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8章 圣门 上
    &lt;=""&gt;    世事变化无常。

    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够预测未来发生的事情?但即便是有能够测度未来的人,可在有些事物的面前,仍然会束手无策。

    而这件东西,便是情。

    笑三笑无法预测未来发生的事情,他只能想方设法让其轨迹按照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发生。拥有一身龙龟之血,却也没有办法在自己儿子与徒弟的感情之事上面插手。

    因为笑三笑非常清楚,这种东西是不可控的。

    只是哪怕是他有过心理准备,却也万万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最后那样的结局。当然,眼下笑三笑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东皇的身上,并没有太多的去在意自己长子的心情变化以及徒弟卫庄的做法。

    此时此刻的他不过正从那已经荒废了的蓬莱仙岛上赶回的途中,而他化名鬼谷时候的两个徒弟却在这一刻迎来了人生中最为危机的时刻。

    森林中。

    冷风扑面。

    在卫庄、盖聂、白凤和盗跖四人的目光注视中,一名白发张扬的女子正踏步而来,正是雪女,而在她的怀里则是怀抱着高渐离那早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的尸体。

    白发三千丈,无风自舞。

    白凤看到的是极端的恐怖,在他的眼中,眼前这个熟悉的陌生人此刻已经化作了一个吞噬万物的黑洞奇点。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自己头发飘动的方向,白凤早已经发现在这雪女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似乎冷风吹过的方向都生生的被人为改变了。

    卫庄双眸阴沉如水,目光深处弥漫的是达到极点的戒备。

    踏着法家立于百家之上的阴阳家,果真是有着恐怖的力量。而眼前的绝色女子,只怕便是阴阳家大恐怖之一。

    没把握。

    哪怕是在身体完好的时候。卫庄都没有把握,更何况是现在这种重伤的情况。

    眼角余光扫过,卫庄见到的是盖聂脸上凝重的表情&lt;="l"&gt;。

    向来面色淡然如水。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盖聂,在这一刻神情上出现了少见的凝重之色。蜕变后的雪女早就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墨家统领。眼前的阴阳家雪女,谁知道会有多强?

    唯一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只怕对方一身的武学理应与嬴政那一身骇异武功有着相应的联系。

    若也能吸纳他人功力的话,只怕……

    再来一次,那种结果,盖聂简直不敢想象。

    盗跖是不敢置信,望着眼前这熟悉的人,却是有着一身陌生气质的雪女。在看看对方怀中那已经死去的高渐离,盗跖眼中弥漫的却是一抹心痛,一抹不忍,还有一抹冷意。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盗跖真的不明白,要知道在墨家,高渐离与雪女那都是公认的情侣,可他怎么会想到走到今天竟是会演变成这样的结局。说好的墨家神仙眷侣呢?

    盗跖想不明白。

    十几年的情,那是说变就变的吗?

    又或者说她这十几年来都不过是在欺骗高渐离。

    激动之下的盗跖对着雪女发出了他的一连串质问,字字诛心。他想要挖出眼前这个女子的心来看看是什么样的颜色。

    面对盗跖的质问,雪女没有解释,只是安静的听完后。笑盈盈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时间不多了,在你们残存的时间里,将遗言说完吧。看在多年友情的份上,本座会替你们记着的。”

    “记得天下间曾有这么几个人,为抗暴秦最后刺杀失败身死,留的一身英雄美名。”

    “就如曾经的荆轲一样。”

    声音温柔,脸上也是温柔如水的笑容,却是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

    眼前这冰冷无情的话,让人不敢想象她便是曾经的那个有点冷漠的墨家统领。话中的森森杀意。已经早就彰显了她的决心。

    “都说赤练狠辣无情,对比雪女统领却是差得远了。”白凤那有些孤冷的声音里尽是无尽的鄙视。能将话说成这样,着实也让人看出了雪女的性子只怕是生生的隐藏了十数年。或许原本的她并不是在墨家时候的那种拒人千里的冷漠。

    “咯咯……”

    清脆如银铃一般的笑声回荡在树林里,雪女一手捂着嘴,身上那种冰冷的气质与火热的内在在这一刻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矛盾对比之感,若不是已经知道了她的年纪,只怕旁人在这一刻会错认成一名青葱少女。

    笑声顿止,雪女的目光停在了白凤的身上,笑道:“说的你好像挺了解女人似的,你真的了解赤练那个女人吗?哪怕是卫庄你也不能说这句话吧。在我所认识的聚散流沙和墨家的人中,真正聪明人其实只有一个。”

    “那便是已经死去的荆轲。”

