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7章 诅咒
    &lt;=""&gt;

    当!

    在众人的期待下,蜃楼沿着海岸转了一会儿后,寻了一个比较适合的地方,缓缓的靠岸了。?.??`c?o?m因为船身太过巨大,蜃楼根本无法做到向小船一样靠岸,只是到了快要搁浅的地方便停了下来。一些小船则是被人从上面放了下去,一行阴阳家弟子开始提前上岸准备,在他们做好这一切后,紧接着随着舱门的大门,巨大的机关楼梯开始朝下方的海岸投去。

    一声巨响中,巨大的木梯直接拄进了岸边。

    白衣,白纱。

    在下方的门人弟子做好守卫后,随后出了蜃楼正是被嬴政派在蜃楼上的千名童男童女。

    整齐的脚步声中,四列队伍从蜃楼上演着机关楼梯踏出了。

    蜃楼,顶部。

    月神、星魂、大少司命、云中君,以及月儿与赤练都出现在了甲板上。几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壮观的一幕,只不过他们此刻真正注意力并不在这个上面。

    “这就是传说中的蓬莱仙岛?”

    大司命玉手拨弄了下额前的那缕秀,用一种随意的口吻说道:“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只不过跟蜀山一个样而已。”

    “岛,是岛。”

    “是仙岛就未必了。”

    星魂接过大司命的话头,目光朝远方挑去,看着那尽头处的连绵青山,自言自语道:“我们的目标只是凤凰,而不是这座岛。”

    大司命闻言没有说话,只是嘴角一扬,笑了笑。

    倒是站在一边的月儿看了半晌,突然开口问道:“传说中蓬莱仙岛不是会移动的吗?”月儿因为身份的缘故,自然而然看过许多的藏书,更不用说她还认识七国文字,能听说那些传闻并不让人意外。

    “月儿是说那只传说中托着山的老龟吗?”

    回话的是月神,轻纱遮掩下的双目掩盖不了那亮的刺目的目光,月神双手束拢在宽大的袖子里,说道:“这岛比我们设想中的要大不少。若是有如此大的老龟那只怕比在中途中看见的那鲲更加恐怖了。”

    鲲,月神是指这东渡的时候见到的大鲸鱼。

    作为阴阳家最高领的东皇带着她们一行人还专门看过,这让她们震惊这世间自然造物的伟大。??.??`c?o?m?

    “……”

    站在一旁的云中君注意力从下方那连绵不绝的队伍上收回后,便听到了月儿的话。淡然一笑,他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那只驮山的神兽老龟……只怕早已经死了。”

    “!!!”

    月儿一听这话不由一惊,瞪大着双眸看着面前这个金部长老,一时间颇为诧异对方为什么会说这么一句话,而且语气还十分的肯定。这个回答也让大司命和少司命以及赤练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长生丹方!”

    “以神兽做主药的长生丹方怎么会存在?这个药方的存在就说明了这世上有人做过同样的事情。”作为金部长老。作为研究长生丹方的人,云中君在这一方面可谓有着十足的了解,否则的话东皇大人也不会花费那么大的气力去蜀山拿回丹方。

    能让东皇大人这样做,无疑这丹方是真实的。

    总不能让人随便杜撰一份丹方便有此效果,而且经过数年的研究和试验,云中君也推测出了这份丹方的真实性毋容置疑。

    而且蜀山事件表面看起来那不过是阴阳家从蜀山部族里那里夺回,可这只不过是表面上的结论,实际上在阴阳家的调查中也隐隐得知这长生丹方开始并不存在蜀山。

    换句话说这蜀山不过是受到了牵连而已。

    在这世上有如此底蕴的也唯有一家——那便是分裂成天人阴阳三家的道家。

    龙!

    凤!

    龟!

    麒麟!

    由大自然造就的四大神兽里,第一个陨落的就是那龟。

    “这里并不是所谓的蓬莱仙山,而应该是另外一座大岛。神兽理应有灵。在那老龟陨落的地方应是大凶之地,那凤凰不会在那里落脚。”云中君的话让在场的其他人都不由侧目,很难想象他一个人在金部埋头到底研究了多少丹方多少搜刮而来秘闻和藏书。

    显然。

    这一刻他的话表明云中君都为此行做了最佳的准备。?.?`

    “也许再过一段时间,这座大岛也会成为另外一个大凶之地。”目光悠悠,云中君眺望着远处的风景,用一种感叹的语气唏嘘开来。

    这话让人无法反驳。

    只不过之前几女走入了思维的盲区,并没有反应过来,在听云中君这么一提醒,几人的心中早已经肯定了对方的推测。

    这岛不是传说中的蓬莱仙山。

    而那驮山的老龟也只怕是死了。

    老龟的死才造就了长生丹方的出世。逻辑上没有丝毫的漏洞,几人转念一想便也认同了这个说法。

    倒是月儿听的目瞪口呆。说到底她的年纪还是太小,没有经历太多,哪怕是再聪慧也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推测,这种秘辛过往还真吸引了月儿的注意力:“这世上有谁能杀那传说中驮山的大龟呢?”

