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00章 月亮惹的祸
    闺房。↗,

    一柄剑。

    还有一地狼藉。

    一个身形略显佝偻的男人,在这一刻就那么拄着长剑,站在那里。而在那人的脚下,最为吸引目光的则是一份绸缎,上面黑色点点,显然这是一封密信。

    “……”

    白凤安静的靠在门口,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让人突然觉得有些陌生的男人,他突然理解了对方的身上出现的这种状况。当初,那人的离去,不也是让他这样嘛。

    赤练!

    哪怕是看到这样的结果,可白凤还是无法明白赤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

    从哪里看,都不该是这样的结果。

    低着头,指尖在下巴上摩挲了下后,白凤最后还是将这其中的关键点停在了曾经的那次试探阴阳家禁地的事情,只怕是那一次,才会让赤练做出如今这样的抉择。

    白凤也想问一声为什么。

    目光静静的停在对方的背影上,白凤突然发现一直以来聚散流沙的这个完美的首领,在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个男人该有的情绪。而不是以前那个高高在山,让人摸不着猜不透他心中所想,让人畏惧的人。

    卫庄,喜欢赤练吗?

    脑海里,白凤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在这个问题弥漫在心头的那一刻,白凤却是忍不住的去揣测。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在以前赤练是倾慕卫庄的。

    那么他呢?

    这个无情的鬼谷传人,真的喜欢赤练吗?

    无情?

    是的,自卫庄放弃无双的时候,就让人知道他有着无情的心。

    只是在看到这一刻卫庄那莫名带有一丝悲意的背影,白凤觉得这答案应该有一丝纰漏,或许卫庄亦是一个有情的人,只是隐藏的太深。

    “只要是聚散流沙的人,除非是我放弃了,否则的话生是流沙的人,死是流沙的鬼。”卫庄的声音落在了白凤的耳中。只见他的身躯不知何时恢复了以往的挺拔,低声道:“千金一诺,我卫庄可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

    “!!!”

    眼皮微微颤动,白凤的神情有些愕然。

    这话。让人听的不明不白。

    白凤觉得听明白了一些,但又有一些东西没有明白。

    前面的话是卫庄对赤练的离开的愤怒,而后面的话……白凤没有明白。不过他可以肯定一点,聚散流沙与阴阳家在这一刻已经成为死敌。

    女人发疯会可怕。

    男人发疯,会更加可怕。

    低头。

    卫庄的目光在地上的那卷轴上停留了一眼。鲨齿一动,剑气自发,径直将其搅成了碎末,他人这才转过身来。旁人不明白,只有卫庄自己清楚。

    说话算话,那是他曾经许下的那份诺言。

    要给赤练一个更加强大的韩国。

    而眼下,人已经不在。

    可诺言,身为一个男人还是要去完成的。

    转身,卫庄手持鲨齿剑自白凤身边走过,在离开的时候。他停下脚步,微微撇头,道:“这房间让人整理下吧,恢复原样就可以了。”

    “……”

    白凤闻言,眉头不由的挑了挑。望着卫庄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

    桑海。

    小圣贤庄。

    在遍观儒家典籍后,公子扶苏对儒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那便是文字统一。

    统一,是帝国的国策。

    许多的东西,都进行了相应的规范。

    对于这一点。公子扶苏是赞同的,在对儒家提出了要求后,加上对儒家的三位当家的印象颇为不错,倒也许下了一些东西。无疑。儒家的一些主张,十分的适合公子扶苏的脾性。

    很多时候,人与人,人与事,对胃口才是最重要的。

    显然。

    双方对上了。

    儒家兴高采烈的回去让人用秦国小篆统一典籍了。

    当然,在这其中。儒家的人以一种劝谏的口吻,侧面提示了下帝皇求长生的负面作用。而这些话,加上公子扶苏本身的担心,使得公子扶苏听在了耳中,留在了心里。

    不过,在这个时候,公子扶苏的面色很是阴沉,并不那么好看。他的目光停在了站在下方的帝国丞相李斯的身上,静静的听着对方的汇报。

    噬牙狱!

    阴阳家!

    被影密卫首领章邯抓入噬牙狱的墨家盗跖,加上聚散流沙的卫庄和帝国叛徒盖聂全部逃离,让他们功亏一篑。重要的不是这些叛逆的逃离,而是阴阳家的做法。

    据影密卫的观察,有阴阳家的人掺杂在了其中,帮助了这些叛逆。

    “如果属下没有猜错,那应该是阴阳家的控心之术。”

    章邯看着公子扶苏那几乎可以冷的低下水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道出了自己的猜测:“控心之术,能在这上面有这样造诣的,据属下了解帝国上下只怕只有阴阳家擅长……”

    神秘,防不胜防。

    被控制的人压根儿就不清楚。

    “可是,能够无视空间,控制噬牙狱的狱卒……这,那阴阳家的长老恐怕没有这个能耐吧?”李斯隐隐的扫了一眼公子扶苏的神情,目光停在章邯的身上,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阴阳家的长老是很厉害,可也应该没有达到这种神鬼莫测的地步。

