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2章 神功?魔功! 中
    蜃楼。

    岳缘还是保持着那般的姿势,继续自己的沉思。

    他是故意的。

    但也是留下的一种防备。

    荆轲刺秦,是例子,给了天下人的例子。

    虽然失败了,但这并不代表没有人不再选择同样的方式。

    若是出现了一个比自己差不了太多的人进行刺杀,只怕嬴政没有丝毫的自保之力。

    譬如那笑三笑。

    虽然利用了嬴政的性子,可这也给予了嬴政眼下足够自保的能力。

    这是诚意。

    哪怕有毒,它仍然是诚意。

    阴阳家此次举派离开,那么究竟会是谁来走这一步呢?

    遇见一个内功深厚的帝王,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

    岳缘觉得很期待。

    ……

    叮!叮!叮!

    嬴政久居高位,毕竟不是江湖人,没有人试剑的他在剑法对决上终究是没有经验。面对鲨齿剑,水寒剑和木剑的突击,嬴政开始变得左右支拙起来。连续三声剑吟,出剑的盖聂、卫庄和高渐离三人以各自最佳的角度破开了嬴政的防御,剑尖直抵胸口,不过三人的面色却是在这一刻大变。剑尖在距离嬴政胸前寸许的地方被一股无形的气劲阻隔了下来,如此情景让三人不由面色大变。

    “呵呵!”

    却见嬴政冷然一笑,不以招式精妙去对敌,嬴政纯粹是以深厚的内力强行压迫过去,手中的天问剑一剑压下,同时右手拿起一旁的巨鼎,单手整个给举了起来,朝四人的方向砸了去。

    叮!

    三柄剑交叉,一并拦在了前面。

    鼎与剑的交锋,自是重量大过太多的巨鼎占据了优势。

    轰!

    整座高台在震荡,摇摇欲坠,嘎吱声不绝于耳。

    一声巨响中。盖聂、卫庄和高渐离三人几乎同时一声闷哼,嗓子眼里冒出了丝丝血腥气,脚下木板直接碎裂,庞大的力道夹杂着混乱的内力与气劲冲击着三人。将三人直接砸的抛飞了出去。

    巨鼎直击而下,更是连带着惯性砸在了高台上。

    木屑纷飞中,高台开始左右摇晃起来。

    “!!!”

    眼眸中是不可置信,高渐离握住剑柄的右手在不断的颤抖,人更是在那大力之下推的不断朝后滑去。最后几乎要坠下高台。

    这一身内力!

    深厚的无法想象!

    身为墨家统领高渐离见过太多高手,也同许多高手交手过,可从未见到内力如此磅礴的人,交手中不是以招式取胜,而是生生以深厚的内力进行碾压。

    如此简单粗暴的打法,还是第一次见。

    这一身内力,到底从而何来?

    唯一肯定的是嬴政的这一身内力,绝对不是他自己的。

    “……”

    身在后退的半空,卫庄的眼神已经朝身侧的师兄盖聂望去,见到的是对方脸上那无比严肃的神情。显而易见,嬴政的这一身诡异的武功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浑天宝鉴,这是一门什么样的武学?

    能够让一个一直几乎没有修习过内力的人在数年里有着远超常人想象的内力,这简直无法想象。

    一时间,卫庄对嬴政嘴中这个所谓的皇家神功起了一丝兴趣。

    当然。

    他也知道这武功的来源只有可能是那阴阳家。只要了解到这门武功,那么就算是从侧面了解到了那个男人一方面,也算是有了可以突破的地方。如果有可能,他想看看这一套武学是什么样的。

    心思电转间,左手与盖聂互相借力,抵消了那庞大的冲击力后。这才站定身躯,人再度迎了上去。

    作为女人,雪女没有选择与嬴政进行硬碰硬,在其他三人的面前。她所展现的都是牵扯。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她一身的武功哪怕是有着能够对抗的余地,却也是在这一刻只能用出不到一半的能耐。

    至少,她不能在天下人的面前将这一场对决变成圣门武学的对抗。

    这种憋屈感,使得雪女的脸色是愈发的冷了。出手招式更是招招狠辣,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直击嬴政身上的死穴。只可惜雪女的攻击在嬴政那一身都足以让雪女侧目的内力下,显得没有什么作用。

    因为,在嬴政的周身有一道肉眼隐约可见的金色护体气劲,这气劲阻挡了雪女的打算。

    而这一身气劲,在嬴政的心里也有着它的名字——金晨曦。

    是疯子。

    但也是天才。

    如此情况,哪怕是雪女,在心底也不由得赞叹。

    以她全力爆发下的天魔力场能够扭曲嬴政这一身气劲,可是现实却是不允许雪女在这一刻施展。因为她现在的墨家统领身份决定了她与曾经的自己有着太大的分别。

    不过在交手数招后,雪女也知道了对方最大的致命之处。

    “缠住他!”

    “我要寻找破他这一身气劲的机会!”

