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29章 结果
    紫衣飘荡。

    一袭少年模样的岳缘面色淡漠的盯着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凤凰,见这凤凰没有了什么力气,也不见涅槃重生,岳缘便知道之前的那一下虽然没有完全致死,但也迫使凤凰的涅槃彻底的失败了,等待它的只有死路一条。

    只是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岳缘也没有料到留给自己这样的一幕。

    目光挪移。

    岳缘的目光停在了属于自己的那具白骨上面,在凤凰的火焰最后的爆发下,那里只有一具洁白晶莹的白骨,不见丝毫血肉与经脉。自己看着自己的尸体,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怔怔的打量了半晌,岳缘这才张开双手,感受着自己这具身体里的变化。

    果然。

    哪怕是换了身体,仍然避免不了这个吗?

    轻风吹拂,远远的看上去少年的身体显得颇为单薄,而在这个时候岳缘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冷热交替感。因为在这一刻,岳缘感受不到自己的功力了。

    换句话说,现在的他看起来就跟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一样。

    不对!

    按照原本的打算,凤血与龙元对冲,哪怕是这两者互相抵消,但在他的身上再怎么样也该残存一部分的功力。不提失去了本体,留不下长生诀等一系列内力,但道心种魔大·法上的精神力也该存在。

    可是现在……

    这些似乎都感受不到了。

    唯一能让人感受到的只有寄宿在身体里的玄阴十二剑。

    这个现象,绝对不是他原本所期待中的龙凤对冲的结果。

    也罢。

    眯着眼睛,沉吟了半晌,岳缘暂时将这种诡异的情况压在了心底,眼下是时候给予凤凰最后的一击了。踏步上前,在凤凰的隐隐约约的嘶鸣声中,剑指一扬,玄阴剑意直击而下。

    噗——

    凤血飞扬中,在这最后一剑下,凤凰彻底失去了生命声息。

    几乎在凤凰殒命的同时。一股肉眼不可见的阴冷感以凤凰的尸身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散了出去。首当其冲的,便是站在其跟前的岳缘,其中绝大部分的阴冷感便是直接冲他而来。

    “嗯?”

    这是与玄阴剑法不一样的至阴至邪。是一种奇诡的怨恨,是属于神兽的怨,虽然看不到摸不着,可在这一刻岳缘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个阴冷对自己的极端之意。

    诅咒吗?

    本座该夸赞凤凰你临死不屈吗?活着,我尚不惧。又更何况是死了的凤凰!

    面色一冷,面对这大部分避不开,让不掉的神兽之怨,岳缘体内的玄阴十二剑顿时有了反应,同属于至阴至邪的玄阴剑意收纳吸收,那些没入体内的阴冷几乎全部由玄阴剑意代替了他自己。

    活着的凤凰也不过是头高级点的野兽,死了的凤凰又何来智慧?

    就这样,岳缘生生的以玄阴剑法代替了他自己接受了凤凰的诅咒。若是其他人或许面对这种情况没有丝毫的办法,可在岳缘的手上这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来自凤凰对生命的诅咒,对岳缘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因为他创造出了一门本就隐隐具有生命的剑法。以剑法代替人,对一个没有智慧的诅咒来说实在是太过简单。不过残存的诅咒在岳缘的感觉中,横扫这座大岛,诅咒了这座岛上的所有人。

    收回目光,岳缘的视线扫向了四周。

    方圆百里的范围里早成了狼藉,火山暴风,狂风席卷,大地震动等等在交锋中产生的气浪肆虐,使得这百里的范围彻底的变得坑坑洼洼起来。偶尔还存在一两根运气好的大树,只不过在这冷热交替的温度下。也彻底变得病怏怏起来。

    目光转回,岳缘视线落在了远方那还在隐隐爆发的火山上,扫了一眼便被其他的事物所吸引。

    “……”

    掌心摊开,在他的眼前一朵雪花摇摆着身躯落在了手心里。这是雪,可不是寻常所见到的那种洁白如莹的白雪,而是凄艳的红色雪花,就好像是天在泣血。

    越临近火山的地方,温度越高,这雪便在半空融化化作了血雨。而在岳缘这里。因为距离蛮远,火山的温度到没有多大的影响到这里,落在他面前的还是雪的模样。

    “呵呵!”

    看着在掌心融化成了红色的水,嗅着里面的血腥味,岳缘不由笑了。这不过是之前交锋中被玄阴剑意迫出去的凤凰血蒸腾后在云中再度凝结,落了下来而已。

    很正常的天气变化。

    ……

    “下雪了!”

