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6章 秘密
    大殿。

    白茫茫一片。

    里面白烟蒸腾,笼罩其中,远远望去就好像来到了传闻中的仙宫庭院。只不过只要仔细的去观察,便会发现这些白色的烟雾并不是真正的烟雾,也不是在里面燃烧的熏香所致。而是水汽……

    不知何时,在那里面的熏香早已经被这些水汽弄湿,彻底的熄灭。

    许久。

    这些白雾似乎受到了什么影响,开始急速旋转,收拢,就好似在这正中间出现了一个莫名的漩涡,将这几乎笼罩了整个大殿的白雾彻底吸收殆尽。

    最后,白雾消散,露出了那端坐在那正中心的人。

    秦皇,嬴政。

    睁眼。

    低头。

    嬴政扫了一眼自己的双掌,双眼深处闪过金蓝二色,随即消失不见。目光在手掌心上停留了半晌,嬴政这才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不同以前,在正式接触了武学后,这些年来,嬴政可以说有着极大的进步。可以说,对武道上的认识已经不是普通人那么的无知,再说在以往的时候他在还没有成为王子,只不过是质子的时候,就有还算过得去的身手,因为他需要有自保的能力。

    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他认识了丽姬,却也正是他、丽姬和荆轲三人之间的故事的开始。

    这帝国上下,又有几人知道他有多强?

    只怕只有作为他曾经的女人丽姬隐隐了解些许。毕竟,曾经有太多的东西是她教给他的。可在赵国身为质子的时候,隐忍自保已经刻在了他嬴政的骨子里,这份特质直到现在仍然存在。哪怕是到现在,在整个皇宫,包括他的亲母,也不知道嬴政自己有多大的能耐。

    天下间的人都以为那在风胡子排名榜上排名第一的天问剑只不过是他嬴政用来彰显荣誉,无用的饰剑,哪怕会舞剑也不过是几手三脚猫的剑法。可又有几人知道。在他手上的天问剑本就该排第一。

    这是他最大的秘密。

    眼眸深处精芒一闪而逝,略显低沉粗重的呼吸微微一顿,嬴政缓缓闭上了眼睛,右手抚上了腰间天问剑的剑柄之上。

    举步!踏前!

    锵——

    长剑出鞘!

    剑出。人动。

    招式赫然是数年前那震惊天下的荆轲刺秦所用出来的最后的一式绝剑。

    在这一刻,这式绝剑竟然在堂堂秦皇嬴政的手上再度展现,其风度其威力竟然不下曾经的荆轲本人所使用,甚至要更强一分。

    剑光闪过。

    收剑入鞘。

    唯有剑刃划过剑鞘时的摩擦声在大殿里回荡。

    可这份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东皇!

    当嬴政曾经做出了试探与询问后,而东皇竟然是什么也没有说便拿出了阴阳家甚至是他自己的镇派绝学出来后。嬴政便知道自己辛辛苦苦自小隐藏了大半辈子的秘密已经被人窥破。要知道在以往的时候,为了保持这个秘密,他甚至连内功都没有怎么学过。

    由己度人。

    也就是自那一刻,嬴政对东皇对阴阳家的忌惮之心到达了顶点。

    “……”

    似乎是不太喜欢回忆过往的事情,嬴政收敛了心思,右手开始在那摆在自己身前的摊开的卷轴上轻抚而过,最后指尖停留在了那卷轴最前面的四个字眼上。

    这是世所罕见的绝学。

    他练了一部分,却是不敢全练。

    哪怕是曾经拿出一部分让赵高来观看,查探其中有没有隐藏的缺陷,但嬴政仍然没有足够的把握。而他的十八世子胡亥却是做了一件让嬴政满意的事情。

    只是到现在,嬴政却是感觉到了这上面的问题。

    这武功到底是十层?还是十卷不同的绝学?

    这套被他改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名字的武学让他这些年来都有无法肯定和揣测的地方,那便是它好似可以分开练,却也可以合起来练。到底怎样修习才是最正确的方式?

