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3章 钓虞! 上
    胜?

    败?

    又或者是胜负难分?

    笑三笑立足山顶,遥遥眺望着那坐落在下方得小圣贤庄的方向,那里此刻正进行着一场精彩得论剑。目光静静得看着下方的建筑,笑三笑默然沉思。他在思索胜负这二字。

    当初没有在蜀山遇见对方的时候,笑三笑倒是没有想过太多。毕竟那时的他,其实已经做好了归隐的打算,有着妻子,有着孩儿,可是万万没有料到……

    现在回想起来,那已经是他的极大失误。

    要知道这被秦国所灭的六国皇室可是有着大周的血统,算的是周王室的后裔,而秦国……则恰恰相反,他们据说是商的后裔。这一点,从皇室所有的旗帜上便能看出。

    周灭商,到秦灭六国,笑三笑发现这好像走了一个轮回。

    当他将这一切结合起来的时候,已经发现天下一统的大局已经阻止不了,这一幕就好似曾经那个势如中天的大商一模一样,只是同样存在着那足以动摇根基的潜流。

    这一幕,几乎是曾经的再现。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得大秦完成了华夏一统。

    如日中天的大秦帝国,如日中天的阴阳家。

    可是站的太高,那便容易成为空中楼阁。只要这下面坍塌了一角,这眼下的世界便会再度回复从前。纵观过往,周有八百年,大商有吗?在笑三笑的眼里,分封才是王道。

    曾经的殷商已败,如今的大秦当再败。

    而且……

    “小虞已经选择了人选。”

    “项氏一族少主项少羽会是最佳的人选。”

    “他,将是武王再世,逆伐暴秦。”

    喃喃自语了一番,笑三笑那略显佝偻得身躯却是莫名的有一种伟岸,让人看起来有一种高大的感觉,可惜这种迹象没有人有机会欣赏到,只有那吹过得风感受到了那弥漫在语气中决心。

    他与他之间,已经不单单是单纯的争斗。而是理念之争了。

    对方以帝王长生为棋,那么他笑三笑便以盛世绝学来造就推翻者的底蕴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与他下棋的人早就不被时间所束缚。这一局的胜败,将会真正的得到落幕。

    而此时……

    笑三笑口中的那个被抉择下来得少年——项少羽这一刻正与荆天明和石兰三人在一起悄悄得潜入了蜃楼的里面。想要救出被他们理所当然认为陷入其中的高月。

    亦步亦趋,三人先是在上面甲板处与大司命交手了一番,然后以一招道家隐身之法潜进了其中。

    蜃楼。

    甲板上。

    眼珠微转,故作诧异的扫了一眼四周,没有发现几人踪迹的大司命这才放弃了继续寻找的打算。娉婷着身姿举步离开了。只不过在大司命的内心里,却是颇为诧异。

    诧异刚刚东皇大人的传音,故作败退,让三个少年少女闯入蜃楼里面。

    只不过哪怕是心中疑惑,大司命还是完美的完成了她的任务,以一个大意,一个小伤让三人进入了蜃楼的内部。

    步停,回首。

    望着三人进入的方向,大司命回眸一笑。

    就在刚刚她突然回忆起了一件事,那便是跟随在荆天明和项少羽身边的那个名为石兰的美貌少女。让人觉得有些眼熟。好似是在哪里见过一般。想了许久,大司命终于想了起来。

    女大十八变,但那少女的身上还是能够看得出小时候的身影。

    那不正是当初在蜀山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儿吗?

    嘻……

    捂嘴一笑,大司命觉得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只可意会。

    蜃楼通道。

    荆天明、项少羽和石兰三人小心翼翼的往蜃楼的深处潜去,一路上避开了无数的机关和巡逻的人员,可谓是有惊无险得经过了一段路程。也许是因为在水上的缘故,这蜃楼的里面因为水汽的原因有着一种冰凉之感。向来粗心大意的荆天明并没有觉得有多大的问题,倒是出身军旅的项少羽已经在隐隐间察觉到了丝丝不妥。至于哪里是有问题,却是说不上来。最后也只能将这份疑惑压在心头。

    反倒是石兰在踏入这蜃楼后,她的注意力几乎提升到了最顶点。不知是否是错觉,她总觉得有人在注视着他们三人,犹如芒刺在背。

    是那些刻画在上面的眼睛吗?

    而且。身为女人的石兰有一种直觉,在这蜃楼里只怕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抬起头,石兰的视线落在了刻画在头顶上方的那只眼睛上面,然后她便诡异的发现那只眼睛眨了一下。

    “!!!”