    月儿昂着头,看着天际落下的雪花,不由喃喃出声,只是当雪花落在她眼前的时候,她们便见到了这一生中难得一见的奇景。

    下雪。

    下的不是雪,是血。

    这一幕,让月儿的表情不由呆滞。

    月神等人也颇为意外,更是在同一时刻,她们也感受到了一股奇诡的阴冷之意透体而过,朝四面八方横扫而去,让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天哭!”

    云中君见状抬头望向了天空,那里已经不再电闪雷鸣,厚厚的云层里正在不断的降下红色的雪花,他脸上原本隐隐的担忧消失不见,转而代之的是一种兴奋。

    “哈哈哈!”

    “东皇大人已经杀掉凤凰了!”

    对于刚刚那一闪而过的阴冷感,云中君完全没有在意,说到这里,云中君的目光投向身边几人,开口说道:“月神大人,想来东皇大人已经好了,我们没有资格让东皇大人久等。”

    说完,云中君已经率先踏步而出,朝战场的中心方向走了过去。

    月神眼皮微微一合,随即也带着月儿、少司命跟了上去。至于大司命则是拖着赤练走在了最后面。

    连凤凰都没有杀他的能耐吗?

    呵呵!

    嘴角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赤练有些失神。

    “怎么?现实让你失望了?”

    “……”

    面对大司命的讥笑之语,赤练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保持了沉默。

    很快。

    在几人全力轻功的施展下,很快便接近了战场的中心。

    只是她们刚刚踏入这里面的时候,她们的目光便被那倒在土坑里的凤凰的尸体所吸引。

    当时,她们只能远视。见一见凤凰的风采。

    可现在,看到的是凤凰的尸体。

    亲眼所见,对她们来说这都是一种很厉害的冲击。

    只不过最后吸引众人的目光并不是凤凰的尸身,而是那端坐在凤凰尸体上方的人。

    那是一个少年。

    一个让众人熟悉的少年。

    对方的模样。正是阴阳家左护法星魂。只不过眼前的星魂,与以往的形象有所不同。左眼四周的紫色火焰花纹不见了踪迹,露出来是一片光洁的额头,而且在他的身上更是多了一股高高在上的高贵感,就好像东皇。

    而让众人期待的东皇大人却压根儿不见丝毫踪迹。

    眼前如此一幕。让在场的几人都不由的皱了皱眉,正当月神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却见眼前的少年开口了:“怎么?本座稍微改变了下形象,你们就认不出本座呢?”

    这是!!!

    众人心头不约而同的一惊,这语气,这口吻,让她们的心头升起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东皇大人。

    怎么会?

    星魂怎么会变成东皇大人?

    月儿张着小嘴,一双美眸瞪的溜圆,愣愣的瞅着那端坐在凤凰尸体上的星魂,没有人知道她的心中在这一刻是一种何等的愕然。要知道。当初在见到了自己生父的模样后,她一直以为那星魂是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兄长来着……

    可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同样。

    只要在阴阳家见过岳缘模样,再结合星魂的模样,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错觉。这也是在她们看来星魂年纪小小就任阴阳家高位的缘由,哪怕星魂本人极端的任性妄为。

    可没有人料到星魂会有一天成长为东皇。

    不提几女那颗那被万马奔腾而过的芳心,每个女子的面色都十分诡异,反倒是云中君率先反应了过来。

    他是第一个接受的。

    在他看来,神一样的东皇大人,有着分身什么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东皇与他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不以道理计,其他人没有站在同一高度。自然只能是盲人摸象一样的可笑。

    可笑。

    女子终究是女子。

    眼角的余光扫过众女,云中君嘴角扯了扯。

    “……”

    几女的模样和小表情岳缘自是瞧得清清楚楚,哪怕是有着轻纱遮掩的月神,岳缘也看到了那下面的怪异愕然之色。没有人料到这一幕。毕竟这是他备下的后手。

    当初迫使东君婠婠离开阴阳家,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婠婠对星魂产生了了解的兴趣。

    而曾经星魂等人去了蓟都查询与婠婠交手,婠婠留手的原因,其实也是这个。

    她与她们都有一个同样的猜测。

    只可惜,她们都猜错了。

    起身。

    岳缘从凤凰的尸体上站了起来。露出了他身后的那具森森白骨。弯腰,将自己的白骨抱了起来后,岳缘这才一跃而下。这个时候,下面的人才发现了那具森森白骨。

    然而就在她们心中迷惑的时候,一股奇诡的力场随着少年的步伐来到了她们的周围,寒热交错的恍惚扭曲感囊括四周。

    几乎一瞬间,除去功力最低的月儿和受伤严重的赤练,其他几人同时内息走岔,难受的几欲吐血,难受的好似是走火入魔的迹象,功力越高这种情况越加明显。

    就在几人惊骇莫名的时候,岳缘已经怀抱着白骨来到了赤练的面前。

    仰着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面色柔弱的红衣女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