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07章 刺杀 中
    情!

    这一字,恐怕是自造字最为神秘,最为让人无法测透的一个。【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谁能够知道聚散流沙的首领卫庄,这么一个冷酷行事,极为自我的男人也会因为这一个字发疯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去相信,这事情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荒谬了。

    可在这一刻,在场的三人都没有说话。

    沉默中却是肯定了这个结果。

    高渐离,雪女,哪怕是平常油嘴滑舌的盗跖在这一刻也没有太多的话可以去说明,至多也就能够表示自己的不信和惊讶。

    在场的人,又或者说这世间的人又有哪个敢拍着胸脯说自己参透情之一字?

    没有人。

    只要还在这万丈红尘中,那么你如何逃得过?

    参透了,那么便是真正的仙,真正的神了。

    许久。

    让人觉得沉闷的气氛被打破,高渐离略显清冷的嗓音在房间里回荡:“除去这个,卫庄应该还有其他的缘由吧?”

    “对待情之一字,卫庄他并不纯粹。”

    最后的这句话,高渐离很明确的表现出了他心中对卫庄的不屑的地方,说这句话的时候,高渐离目光柔情似水,落在了雪女的侧脸上。

    身旁。

    雪女低着头,不言不语,双眼隐隐失神。

    “……”

    盖聂听了这话,并没有为自己的这个师弟去反驳。对卫庄,他们既是师兄弟,也是对手,当然了解对方的脾性。高渐离说的没错,单对情之一字,卫庄并不纯粹。

    这是一个太过理智的人的通病。

    其他的缘由,如果有的话那就只有一个了。

    韩非的死。

    一直以来,卫庄都在寻求真相。可当真相事实摆在他面前的时候,真正的敌人却是两个庞然大物。

    帝国。

    Y阳家。

    这两者都需要韩非去死,一个是为了缓解矛盾。一个则是踏上高峰。

    而真正意义上的幕后黑手,也就是两个人。

    帝国皇帝嬴政。

    Y阳家最高首领东皇太一。

    对东皇,对Y阳家,卫庄眼下还没有办法。还没有把握面对那个强的深不见底,让人站在面前都没有勇气拔出剑的男子出手,对上对方恐怕最好的结果也是螳臂当车。

    反而在许多人看起来如日中天的帝国却是更好的对象。

    在赤练之事发生之后,卫庄便真正彻底的定下了决定,刺秦。

    既是复仇。也是发疯。

    是为友,也是为情。

    更是为了一个男人的诺言。

    脑海里回想起卫庄曾经言语中透露出来的东西,盖聂便知道高渐离说的不错。

    对待情之一字,卫庄做不到纯粹。

    他,太理智,太冷静。

    卫庄只怕自己都分不清那是兄妹之情,还是男女之情。

    最后,盖聂只是用了一个人名作为最终的结束语——赤练的兄长,韩非。

    不妙!

    听到这个缘由的雪女不知怎的,只觉自己的心猛的一抽。心头顿时弥漫起一股惊悚不安之感来,也许在之前就该杀了她。同时,站在一边的盗跖已经道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按道理说,这Y阳家也是赤练这个妖女的仇人吧?怎么……”

    盗跖一时间想不明白了。

    “情!”

    “有时候,它并不会因为人之间的立场发生变化的。”

    “盗跖,你不懂!”

    高渐离接过盗跖的问题,语气深沉的叹道,直弄得盗跖一脸的尴尬,心说我是没有寻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否则的话早就了解了。盗跖决定。高渐离的这种小炫耀他就度量大的不去在意了。

    倒是盖聂若有所思的瞧了高渐离一眼,又隐晦的扫了一眼雪女……这墨家里人人羡慕的情侣,似乎有着什么隐秘的过往?

    不过他只是一个外人,自然不好去探究。

    这个念头不过在盖聂的脑海里升起。便被盖聂丢在脑后不去理会。毕竟,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救卫庄,那么在这之前就要推测出卫庄将在什么时候刺杀嬴政。

