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30章 负棺请罪
    一高一矮。

    一人的眼神微微俯视,一人的目光则是略略扬起。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相遇。

    赤练面色有些苍白,之前那服毒重创后哪怕被岳缘救了下来,可是仍然是元气大伤。在这一刻,再度看到这个不知是什么缘由占据了星魂身体的东皇,她也是满腹心思。

    不提局势的诡变,也不提眼前人的问题。

    在这一刻,仇人,爱人还是其他的身份问题使得赤练面对对方的时候有一种尴尬感。不过,赤练在等待着自己的最终结果,既然没有杀掉对方,自己也没有死掉,那么她就只能期待自己最后的结局了。

    之前月神、大司命等人没有拿她怎么样,等待的便是由东皇亲自下达处置命令,那是她们所期待的。作为一个女人,赤练非常理解她们的心思。

    她也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了。

    唯一让赤练迷惑的是少年怀中的那具森森白骨,难不成……

    目光闪烁,一个猜测在心中浮现。

    也许她在之前其实并没有失败?

    “……”

    赤练的表情模样变化,一直落在了岳缘的观察中,对方矛盾的心情和心绪变化在岳缘的心中已经被她推断了个大概。当初在应下对方上蜃楼的时候,他就有过准备。

    应下,是因为那个名字。

    从某方面来说,罪魁祸首还只能算是他岳缘自己的问题。

    他们两人之间的问题,比之他与师妃暄两人间的问题还要混乱。而且当岳缘将自己的这具白骨露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他就没有想过去隐瞒。

    毕竟,眼下他的身体不过是一介少年模样。

    再怎么样,也无法隐瞒原本身体的情况。以至于月儿那奇怪的目光也只能让岳缘故作视而不见。

    只不过身后月神、大少司命还要云中君几人的情况反倒是吸引了岳缘的注意力。

    转过身。

    岳缘的目光落在了几人的身上。诧异道:“嗯?你们这是……”

    目光一凝,以岳缘的眼力自是看得出他们这几人是走火入魔的迹象,尤其是在四人强行运功压制自身情况的时候,那种情景越发的严重了。

    霎那间,四人不约而同的吐了一口血,面色苍白,竟是同时受了重创。

    一旁,月儿一脸的愕然。

    警惕的目光开始打量起四周来,她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情景,难不成在凤凰死后还要其他的什么?可她只是隐隐间觉得不舒服外。并没有其他的感觉。

    不过当月儿也不由自主运功的时候,那种诡异感,体内真气逆冲的疼痛感来临了。

    “!!!”

    一声闷哼,月儿也是嘴里呛出了一丝血腥味。

    同样。

    赤练也察觉到了局势的诡异。见状,她也微微运了下功,顿时便落得了一样的情况。

    “东皇大人,请大人您收回自身的功力!”

    出声的是云中君,被自己真气倒冲受创不轻的他发出了请求:“我们只怕支撑不住那寒热交替的影响。”

    这个是!!!

    双眼一眯,岳缘他丝毫感觉不到几人所能够体会到的情况。可面前几人的变化落在了他的眼中,让他的神情变得很奇怪。

    这一幕,看起来让人觉得似曾相识。

    “你们不要运转功力,就没有事情了。”

    吩咐下去后。几人立即照办,果然刚才的问题立即减弱,体内真气平复,不再出现其他的问题。哪怕是这样。除去月儿的几人的额头都浮现出了丝丝冷汗。

    他们不敢运功,只能保持普通人的样子。

    一旦运功,那种诡异的寒热交替。真气在静脉中逆转走火入魔的景象将会再现。

    这……是东皇大人的力量吗?

    月神、大少司命三女的目光停在了眼前少年的身上,目光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而在云中君的眼中则是更多的是一种狂热。

    东皇大人,更强了。

    是的。

    更强了。

    曾经的时候,在东皇大人的面前云中君也不会体会到这种情况,哪怕那时的东皇大人深不可测,却也能让人自己运转功力啊。可现在,站在对方的身边,竟是连自己一身的真气都臣服了。

    更强了吗?

