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06章 刺杀 上
    天地悠远。

    大地一片苍茫。

    从高空俯视而下,便会发现这座帝国的首都咸阳,在今天,在这一刻的咸阳早就从里至外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紧张严肃的氛围里。

    哪怕是行走在街道上的老百姓,每个人的脸上都能隐隐的体会到那种隐隐的认真。

    祭天。

    那是举国上下的大事。

    街道。

    一座小屋里,乔装进入咸阳的盖聂正眯着双眼静静的看着那从下方走过的全副武装的秦国士兵,看了许久,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

    “戒备没有想象中的森严!”

    回到自己座位上的盖聂扫了一眼那站在窗口同样打量下方,观察局势的盗趾一眼后,对坐在自己面前的高渐离与雪女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确实没有想象中的戒备森严!”盗趾身形一晃,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接过话头,说道:“不过也许他们的精力都放在即将开始的大祭之上,所以没有那么严密?”

    “你自己信吗?”

    扭头,高渐离的目光停在盗趾的身上,没好气的反问道。

    对此,盗趾倒是给了一个让人无语的答案:“我信啊!”

    这般俏皮的对话,直接让一直冷着脸色的雪女不由哑然失笑,霎时房间里如桃花盛开,雪中梅放,香艳一片。如此模样,哪怕是曾经见过,盗趾和盖聂也不得不赞叹雪女的这一笑,当真有倾城之效。

    高渐离见雪女失笑,心思顿时不知放在哪里去了,根本没有再与盗趾瞎扯的心思。

    在这一声失笑后,雪女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目光落在盖聂的脸上,静等着对方的详细解答,盖聂的话并不止这么一句。

    “你们知道,我在咸阳宫做过侍卫……”

    没有直接回答,盖聂反而是说起了过去的事情。他这话让三人面面相对。是的,盖聂剑圣的称号便是由嬴政赐予的,来自荆轲刺秦那一战的结局。

    提起这个,高渐离和盗趾两人的面色变得低沉起来。即便是过去了那么久。墨家与盖聂之间的仇恨也因为阴差阳错的发展之下算是揭了过去。

    可在这一刻,听到盖聂突然提起这个,在场三人的心情一时之间变得很是奇怪。

    没有人知道他们此刻心中究竟在想什么,盖聂也没有心思去了解,反而是继续用那低沉的语气说道:“以我对嬴政的了解。因为他曾经的经历,他的性子其实是极为谨慎的。”

    “没有足够的信心和底气,他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

    “比如荆轲刺秦……”

    话语未落,房间的气氛便陡地一紧。

    高渐离、盗趾和雪女三人的目光同时定格在了盖聂的身上。即便是双方经历了太多,从某方面也算是朋友,可在这句话之后,高渐离和盗趾两人的面色已经彻底的冷了下来。

    唯有雪女表情不变,还是一般的冷淡,谁也不知道她此刻的心里在想什么。

    “真正阻止荆轲的不是我盖聂,而是阴阳家的东皇太一。”

    似乎想起了什么。盖聂的脸上爬上了一丝苦笑,说道:“我可没有那个把握能够生生将残虹剑徒手折断。”

    “即便是现在,我也无法做到。”右手抚摸着腰间的木剑,盖聂喃喃自语。

    一句话,点出了过往隐藏的一部分真相。

    残虹剑断,渊虹剑生。

    曾经盖聂的佩剑渊虹,正是由残虹剑重新铸造而来。

    残虹剑是什么品质,作为墨家统领的高渐离和盗趾十分清楚,这是徐夫人亲自铸造的屠龙之器。可就是这样一柄罕见的宝剑,竟然是生生被人徒手折断!

    这一幕。听来实在是让人觉得太过异想天开。

    在高渐离和盗趾双眼失神中,眼前似乎浮现了那一幕场景。

    剑断,人飞。

    不是刺杀不成,而是有着一座无法攀越的高山挡在了荆轲的面前。哪怕荆轲的绝杀。哪怕他再一往无前,面对东皇也只有剑摧人亡。

    这,怎么可能?

    同为用剑高手的高渐离实在是无法想像这一幕,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有如此能耐?

    阴阳家。

    一直以来,墨家与阴阳家的对抗中,墨家其实真正体会到阴阳家的恐怖并不多。因为对墨家出手的更多的还是卫庄的聚散流沙。

    真正意义上与阴阳家的交锋,其实并不多。

    倘若这样的一个人直接踏足当初的机关城,墨家又会有几人能存?

    阴阳家到底在想什么,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真正的只是为了替嬴政炼出长生丹药?

    一时间,高渐离和盗趾两人可谓是满腹心思。

    倒是一边的雪女,突的提起了一件事:“燕国蓟都。”

    “嗯?”

    扭过头,高渐离诧异道:“阿雪,你是说飞升成仙?”