    听到李斯的质问,章邯的面色在这一刻变得很是奇怪,用一种很飘渺的口吻回道:“属下也不敢肯定,但在那一刻,我感觉到空间四周好像被什么东西无孔不入,好似有着什么人在注视着自己,并在自己的脑海深处轻声细语。”

    “如果不是属下清醒的快,只怕……有狱卒莫名的变换了立场,向那墨家叛逆盗跖提供了帮助。”章邯有一句话没说,若是那感觉的人站在他的面前,只怕他连拔剑的勇气都没有。

    听到这里,哪怕是公子扶苏也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这语气,这口吻,好似章邯遇见了鬼神。

    这,难不成……

    公子扶苏和李斯对视了一眼后。便随口道了一句:“蜃楼,起航的太是时候了。”

    顿时,场面变得安静下来。

    谁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整个帝国高层,除了当今的皇帝嬴政外。其他人没有几个能够真正了解那阴阳家最高首领东皇太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甚至,身为嫡长子的公子扶苏,也只有听闻过东皇太一的名字,而没有见过这个人。

    至于李斯,也不过是当初荆轲刺秦王的时候。远远的见过一眼。

    一身黑袍,头顶弯月,戴着面具。

    反手之间,镇压了号称天下第一刺客的荆轲,使得对方功亏一篑。

    那人太过神秘。

    没有人说话,房间里一时弥漫着沉重的气氛,站在上面的公子扶苏双眼眯了眯,脑海里回荡着儒家的三位当家的提出的劝谏,双拳紧握了下,他在心底对原本还有些摇摆的心思做出了决定。

    此时此刻。东海上。

    巨大的蜃楼如同一座小岛一样迎风破浪,朝东方日出的方向驶去。

    甲板顶端。

    岳缘双手负背,立足其上,正出神的看着远方那一片湛蓝。

    在他身后,则是一身红妆的赤练站在那里,同样失神的看着前面的海景。

    对一个从来没有离开大陆来到海上的人来说,这是一种难得的体会。刚开始,还因为不适有些晕船,不过本身是练武之人,赤练倒是很快的适应了下来。

    她发现。站在高处看着大海,会让她原本有些抑郁的心情舒畅不少。让她恨不得对着那空旷的大海,大声的喊上几声,以抒发那心中的畅快。

    “你可以对着大海喊上几声。”

    似乎是察觉到了赤练的想法。岳缘突然开口说道,给了一个很是正经的提议。

    “啊?!”

    赤练一怔,面色一红,张了张嘴,可最后还是没好意思做出心中想要做的事情。不知怎的,在踏上这蜃楼上后。赤练发现自己变得没有过往那样肆无忌惮了,变得娇羞了。

    要知道以往她的面皮可是很厚的,调笑戏弄他人那是轻易的事情。但在对方的面前,赤练却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做到如同幻觉中老夫老妻那样的熟稔。

    “你这样做,真的想好了吗?”

    岳缘的声音随着海风飘荡,在飘去远方的时候,也落在了赤练的耳中,“也许卫庄会发疯的。”

    “他太近,却又隔得太远,是一个抓不到的人。”

    “而你,明明那么远,却又隔得太近,近的伸手可触。”

    “但我知道,若是在蜃楼离开前没有做什么,我怕连我梦中伸手可触的人再也抓不到了……”赤练声音越说越低,又有着一种蕴含在其中吐露不出来的委屈:“哪怕这本身是梦。”

    是表态。

    也是抉择。

    痛苦了多年,在脑海里思恋在这一刻化作了柔声细语。

    对此,岳缘却是无言以对。

    喜欢吗?

    岳缘扪心自问,只怕不是。这个错误,当初本身就是因一个名字而起。比较起来,她不同雪女、亦不同阴阳家的其他女子。她与他之间,本身是陌生人。

    更多的只怕还是怜惜。

    只是这份怜惜,在这一刻,使得两人的关系变成了这样。

    忽的,岳缘身体一颤,却又猛的停了下来。

    玉步轻移,赤练提步上前,来到了岳缘的左侧,然后紧挨着对方轻轻的侧靠了下来,就如同曾经在幻觉中一样。

    一样在船上。

    只不过没有纸伞,没有烟雨。

    下方。

    甲板上,月神、大司命、少司命还有月儿四人也站在那里依栏望海,不知在何时几人的目光已经转到了蜃楼的顶部方向,眺望而去。

    莫名的

    月儿只觉得四周气氛再降,也不知是海风太冷的缘故还是怎的,让人打了一个哆嗦……想了想,月儿走到了和自己个头一样的少司命的身边停了下来。东瞧瞧,西看看,最后月儿低着头开始打量起自己衣服上的那六个月亮起来。

    死死的盯着,就好像那上面的月亮正在惹祸。(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