    在转移了话题后,现场的气氛很快便变化了。没有之前那种让人觉得心情低落的沉闷,转而代之的是一种研究的认真。

    众人围绕卫庄刺杀的地点一番推测后,最后四人都定在了一个地点上面。

    祭天大典。

    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一场惊天刺杀。

    想要超过荆轲刺秦。也唯有这个时刻。再说,祭天大典是帝国最为紧张的时候,但从某方面来说也是许多人最为松懈的时候。在那个时候,一场刺杀,将会出乎所有人的意外。

    对墨家人来说,这一场刺杀的结果不管如何,对他们都是好事。

    刺杀成功,那么万事大吉。

    若是失败,只要救下卫庄,那么聚散流沙就彻底的站在了反秦一方,增加反秦的力量,而不是之前的那般左右摇摆,没有立场。不管怎么说,对墨家都是好事。

    比较起盗跖的兴奋,雪女的心情倒是颇为低沉。

    因为她知道,事情绝不是推测的这么简单。

    盖聂说的没有错,嬴政离开了他的帮助,绝对有着足够自保的后手,或者这个后手本就来自他。

    与此同时。

    咸阳宫。

    十八世子胡亥又在一个人认认真真的读着书,品味着典籍中的道理。金蓝两色的瞳孔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妖艳。

    当宫女端着一盘点心送进来后,一直认真读书的十八世子胡亥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笑意。

    嘴角轻轻扬起了一个极小的弧度,十八世子胡亥的目光停留在这眼前点心的造型上,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果然。

    一切都已经按照他的想法安排好。

    只等祭天大典的到来,他的试探就开始了。

    “长兄啊!”

    “身为小弟的我也看上了你的东西,那么身为兄长,能否让让?”

    “呵呵……”

    只有自个儿才能听到的自言自语,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到的笑声,让笼罩在温暖的阳光下的十八世子胡亥的身体四周有着一种莫名的森冷。

    **一起,人便容易铤而走险。

    只是有些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世上还有更加胆大妄为的人。

    聚散流沙。

    在咸阳的隐秘据点。

    卫庄面无表情的看着摊开摆在面前的卷轴,上面密密麻麻的划着无数的图案。这是咸阳城的构造简图。

    是的,只是简图。

    以卫庄的聚散流沙的力量,能够得到的也只是简图,这还是托了韩非留下来的势力的缘故,加上聚散流沙的力量,得到的也不过是一份简图。至于隐藏在这种城市中暗中的机关,又或者隐藏着的什么东西的话,哪怕是曾经的韩非也不清楚,更何况是卫庄。

    不过,对卫庄来说,这一份简图已然足够。

    毕竟卫庄此次又不是来进攻咸阳的。

    “祭天的地点在这里。”

    白凤的指尖点出了那已经被帝国明确了的祭天大典的地点,实际上能够成为大典的地方也就是那么几个,没有太多的选择。在手指停在简图上面后,白凤道出了他们面临的最大的难题:“我们该怎么进去,又该怎么出来?”

    进可攻,退可守。

    聚散流沙从某方面来说是刺客组织,一击不中,便立遁千里。他们可不是死士,在明知道不可为的情况下,选择与对方同归于尽,又或者螳臂当车,那是聚散流沙万万不会做的。

    身为聚散流沙首领的卫庄更是不会如此了。

    哪怕是疯,那也是一种有理智的疯狂。

    关于这一点,白凤并不担心。

    “祭天大典乃是大事。”

    “帝国戒备森严并不奇怪。”

    “尤其是对原本不是秦国的人更是如此。不过,也正是如此,他们对自己人总有松懈的时候。”说到这里,卫庄突的对身后空无一人的空处说道:“黑麒麟,这事交你了。”

    回应的只有一阵脚步声的离去。

    “但这还不够!”白凤对那阵离去的脚步声毫不意外,人却是皱眉继续说道。

    “自然是不够。”卫庄知道白凤的担忧,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却是有人会帮助我们的。”

    “我们是刺客!”

    “只要有对着别人足够的利益,那么他们就是我们背后的盟友。”

    说完,卫庄已然转身离去。

    闻言,白凤不由闭目沉思。

    在祭天大典这一大幕被摆上台的时候,等待的便是无数人的粉墨登场。

    而在这个时刻,儒家的一众弟子也到达了咸阳,在这里他们受到了公子扶苏不错的款待。而一时间,在祭天大典前面的日子里,咸阳变得一派安宁,好似整个都被晒在了阳光下面,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黑暗。

    这黑暗是被光明压迫还是被消灭?

    当祭天大典即将来临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那天的到来。

    一处高房上。

    道家天宗掌门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淡漠无情的双眸中似乎是看透了整个世间。

    玉手抬起。

    任凭阳光照耀在掌心上,金色的阳光,白皙的肌肤在这一刻相映成辉、

    “一场大戏即将开始。”

    “这一幕,你早就预见到了吗?”

    “东皇!”

    “可对比这一切早已经知道了的结局,倒是你的结局更让我觉得在意。”

    “它,在你的意志下会变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