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0章 秘辛
    蜃楼。

    赤练的询问,最后得到的只有岳缘的沉默。

    许久。

    岳缘很随意的转移了话题,继续将话题压在了嬴政的身上。也让赤练暂时性的将这个心思压在了心底。

    “美人?是指那荆天明的生母丽姬吗?”

    纵观过往,让赤练注意到的也就是新任的墨家巨子荆天明,这个少年正是由盖聂带着从秦国逃离,为此盖聂更是受到了连续的追杀,当初他们聚散流沙正是追杀人之一。

    嬴政、丽姬以及荆轲三人之间的故事,倒也曾被无数人瞩目猜测过。

    “是的。”

    岳缘点点头,他嘴中的美人便是这丽姬,不过紧接着的一句话却是彻底让赤练呆愣在了原地:“不过丽姬还有一个外人并不知道的隐藏身份,那便是她从某方面来说,其实是嬴政的师傅。”

    婠婠的这番做法所带来的结果却是连东君自己也没有预料到。

    她的弃徒……

    岳缘心中暗叹,情之一字,却是没有人能够理解和揣测。

    师傅?!

    万万没有料到丽姬与嬴政之间会是这样关系的赤练在这一刻彻底傻眼了。

    丽姬与嬴政之间竟然是这样的关系?

    这个场景让她看起来有些眼熟。

    低着头。

    她自己,卫庄之间的关系从某方面来说不也算得上是一种师徒吗?在看看眼前男人的背影,赤练突然发现他们三人之间与嬴政、丽姬和荆轲三人的故事有些相像。

    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山。

    美人。

    有人爱江山,更爱美人。

    有人爱美人,更爱江山。

    却也有人想要左右逢源,两者齐收。

    岳缘敢肯定,他这一次一走,想来就会有人忍不住会再度上演曾经荆轲刺秦的一幕,只怕到时他们遇到的已经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个嬴政了。

    ……

    咸阳。

    祭天大典所在。

    高台上。

    盖聂和卫庄分列两个方向站在嬴政的两侧,三人周身的气氛一时陷入难言的寂静。沉重的压力聚在四周,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错觉。

    两人衣衫碎屑的纷飞中,一声轻脆的声响也传入了三人的耳中。

    嗒!

    一串珠帘自嬴政额前坠落,掉在了木板上砸出了一个不算小的声响。

    回首。

    师兄弟二人的目光相遇。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彼此的震惊与疑惑。

    震惊,震惊的是嬴政那一身深厚无比的内力。

    疑惑,疑惑的是嬴政剑法虽妙可是有着明显对敌的生疏感。

    对敌生疏,没有经验,这一点并不让两人意外。毕竟嬴政乃是一国帝皇,每日整理国家大事,再加上身份的问题,他不用跟江湖人一样那样游走在生死边缘上,哪怕是有着一手精妙的剑法也没有可以敌对的人。

    自然而然,在两个顶尖的用剑高手中,匆匆交手数招里盖聂和卫庄便察觉到了这一个缺点。在高手交锋中,经验不足往往会成为致命之处,更不用说是在卫庄与盖聂的眼中,可在之前的交手中他们发现了这个缺点。却并没有办法将这缺点化作致命一击,是因为嬴政的剑法太过诡异。

    那一剑,生生以深厚的内力使得水汽蒸腾沸腾,弥漫如瘴,蔽人眼目,扰乱敌人之效。

    而且最重要的是两人的震惊使得师兄弟二人没有机会考虑太多。

    嬴政这一身深厚无匹的内力,究竟是从何而来?

    前面说过,身为一国帝王,每天勤政,只要不是昏君。那便不会有多少的空闲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

    嬴政是昏君吗?

    天下间不会有人会这样觉得。

    一个一统七国,造就了一个大一统国家的帝王岂会是昏君?反秦之人会认为嬴政是暴君,但绝不会将他看成昏君。

    可就这么一个帝王,竟然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这怎么可能?

    师兄,你确定你之前没有说错?卫庄望向盖聂的目光中充斥着疑问,嬴政这一身内力绝对不是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可以练就的,倘若真是这样,那么天下间其他修习武功多年的人算什么?

    他卫庄算什么?

    摇头。

    盖聂非常清楚在他离开咸阳宫的时候,嬴政仍然是不具有丝毫的内力的人。哪怕是有着不俗剑法,那也仅仅是剑法,对方与他自己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情况。

    丽姬没有说错,他盖聂也没有看错。

    那么……

    嬴政这一身深厚的不像话的内力从何而来?不过在这一刻,盖聂也明白了嬴政真正依仗的不是剑法,而是这一身诡异的内力。

    之所以说诡异,是这内力驳杂不清!