    “东皇大人啊!”

    云中君歪着头在月儿的注视下给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答案。

    顿时——

    我不笨。你在逗我呢?

    月儿傻眼了,一双美眸瞪得溜圆。

    这个让人听起来觉得哭笑不得的答案不提月儿心中是怎么想,站在最后面低着头的赤练却是听的眼神微微一凝。在场的所有人,恐怕只有她才是最了解那个男人的人。

    哪怕月神、大少司命等人跟随在他的身边时间很长,只怕也没有她有着那样的了解和经历。

    云中君的这个答案,未必是说笑。

    ……

    东海。

    一座岛。

    也是一座山。

    在这个寻常时间常人非常难以寻到的偏僻地方。这荒岛上不知何时来了一个人。

    在荒岛岸边,来人所乘坐的渡海工具停在那里。只是这工具并不是什么船只,而是一只活物,一只颇大的海龟。此刻,这只海龟正用一种温吞的动作慢悠悠的挪动着四肢在沙滩上走动着。

    山下。

    一名白秃顶老者佝偻着身躯正站在那里,仰头打量着眼前这座山。

    山,挺拔。

    色。青翠。

    可就在这生机盎然中,却是诡异的给人一种死寂恐慌之感。

    这是一个大凶之地。

    “多少年了。”

    “再度回到这里,看到的还是这副场景。”

    笑三笑弯下身,伸手拍了拍那大石头上的沙尘。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歪着身子,扭着头看着眼前的景色自言自语道:“还是这样,感受到的还是那个森森恶意。”

    “尤其是老夫,感受的更加明显。”

    眯着眼睛。笑三笑似乎是在体会那潜藏在这座海岛上的那股恶意,那是一股散不去的怨念,只能生生的憋在海岛上,诅咒着这岛上的一切。

    同样。

    曾受到了那无穷好处的笑三笑也是被这恶意诅咒的第一对象。

    半晌。

    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一股厚重无匹的气劲以笑三笑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汹涌而去,直掀的四周遍地的沙尘拔地而起,形成一圈沙浪朝四周涌去。而同时又有着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涌入了笑三笑的体内。

    轰!

    沙浪坠落。

    溅起漫天泥尘。

    风沙中,笑三笑叹了一口气,这便缓缓起身,继续佝偻着身躯朝外面走去。

    事实上每隔一段时间。笑三笑都会来这座孤岛上面呆上那么一会,然后十数年后再回来一次,如此往复,这已经是笑三笑这些年来重复的不知第几次了。

    来自神兽的恶意与诅咒。

    海龟又慢吞吞的挪动着四肢,步入了海中。

    “再见了,蓬莱!”

    站在龟背上的笑三笑回看着那渐渐在视线倒退而去的孤岛,目光收回,投向了东方,自言自语道:“东皇,这就是你造的孽!”

    神兽枉死。必有诅咒。

    笑三笑一直以来都隐隐的有一种直觉,那便是只要与神兽牵连关系上的人只怕在最后都没有多好的结果。尤其是在重新遇见了东皇,生在他儿子身上的事情后,笑三笑便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做法并没有错。

    每隔十几年来岛上以自身为载体散一部分遗留下来的恶意。这让他足足花费了多少年才好不容易有了两个儿子。

    可眼下。

    笑三笑便知道事情没完。

    当初若说殷商之灭是因为大周,倒不如说这其中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在这龙龟身上。

    这一次即将枉死的凤凰……

    代表的将是盛世帝国——大秦。

    所以笑三笑才会选择了项少羽作为代言人,在为这盛世帝国倒塌后重建做准备。

    一只神兽,是一次因果。

    一只神兽,是一个帝国的衰亡。

    笑三笑怕就怕在这凤凰之后,恐怕东皇还不会收手。再度强行逆天而行。若是再来一只麒麟……笑三笑已经无法想象那连串下来的展会是什么样的了。只是笑三笑万万没有料到,在数百年后会有一名自名为瞾的绝世女子将手伸向了麒麟。

    为了天下苍生,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

    解决这个搅乱了时间的人。

    再送东皇永眠。

    “!!!”

    蜃楼,深处。

    大殿。

    岳缘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猛的睁开了双眼。

    “到了!”

    低沉的嗓音在空旷的大殿里回荡,撑着侧脸的手收了回来,挺起身躯,人缓缓的站了起来。

    迈步。

    黑金色的长袍拽地,头顶一袭新月,带着一身睥睨,岳缘正式朝大门外走去。(未完待续。)

    ps:啊!啊!啊!必须撒花!从零开始竟然完本了,不敢想象。

    ...

    ...  &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