    当初燕国蓟都城破,真正让许多人意外的不是燕国被灭,因为那在许多人的面前已经是肯定的事情,反而那个传说的举霞飞升传遍了天下。更何况,在那天,他们也见到了那诡异的天象变化。

    “……”

    雪女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保持了沉默。若不是因为家师和他有着想法,墨家又岂能阻挡他们的脚步?在世人眼中庞大的墨家,在他们的眼中弹指可灭。

    更何况,除了那个男人外,雪女一直记得家师对她的教导,留下的愿望。

    墨家。

    圣门。

    “所以……”

    手中木剑横在了双膝之上,指尖一点一点的抚摸着剑身,盖聂用一种极端的语气确定道:“嬴政在这一次祭天大典上定然有着自己的后手。”

    “一个让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后手。”

    后手。

    嬴政岂会没有后手?

    盖聂在咸阳宫那几年,对这个男人实在是太了解了,从自己的观察,以及从丽姬的口中。

    “对了!”

    最后是高渐离打破了这份沉默,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停在盖聂的身上,道出了心中这一路上以来留下的疑惑:“你以自身性命为注,到底是想让我们帮你什么忙?”

    “现在已经来到了咸阳。该不会是刺杀嬴政吧?”

    一旁。

    雪女和盗趾两人的目光也一直盯着盖聂。能让很少言语,一诺千金的剑圣盖聂许下那么大的承诺,显然等待他们的将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到底是什么?

    盗趾在猜测,雪女更是在思索。

    “救卫庄!”

    只是当真正的答案摆在三人面前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是想象中的刺杀嬴政,反而是救他们墨家曾经的敌人——聚散流沙的卫庄?

    什么鬼!

    当即盗趾就从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这不是他不会镇定,加上他本身的那种油滑性子,在这一刻直接以这大呼小叫的口气道出了三人内心中的惊诧。

    虽然聚散流沙经由儒家张良的牵线。让他们与墨家的关系得以缓和,从敌对关系变成了合作关系。可在墨家许多人的的心底,对对方其实都抱有一种仇视的情绪的。

    要知道机关城,可就是在卫庄的率领下攻破的。

    墨家有多少弟子死在那一战?

    即便是双方在儒家的牵线下修好,可彼此之间心中的裂痕早已经存在,哪里有那么容易修复?

    这一刻听到盖聂的答案,盗趾一时间很想拍手大笑,道一句干得好。不过话说回来,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是的盖聂要救卫庄?

    这其中的缘由更让人在意。

    为什么?

    面对三人的疑问。盖聂轻声说道:“他要刺秦!”

    当听到这个答案后,盗趾彻底傻眼了,而高渐离与雪女也是面面相窥,没有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这卫庄,竟然是要再现荆轲大哥曾经的举动。

    这,还是卫庄吗?

    盗趾微张着嘴,愣愣的发呆。

    若是卫庄在他面前,盗趾很想抓着卫庄问上一句,你到底还有没有立场?前面是帝国鹰犬破了墨家机关城,随后又与儒家合作。与墨家达成了和解,现在更是要刺杀嬴政。

    这应该是我们墨家的事,关你卫庄什么事?

    盗趾这一刻就觉得本来他们墨家锅里的饭,突然被外人将那最丰盛的那一块给带走了。那种荒谬感,让盗趾整个人哭笑不得。

    这卫庄,还是他们印象中的卫庄吗?

    这卫庄绝对是要疯了。

    这些年来对盖聂的了解,他们都知道盖聂是一个不屑说谎的人,他的这句话不管听起来如何荒谬可笑,只怕是真的。

    “为了什么?”

    雪女侧着头。她对这其中的原因实在是起了兴趣。

    “一个女人!”

    既然是已经说到这里,盖聂也没有了丝毫隐藏的打算。

    未等盖聂说完,盗趾已经惊呼出声:“赤练!”

    是的!

    在之前的调查中,赤练似乎不在聚散流沙,消失无踪,原本他还以为是赤练得到了卫庄的吩咐提前有了举动,但听到这里,盗趾已经反应了过来。

    顿时,三人理解了。

    情之一字,有如此的重量。

    只是赤练不是前不久都还在桑海城的吗?

    而且对卫庄更是忠心耿耿,那么是哪个男人有这个能耐带走这个女人?

    面面相窥间。

    三人几乎同时想到了一个答案上。

    蜃楼。

    阴阳家。

    而雪女更是确切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是他!

    东皇太一。

    “岳郎!”

    邪魅的笑声在大殿里回荡,人仰躺在那里,腰间则是搭着一袭红色的长裙,还有一条香汗淋漓的玉腿。

    侧头。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似娇似媚的脸,肌肤吹弹可破,粉色的红晕遍布,连那锁骨也是通红一片。娇嫩如银铃一样的笑声中,女子将那红色面纱轻轻的盖在了眼前男人的双眼之上,随后粉唇轻启,咬起一团果肉低头吻了下去。

    嗯?

    轻纱遮目?

    这一幕好似在哪里看过!

    不过很快,听着海浪声的岳缘又陷入了如水温柔之中,似乎早已经忘记了他想要做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