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9章 圣门 下
    一处山洞。

    盗跖小心翼翼的站在被杂草掩盖的洞口,视线透过缝隙远远的瞧了那么一眼后,看着那些正在寻找的帝国士兵,他这才小心翼翼的返回洞穴的深处。

    “如何?”

    黑暗中盖聂的声音传入了盗跖的耳畔,语气里有着无尽的担忧。

    “只有普通的士兵,倒不见罗网的高手。”盗跖轻声细语的回道:“局势比我们设想中的要好上不少。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好心放掉我们?”

    她,指的是谁?

    在场的人都知道。

    哪怕是现在回想起来,盗跖也不得不惊骇于雪女的武功,对他来说这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女子有如此骇人的能为。

    “好心?”

    “哼!”

    盗跖,你太小瞧了你们这个墨家雪统领的野心了。”

    在之前,因为盗跖去争夺高渐离尸体的缘故,有些话他并没有听到。

    这一刻见白凤这样说,盗跖倒是沉默了,不过他的心里对白凤接下来的话也很是有兴趣。他也非常想要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雪女放弃了杀他们的打算。

    要知道之前几人的围攻,竟然都没有抢占到上风,虽然有着一个重伤号,可这样被一介女流压着打,险象环生,也着实说明了雪女真实武力的强悍。

    在交锋中,盖聂亦被雪女生生的撕下了一只手臂。

    盗跖有一种错觉,阴阳家高层各个都是这样的怪物,那还让人怎么玩?

    “若不是盖大侠许下承诺,只怕我们都会死在这个魔女的手里。”白凤回想起之前的交锋。语气里颇为唏嘘,堂堂聚散流沙,堂堂两大鬼谷传人,都落得这个样子,这让人怎么说?

    野心?

    承诺?

    似乎是猜到了什么,盗跖脸上闪过惊骇之色。

    “她想要接手聚散流沙,墨家还有我们鬼谷纵横一脉。”说话的是盖聂,向来淡定的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也有着一丝常人难以发现的颤动。

    “什么?”

    即便是有所猜测,可这一刻听闻这消息亦是让盗跖心惊胆战。一统墨家、聚散流沙和鬼谷纵横一脉,这种说法若是放在以往说来定会让人觉得狂妄和荒谬。

    眼下听来……盗跖想要开口否认什么,但最后只是张了张嘴,发现对雪女来说未必不可能。

    不提已经凄惨至极的聚散流沙和两位鬼谷传人,就单单拿墨家来说,这十几年来谁也不知道在墨家中有多少人是在雪女掌握中的,以高渐离那性子,只怕他下面的人也是在雪女的手上。

    这样一看……未必不可能。

    “那么盖聂你那所谓的诺言……”猛的,盗跖想到了刚刚白凤所说的话。一时间声音不由的变大了不少。

    似乎是发现了盗跖呼吸频率的变化,盖聂也知道这个消息对对方的冲击,点头道:“是的,盗跖你没有猜错。”

    为保下内外交困的几人性命。盖聂道出了一个荒谬的承诺。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这是对盗跖、对白凤、对重伤昏迷的卫庄来说。

    虽然卫庄是对方师弟的身份,可在盗跖和白凤两人来说,这份恩情来的太大。更重要的是他们都知道盖聂是一个极为注重承诺的男人。否则的话当初也不会因为丽姬的一个请求,放弃剑圣的身份从秦国带着荆天明逃亡。

    千金一诺,莫过于此。

    更不用说这一次还是以几人性命定下来的承诺。不管盖聂心中是否愿意。他也会履行这份诺言。

    “她瞧上了什么?”

    “聚散流沙的刺杀,鬼谷纵横一脉的纵横之术,至于墨家……就更不用说了。”不知何时,昏迷的卫庄再度恢复了清醒,接过了几人的话头说出自己的看法。

    “师兄的话,就是我的话。”

    “至于是否心服……哼!”卫庄讥讽一笑,显然在场的人没有人是真正的心服口服,只不过是被局势被武力生生的压服,而为首的两人却又是那种千金一诺的人物,这使得局面生生变成了这样。

    停顿了一下,卫庄这才继续说道:“不过在我看来,这雪女的野心恐怕远不止如此啊!”

    这种气吞八荒的举措,卫庄看遍天下也没有发现几人有如此气魄,更何况还是一介女子。这样的女子,又岂是高渐离能掌控的?他有如此结局,也是显而易见的结果了。

    而且有句话卫庄没有说,或许这样也好,他可以更加接近的了解东皇这个人,了解这个人的武学,了解对方身上被隐藏起来的弱点。

    野心不止如此,难不成她还准备打算一统百家?