    轻声中,雪女的声音已经落入了卫庄、盖聂和高渐离三人的耳中,她隐隐点出了嬴政身上的致命之处。毕竟,哪怕是鬼谷一脉的卫庄和盖聂在见多识广,可面对阴阳家真正至高典籍,那也是一头雾水。交手数招后,仍然摸不到可以针对的地方并不让人意外。

    要知道,以往阴阳家行动的人中,出手最多也就是大少司命两女,而两女的武功更多的是从东皇身上的其他武学上变幻而来,甚至那是东皇格外创造的。

    真正意义上,阴阳家五大长老与护法间的武学其实是分成了两个分明的阶层。

    在整个阴阳家,真正了解东皇武学的只有东君一人。

    其次才是她与月神。

    以及眼下的帝国皇帝嬴政。

    旁人不了解圣门武学,突然面对定然是措手不及,被压着打。眼下,卫庄、盖聂和高渐离三人便是最佳的例子。

    嬴政一身内力驳杂,只不过是强行的平衡。

    一旦打破这个平衡,那么这气劲立破。

    一眼瞧出了嬴政此刻身上最大的问题,雪女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身形急闪,她开始不断的在对方四周来回游荡。寻找那一击的机会。

    哪怕曾是彼此敌对的敌人,可在这一刻却是志同道合。

    卫庄、盖聂和高渐离三人曾经可谓是都是彼此交锋过,更不用提卫庄与盖聂乃是师兄弟,彼此的了解更深。虽然是第一次合作。可也彰显出了三人在剑法上的造诣。

    在这一刻,竟是好似配合了多次一样,熟稔至极。

    鲨齿剑,水寒剑交错。

    刚猛,阴寒二劲纠缠。

    而那木剑更是居中而进。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面对如此合击,哪怕是嬴政自语有着一身骇人听闻的内力,加上金晨曦护体气劲,可是在这一刻他仍然是避无可避的被迫的退却了。

    每一步,脚下木屑四飞。

    每一步,都在高台木板上留下了一道深达三寸的脚印。

    同时。

    雪女也再度有了动作。

    身子妖娆,衣摆飞舞,好似天魔妙舞,曾经名震燕国的凌波飞燕已然使出。人翩然而上,一跃半空。一掌直接朝嬴政天灵盖去。

    面对如此合击,嬴政仍然是面色不变,右手舞着天问剑有些狼狈不堪的阻挡三人的合击,而左手则是空了出来,抬掌迎向了雪女。

    砰!

    双掌交击。

    雪女一身阴柔的内力轰然而下,沿着双掌交锋处直接被吸入了嬴政的体内。

    那被嬴政死死保持着平衡的一身内力,在这一丝阴柔内劲的影响下顿时失去了平衡。

    “这个是??”

    “丽姬!”

    面色大变,目光中尽是惊愕,嬴政猛的抬头愕然无比的看向了头顶上方被气劲反弹倒飞出去的雪女,眼眸深处的那丝回忆越发的深了。几乎同时在平衡打破的刹那,那一身护体气劲破矣。

    几乎是嬴政走神的同时,卫庄手中的鲨齿剑玩转,那一身的鲨齿直接卡住嬴政手中的天问剑。而高渐离手上随即而来的水寒剑直接朝嬴政的手腕上刺去。

    “撒手!”

    这是高渐离冰冷如霜的话。

    哐当!

    天问剑不得不撤手。

    天下第一剑就此坠地。

    可面对仍然朝自己身上直刺而来的鲨齿剑与水寒剑,嬴政一身怒哼,双手赤手空拳的迎了上去。

    肉掌与宝剑相撞。

    血花飞溅中,鲨齿剑与水寒剑生生的被嬴政用一双手死死的抓在了掌心里。至于中间盖聂那直刺自己心口的木剑则是被嬴政忽视不见,不闪不避,任凭这一剑刺在心口。

    木剑及身。变色的不是嬴政,反而是盖聂。

    在他的感觉中,木剑上所带的剑气与力道击在对方的身上,恍若泥牛入海,失去了踪迹。

    “玄混沌!”

    珠帘下,嬴政的那张脸似笑非笑,脸上尽是讥讽之色,双手上鲜血横流,两柄宝剑死死的被他握在了掌心里,一时间挣脱不得。目光在三人的脸上来回扫荡,嬴政低沉的嗓音回荡在他们的耳畔:“朕,终于抓到你们了!”

    “!!!”

    不妙!

    这是卫庄,盖聂和高渐离三人共同的心情。

    一边雪女提醒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小心!”

    来不及了!

    嬴政闻言嘴角一扬,体内功力陡然运转,整个体内好似在这一刻化作了一个无边的黑洞,庞大的吸力从双手传递出去,沿着鲨齿剑与水寒剑直接传到了卫庄和高渐离的体内。

    察觉到体内真气在这股吸力下的蠢蠢欲动,两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面色大变。

    “浑天宝鉴第九重“

    ”血苍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