    赤练见状也只能在心里微微一叹。

    果然。

    表情不变,但在心底岳缘也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声。

    这情况与曾经的和氏璧异能对高手带来的影响一般无二。龙与凤的力量,在他的身上根本不是岳缘原本想象中的对冲抵消,而是形成了一种奇诡的相辅相成的状态。

    寒热交替,这既是龙与凤的力量,也是阴阳长生决的力量。

    三者合一下,形成了这么一副诡异的场面。

    使得他自己本身感受不到丝毫的力量,连星魂原本身体里存在的真气也不见了踪迹,而是通通化作了这么一个诡异的力场笼罩在自己身体四周。

    接近自己的人,不管武功高低,都只能化作普通人。

    一旦运功,便是走火入魔的下场。

    我这是成为了活着的和氏璧吗?

    表情虽然没有变化,可在岳缘的心底有着许多的疑问,要知道当初他可是专门进入咸阳宫检查过嬴政那和氏璧打造的玉玺,那上面压根儿就没有丝毫的异能。

    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岳缘发现在杀掉凤凰后,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完美解决掉自己的问题,反而是多出了一些莫名的情况。

    看来是需要再看看那和氏璧了。

    心思电转,岳缘将疑惑压在心底,目光再度停在了赤练的身上,说道:“你的情况本座已经知晓……赤练,你暂时负棺请罪吧!”说完,岳缘将怀中的白骨放在了赤练的怀里。

    “少司命,你负责监督!”

    扭过头,眼角的余光落在了大司命的身上,岳缘再度开口说道:“至于凤凰的尸体就交给云中君你带回蜃楼了。”

    “我们走吧!”

    在经过月神、大司命还有月儿三女身边的时候,岳缘脚步停顿了下,这才踏步而出。

    风中。

    紫衣飞舞。

    目光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众人目光收回,落在了赤练的身上,停在了赤练怀中那一句洁白晶莹的白骨上面。在场的人,都是聪明人。原本阴阳家左护法星魂化作了东皇,那么这具白骨就只有可能是东皇原本身体的残骸,左护法星魂不过是东皇大人备下的后手,东皇大人直接转生了。

    而那句对赤练的处置——负棺请罪,则是定下了她的结果。

    偏爱了。

    对方是什么缘由值得东皇大人这样?

    月神的柳眉不由的挑了挑,冷漠的扫了一眼赤练,随即带着月儿跟上了前方少年的背影。而紧随其后的则是大司命,她吹了下额前的那缕垂在眼前的秀发,撇了一眼对方后什么也没有说便跟在了月神的身后。

    顿时,现场只留下了一直不曾说话的少司命用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呆呆的看着赤练。

    “……”

    月神与大司命离去时候的眼神,赤练早就感受到了其中蕴含的意味。只是她也没有料到他对自己的处理会是这样的结果。

    负棺请罪……

    目光落在了怀中的白骨上面,赤练的表情变得柔和哀怨起来。

    不同其他人,赤练非常明白那句话中的另外一层含义。

    既是在阴阳家其他人的面前保她,更是有着其他的意味,告诉她大仇已报,但死罪已免活罪难饶。

    她这也算是报仇了吗?

    从某方面,这该算吗?

    最后,一切都只是化作了嘴角那苦涩的笑意。双臂微微使劲,她用力的抱了下怀中的那具白骨。

    那是她爱过恨过怨过的人的骨头。

    眼下,赤练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没有恨了,剩下的只有一种空虚。

    ……

    云中君应下岳缘的吩咐后,这便开始发出信号,让早早逃离了战场中心的阴阳家弟子们前来收尸,而他自己更是守候在了凤凰尸体的边上,以防意外。

    远方。

    之前早就被那末日一般景象震惊了阴阳家弟子们在这一刻才反应了过来,幸好在之前已经被通知在百里之外的地方便停了下来。

    否则的话……

    他们不敢想象踏入那交战中心后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至于少司命则是跟着赤练,两女一前一后的迈着步子朝着东皇的方向漫步而去。

    行至中途,少司命用自己木部的能力整理了一副树棺。

    小心翼翼的将白骨放入了其中后,这才将盖了上去。用丝带和树藤捆绑好后,这便挂在了赤练的身上。

    于是……

    在许多阴阳家弟子们愕然的目光中,一名面色苍白,受伤不轻的红衣女子背着一具颇大的树棺一步一步的朝前方走着。

    每一步,她都走的很慢,走的很认真。

    每一步,她都会想很多的东西。

    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念头,背上那副横放着的树棺,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了。

    在她身后,少司命则是亦步亦趋的跟着。

    脚步踏过对方走过的每一步。

    少女的心中,似乎同样有着许多的念头。

    一前一后,两女在这一刻达到了一种别样的同步。

    动作。

    以及心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