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1章 神功?魔功! 上
    疯子!

    这是雪女心中对嬴政的评价。

    难不成是丽姬泄露了师门功法?

    不!

    不对!

    若是丽姬当真泄露了师门功法,那么她只怕早就被师傅清理了门户。如果嬴政这一身诡异的内力不是由此而来,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东皇。

    因为除去她的师门外,就只有一个男人了解她师傅的武功。

    那个男人便是东皇,让她逃,让她避的东皇。

    不提雪女心中此刻所想,只见嬴政目光再度四处扫了一眼后,视线最后还是在几人的身上一一扫过,说道:“既然其他的人没有想要出来的想法,那么朕就只有将尔等解决了,再将他们一个一个的抓出来。”

    “来!”

    手中天问剑舞了一朵剑花,嬴政朝眼前四位高手做了一个齐上的动作。

    狂!

    傲!

    就如他本身的身份,第一个统一华夏的帝王一样,睥睨于世。

    如此举动,落在四人的眼中,既让他们心怒的同时,却也升腾起了最高的警惕。能说这样话的人不是疯子,就是有足够的把握,嬴政是疯子吗?在卫庄盖聂和高渐离看来并不是。那么唯一的肯定,便是嬴政有足够的一对四,这是如何的张狂!

    不同三人的心中愤怒与猜测,雪女却是在这一刻想到其他的东西。

    目光闪烁。

    望向嬴政的眼神,已经是彻彻底底的看疯子了。

    如此做法,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对方真正的打算只怕是……他们四人身手的一身功力。一身乱七八糟的功力汇聚一身,如果无法融合为一,那对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祸患。

    而眼前的嬴政显然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如此贪婪,他这是找死吗?

    雪女眼神一凝,却见嬴政出手了。

    天问剑猛的回鞘。

    身形一压,随即天问再出!

    锵!

    前脚一踏,天问剑携带无边气劲出鞘。庞大的压力竟是朝四人一同压来。

    同时。

    无数的水浪暴起,掀起漫天的水汽。

    蒸腾中,那如之前的白雾再度笼罩了整个高台,而嬴政的声音亦在这一刻飘荡在了四人的耳畔。“既然你们不出手,那么就由朕先手了。”

    “今天就让你们见见帝国皇室的神功——浑天宝鉴的威力!”

    “这是第一招,白云烟。”

    尘埃起、雾迷濛、烟吹枭、目不见周。四周彻底被水汽弥漫,视线被彻底遮蔽,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这一幕比之前更加的厉害了。在刚刚,卫庄和盖聂就是因为这一招的缘故,使得两人一时间措手不及,再度面对已然是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在这一招施展的时候,两人已经同时传音给了高渐离和雪女。

    帝国皇室绝学?

    这个话落在几人的耳中,让他们不由惊愕莫名。

    赢姓赵氏何时有过这样的武功?

    显然,这只不过是嬴政的一人之言,他的这一身武功来历……

    几乎同时,他们都想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阴阳家。

    东皇太一。

    “!!!”

    白雾中,雪女死死的抿着嘴。眼眸深处是一种似怨似怒。你以为改了一个名字,就让她认不出来了吗?什么白云烟,那不过是阴阳幻术结合外物的变幻而成的招式。

    以一身内力强行推动,你嬴政学到了几分?

    浑天宝鉴!

    那是他交给你的一身的武学典籍吗?还有这武学什么时候成为赢姓赵氏的?它,是阴阳家的,是圣门的。

    眼眸深处冷光一闪而过,手中玉箫已出,听声辩位中朝嬴政的方向点了过去。

    与此同时。

    卫庄、盖聂和高渐离亦是同时出手。

    一时间,整个白雾所笼罩的高台里,传出了一阵连绵不绝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下方。

    公子扶苏满脸担忧。而十八世子胡亥和赵高则是面色严肃的盯着上面的交锋,至于李斯等其他的文武百官在这一刻早就还处在愣神状态中。事情的发展已然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任谁也不会想到陛下会有如此的武力!

    白雾笼罩旋转,兵器交击声中。时不时会出现一个白色的漩涡,一道道劲气便会从那漩涡深处急促而出,射向外面,直击的木屑乱飞。

    白雾中。

    一连串的交锋让盖聂、卫庄和高渐离三人都是面色凝重。

    一旁的雪女的面色亦是越发的不好看。

    劲气被卸,被挪移。

    每次兵器交击的地方,都会使得四周的白雾旋转。出现一个漩涡,那便是嬴政以莫名的手法在转移劲力。如此手段,自然是让三人感到棘手与震惊。

    这个时候,不管嬴政这一身的内力从何而来,盖聂对对方的武学资质却也不得不赞叹。

    丽姬说的不错。

    嬴政其实是一个武学天才。

    “这一招,陛下又叫什么?”雪女清脆的声音突然传出。

    “朕称之为玫霞荡。”

    玫霞荡!

