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7章 大限
    银。

    白。

    两色相近,让人一眼看去几乎一样,但却又是各有分明。

    一道门。

    隔着两个女人。

    四目相对,两个让人看起来几乎一个颜色的头发的女人就这么彼此对视着。一个表情淡漠,一个确是眼带冷意。

    目光在对方身上那一身湛蓝色的衣衫上徘徊,最后定格在了那双玉手所持的玉箫上面,晓梦看到这里便已经明了对方的身份,开口道:“墨家统领雪女!”

    一身道袍,一头银丝,雪女视线也扫了一眼后亦是道出了对方的名讳:“道家天宗掌门晓梦大师!”

    言语平淡,却只是两人自己感觉得出来这潜藏在话语之中的暗涌。

    一侧的远方是那蜃楼。

    而在这里碰面的两人的身边这一刻确是没有任何的第三人,这种局面已然告诉了对方彼此之间都有着秘密。不提本身与人宗变得敌对关系,与墨家关系向来不怎么样的天宗掌门人,单单就眼下雪女一人在此,已然说明了太多的东西。

    在见到这个天宗掌门的时候,雪女的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心思便是杀了她,因为对方有可能窥破了她的秘密。要知道这秘密一旦泄露,那么阴阳家东君一直以来的计划便会功亏一篑。

    只是……

    对方始终在门外,并没有踏足其中的打算,这一点便让雪女对这个银发女子的警惕提到了极高的地步。

    “你想杀我?”

    忽的,晓梦似笑非笑的看着门里的雪女,道了这么一句:“放下杀意吧。我没有心情去在意你们墨家内部的事情,也不用担心我会破坏你的计划。”

    “所以,你没有必要对我戒备至此。”

    “因为你的敌人眼下并不是我。”

    话中有话,言外有意。

    晓梦的话让人听起来非常符合她的身份,只是这些话落在雪女的耳中,却并不是这样了。

    一刹那。

    雪女的杀心并没有因此降低,反而是沸腾到了最顶点。

    这个女人!!!

    四周气流在这一刻暴动,蓝衣飘飞中。雪女人已然有了动作。

    身形幻化,人影错分。

    恍惚间,两道人影错身而过。

    再度浮现的时候,雪女已然来到了门外。而晓梦则是站在了房间里面。

    “好身法!似舞似幻,有着莫名的妙味。想来这便是你那名闻天下的舞技了,很美,美到可以杀人。”晓梦侧着头,很是赞叹。道:“而且……我感觉你比儒家的那三位当家只怕更强。”

    “你隐藏的很深。”

    “墨家落你手上不知是喜还是悲。”

    “不过在我看来,你终究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儿。”目光看着雪女那不断鼓动的衣衫,晓梦没有丝毫在意,就好似是两个熟人间的对话显得那么随意。

    “哈!”

    闻言,雪女嗤笑出声。虽然眼前这个传闻中的道家天宗新任掌门让她感受到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憋屈感,似乎对方的那双无情的双眸能够看透世间万物。

    那种被人透视的感觉,无疑会让人觉得糟糕。

    但是——雪女的视线定格在了晓梦那银色的双眉上面,说道:“也许你更让人觉得可怜,如花一样的年纪确是早早凋谢,那种场面实在是太可悲了。”

    不同她雪女因情的一夜白发。眼前的晓梦的一头银丝却不是那样。

    那还掺杂在其中的黑发,明显的告诉雪女对方那是一种早衰。在以前,她便听说过道家天宗的晓梦,年纪自是要比她小,可眼前的人看起来确是比想象中的成熟太多。

    换句话说便是人家成长的太快,亦是透支的太多。

    双眼所看到的一切都在告诉雪女眼前的这个道家天宗掌门的诡异之处。在雪女的印象中,她没有听说过道家有一种以生命透支为代价的功法。至少她的印象中没有,反倒是她的师傅东君曾经说了几门这样类似的功法,但那并不符合道家。

    “也是。”

    “不用我出手,你自己就会走向尽头。”

    之前匆匆一招。让雪女在心底推翻了对对方功力的猜测,而且在这里交手也不符合她的处境。动手已然是下册,那么剩下的唯有言语上的交锋。更重要的是,雪女还无法揣测这个女人的真正来意。只是在雪女寻思这个的时候。她的目光却是被对方身上的一件饰品所吸引。

    “嗯?那是!!!”

    双眸一亮,视线定格在了晓梦的腰间,在那里正挂着一样让雪女看起来有些熟悉的坠饰。

    那是一枚玉坠。

    在这一刹那,四周气温好似来到了冬天,莫名的冷了下来。

    哪怕雪女早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决心,可当她真正看到与那人有关的东西的时候。她的人还是失态了。自从她从阴阳家净身离开,抛却了焱的身份,化作了另外一个极端。

    可是……

    在看到这本该是在那人身上贴身饰物的时候,雪女的心态却已经化作了岩浆一般的波涛汹涌。好似在这一刻,她不再是雪女,而是曾经的焱。

    这是在炫耀吗?

