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9章 你我有缘 下
    桑海。

    银月当空。

    在漫天的月辉下,一股莫名的冷意随之传遍了四面八方。每个手中持有剑的人,都在这一刻奇怪的发现自己身上的剑变得冰凉了起来。

    就好似这不是处在夏日中的夜晚,而是来到了寒冬之夜。

    “???”

    卫庄眉头一跳,白色的眉毛扬了一下,目光落在了那被自己拄在地上的鲨齿剑,就在刚刚他察觉到了剑身上传出了一阵奇特的冷意。&lt;|猪|猪|岛|小说www.[zhu][zhu][br=""&gt;

    同样。

    在他的身后,赤练也蹙眉将盘绕在腰间的赤练剑拿在了手上,奇怪的打量起来,在外人看来那不过是她的随意动作,并没有什么不同。

    至少这个举动在白凤的眼中是这样。

    唯有抚摸着剑柄的卫庄察觉到了赤练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不过他没有说什么,眼前远方那蜃楼也好像没有了任何的吸引力。只是低眉沉思起这刚刚一扫而过的冷意是什么。看白凤等人的模样,显然这只是有着剑的人才会察觉到。

    剑在发冷,传递而出的是一种畏惧,似乎是有着什么天敌出现在了面前。

    鲨齿剑被称之为妖剑,难不成有什么东西比其更为凶戾?

    要知道他师兄盖聂手上那曾经号称第二的渊虹剑可是被鲨齿剑生生的折断。

    这个感觉的来源是人还是剑?如果都不是的话……

    那,会是什么?

    莫名的卫庄止住了拔剑的冲动,生生的压了回去,很快这股冷意便消散一空,似乎之前的一切不过是大家的错觉而已。

    同时。

    小圣贤庄。

    三位当家都是用剑好手。

    在这一刻,自是一般无二的感受到这股莫名的冷意。

    “咦?”

    一直保持着安静的颜路在这个时候,竟然是首先发出了诧异,在伏念和张良疑惑的目光中。他从袖子里取出了那无形的含光剑,在三人的目光注视中那碧绿色的玉质剑柄正在发出轻微的颤动。

    这个是?

    剑吟。

    疑惑中,三人面面相觑,一时不明所以。

    桑海城最高的地方。

    由剑观人。

    岳缘突然睁开了双眼,回荡四周的玄阴剑意已经收回了体内。侧过头,目光投向了?ahref='/txt/25180/8090006/'&gt;斗剑涝底匝宰杂锏溃骸把P嘴澹馐俏雷慕!R醵救缟撸馐浅嗔返慕!恚ネ跛姆健U獯笃母芯醺檬乔楸ㄖ腥寮掖蟮奔曳畹慕!!?br/&gt;

    就在岳缘准备评价下一柄剑的时候,确是猛地停了下来:“这柄剑……”

    “好生奇特的剑,一柄无形的剑,却又是君子之剑,更有道家之味。”

    “嗯~”

    “我倒是有兴趣想要看看这柄剑,这个人了。”

    回身。

    岳缘目光再度眺望了一遍四周,叹道:“可惜,若不是时机不够,玄阴剑意吸收了这些人的剑意后。便会变得更加的强大。”被融入了长生诀阴阳二气改变而来的小无相功与北冥神功,这玄阴剑意更是超出了小无相功,不仅仅是单纯的改变模仿,它能够自发吸收融合。只要有着其他人的剑意当做养料,那么它按照自己的理论上便会无上限制的成长,自发修补剑法中的漏洞,直到这玄阴十二剑彻底变成一套不该存在世间的最完美剑法。

    就如同天山折梅手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天山折梅手需要人为去做,而玄阴剑法更进了一步,化被动为主动。

    没有出剑。自然玄阴剑意也没有吸收的余地,此番举动也不过是让岳缘做了一次探查情报的举动。

    很快。

    岳缘便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他继续揣测之前那在意的事情来。沉吟了半晌后,岳缘的目光落向了另外一个方向,笑道:“不过现在该见另外一个人了。”

    “她,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而不是与墨家的人呆在一起?”

    ……

    举头望明月,对影成三人。

    这个时候的雪女一袭白发,正孑然一身的立身在屋顶之上,借着高度和身旁阴影的遮掩,她在眺望着远处那停靠在案的巨大蜃楼。阴阳家那庞大的队伍自咸阳举派而动,这样的消息自是传遍了天下,墨家的人更不用说。

    再说……

    对墨家里有些人来说,新任的墨家巨子荆天明前一刻可是与兵家的项少羽等人也在儒家的小圣贤庄读过书的。自然而然的墨家的头领们也有不少人暗中来此打探这隐藏在里面的真正消息,顺便照顾下这个新任的巨子。

    对于雪女来说,她是从来就不承认荆天明的巨子之位,而荆天明也不敢在她的面前摆出什么架势。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小孩子的直觉比之女人更加恐怖。