    这便是这一招霞气围卷旋转,绕荡卸力,四两拨千斤,挪移来攻击力的招式名称。

    这是一招不惧群战的招式。

    “哈!”

    一声轻笑,雪女的笑声说不出是讥讽还是有着其他的韵味,听在耳中总让人觉得包含了太多的东西。

    果然。

    这是他一身武学的特点。

    我该是称它为太极,或者是不死印?

    这挪移劲道,不惧群战,让人难受的招式,让雪女隐隐间有些失神,这让她回想起了曾经在阴阳家的日子。

    她,亲自体验过。

    不过两招过后,雪女已经在自己的心底做了最大的决定。

    面前这个欺师灭祖,偷天大盗的嬴政,她定要取回他留下的那一套武学,回归它本来的模样。而不是所谓赢姓赵氏的什么浑天宝鉴。

    ……

    本来的模样?

    蜃楼上。

    岳缘一个人呆在大殿里,右手轻轻的敲击着座位,发出哒哒的声响。

    他在想。

    在思考。

    岳缘给予嬴政的那一套武学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岳缘不会在这上面做出什么小手段。哪怕岳缘早就知道嬴政对自己的极端戒备。

    那一套武学,既是诚意,也是维系双方合作的纽带,更是从某种名义上给予嬴政阴阳家的把柄。

    这是一种交易。

    武学分十卷。

    是岳缘对他到现在以来自身武学大部分的总结。

    如果按照岳缘上面所记载的正确的修炼方式,从头到尾修炼的话。那么这十卷武学是一套可以破碎虚空的武学,以嬴政的武学天赋静下心来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

    因为年龄的缘故,岳缘甚至留下了长生诀的阴阳两部分。

    可是……嬴政会按照他推荐的方式修炼吗?

    嗒!

    带着黑色手套的食指敲击座位发出了一声清脆声响,在空旷的大殿里显得清澈至极。

    “他不会。”

    岳缘否定了了这个答案。

    以嬴政对自己的戒备,他定会选择让人先去尝试,以验证武学的真假,是否在里面掺杂有不利的地方。在验证后,嬴政也不会按照他的推荐去修炼。

    他的戒备,他的警惕,他的自负。都使得他不会选择按照岳缘定下的路来走。

    第十卷道心种魔大·法太过飘渺难懂,加上本身的难练和花费的时间,嬴政没有把握,自然会被嬴政直接抛弃。那么接下来他会选择其中最为符合他的心思功法。

    其他九卷中,唯有一门功法适合。

    那便是第九卷的天魔功。

    或者说是天魔功中的一部分变种,最为霸道的吸星*。

    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这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一样,实在是太符合帝王了,太符合嬴政的脾性了。

    更重要的是这一门功法快捷迅速。

    一个帝王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处理朝中大事。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修炼,而这个则是最佳的选择。而且嬴政的身份代表了他有足够的死囚来用来悄悄试手。

    选择之后,嬴政只怕会自负的选择逆练,各取九卷中的一部分来强行修习。以来证明他的强,不差于己。

    自负!

    自卑!

    自强!

    这便是嬴政。

    “可惜啊!”

    “我给过机会了啊!”在离开前,岳缘便已经察觉到了嬴政一身的变化,一手撑着侧脸,岳缘一手继续敲击着座位,一个人用一种感叹唏嘘的口吻在空无一人的大殿里自言自语道:“哪怕我想要有个不变的未来来给自己。可我仍给了你破碎虚空的机会。”

    “你与我都太可悲了。”

    “你看不到未来,而我却破碎了时间,却是一时掌握不了时间。”

    若是按照岳缘的推荐,嬴政按部就班,那么必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以他的武学天赋自是有着破碎虚空的可能。

    可是……

    两个男人的戒备与警惕,加上自身性格,注定了嬴政不会按照岳缘的安排去走。

    因为丽姬曾属于婠婠弃徒的缘故,更是嬴政武学启蒙师傅的缘故,他是十分符合魔门一脉的武学的。故而,岳缘给出的武学便是他自己编撰而出的魔门武学十卷。

    岳缘将其统称为天魔策。

    在那卷宗上岳缘自是没有写出魔之一字,而是独独留下了一个天字,以配嬴政的身份。

    只可惜——

    岳缘最大的诚意与补偿,其实便是最大的毒药。

    他。

    是故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