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3章 神功?魔功! 下
    浑天宝鉴。

    第九重。

    血苍穹。

    只不过这名义上的第九重,实际上对逆练了整个武典的嬴政来说这是他的第一重,是他的根本。他这一身深厚无匹的功力,便是以此手段得来。

    “……”

    长剑颤抖,剑身上的寒气不断的散发,白色的水汽被一股莫名的力道牵引形成了一条蜿蜒的线没入了嬴政的掌心。感受着体内真气如决了堤的洪水一样朝对方的体内汹涌而去,越发的挣扎便会发现这种情况越发的严重,高渐离脸上的神情已经有些慌乱起来。

    如此诡异的功法,夺他人内力为己用,他从未见过。

    不一会儿。

    高渐离只觉得鼻子发痒,一股血腥气窜进了其中。鼻血,不知何时已经浮现。

    “神功?”

    卫庄的声音在颤抖,他体内的真气同样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样一泻而出,只是在面色大变的时候,卫庄望向嬴政的目光中充满了讥讽之色:“这只怕是魔功吧!”

    “好一个浑天宝典!”

    “好一个嬴政!”

    “这才是你真正依仗的东西!”

    在说话的同时,卫庄也在心里思考着如何解决这种情况,可是那急速流失的内力已经让他们达到了最为危险的境地,鼻子里隐隐发痒,他能够察觉到只怕不一会儿自己也会如同高渐离一样开始流鼻血。

    “!!!”

    如此情景,盖聂早已经面色大变。

    一剑无果后,立即便是第二剑。只是还未出,便被卫庄的声音强行打断:“师兄小心,不能与他接触,否则你也会被吸尽一身内力!”

    原本即将到达嬴政身前的木剑在这句话下不得不退后,不过紧接着盖聂已经转移到了目标,剑尖直接朝嬴政那握住双剑的双手上刺去,似乎是想要迫使嬴政松开。

    木剑还未及身。

    迎来的便是一股磅礴的气劲,使得木剑偏移开来。

    “哈哈!”

    “朕准备了这么一个局。就是等你们这些魑魅魍魉钻出来。只可惜出现在这里的只有你们几人,不过只要吸纳你们的一身功力,朕就会变得更强。”

    变得更强,到时便能有更大的把握面对他。

    “哪怕在这祭天大典上只是一些小打小闹。你们不出现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过段时间朕亦要东巡。”

    “找到你们这些叛逆,解决掉你们了,再看看这天下间还有谁敢动朕的江山!”

    绝对的把握,绝对的自负,在嬴政的眼中。眼前的人卫庄等人压根儿就没有逃离的可能,话说到这里,嬴政深吸了一口气,一身功力在这一刻全力爆发。

    顿时——

    那恐怖的吸力再度增大。

    不过眨眼间,卫庄与高渐离两人一身功力已经去的七七八八,整个人七窍流血,更是以R眼可见的速度削瘦了下来。

    就在这时,雪女再度有了动作。

    身形移形换位,似鬼似妖。

    来到了三人的前面。

    玉足轻轻一踏,那掉落在地的天问剑已经弹到了手上。随即一剑斩出。

    斩的不是嬴政,而是卫庄与高渐离两人。

    在盖聂那有些不忍的目光中,鲜血四溅,两条手臂直接被雪女一剑斩断。

    嘭!

    卫庄与高渐离在盖聂的携带下身形暴退。

    两只残臂就那么落在了嬴政的手中,在几人惊骇的目光下,那两只手以极快的速度枯萎,最后化作了飞灰。很显然,如此决断出乎了嬴政的预料。

    以两只手臂的代价换取被吸成人干的后果,无疑是值得的。

    鲨齿剑,水寒剑落地发出两声清脆的声响。

    但嬴政并没有就此放弃。双手化掌遥遥伸出,竟是隔空施展。

    霎时。

    卫庄与高渐离两人的断臂处鲜血好似喷泉一样的被吸了出去。

    “退!”

    雪女清冷的嗓音在回荡,同时一道响彻天地间的凄厉嘶鸣声自嘴中发出,赫然是之前早就准备好的撤退讯号。不仅如此。手上的天问剑带着阵阵寒芒扫向了嬴政的咽喉。

    曾经立誓不再用剑的诺言,在这一刻破。

    精妙无双,凄艳丽丽的剑法,这一刻自雪女的手上出现。

    一剑接着一剑,连绵不绝的剑光直接包裹了嬴政,一时间嬴政竟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哪怕是有着一身罕见的深厚内力。有着堪比不破的护体气劲,可在这一套剑法前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如此剑法,如此能耐。

    却是让人来不及感叹。

    远处。

    守卫的大军已经开始慢慢合围,准备一网打尽。

    就在这时——

    一身尖锐刺耳的鸟鸣自天空传来。

    抬头望去。

    见到的是两只巨大的白鸟正在高空盘旋而下,那大鸟上面似乎还站着人。

    来人正是白凤与盗跖。

    怎么会这样?

