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4章 钓虞! 下
    自由自在。

    岳缘早就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自由自在,话虽然可以说的好听,可是摆在他面前的事实却是让人无奈。旁人留下来的束缚想要破局还好,但若是自己给自己留下的,那么是含着泪都要踩下去。

    也许,人知道的越少才越好。

    眼下,岳缘便是面临了这个让人痛苦的场景。

    自从当初在笑傲世界察觉到那个让他有些懵了的消息后,岳缘便知道他从始至终都是在一个世界,一个时空。唯一不同的是他破碎的是时间,而不是空间。

    超脱了时间,却没有掌控住时间。

    正因为是一个世界,早已经让岳缘明白了现实的无奈。

    有时候明知道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可为了未来的自己,岳缘却只能无奈的为未来的局势做下安排。那种自己为自己设局的做法,一个外人是无法想象那沉寂在岳缘内心深处的抑郁的。

    只是有一点让岳缘自己有些疑惑,那便是现在的自己究竟是在过去,还是现在又或者是存在于未来之间?

    破碎虚空,超脱时间。

    对其他人来说也许是一件幸事,但对岳缘来说,只怕未必如此。

    他已经渐渐的看透自己的情况。

    刘邦呢?

    这个念头刚起,岳缘面具下的脸上便爬上了一丝唏嘘。

    想要不顾一切的更改,但为了那已经缠绕一身的情债,却是让岳缘一路走的辛苦非常。

    一旁。

    月儿也察觉到了自己身边生父的情绪变化,那围绕在其周身的玄阴剑意让她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使得人高兴不起来。虽然疑惑,但她现在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那潜入了蜃楼的三人的身上,为这三人的性命担心,只怕一个处理不好,便不是高月她想要的结果。

    半晌。

    在脑海里沉吟了一会的岳缘缓缓的站起了身,身形幻化。如同波纹一样的消失在了房间里。

    “!!!”

    见状,高月猛的回过头,看着自己父亲那已经消散的身影,跟随了许久的月儿自是认了出来。不由惊呼道:“这是剑气留形!”不知何时,岳缘早已不在这个房间。

    蜃楼。

    通道里。

    石兰、项少羽和荆天明三人已经‘阴差阳错’、‘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无数的守卫,安然无恙的来到了藏药的地方。在踏入这个庞大无匹的巨船内部厚,他们决定顺便在这里寻得能够救下端木蓉伤势的药物。

    比较起有些粗心大意的项少羽和荆天明,身为女孩儿的石兰却是越发深入其中那种让人觉得奇特的诡异矛盾感。弥漫在她的心头。

    这诡异的地方便是太轻松了。

    在项少羽和荆天明看来这是三人间的配合以及阴阳家的大意才让他们有惊无险的进入其中,可在石兰的心中这种情况便是最大的奇怪之处。

    这船是秦皇嬴政用来给阴阳家寻仙的座驾,据闻这里面更是有着那个阴阳家最高的首领东皇太一。

    但就这样稍显的轻松进入,这并不符合她心目中的猜测,也不符合爷爷笑三笑的说法。

    这里面,定然存在着什么阴谋。

    就在石兰内心猜测的时候,霎时四周气氛陡变。

    一股沉闷的压力突袭而来,让人觉得呼吸无比困难,就好像四周的空气都被什么完全抽走一般。

    这个突来的情况瞬间让三人愣在了原地,一头冷汗的想要观察四周的时候。在他们的眼中四周的环境好似时间停留一般定格在了那里。

    项少羽和荆天明张着嘴,露出一口白牙,瞪大着眼睛直愣愣的注视着前面的虚空,人保持了这个模样好似被人按了暂停键一样的呆立在了原地。而石兰则是微微昂首,呆呆的望着前方,一样的定格在了原地。

    不知何时,在三人的面前多了一个身穿黑衣的人。

    正是岳缘。

    转身。

    打量。

    目光先是在荆天明的身上停了停,尤其是对方脖子上的那个印记扫了一眼后,岳缘的视线这才转开挪到了在荆天明身后的项少羽的身上。

    是一表人才。

    至少比荆天明这一副小混混模样的气质上强了不少。

    传闻项羽有着一双特别的双眼,是重瞳之人。

    可是眼前这个名为项少羽的少年。也就是项羽的少年时期,却压根儿没有重瞳的迹象。心思一沉,岳缘套着黑色手套的右手已经伸出,食指与中指直接压在了项少羽双眸的上方。似乎只要轻轻用力挖一下,这双眼睛便会被他挖了出来。

    “……”

    那自手指窜入项少羽双眸的长生真气已然回收,并没有什么病变的迹象。既然没有生理上的问题,那么记载历史上面的那个重瞳,只有其他的可能造成异变了……而这个可能只有一样,那便是武功。

    尹志平。便是前例。

    目光瞬间转移,来到了站在最后的少女的身上。

    “笑三笑!”

    看着这个还有小时候影子的少女,岳缘就已经知道项少羽成为了笑三笑定下的人选。不错,以项羽的资质和天生神力,自然算的上是一个武道上的奇才。

    刚刚真气在窜入项少羽体内检查对方双眸的时候,岳缘也顺便探查了一番对方的资质。不提悟性,单单就资质而言,寇仲和徐子陵只怕都无法与之媲美。

    被笑三笑选上,不出意外。

    只是传给项少羽的绝学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自己曾经留给了嬴政那一套的秘籍吗?