    好似由无数不同的组合而来。

    之前的交锋中,两人就被这内力中纠缠的不同劲气迫的一时间只能阻挡对方的剑,而无法将发现的缺点转化成真正的优势。

    “哦!”

    目光落在脚下那一串珠帘上,嬴政赞道:“不愧是名闻天下的鬼谷一脉,剑法不差。”

    “但若仅仅是这样,仅凭你二人想要杀朕不过是异想天开,不若让那些藏着的家伙也出来,说不定朕会给你们一个机会。”高举的天问剑轻轻一挥,在剑吟阵阵中,斜指向地,目光在盖聂与卫庄的身上扫过。

    嬴政,到底想要做什么?

    心头疑惑在两人的心中一闪而过,紧接着便是一股寒冷之意自高台下方升腾而起。咔擦声不绝于耳,那下方的湖面上方竟然莫名的出现了一小块的寒冰。

    轰!

    水浪暴起,寒冰炸裂,一道白色人影从水中激射而出,而碎裂的寒冰如同密密麻麻的利箭朝嬴政的方向攒射而去。

    冰箭迎面,在距离嬴政三尺的地方便已经彻底被气劲震碎,散落一地晶莹。

    目光上移。

    嬴政看到的是一袭白衣飘飘,手持水寒剑出现在高台上的高渐离。剑身晶莹透彻,上面已经不知何时包裹了一层冰晶,美观之极,这种情形让嬴政不由开口赞叹了一声:“不错的一柄剑。”

    “想来你就是荆轲的兄弟,墨家统领之一的高渐离了。”

    “听说你筑和琴弹的不错,不若来宫中替朕奏一曲阳春白雪如何?”

    “若是陛下今天死在这里了,那么我定会和雪女在陛下的墓前共奏一曲阳春白雪,以恭送陛下。”冷淡的声音从高渐离嘴中发出,表情显得十分的严肃,对于嬴政发现自己等人他已经不意外了。

    之前盖聂和卫庄与嬴政的交锋他早已在水下感受到了,更是听到了双方的对话,只是他也万万没有料到这嬴政竟然会是一个绝顶高手。

    “小高说的不错。”

    “若是陛下在此驾崩,那么雪女定当在陛下的坟前一舞。”

    衣摆飘飘,带着一身香意的雪女就那么出现在了高渐离的身边,玉足踏在了柱子上面,一阵清风吹过,那一头的白发不断的朝后飘舞着,露出了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

    下方。

    当雪女出现在高台上的那一刻,站在下面守护着两位皇子和文武百官的赵高不由得抬了抬头,目光远远的停在了雪女的身上,眼中一丝疑惑一闪而逝。

    高台上。

    面对再度出现的两位墨家高手,嬴政没有丝毫的惧意,反而是在雪女出现后,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出神的打量着对方。

    “都说墨家统领雪女模样倾国倾城,绝技凌波飞燕更是曾被称为燕国都城的传说。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见到你,让朕想起了一个已经死去了的旧人。”

    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嬴政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沉吟,做出了一个让在场几人都意外的决定:“今日一战后,朕将会恕你无罪,你到时就在咸阳宫里做客吧。”

    “!!!”

    盖聂,卫庄还有高渐离三人都是一愣,随即三人面色各异,其中尤以高渐离整个人几乎冷的快要冻成冰,而在他的身下,丝丝寒意已然爬满了高台,出现了一层寒霜。

    什么情况?

    难不成是见到雪女倾城的模样,嬴政起了色心?这个念头只不过在卫庄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即便被否定。因为刚刚嬴政的话中有一句让人觉非常在意。

    那便是见到雪女,让他想起了一个已亡的旧人。

    这个人是……

    目光落在盖聂的身上,卫庄见到的是盖聂嘴唇微动,用嘴型说了两个字——丽姬。

    盖聂的视线也停在了雪女的身上。

    嬴政的这话让盖聂猜到了对方嘴中的那个死去的旧人,却也在这一刻揭露一个让以前盖聂忽视的一点。虽然模样不一样,年纪不一样,但雪女与丽姬两人在某方面的气质上却有相近的地方。

    但哪里一样,却是让盖聂一时间想不起来。

    “……”

    雪女闻言没有出声,表情亦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嬴政的那句决定。神情没有变化,并不代表雪女此刻的内心没有变化。

    旁人或许不明白。

    但雪女又岂不明白其中缘由?

    丽姬。

    这个未曾蒙面,却应该被她称呼师姐的师门弃徒竟然在嬴政的心中留下了这么大的影响。

    她,交给了他什么?

    天魔功么……

    柳眉微蹙,雪女观察着嬴政那一身肆意纠缠在一起的诡异内力,脑海里冒出了两个字。

    疯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