    嬴政非常清楚,有时候越好的东西才越危险。可是越危险的东西却越有诱惑力,尤其是对自信的人来说。

    他如此。

    东皇亦如此。

    对这份武学的诱惑力,嬴政没有拒绝,尤其是里面有一套武功的要素更是非常符合他的心态。我的是我,你的还是我的,那能够吸纳他人精气内力强化提升自己。这无疑太过匹配帝皇的身份。

    只不过他并不喜欢东皇所定下的那个名字,在岳缘看来那份秘籍里有着不少的在正道人士看来称之为邪功的存在,譬如有点缺漏的吸星大法。故而岳缘将这一套功法称之为魔功,只不过为了更为大气一点。加了一个天字。

    而嬴政自然不这么认为,他将这个名字改成了自己想出来的——浑天宝鉴。

    这个无疑更为适合他的身份。

    再说这一套武学,只要研究透它,那么理应能寻到东皇身上的缺点。只要这个缺点找到,那么……

    桑海城。

    蜃楼。

    因为岳缘的故意加上月儿的有意无意的帮助,闯入蜃楼的三个少男少女在阴阳家高层的目光下就好似钻进了迷宫的老鼠一样。让人侧目。为了传达出岳缘想要传出去的消息,甚至他还专门让月神与云中君和星魂三人在他们三人的观察下故意的来了一场阴阳家内部的内斗。让人觉得云中君和星魂已然对月神的某些处事方法有些不满,准备阴谋定下内部的权力划分。

    这个消息既是对笑三笑的回敬,同样是对那隐藏在阴阳家内部的嬴政的人的回答。

    一箭数雕,莫过于此。

    不提看到这一幕的三个少男少女是什么心思,也不说隐藏在阴阳家内部的人是什么想法,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岳缘正在对自己的女儿进行手把手的教导。

    教导的不是武功,也不是什么大道理,而是教她如何看人。

    如何看男人。

    什么性格的男人,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杨过、郭靖、令狐冲、寇仲和徐子陵、段誉、江枫等等,不管与他岳缘是什么关系,都被他拿出来给月儿做了例子。这里面有什么样的男人?倔强固执的小流氓,浪荡子,憨厚老实不解风情的男人,风度翩翩口舌伶俐的少年,又或者追妹狂魔……

    这一幕何其眼熟,当初岳缘是和杨过用女人来论道,而眼下却是与自己女儿用男人来论。

    让人莫名的有一种荒谬感。

    侧着头。

    高月怔怔的看着正在用深情的口吻说着一个个荡气回肠的故事的岳缘,她自是听出了岳缘话中的深意,显然是另有所指。半晌,高月突然开口打断了岳缘的话,脆声道:“那如果是遇见你这样的男人呢?”

    正滔滔不绝的声音,戛然而止。

    低头。

    目光迎向月儿那清亮的双眼,岳缘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份认真,他看得出月儿这话不是替她自己问的,而是替她娘婠婠问的。

    “……”

    目不转睛的盯着岳缘的双眼,高月在等待着答案。

    许久。

    岳缘的声音在高月的耳边回荡,低沉的嗓音里充斥着一股疲惫,道:“若是遇见了这样的男人……你告诉爹爹我吧。”

    “嗯?”

    高月仰着头瞪大着眼睛,一时间没有明白。

    抬头。

    因为面具遮挡,让人看不到面具下的表情。只有岳缘那略显唏嘘的声音在高月的耳边传来:“若是遇见这样的男人,你告诉爹爹我,我替你杀了他!”

    “啊!!!”

    高月闻言目瞪口呆,压根儿没有料到自己的生父会给她这样一个答案。

    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答案!

    到底有多少意思,却不是高月一个没有经历什么感情的少女所能理解的,只是这样她也能从这句话体会到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无奈感。也许老人所说的世事无常,便是如此。

    同时。

    高月在心里也不由的松了口气。

    至少在她到现在的年纪里所接触的所有男子中,还没有一个像她的生父这样让人捉摸不透,满身的故事。不过,他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来?莫名的,她对自己那并不了解的父母过去的故事起了兴趣。

    母亲的故事。

    还有生父岳缘的故事。

    她,好奇了。

    只是听岳缘语气,高月便知道自己的这个心思自然不会得到回答。不过在月儿看来,雪姐姐和月神理应知道不少。或许,有时间有机会的话,可以问问她们两人。

    与此同时。

    岸边。

    一处房屋里,道家天宗掌门晓梦临窗而立,目光静静的眺望着远方,看着停在海上的蜃楼,默然不语。

    在她的身后,则是一名女道士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

    半晌。

    “走吧!”

    晓梦清冷的嗓音在飘荡,目光再扫了一眼那远方的蜃楼后,她便没有丝毫眷恋的转身离去。只不过在离开的那一刻,她的脚步又停顿了一下,目光朝另外一栋建筑的方向瞟了一眼,随即收回了视线,不再理会。

    “有一个有意思的女人,在等我。”

    “而我也想见见这个女人。”

    身后,女道士一头雾水,压根儿就没有听明白自家掌门这话的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