    蛾眉一挑,雪女猛地回头望向了蜃楼的方向,面色冷若寒冰。

    就在雪女回头的时候,晓梦再度有了动作。

    人如影如雾,移形换位来到了雪女的身前,玉手握住对方的手,嘴贴近雪女的耳畔,热气呼呼中晓梦用只有彼此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低语道:“莫急,我告诉你一个所期望的秘密。”

    “!!!”

    双眸瞪大,雪女那一身提起来的真气就好似被戳破了的气球,瞬间漏气安静了下来。

    同时。

    蜃楼。

    岳缘在与自己女儿月儿闲聊了几句,给了对方一个无比愕然的回答后,再度安静了下来。至于那道家秘宝眼下就在月儿的手上,说起来当初还挺有想法的,想要从长生诀上面寻找到最好的办法,可是当这长生诀重新回到自己手上后,岳缘确是没有了再看的心思。

    是太熟?

    还是本身只不过是自己心里的一份执念?

    目光自那一直搁在高月身前的长生诀上面收回,岳缘的心思突然又再度飘回了前几天的那一幕。

    那让人熟悉却又陌生的一幕。

    那角色调换的一幕。

    回忆。

    都说人回忆太多很容易变得哀伤。却也代表了人经历了太多。也许这样的人都会有一个不好的习惯,那便是爱回忆。

    不过对比起来,岳缘之所以在那一刻好似呆愣在原地,任凭对方拿走自己身上的玉佩而无动于衷。一来是在思量过去,二来则是因为那个道家天宗的掌门晓梦。

    以他如今的眼力看得出,对方有早夭之相,那一头银丝可不同雪女的白发。而且只不过匆匆一会,岳缘便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那种肆无忌惮。无所顾忌的作为。对自己,对别人,对四周的所有事物。

    以那样下去,只怕活不过二十七。

    那是她的大限。

    二**限。

    “哈!”

    轻笑一声,岳缘侧着头笑了起来,一个将会早死的女人对自己说一句有缘,这样的情景此刻回想起来让人觉得有一种莫名的荒诞感。而更让人觉得不喜欢的还是那眼神,好似看透一切看透万物的漠视。

    那眼神……

    让人不由的想起了曾经一个人的眼神。

    那是曾在华山脚下遇见袁天罡时,对方便是这样的眼神。

    虽说有着些许不同,但那种看透的眼神着实让人觉得有些厌恶。即便是对方最后入了纯阳。可一直以来岳缘与对方的接触并不算是多亲近,若隐若现间有着大家都知道的隔阂。

    算命的,并不是那么讨人喜欢的。

    回想起贞贞曾经说的话,徐子陵似乎便是踏上了这条道路。那个名为李淳风的化名确是生生的刻在了岳缘的心底,尤其是那份托贞贞留给自己的信息——血光之灾。

    袁天罡如此。

    徐子陵亦是如此。

    如今,还有一个面相早夭,透支生命的女人,也是如此。

    那会不会再过不久,还有人也对自己这样说?

    摇头失笑,岳缘面具下的面色变得有些怪异……血光之灾?他们所指的是不是寻常的灾难。

    现在想来……

    他们没有明说。可往深处想来,这血光之灾想来非比寻常。否则的话,徐子陵也不会托贞贞留下那样的消息。

    不好说,那就代表着情况非常严重。

    那这是我的大限?

    “嗯。”

    人。从那种恍惚的状态中回复了清醒,对于那些算命之说岳缘向来是不大相信的。即便是那样,他也有着男人该有的自信。而且在岳缘的心底,已经对此做出了相应的对策。

    而这个对策……

    时间历史,对岳缘来说才是最大的障碍。

    在明白自己的这一路来后,小心翼翼的保持加上历史本身的惯性。这使得这历史是他印象中的历史,却又不是。

    熟悉,却又陌生。

    而解决这个麻烦的办法便是……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凤凰的事情去解决。

    半晌。

    起身。

    岳缘人在月儿的目光中飘然而去,唯有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回荡。

    “三天后,正式出发。”(未完待续。)

    PS:  祝大家除夕快乐,猴年大吉,猴年大发。前几天脊椎撞了疼了好些天,坐着和咳嗽都会疼,无法更新,买了不少药,最后红花油的效果最强,尼玛……另外吐槽一句,抢红包的人各个都是老司机,都是麒麟臂出身的,给个机会,我也想抢红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