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7章 你我有缘 上
    月辉盈盈。

    落在水面上,荡荡悠悠,就好像有人用手拨乱了这平静的画面。

    就在这时——

    一抹白皙出现在了上面,其白其细比那月辉更让人觉得入眼,就好似暖玉如烟,让人觉得似梦似幻。娇嫩的足尖轻轻的在那水面上一点,顿时平静的湖面发生了变化。

    波纹荡漾。

    那停在湖面上的月辉也好似绸缎一样上下起伏不定起来。

    这震动中,一抹玉足终于没入了水中。

    圆月下。

    有一湖,一银发女子正在水中安静的戏水。

    岸边。

    整齐的摆放着一套折叠好的道袍,一个年轻的女道士正端坐在那里,怀抱着一柄带着拂尘的宝剑做认真严肃状盯着面前的石头,对那在水里戏水洗澡的人视而不见。

    水中。

    一条白藕一般的手臂扬起,纤纤手指张开,对那挂在天际的圆月做了一个握拢的动作后,晓梦这才收回了玉手,轻轻的侧了下自己的身子,让那同样穿着衣服站在水中的女道士为她梳洗。

    “如何?”

    玉脸微微一侧,眼角的余光落在了那跪坐在岸边看着衣物的女道士的身上,晓梦随口问道,那语气似呢似喃,就好像问的不是一件重要的大事,而是一个人无聊之下的呓语。

    “回掌门。”

    女道士先是躬身行了一礼,这才抱着秋郦剑认真的回答道:“在数天前,帝国已经有上千名的童男童女在士兵的带头下提前朝桑海城的方向而去。”

    “而紧随其后,阴阳家上下举派而动。”

    “他们的目的地同之前那上千的童男童女是一样的,桑海城蜃楼。”

    听着自己下面的人进行汇报,晓梦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那般的无悲无喜,玉手伸展,任凭在身边的人用丝绸擦拭身上的水渍。晓梦就这样赤身*的从水中站了起来。人,缓步朝岸边走去。

    玉足在青石上踩出了两个清晰的水痕。在女道士的帮忙下,晓梦一点一点的穿戴了起来。

    “还有了?”

    低头,女道士继续恭敬的回答道:“除了帝国的人外,还有墨家的人据说也来到了桑海城。”

    挑眉,已经穿好了衣物的晓梦转过身目光落在了对方的身上,声调微扬,道:“据说?”

    “是肯定。”

    身下的女道士闻言身形一颤,立即更改了自己话语中不当的词汇。说道:“墨家的人已经来到了桑海城。而且,有人代表公子扶苏再度向掌门发表了邀请,想要邀请掌门于桑海城一叙。”

    阴阳家!

    帝国!

    墨家!

    那本身便将据点放在桑海的儒家。

    群雄汇聚在这里,倒是有些意思。晓梦听到这里,眼眸的深处不由的露出了一丝讶异。而以她的推测,只怕到时在场的可远远不止这些人。

    不提百家汇聚,只怕也是这些年来的盛事。

    只是秦皇嬴政让公子扶苏负责阴阳家蜃楼之事,倒是让人对这个帝王的心思有些测度。

    而且……

    抬头扫了一眼那轮挂在天际的圆月,晓梦嘴角一挑,无声的笑了起来。

    当初时机不当。而当下却是恰逢其会。

    “也罢!”

    “代我应下公子扶苏的邀请,就说那天我自会前往桑海亲自拜访公子。”

    说完,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秋郦剑。晓梦转身而去。

    她的目的只有一个……至于其他的,那不过是顺带着的东西。

    ……

    桑海。

    儒家,小圣贤庄。

    在这几年四处行走的张良再度回到了小圣贤庄。

    昏黄的油灯下,三位当家聚在一起,开始了例行的讨论。

    儒家能够在百家倾轧中安稳的活到现在,甚至缓缓的发展壮大,其中便是他们儒家人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便是会隐忍,会吸收他派的优点。更会谨慎。

    在三位当家的眼中,眼下的墨家的行为其实是让三人从长远看来是不值得取的。

    那是因为他们所站的高度便不同。

    眼下。

    大当家伏念便是站在了国家的高度看待这样的行为。而且哪怕是在张良的忙活下,儒家与墨家之间的矛盾小了下来。但他们都知道真正在道统之争上,那将是你死我活。只不过现在有着其他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在百家中,曾经法家和现在阴阳家的权势,那是儒家最为羡慕的东西。

    当然。

    发生在前面的事情,已经让儒家有了前车之鉴,在三位当家的率先表率之下,眼下的儒家已经有了其他的变化。吸他人之精华,去其糟粕,这便是他们的心思。

    “调查的怎么样呢?”

