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04章 飞蛾扑火 下
    一个最佳的选择。

    阴暗处。

    一头秃顶的糟糕发型,糟老头子形象的笑三笑正立于黑暗之中,静悄悄的看着那前面的一幕场景。两名少年的招式,在他的眼中还显得太过粗糙,招式太重痕迹,每一招每一式都有着致命的缺陷,不值一提。

    不过换做另外一个方面来看,两人在武学上都有着自己独到的天赋。荆天明悟性与灵性不错,而项少羽在武学资质上更是天赋罕见。

    荆天明得到了墨家巨子的传承,更是在不知不觉间融合墨家的法门,至于项少羽更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已经将他的那一套绝学摸索着踏进了门槛。

    可是两名少年的性子,无疑是项少羽更加合笑三笑的胃口。

    至少在身份上,项少羽不同荆天明与大秦不清不楚,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立场坚定的反秦之人。

    “他,就是你的选择?”

    一道冷中带着怒意的声音突然传进了笑三笑的耳畔,年轻的声音里,更多的还是带着一种质问。

    在笑三笑身后的阴暗处,不知何时已经走出了一个满头血发的魁梧年轻人,只是对方的模样如同他那一头血色长发一般让人感觉到害怕。

    整个人肌肤外面经脉外扩,就像一头潜伏的凶兽。

    面色沧桑,尽是沟壑,可是在年纪上他也不过是一介年轻人。那模样,就好似被什么偷去了时间,变得苍老了不少。

    “……”

    笑三笑闻言身形一颤,面色上却是不悲不喜,沉默了半晌,这才开口道:“天儿,你的伤……”其实,以笑三笑的能耐,在对方来到这里后,他便早已经察觉到了。

    “是我在问你!”

    魁梧年轻人的话语没有丝毫的客气。毫不犹豫的打断了笑三笑的话,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至少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父亲可不是这样的人。”

    魁梧年轻人的质问不断的在笑三笑的耳边回荡,可是即便是如此。他仍然是不悲不喜,不为外物所动道:“为父察觉到人间不久将会有一场千秋大劫将要发生……”

    “那个将我变成了这样,那个让你失措,让你放弃一切对待的名为东皇的人?”失笑中,魁梧年轻人再度打断了笑三笑的话。讥笑道:“所以你让小虞去那样做?!”

    话说到这里,魁梧年轻人声音里的怒意已经几乎达到了沸腾的顶点。

    “天儿,你喜欢小虞?”笑三笑对魁梧年轻人的愤怒不屑一顾,反而是突兀的问了这么一句。

    “!!!”

    笑三笑的问题让魁梧年轻人的话嘎然而止,不过紧接着年轻人否认的声音传了回来:“不是,这只是单纯的兄妹之情。”

    再说……

    低下头,魁梧年轻人看着自己肌肤上外露的经脉,嘴角爬起了一丝苦涩的笑容。这种情况,又有哪个女人敢爱?

    没有在意自己长子的话是真是假,笑三笑听到这里。只是回答道:“天儿,那你就应该知道杀父之仇,灭族之恨不共戴天。”

    “哈?”一声讥笑不由自主的从口中蹿出,魁梧年轻人的脸上尽是嘲弄之色,只是因为对方背对着自己无法看到,盯着眼前这个有些佝偻的身形,年轻人嘲笑道:“这话你也说的出口?要知道,蜀山的灾难,根本就是因你而来。”

    “若不是你接下那丹方,又岂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说到这里。魁梧年轻人的语气顿了下,这才继续说道:“再说,我听你说过你的那一套武学会腐蚀修炼者的身心而不能自拔,不可轻易修炼。可你却让小虞将这套武学传给那项少羽?”

    “好狠的心啊!”

    最后,是魁梧年轻人一句道不尽的失望。

    “天儿,你不懂!”对此,笑三笑仍然是用一种看待小孩子的口吻回复了这么一句。因为在他的眼中,不管对方如何,始终不过是他那不怎么懂事的儿子。

    “是啊!”

    “我不懂!”

    魁梧年轻人仰着头。望向了那让他讨厌的太阳,唏嘘道:“我不懂自己的父亲为何是这么一个无情的人。”

    对此。

    笑三笑给出的回应只有沉默。

    半晌。

    父子间那尴尬的沉默气氛终于再度被打破,魁梧年轻人转过身,朝外面走去,道:“我要去劝小虞,不能这样下去。”

    “天儿,你不会得到满意的答案的!”