    在外人的眼中,雪女是艳绝天下的雪姬。

    在高渐离的眼中,雪女是他的梦中情人。

    在墨家弟子眼中,雪女是严肃的墨家统领。

    在其他统领的眼中,雪女是一个略显冷漠自闭的女子。

    在高月的眼中,则是温柔的雪姐姐。

    而在荆天明的眼中,确是第一眼便看到了那隐藏在雪女心中的另一面。是很凶的雪女,是心狠手辣的雪女。

    这使得荆天明哪怕是到现在看见雪女仍然不由自主的会感觉到恐惧与害怕,至于他那所谓的巨子之位早就丢在了其他的地方了。在雪女的面前,荆天明根本不敢耍什么小心思。

    雪女,也许会笑着吃人不吐骨头。

    就在雪女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远处的蜃楼一直打量的时候,一道略显尖锐的声音在她的背后突兀的响起。

    “我一直好奇这些年来联系自己的会是谁?有过猜测,但万万没有想到是姑娘你。”

    “不上去看看吗?”不知何时,一个身形削瘦,带着高帽的男子出现在了雪女身后的阴影里,出声道:“或者那蜃楼里有着你想要见到的人。”

    “你的话变得有些多了。”

    “是不是呆在皇帝的身边,沉默的太久,想要迫不及待发表自己的意见?”这个时候的雪女的脸上早没有在墨家里的时候温和,玉脸上可谓是冷的快要掉下冰渣子。那被荆天明害怕恐惧的形象这一刻彻底展现:“记得东君大人的话就可以了。”

    “呵呵……”

    削瘦男子闻言笑了起来。那尖锐的声音带着一种抑扬顿挫的味道继续说道:“东君大人可是早被东皇大人迫的白日飞升了。”

    “噢?”

    听到这里,雪女缓缓的转过了身,目光定格在了眼前人的脸上,抿嘴笑道:“那你的意思是准备忘却家师给的任务了哦。”

    “不!”

    对雪女身上那肆意散发的冷意,来人摇头否认道:“我自然不敢忘却东君大人的吩咐。”低头,男子以这样的姿态表示自个儿的恭敬。

    闻言,雪女笑了。

    笑容上看不出是否真正的满意,她只是在夜风的吹拂下,任凭那白色发丝打在侧脸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说道:“这个答案还算动听。”

    说到这里,雪女的目光朝两侧扫了一眼,笑道:“只是你太胆小了些,还带了六个人来护卫。”

    “没办法。”

    “在宫中一个不好,便会身死的下场。”

    “再说,面对东君大人的亲传徒弟,我又怎能不在意?”袖子一拢,男子比划了一个行礼的动作,很是认真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面皮丝毫不变,反而是道出了自己的一个提议。

    “其实我觉得你我二人的任务,其实是互补的。”

    “大家都是东君大人的人,不若合作。大家更进一步如何?”

    合作?

    雪女目光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没有言语,只是静等着对方的话。

    果然。

    在她的注视下,对方道出了一句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语。那便是:“海月小筑靠海而建,景致极佳,齐鲁闻名。乃是桑海城里最为出名的地方。”

    说完,便听风声响起,对方已然离开。

    海月小筑?

    听到这里,雪女睫毛一颤,心中早已明白。只不过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一股熟悉的感觉弥漫全身,身形竟是猛地一颤,定格在了那里。想要转身,却是死死的咬着嘴唇,胸腔李好似爬满了无数的蚂蚁在狠狠的咬着心,这股难言的疼痛让雪女强迫自己站在了那里。

    半晌。

    “蜃楼已好,阴阳家举派而动,不再回来了吗?”

    “不会。”

    “还会在这个世界呆多长时间?”

    沉默。

    “那月儿怎么办?”

    仍然是安静。

    许久。

    岳缘身形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雪女的背后,站在那里,柔和的声音回荡在四周:“有你和月神,阴阳家与墨家都是她的后盾,月儿的安危不会让我太过担忧。”

    “她有很多的朋友。”

    “不会孤独。”

    “而且……”

    雪女闻言却是莫名的笑了,打断了岳缘的话,讥讽道:“你故意在让月儿在警惕你,害怕你。也好,有我与月神照顾,至少不会再度发生师尊所说的事情。”

    婠婠曾经将我黑成什么样子呢?

    但是岳缘竟无言以对。

    想要转身看看身后之人的模样,雪女知道阴阳家有此大举动,想来岳缘身上的问题已经被彻底压制,剩下的便是最后的解决,不然的话阴阳家不会这样大举行动。

    她很想看看这个男人不藏在那一身漆黑衣袍中的模样,可又害怕看了会忍不住。那份在心头弥漫的矛盾心情,让雪女无端的有一种想要发泄的地方与冲动。

    最后,雪女突然说了一句:“我想要杀一个人。”

    “嗯!?谁?”

    岳缘一时没有明白雪女为什么会来这一句,他很少看到雪女的情绪会有如此大的波动,似乎在他的面前雪女的情绪一直就不是沉着冷静。

    “她叫赤练。”

    “因为她叫我妹妹。”

    说完,雪女已是身形一动,衣衫飘飞中,飘然远去。

    月下。

    “……”

    岳缘孑然而立,满心复杂,目送雪女离去,而鼻尖则是环绕着一股若隐若散的血腥与香气混杂的味道。

    脑海里。

    那是一个白发女子低头咬破嘴唇的娇怜模样。(未完待续。)&lt;/|猪|猪|岛|小说www.[zhu][zhu][b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