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01章 选择
    天有不测风云。

    有的时候,人心叵测比这苍天变化的更加的快,更加的不可捉摸。

    在阴阳家几乎举派踏上蜃楼朝日出的方向而去后,这一时间原本在这帝国上下庞大的阴阳家势力也降到了最低点。

    哪怕是以往那些对阴阳家有着合作心态,有着追求的人,在这一刻都紧紧的隐藏起自己的心思来。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无法预测的未来,让人无法揣测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若是长生丹方成功,那么阴阳家可能攀登上更加不可视的高峰,若是失败,那么阴阳家有着最大的可能是落下万丈深渊。

    触怒第一个一统华夏的人,没有人去敢保证秦皇嬴政将是什么样的心思。

    他们在等。

    当阴阳家在的时候,这些人都切切感受到那股来自上面的庞大压力。

    他们的离开,就好似那弥漫整个天空的乌云被阳光一扫而空,让人莫名的有一种轻松感。

    墨家。

    好不容易从噬牙狱里逃出来的墨家统领庖丁拍了拍自己那鼓鼓的肚皮,回想起自己在噬牙狱的经历哪怕是以他那‘宽广’的胸怀也算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一个不好,连盗趾和盖聂外加卫庄四人一起都会死在噬牙狱里。

    这个据说由商朝姜子牙所建造的牢狱,也不知道到底是用来关谁的。

    是的。

    在逃出噬牙狱后,庖丁与盗趾两人的思想开了小差,两人凑在一起嘀咕这个恐怖的噬牙狱到底曾经用来关谁。

    只是时间太久,后人也只能微微猜测。

    “噬牙狱说起来是军事堡垒,但我觉得这更多的还是用来关押人的牢狱,与军事堡垒的作用完全不符。”

    盗趾非常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道:“若是堡垒。没有退路的话,那会绝对被人生生困死。”

    “我也这样觉得。”庖丁赞同道:“哪怕是在里面保存不少的粮食却也不够,以姜太公的能耐想来不会铸造这么一个自困绝地的场所。”

    两人思来想去,觉得这噬牙狱只怕不是所谓的姜太公为武王修建的军事堡垒。一旦伐纣失败,退回这里,那将是绝地,只能老死在里面了。

    “是的。”

    “它本就是绝狱。”

    一边的盖聂在与高渐离说着话的时候,听到两人的嘀咕,便直接插嘴说出了自己的意见:“而且里面的功能不出意外的话秦军只能启动一部分。”

    “若是完全启动的话,只怕我们几人逃不出来。哪怕寻到了那个留下来的出口。”

    “那为什么要说是军事堡垒?”盗趾闻言立即反问道,他听到了这其中的含义。

    对此,盖聂只是淡漠的回了一句:“传说如此……”

    “嘿嘿……”

    庖丁捏了捏自己那胖乎乎叠了好几层的肉下巴,他倒是明白了,姜太公的声明不允许有这样一个黑点,笑着说道:“我只是在想这个噬牙狱到底是用来关谁,是什么样的人值得用那样的架势对待?”

    “如果没有那个出口的话,那是不是只有进得去,出不来啦!”

    盗趾见状接过话头。也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推测道:“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牢狱,世所罕见。”眯着眼睛,盗趾的脑海里似乎还在回忆那不断更改变化牢房位置的噬牙狱。那种变幻莫测的牢狱,到底是用来关押什么样的人,这也是他的疑惑。

    值得用这样的牢房来关押,那么那将是什么样的势力。什么样的人才值得堂堂商朝姜子牙如此做法。

    是啊!

    在曾经,究竟是谁值得堂堂姜太公如此对待?

    纣王,还是其他的谁?

    “哎?”

    “对了。话说姜太公当初一出山就是班大师这样的糟老头子了,那么说班大师也有机会咯?”一阵沉默后,盗趾突兀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顿时让整个场面诡异至极。

    所有人的目光在看看盗趾的同时,又瞅瞅站在角落的班大师,不约而同的几乎在脑海里脑补了下,一时间气氛变得怪异起来。

    唯有班大师鼓着眼睛瞪着盗趾,哭笑不得。

    山顶。

    笑三笑面无表情的眺望着东面的海平面,原本停在那里的蜃楼早已经没有了踪迹,早在几天前,蜃楼已经起航。

    “举派而走。”

    “倒是一个好办法。”

    笑三笑眺望着那平静的海面,迎面感受着那略带腥味的海风,自言自语道:“这一次,人那么自负的同时还警惕了太多。”

    抬头。

    在海风吹的脑袋两侧的皱巴巴的白发不断的跃动着,笑三笑的目光从海上收了回来,投到了天际那轮炎日上面,盯着看了半晌,直到他觉得自己的双眼有些发花的时候,这才收了回来闭上了双眼,右脚轻轻的踏了踏,用一种怀念的口吻继续说道:“脚下的这座牢狱,这一次再也无法困住人了。”