    “我不信!”脚步一顿,魁梧年轻人便头也不回的大步而去。

    转身,笑三笑目送着自己长子的离去,面色上终于还是流露出了一丝悲哀,自言自语道:“你们不明白的。”

    “你们不明白那东皇将是一个怎样恐怖的人。”

    “这世界,经不起他来回的折腾。”

    ……

    院落。

    石兰……不,确切的说是小虞这一刻正面带欣喜之色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魁梧男子,虽然因为其他的缘由对方的身体模样看起来沧桑无比,还有那一头的血发,都让不认识的人发自内心的有着一种畏惧。可在她看来,这却是一种难得的开心。

    这是遇见真正兄长的开心感觉。

    “惊天大哥!”

    如银铃一般的嗓音里充斥欣喜,在笑惊天的面前她不再有以往在其他人面前的冷意,脸上多出了太多的表情,是开心,也是欣喜,“你怎么来这里呢?二哥还好吗?”

    一连串的疑问,让笑惊天的内心里也不由的舒心了不少。也许,也许情况不会同父亲所说的那样。

    “二弟在家。”

    “你还好吗?”

    不同以往,这一次的见面,让小虞发现自己的这个兄长有着一丝以往没有的缅甸,这或许只是她的错觉,并没有让她在意。

    “还行。”

    一番平淡的开头交谈后,两人便开始道起了离开后各自发生的事情,一些该说的都说了出来,不过也有一些东西被保存在了各自的心里,并没有提出来的意思。

    很快。家常聊完后,两人的话转到了正题上面。

    面对笑惊天那直刺内心的问题,小虞沉默了。

    “……”

    见状,笑惊天的内心便是隐隐一抽。这个表情,这个模样……回想起刚刚自己父亲的话,他发现事情只怕是他自己想的太过简单。

    是悲!

    是喜!

    是哀!

    是愁!

    是恨!

    很难想像,笑惊天能在对方的脸上看到这么多的表情变化。最终,这一切化作了一道一往无前的眼神。那是确定,那是肯定。

    他不知道,在这一刻小虞究竟是想起了谁?

    但,笑惊天可以肯定那不是他所想要的答案。

    “惊天大哥,小妹已经确定了。”

    呢喃声入耳,那温柔如水的声音却是让笑惊天在这一刻体会到了寒冬的冷冽之感。这一句恍若一桶冰水在这烈日炎炎之下劈头盖脸的浇灌而下,让他从头到脚的体会到了那股凉意,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好似变得有些冷了。

    是……那项少羽吗?

    还是因为自己的父亲!

    笑惊天想问,可话已经来到了嗓子眼儿,最后还是被他生生的吞了回去。最后。满腹的心情化作了嘴角那带有涩意的笑容。

    那种苦意,哪怕是面临鲜血煎熬之苦,也难以媲美。

    一个是身,一个是心。

    因为了解对方性子,所以他没有劝诫的想法。

    “好!”

    “有了决定也好。”

    “只要小虞你喜欢就好。”

    最后,满腔的热血化作了一声声感叹,笑惊天笑着说道:“只不过那一套武学博大精深,你需要注意,否则的话极为容易影响修炼之人。”

    沧桑的面容遮掩了笑容中的涩意,在小虞的眼中看到的只有欣慰的笑容。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再回去的路途上,笑惊天耷拉着头走在寂静小道上。

    烈日当头。

    笑惊天却没有理会,这炎炎光芒对自己的影响,他感受到阳光里的温度。有着只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冷。

    那一头血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是凄艳的好似要滴下血来。

    父亲!

    小虞!

    蜀山之难!

    千年大劫!

    还有他自己的情况!

    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完全在他的脑子里重新开始构造,一切都被他联系了起来。不是他想的太多,而是以前他不愿意去想而已。

    “哈哈哈哈……”

    最后。在那山林间,笑惊天仰头大笑起来,沧桑的如同老农一般满是沟壑的脸上涕泪纵横,他在一字一句的叨念着:“千年大劫,千年大劫……”

    “我去你娘的千年大劫!”

    面色沧桑如老农,但他从来都只是一个满腔热血的年轻人,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他理解不了,也不想去明白。

    再低头。

    发红的双眸中,划过的一丝决意。

    海上。

    蜃楼以不快不慢的速度,朝这目标方向前进。

    这几天里,除去之前那暴雨天气,剩下的时候都是晴朗烈日。

    当的是一个好天气。

    随着蜃楼的前进,离目标方向也是越来越近了。

    深处。

    房间里。

    大座上。

    岳缘一身黑衣黑袍的侧靠在座位上,左手枕着头,目光出神的看着自己的右手。

    兴奋感,越来越盛。

    面具下,嘴角微扬,尽是一副邪魅狂狷的笑容。

    视线尽头处,右手的指尖上绕着的是一缕粉色线头。

    这线……

    是出自袜子上的丝线。

    只是……

    它是谁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