    脑海深处,似乎又再回到了曾经那风萧萧兮的易水旁边。

    一曲送别,一幕诀别&lt;="r"&gt;。

    荆轲警告的话语好似还在耳边回荡,抬起头,雪女望向了天空,那里一片湛蓝,一望不见丝毫杂色,没有寒风呼啸,也没有飘飘洒洒的鹅毛大雪。

    其实,她也不想这样的。

    若不是嬴政出现了那么大的意外,她与高渐离之间的事情终究只是两个人的事情。可在卫庄与盖聂点明后,事情已经如同脱了缰的野马开始狂奔了。

    要知道兵不血刃的掌握墨家,那才是最好的情况。

    可事实却是……

    就在雪女忽然走神的刹那,在场的其他人出手了。

    白色羽毛带着劲弩一样的力道****而出,伴随的还有一阵奇特的破空呜咽声,那是盗跖的瞬飞轮在羽毛的遮掩下突袭而至。

    在白凤和盗跖两人出手的同时,盖聂已然有了动作。

    就在雪女出现前他随意折下的一根树枝,以其为剑,虽然没有木剑来的顺手,但总好过赤手空拳。

    天魔力场轰然爆发。

    诡异的拉扯力道直接将突然出手的三人的节奏完全打乱。树枝被带偏,羽毛与破空轮更是被拉扯到了其他的方向。虽然是在雪女走神的一刻出手,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可是面临这种力场。从没有体会过的三人竟然在一瞬间便落到了绝对的下风。

    一旁。

    卫庄见局势陡转,不顾自身的伤势同样选择了出手。

    剩下的左手直接环抱向身边的一株大腿粗细的大树。泥土纷飞中卫庄直接将其给生生的拔了出来,随后当做长矛直接刺向了那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的雪女。

    既然小巧的兵器会被那诡异力场影响,那么我便寻个足够大的,看你如何挡!

    树冠如矛一样刺入。

    被力场拉扯下的三人运功强行扭转身躯,替卫庄的这一击挪开了空间,同时三人更是一起配合,四人一齐抓这树干朝雪女的方向笼罩而去。

    一个人。

    一棵大树。

    就这样两者在空地上相撞。

    霎时,一阵连绵不绝的崩裂声不断的响起。

    树冠与天魔力场率先接触。在极端力量的扭曲拉扯下,那大树树冠在众人的目光中扭曲,撕扯,拉裂,最后化作了漫天的木屑。不过在眨眼间,整颗大树已经变作了一根光秃秃的树干,下粗上尖,就跟长矛一样。

    面对直刺而来的树干,雪女右手扬起,白皙如玉的右掌成抓。一把握住了那树干便是一扭。

    扭曲力道以手掌为中心,沿着树干朝对方传去,在这一扭下。只见一声声刺耳的撕裂声中树干从顶端蔓延而下,就好像洗好后的衣服抓住两头被人扭曲脱水一般。

    树皮炸裂,树汁飞溅。

    两方的力量最后在中间相遇,就好像滚烫的油锅里倒入了一瓢冷水一样,变作了最大的冲突反应&lt;="l"&gt;。

    轰!

    大树从中炸断,一头寸寸断裂,一头扭曲撕裂成根根线条。

    一击过后。

    气劲飞扬中掀起了漫天的木屑。

    好强!

    强的诡异!

    飞扬的木屑中,盖聂、卫庄、白凤和盗跖四人面面相觑。而在盖聂与卫庄的心中在这一刻却是真正的肯定了之前的猜测。他们的武功有相近的地方与特点。

    再结合以前的推测,两人得出了一个结论。

    帝国皇帝与雪女同出一门。都是阴阳家的。

    百家争锋,哪里有将统治者化作自家了来的最佳?阴阳家对帝国最高层的影响。比以前的法家更为恐怖。

    只不过……目光停在了那站在原地仍然没有动过地方的雪女,四人都知道今天需要真正拼命了。否则的话只怕能逃的出对方的追杀也逃不了帝国高手的围剿。

    ……

    日头西斜。

    时间已过晌午。

    帝国的大军早就追逐而来,将咸阳郊外的这座森林整个团团包围住。在大军包围后,随后出击的便是帝国中的高手,其中尤以赵高的天罗地网为主力。

    最后,赵高带着六剑奴寻着血腥气来到了一处小树林外。

    在即将接近的时候,七人的动作同时一停,目光戒备的看着这树林深处。

    七人注视中,一名身穿蓝衣的白发女子缓步从里面踏了出来,带着一身血腥气,而在她的手上更是抓着一只断臂,看那样子似是被生生的撕下来的,也不知道是谁的。

    绝色容颜,毫无瑕疵的玉脸上这时却是出现了一丝瑕疵。

    在眉心处,赫然有一道血痕。

    不过这点瑕疵并没有遮掩来人的美貌,反而是多了一分别样的妖魅。

    庞大的压力与血腥气扑面而来,六剑奴每个人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握在剑柄上,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女子,好似面前的不是一个绝色美人,而是一个恐怖的怪兽。

    目光微凝。

    赵高尖锐而阴冷的视线一直在对方的身上停留,眼眸深处一闪而过的震惊很快被他敛在了最深处。很快,他有了动作。

    弯腰。

    行礼。

    “阴癸赵高见过战无不胜的圣女……哦,不!”

    “掌门!”(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