    岳缘的这个猜测并没有错。

    笑三笑在了解到了大秦的来历,在结合以前的那一败,确定了他的这个心思。在他看来,岳缘想要保下嬴政,不重蹈覆辙,再加上有荆轲刺秦的例子,那么在对方能够长生前必须要有足够的自保能力,至少不会落得自焚而亡的下场。

    而东皇那一身的绝学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只是笑三笑再算计如何?

    只要在这里杀了项少羽,那么一切万事皆休。

    可是……

    这种下棋要让人家三子的感觉,该怎么说?

    自嘲一笑。岳缘收回了那按在项少羽双眸上的双指,右手放回了身后。

    “谢东皇不杀之恩。”

    一个甜糯清脆的少女嗓音在身边响起,不知何时石兰已经从那种呆滞定格的状态清醒了过来,在看到岳缘将放在项少羽双眼上的手指收回来后。便是盈盈一礼,道谢出声。

    侧头。

    视线停在了石兰那张柔中带着冷意的俏脸上,岳缘的眼中流露出了些许讶异。天生神力的项少羽和有着一身不俗内力的荆天明都还是保持着那种定格的状态,却没有想到是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美少女提前清醒了过来,这让岳缘不由的有些意外。

    是恨意!

    是戒备!

    更是极端警惕!

    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矛盾心情。

    看着眼前这个让她熟悉的身形的男子。石兰一直以来面对什么情况都能算是冷静的她的心绪有了极大的波动。哪怕是再努力保持镇定,还是能够让人察觉到那娇躯的微微颤动。

    石兰的目光在那还是保持着身形定格的项少羽和荆天明的身上收回,两位少年的模样仍然好像是被时间定格在了原地,但清醒过来的石兰却是非常清楚这并不是那种情况,出现这样的情形是在一种极端的情况下使得人的意识发生了空白才产生的迹象。

    这人……

    不同不懂事的小时候,现在的石兰能够体会这一份恐怖。若不是在刚刚心头突然弥漫起来的那一股冷意,只怕她也会如项少羽和荆天明一样定格在这里。

    打量了一眼,岳缘有些哭笑不得。

    按道理他们三人都应该在道心种魔大法那极端的精神压迫下出现意识空白的情况,却是没有料到少女会从中醒来。而且,在观察后。岳缘便发现使得少女清醒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因为他当初在对方身上留下的那一道残存的微弱剑意所刺激。要知道当初之所以借着抱着小女孩儿的缘故留下的剑意,岳缘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防止少女无法逃脱秦军围剿一时的随手而为。

    而这一刻,这一道残存的微弱剑意彻底被玄阴剑意吸收殆尽,不留一丝一毫。

    同时。

    少女也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体内彻底消散,让她有一种恍然若失的感觉。

    “放心!”

    “本座还不会对小孩子出手,再说也有人替你们求情……”说到这里,岳缘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眼已有了娉婷身姿,有了少女独有的青涩魅力的石兰,这个跟高月一般年纪的少女。岳缘说道:“你不应该掺杂其中,莫要落的红颜薄命的下场。”

    有人求情?

    刹那间,石兰便猜到了这个求情的人大概是谁。

    果然。

    这潜入蜃楼,是在别人的注视下。游戏一般可笑。

    最让石兰在意的还是对方的话中的警告,她听的明白这看似警告里面包含的善意。而且这个仇人,更是有着一种不在意的姿态,就如曾经。

    可……

    一直以来在项少羽和荆天明眼前都是冷漠,很少流露出真实心态的少女笑了,面带涩意的笑了。贝齿紧咬着下嘴唇,腥甜味在嘴里荡漾,目光迎着岳缘那淡漠的目光,少女开口道:“杀父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不比曾经不懂事的小时候,现在的少女早已经明白了当初那事的缘由。

    自从跟在爷爷的身边,少女就已经大概明了自己的未来。

    哪怕对方当初没有亲自动手,可是蜀山一族的灭亡与自己父亲的死亡与眼前这个男人脱不了关系,他才是最大的黑手与指示者。在这个时候,一边还是被精神压迫的意识空白的项少羽和荆天明已经被她忽视了。

    她的注意力都在眼前这个笼罩在黑色衣袍,戴着面具的男人的身上,尤其头顶那轮弯月尤其引人瞩目。

    那模样那姿态,与她记忆中的一般无二。

    在岳缘的目光中,少女那一双黑色的眼眸不再冰冷,反而是充斥着极端的复杂。凄艳的鲜血沿着嘴角流淌,看上去就如那双眼眸让人觉得莫名的刺心。

    “哈哈……”

    岳缘笑了,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那就好好的活着,可莫要到时早早失去了性命,没有地方可报。”说完,人已经转身,准备离去。

    只是在抬步的刹那,少女的声音再度从身后传来,使得岳缘的脚步停了下来。

    “你……”

    “能不能让我摘下那张面具,让我看看下面那张脸。”

    “我不想到死的时候都不记得自己最大的仇人是什么模样……那实在是太可悲了。”

    凄冷的语气,伴随着脚步声,少女带着一身香气来到了岳缘的前面,昂着头看着面前的人,玉手缓缓扬起,指尖朝对方的脸上伸去……

    没有侧头。

    没有吹气。

    岳缘不避不让,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他的目光很奇怪,看着眼前的人儿,就好像看着自己的女儿高月一样,场景好似曾经蜀山一幕再度重现,那个小女孩儿抓自己面具的场景。

    咔擦!

    原来……面具下的人是这个模样!

    死死咬着嘴唇,看着这个自己的生死大仇,少女瞪大着美眸,好像要将眼前的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生生的刻在骨头里……

    直到她死,或者他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