    他脚下山体的内部,正是墨家几人刚刚逃出来的噬牙绝狱。

    “落在秦军的手中浪费了。”

    口中是唏嘘的感慨,但笑三笑却没有任何尝试改变的心思,有些东西一次可以,却不能再次尝试。哪怕是面对蜃楼的起航,对笑三笑来说,也有着可以驱使海龟追赶的办法,可面对那个人,笑三笑压根儿没有上去硬拼的心思。

    因为那是一个无敌的人。

    只是站的越高,却也寂寞的越厉害。

    他不会败在别人的手上,他只会倒在他自己的手上。即便是死,那也是他自己作下的结果。

    不过……

    虽说不会给对方的生命上带来太多的威胁,可事情并不是单纯的一个人的失败来做结局的。因为在笑三笑看来,嬴政所拥有的野心远远要比帝辛来的更大。

    “你举派而走。是个解决办法的时候,也留下了另外一个纰漏。”

    “离间。”

    “最合适不过了。”

    话落,转身。

    独留潮响,人早已经不再。

    帝都。

    咸阳。

    秦皇嬴政就好似夏禹所铸造的九鼎一样独镇九州。只要他人在,存在他眼皮底下蹦跶的魑魅魍魉只不过是眼中戏剧而已。毕竟在等待的同时,总得需要一些东西来打发时间。

    而这一次,他关注的对象便是自己的两个儿子。

    公子扶苏,和十八世子胡亥。

    至于其他的王子,在这两人的面前实在是不值得一提。

    嬴政想看戏。

    看某些人的表演,来愉悦自己。来消遣等待中产生的烦躁。

    毕竟等待是需要耐心的。

    尤其是对一个追求长生的帝王来说……等待好比羽毛在撩拨,越撩越痒,越痒越烦。

    要知道,嬴政作为一个帝王,其实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可自从长生摆在自己面前,当蜃楼起航后,他的心就有些急了。旁人看不出来,只有嬴政自己知道自身的情况。

    他在担心。

    若是那东皇太一私吞了凤凰,那会如何?

    毕竟阴阳家几乎是举派而走。

    面对一个完全探不着真正根底的东皇。嬴政安插在阴阳家内部的人也没有让他产生足够的安全感。不过,眼下,对秦王嬴政来说,他所做的就只有等。

    然后看看天下间又有哪些人心怀异梦。对他对帝国存有敌意。

    “唔!”

    “朕无聊了!心焦了!”

    空旷无比的大殿上,端坐在九五之位上的嬴政用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是时候清洗下那些隐藏的魑魅魍魉了!”

    想到这里,嬴政已经有了决定。

    半天后。

    一道圣旨自咸阳传出,由人朝桑海城的公子扶苏送去。

    圣旨上只有一件事。那便是秦皇要祭天。

    与此同时。

    远在桑海的石兰在蜃楼离开的两天里,再度做了一个决定。

    这一刻。

    偏僻角落。

    一个少年,一个少女。

    两人四目相对。迎面而立。

    “这……这个是?”

    项少羽手中拿着一卷黑色的卷轴,面色发红,整个人在这一刻压根儿没有项家一族少族长的气质,反倒是好似一个害羞的少年变得踌躇不安。

    “我们蜀山一族的至高秘籍,它是同长生丹方一般无二的存在。”

    石兰的目光在卷轴上停留了下后,迎着项少羽的视线回答道。这话,是真话,也是谎言。

    秘籍?

    项少羽闻言不由一愣,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尤其是好兄弟的荆天明更是墨家举子。由此他自是知道秘籍这一词中所蕴含的重量。

    这,就堪比他们项氏一族的家传兵法。

    那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看的。

    而此时此刻,石兰选择了他,那是不是说……

    项少羽发觉自己的心跳的好快,脸颊也有些发热。

    “我为蜀山选定了你,也为自己选定了你,只有你才有潜力推翻暴秦……”石兰看着项少羽那不同寻常时候的表现,却是面色严肃的说道:“但你现在的能力还不够,这秘籍可以让你更上一层楼。”

    “石兰。”

    “我项少羽定会推翻暴秦,以报你的族人之仇!”

    面对石兰的叮嘱,项少羽已经开始自己的立誓言,不仅是在口头上,更是在自己的心里。若是有一天破秦,他项少羽定要以秦军性命活祭石兰族人。

    “……”

    说完后,石兰的面色流露出了一丝幽怨,随后低头喃喃道:“从今天起,少羽可以真正的改口叫我小虞了!”

    霎时,项少羽大喜。

    PS:大家的包.养,让小四(绝对不自称四娘)感激涕零,有这么一部分铁杆书迷,是小四的荣幸。

    既惭愧,也感到高兴,同时也有一点怪异的地方。

    毕竟从没有试过被一群人包.养过……确实有压力,但也能将其变成动力。

    没有其他可多说的,只能说我已经躺好,正面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