    盗跖听了这话,心头不由的冒出了这么一个让人骇异的念头。这……难度只怕比秦皇嬴政一统天下的难度还要大。阴阳家自己也做不到吧?不说法家,儒家,就单单说道家……道家?

    猛的,盗跖忽的想起了一件事。

    在前不久,雪女的身边似乎跟了一个小道姑。

    莫名的,盗跖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过仔细一想阴阳家与道家的关系,倒也不是太过意外。

    阴阳家在这数十年间,到底做了多少的事情,隐藏在这黑暗中的又有多少未知的东西。若说现在还有人在盗跖的面前说阴阳家举派东渡,盗跖定会狠狠的扇对方一巴掌。

    再说阴阳家举派东渡,在真正的聪明人眼中都不会只是看事情的表面。

    阴阳家取代法家站在顶点,在这段时间里定然是有做过其他的准备,想到这里,盗跖自言自语道:“除了我们墨家外,阴阳家还在哪些地方安排了他们的人?”

    “以这种情况,不说嬴政身边没有阴阳家隐藏的人我也不信啊!”

    是啊。

    雪女的例子,是在是太过惊心动魄。

    这不得不让去思索阴阳家的作为。

    听着盗跖的自言自语。卫庄直接说道:“不说全部猜到,只要推测出一部分倒也没多大的难度。这次帝国对我们的围堵,该来的却没有来,那么这个人便有最大的嫌疑。”

    黑暗中,白凤与盗跖一怔,两人同时想起了一个人来。

    罗网首领——赵高。

    不提盗跖与白凤两人心中的黑暗揣测,借着丝丝幽光,卫庄的目光落在了盖聂那同样残去一臂的身上,苦涩一笑,道:“师兄。你是将心思放在了那现任的墨家巨子荆天明的身上吧?”

    “……”

    盖聂没有回答,沉默以对。

    “只是以那个臭小子,他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吗?”。言语中,卫庄对墨家的未来感到绝望。

    荆天明在雪女的面前,向来就是一副被欺负的鹌鹑样。

    一旁。

    同样想到这副场景的盗跖,也绝望了。

    倒是盖聂不言不语,似乎没有受到影响,对现任巨子荆天明他有着足够的信心。在他看来,不管如何。天明也还没有彻底长大,但起码局势不会变的更坏。

    ……

    匆匆一会,匆匆一别。

    六剑奴环绕而立,站在正中央的赵高双手束拢在袖子里。面无表情的看着雪女的离开,谁也不知道此刻在他的心底究竟是在打算些什么。毕竟人心隔肚皮,又有几人会真正的了解他人?

    不是知己,是没有资格说了解这两个字的。

    哪怕是父母兄弟情人。也是一样。

    不过唯一肯定的是赵高也并不是有多大的兴趣去抓那些逃离的叛逆,只不过为了给皇帝一个交代,那只从盖聂身上撕下来的断臂倒是会有些许作用。

    天魔功十八重……给了她很大的信心啊。

    倒真是让人觉得压力很大。

    眼皮微微一合。在给站在身后的六剑奴挥手示意后,赵高人这便转身离开了。至于藏在里面的叛逆们,就交予那些士兵去抓了。

    抓到,那是惊喜。

    没抓大,也不意外。

    当然,他们罗网也需要做做样子。

    第二日。

    咸阳宫。

    嬴政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静听着赵高的回禀。

    等赵高说完后,嬴政这才闭上双眼,沉吟半晌,突然说道:“看来东巡对朕来说已经是势在必行了。”

    下方低着头的额赵高闻言眉头不由的跳了跳。这话,能够让人看到内中存在的血海滔滔。

    话语落下,嬴政的目光再度停在了身躯凳子上的典籍上面。

    这些堆积着的典籍正是儒家的一部分。

    在祭天大典朝会过后,嬴政没有专门休息疗伤,而是开始研究起儒家的东西来。只是一天一夜后,看了不少被儒家弟子献上的典籍后,嬴政的心中却是失望了。

    儒家,眼下还没有资格取代阴阳家。

    他们的眼界,比之阴阳家差的太远。

    都说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无疑嬴政站的够高,他同样也看的够远。

    一番粗浅的研究后,在让人专门重新查询了孔子的过往,儒家的表现落在嬴政的眼里,这无疑是让人觉得失望的。而最让嬴政失望的一点,便是他发现了儒家有操控影响帝国思想的想法。

    他们想要他们所要的皇帝和国家,可这不是他嬴政想要的。作为一个立志长生,立志将帝国打造成他一个人的帝国嬴政来说,他不允许。

    儒家。

    对嫡长子扶苏来说,这是一个危险之物,可不能让他被人影响了。

    罢了!

    在解决那叛逆的时候,顺便为扶苏解决掉儒家好了。

    目光闪烁中,嬴政在心里已经有了决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