    半空,白凤与盗跖已然瞧清了下方的局势。

    让两人震惊的是卫庄和高渐离的伤势,还有雪女那美的如剑舞一样的剑法,当然最让人目瞪口呆的则还是正在与雪女交手中的人——嬴政。

    开什么玩笑?

    再看看那守卫在高台下方的赵高与六剑奴,难不成是嬴政一人独对四大高手?

    这不可能!

    来不及思索其中的缘由,两人已经开始了之前安排的撤退路线,以飞鸟群带人逃离。在白凤的指挥下,无数的飞鸟接连而下,一时间飞鸟群淹没了大片天空。

    叮!

    剑与掌交击!

    两者之间迸发出骇人的气劲,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雪女的身形在这股劲气下推的飘飞了出去,而同一时刻,嬴政身上的护体气劲竟然是再度被破。

    了解!

    对方绝对了解这一套武学!

    在心中,嬴政越发的决定不能让雪女离开了。

    “盖聂!”

    在破开嬴政周身护体气劲的那一刻,雪女已经出声提示。

    几乎同时,盖聂手中木剑旋转,已是施展他们鬼谷一脉剑法最高剑诀——百步飞剑。

    人动,剑出。

    在全力下,盖聂手中的木剑脱手而出。直S嬴政。

    随后,盖聂已然带着两个重伤的卫庄与高渐离在白凤与盗跖的帮助下,跃到了大鸟背上。

    木剑一闪而逝。

    来不及用目光去锁定,在察觉到那木剑及身的一刹那。嬴政已然是双手朝木剑抓去。

    嗡——

    剑吟声不绝于耳。

    嬴政从未想过一柄木剑会有如此威力,以他一身的内力竟然有一种无法阻挡的感觉。这一剑,竟然让嬴政产生了一种无敌的错觉。

    就在同一时刻,已经跃向半空的雪女见状手中的天问剑投掷而出,顺便还在剑柄上踹了一脚。瞬间。天问剑如同一柄****而出的利箭居高临下的朝嬴政而去。

    “!!!”

    终于,两者夹击下,嬴政只能选择空出一只手去阻挡天问剑。

    噗——

    血雾喷飞中。

    天问剑挡了下来,木剑却是自腹部透体而过,径直钉在了身后那一半砸在了木板里面的巨鼎上。那无坚不摧的力道更是让木剑亦有一半没入了巨鼎之中。

    “啊?”

    “朕,受伤呢?”

    腹部传来的疼痛感让嬴政有一些愣,但在看到那已经逃向了大鸟背上的几人后,这疼痛终于化作了滔天大怒。

    “下来!”

    一声怒喝,双掌向空,庞大的吸引力径直朝半空几人的方向笼罩而去。

    半空。

    望着下方似神似魔的嬴政。早已经得到提示的白凤有了准备,在他的指挥下无数的飞鸟聚集,密密麻麻的将整个天空布满了,甚至遮掩了阳光。当那吸力传来的时候,无数的飞鸟已经是接连二三的朝下方扑去,飞蛾扑火一样朝嬴政的身上扑去。

    鸟叫。

    翅膀扇动声。

    嬴政只觉的眼前黑蒙蒙的一片,耳朵里还有乱七八糟的声响。在连续杀了数十只飞鸟后,眼前却仍然是一种无边无际的感觉,终于盛怒下的嬴政彻底发疯了。

    一手抓向身旁的巨鼎,将其从凹陷中给拔了出来。

    双手一握巨鼎双足。一身功力再度爆发,只听咔擦一声,这巨鼎生生的被嬴政从中间撕成了两半。随后,双手各持一半。举向半空,紧接着便是猛地一碰。

    轰——

    巨鼎粉碎。

    天空一声巨响,震荡四方。

    下了一场血雨。

    下了一场尸雨。

    雾蒙蒙的天空风卷残云一般的一扫而空,那连绵不绝的飞鸟在这一击下尽灭。

    只是……却再也不见了卫庄等人的踪迹。

    功亏一篑!

    下方。

    在这巨大的声浪下,文武百官和士兵倒下了一片,大部分的人在这声浪下都被生生的震晕了过去。地面上更是密密麻麻的铺满了鸟儿的尸体。在这声浪下没有晕过去,还能保持完好站着的已经没有多少人。

    只不过在这一刻众人的目光里已经是难以诉说的骇异。

    看着那站在高台上一身鲜血淋漓,似神似魔的嬴政,每个人都只觉得自己的嗓子眼儿在发干,有些喘不过气来。在察觉到嬴政的目光扫了过来后,一时间还有意识的所有人立即双膝跪在了地上,躬身朝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没有理会下方的呼喊,嬴政的目光只是在左右扫荡。

    “传令,封锁咸阳百里,只能入不能出。”

    “不能让这些叛逆逃掉!”

    说完,将已经堵在嗓子眼里的血给吞了回去后,嬴政这才转身离去。

    随后,再也承受不住的高台也轰然倒塌。

    与此同时。

    外面。

    聚在一起的儒家弟子们正在嘀嘀咕咕的讨论着。不过紧接着那一阵阵巨大的声响让众儒家弟子一时愕然,面面相觑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并不代表能够阻碍他们的想法。

    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劝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