    顿时,石兰大惊。

    深处。

    端坐在正中央的岳缘缓缓侧头,面具下的双眸同样眨了一下。

    侧头。

    目光落在了那跪坐在他身边的高月身上。岳缘温和道:“女儿,为父已经应你的要求,让你的那些小伙伴们进来了……噢,对了,那个名叫天明的小子身边可还是跟着一个漂亮的少女,看起来对他似乎颇好。”

    “你说,该怎么处理?”

    “……”

    轻纱遮面,高月那收拢在衣袖里的双手不由得握紧。半晌,低头的高月缓缓抬起了头,目光迎向自己父亲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瞪大眼睛,开口脆声道:“父亲贵为东皇,自当一诺千金,想来是不会负了对孩儿的话的。”

    听着高月那颇有些义正言辞的话语,岳缘反倒是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之前对高月的那种性子,岳缘自是满意。

    可是当带着高月在身边一段时间后,岳缘发现这种性子若是在平常的时候那倒是不错,可是在某些时候,却是一个极大的缺点。尤其是对成为了阴阳家圣女,明确了下一代掌教的高月来说,就更是如此了。

    那便是月儿,太单纯了。

    这种矛盾的心情让岳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有着明空做例子,岳缘与婠婠自然不想月儿成为第二个明空,可在眼下岳缘却又发现那种单纯却又不合适月儿的身份。虽然在这段时间里进行了教导,但那种成长并没有达到岳缘想要的地步。尤其是在岳缘已经隐隐确定自己有着潜藏的敌人的时候。

    难不成到时直接带着月儿飞升?

    只是一想到下一步将要到的地方,岳缘就觉得自己的脑门有些发涨发疼。带一个女儿去见莫愁,岳缘当真是无法想象那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

    世事无常。

    世事无常。

    心中连续念了两遍后,岳缘摸着月儿的头,这才继续说道:“月儿,你身为阴阳家圣女,这种小事自己处理就好。至于那端木蓉的伤势,那需要的药物已经放在了药库,怎么做,就看月儿你的想法了。”

    考验。

    这是考验。

    高月在听了这话后,已经明了这隐藏在话中的深意。

    生父东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月儿在这一段时间里也算是从月神的口中得到了些许的侧面了解。

    活着的神,比之她的母亲东君身份更高。

    两人的形象已经从旁人嘴中彻底颠覆了她的人生三观,她的母亲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她的生父有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原本善良可亲的母亲的形象化作了心狠手辣,让人畏惧的东君,并且还冒出了一个生父,一个满身神秘的东皇。可以说,直到现在,高月被崩溃的三观这才在慢慢的重组之中。

    这也算是月儿的心性坚韧,倘若差一点的话……

    只能点头。

    只能应下。

    月儿觉得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只怕那闯入蜃楼里的三人只怕是生命不保。应下后,月儿便在岳缘的注视下开始了属于她阴阳家圣女身份的第一次安排。

    荆天明、项少羽以及石兰三人的性命,便在她的一念之间。

    “……嗯?”

    被岳缘在玄阴剑意的影响下颇得两名少女只得换上女装后,正以一种奇诡戏弄心态注视着这一切的岳缘的目光再度停在了三人中唯一的少女身上。若说之前只是因为少女的模样,在见过了太多倾城绝色的岳缘眼中仍然撑得上是一个绝色坯子评价的少女,在这一刻却是真正的引起了岳缘的注意。

    “这道微弱的剑意!”

    “她是……”

    “蜀山的那个女孩儿……虞姬吗?”

    心中念头一闪而过,那弥漫在整个蜃楼的玄阴剑意的注意力便真正的停在了石兰的身上,这一近身试探终于让岳缘察觉到了那残存的微弱剑意。

    女大十八变,虽然石兰有着小时候的影子,但是之前都不过是岳缘以剑意来试探,站在面前自是认的出来。

    眼下自然没有。

    不过在这一刻,岳缘面具下的脸色变得认真起来。

    曾经的蜀山一行,岳缘不过是随手在小女孩儿的身上留下了一道自己的剑意,算是保护也算是自己留下的一道伏笔。而这道剑意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已经微弱不堪,若不是隐藏的深的话只怕……

    显然。

    能做到这点的只有笑三笑。

    而从自己女儿的口中,岳缘早就知道与荆天明在一起的乃是项氏一族的项少羽。本来还好,但若加上一个虞姬,那只怕不同了。

    笑三笑。

    虞姬。

    项羽。

    暮然抬头。

    岳缘举目望向了头顶,视线好似透过虚空落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那刘邦呢?未完待续。

    PS:  身体好了,重感冒浪费了不少时间。更细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