    伏念的目光在二当家颜路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便落在了张良的身上,询问道:“与我们想象中的有多大的区别?”

    “长生之说不假。”

    张良迎着伏念的视线,沉思了下,便回答道:“那搁在桑海这里的蜃楼便是阴阳家用来东渡之用,以求长生。为此秦皇还派出了上千名的童男童女随阴阳家而动。”

    童男童女?

    一直沉默不言的颜路抬头扫了一眼张良,没有说话,显然他是看出了其中的一些东西。

    “当初那件让我们怀疑的事情,是真的。”

    “蜃楼建造而成,便是秦皇的迫不及待。”

    “而此次行动的负责人正是长子公子扶苏,有此可见秦皇的重视。”向来,华夏就是立长不立幼,将公子扶苏派来负责此事,便见嬴政的心思。

    “此次桑海城可谓是藏龙卧虎,有无数的人隐藏其中,我们需要越发的谨慎。”

    公子扶苏来这里,那么就代表兵家的人也来,而且张良从之前与卫庄的对话中早已经知道赵高的罗网组织更是提前来到了这里,就更不用说本来就呆在这里的儒家,以及卫庄的聚散流沙,还有那之前来到这里的墨家之人。

    可以说现在的桑海城看起来平静无匹,实际上内部早已经危机重重。

    一个不好……

    只怕便是百家之间的惨烈交锋。

    牵一发动全身,说的便是眼前的这个局势。

    不过最让伏念、张良两人无奈的是早在数年前的决定在实行的过程中受到了太大的影响,压根儿就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有着法家和阴阳家做表率,公子扶苏着实对儒家有些怀疑,根本不怎么记得。

    在统治者眼中,法家重法,兵家会打仗,哪怕是现在叛乱的墨家也是造工具的一把好手,更不用说阴阳家在炼丹和数学上是一把好

    ……儒家呢?

    儒家擅长什么?

    儒家现在绝大多数人都是数家齐修,没有真正自己意义上的东西。

    所以哪怕公子扶苏本身对这两家就有着自己的意见,对儒家更多的还是视而不见的姿态。

    “或许这是我们儒家的一个机会。”

    一直沉默不语的颜路突然开口说道。

    “噢?”

    “怎么说?”

    伏念和张良两人的目光都停在了颜路的身上,他们知道颜路是一个要么不说,一说定会是点到关键点的人。在两人的目光注视下,颜路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的藏书应该可以吸引公子扶苏。”

    “不过这藏书的文字不能以秦国小篆来书写,而是要用六国的文字来写。”

    听到这里,伏念与张良两人都不由的恍然。

    不愧是颜路。

    让张良与伏念赞赏的正是那个用六国文字来书写藏书的意见。因为这样会给公子扶苏一个前来的理由。

    或许这一次,便是我儒家进入帝国高层,取代阴阳家的一个机会。

    只是……

    伏念低着头,满腹心思。

    张良和颜路二人之前所作出的那件让反叛分子进入小圣贤庄读书的事情,还是让伏念心中隐隐不安。眼角的余光一一扫过张良和颜路,伏念却知道他们儒家的三位当家各自的理念其实早就出现了分歧。

    只是这些都不算什么,将儒家发扬光大,成为统治国家的第一学说,那是他伏念的使命。

    与此同时。

    桑海城,城门大开。

    无数的士兵踏马而入,在为首的一部分先锋军进入城中后,紧接着便是无数身穿白衣的童男童女手持灯笼从城门进入,朝城市的另一端缓步走去。只是这一幕并没有被多少的百姓知晓,在军队的阻挠下没有哪个百姓敢冒着生命危险去偷偷的观察这个。

    倒是这一幕落在了有些人的眼中。

    远处。

    公子扶苏骑着马,面无表情的看着那远处的队伍,一言不发。

    作为被自己父亲选择的负责人,公子扶苏在心底对这一幕有着一种抵触情绪。不过公子扶苏倒是没有说什么,而是恭恭敬敬的应了下了。提前到了桑海的他,便让赵高的罗网洒遍了整个桑海城。

    不能出丝毫意外,这便是此行的目标。

    屋顶。

    石兰、项少羽以及荆天明窝在房梁角落里愕然无比的看着下方道上的变化。

    “这是什么?”

    见状,项少羽和荆天明两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这个队伍!

    这种衣服!

    阴阳家!

    石兰见状,面色更是在一瞬间变得冷酷起来,蜀山之仇……在这里再度遇到阴阳家,那还真是缘分。

    原本就已经在石兰心中定下的抉择又加大了几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