后,竟然还是没寻到。

    最后云中君的那柄烙着云纹的佩剑竟然被八条长虫带走了……

    这让云中君怎么说?

    不好意思,更不敢开口。

    而眼下,月神无疑察觉到了那一丝不和谐的地方。

    尴尬的笑了笑,云中君倒是没有直接隐瞒,还是说出了自己佩剑的大概情况,只不过在故事中间的时候,他稍微更改了些内容。使得故事听起来,动听了那么点。

    云中君在说这个的时候,其实他的内心也有其他的想法。

    几女之间的矛盾,云中君自是看得出来。

    只不过他不想牵扯这里面。

    甚至在见到东皇直接从星魂大人的身体上重生后。云中君对东皇的敬畏程度就更加的甚了。

    “……”

    月神闻言不由得有些无语。

    不过很快,两人的注意力放在了下方。

    “他们怎么处理?”

    自东皇回归蜃楼后,便再度进入了闭关状态,其他的事情直接交由了月神负责。云中君嘴里所说的他们自然是被嬴政安排在蜃楼上的童男童女。虽说是用来求仙的。但真正意义上无论彼此大家都清楚这其中的含义。

    全杀了还是?

    这里面究竟有多少隐藏的人,没有多少人清楚。

    最好的方法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这座孤岛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吗?”月神摇手一指,正是眼前的这座大岛,冷声道:“不管隐藏的多深,离开了蜃楼他们寻不到回来的路。再说。这里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据点。”

    云中君听到这里,想了想,觉得倒也算是不错的处置。

    毕竟,这其中还有自己阴阳家的门下弟子,想来月神这样处置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一番闲谈后,云中君便回到了自己在蜃楼上的丹房。

    推门而入。

    映入眼帘的便是凤凰的尸体正在被无数的阴阳家弟子扒皮卸骨,无数的鲜血全数被聚集在一个早已经建造好的器皿内。在旁边,则是有着更多的人在往里面倒草药。毕竟,这只是炼丹,炼就长生丹药。

    需要做的精细处理。而不是用粗鲁的方式来。

    打量了几眼后,云中君这便走到另外一边,开始他的事情来。

    蜃楼,最深处。

    岳缘一个人呆在空旷的大殿里,少年一样的模样上,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沧桑。

    “……”

    手指张开合拢,岳缘不断做着这个看起来很无聊的动作,打量了半晌后,这才闭上眼睛,沉吟了半晌。自言自语道:“除去玄阴剑意外,其他的东西都感受不到了。”

    就好像一个压根儿就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一样。

    真气什么的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样岳缘自己也感受不到在月神她们体会到的那股奇异力场。经过月神等人话语和在后面岳缘自己的实验,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现在就跟那活动的和氏璧一样。

    这一现象。就是那和氏璧才有的异能。

    她们所说的感受就与曾经在大唐时候遇见的和氏璧异能一般无二。

    现在除去这个问题外,剩下的便是自己身上的那股在蠢蠢欲动的玄阴剑意是第二件需要岳缘解决的事情。

    旁人靠近岳缘便会遭受到那股力量的影响,使得对方无法运功,身为武者的感觉在某方面被急速压迫,可能会体会不到潜藏在岳缘身上的另外一股巨大的危险。

    可岳缘身为当事人确是察觉到了这一点。

    屠凤后,凤凰在死前那一刻散发出来的巨大诅咒大部分被岳缘以玄阴剑意为替代接受。一部分落在了那片大岛上,还有一部分则是分成无数份散入了当时在岛上的生物身上。

    在这神兽身死后的诅咒催化下,岳缘隐隐感觉到玄阴剑意要活了。

    一旦将这股玄阴剑意释放出去,那么只怕是尸山血海。

    正因为这个感觉,岳缘直接将玄阴剑意锁在了自己的体内,使得挣脱不得。

    “唔!”

    “是时候回程了。”

    睁眼,岳缘做下了决定。(未完待续。)

    PS:好坑爹啊,买的那个移动的什么无线网貌似不灵啊,手机上有4G,但是那个上有4G就是无法连接,没信号。弄的人都抑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