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6章 决定
    一头青丝迎风而舞。

    身着黑色夜行装的俏丽少女正立足于树梢之上,听着远方清风吹过树叶发出的阵阵声响,人有些失神的望向远方。目光散乱,显然少女的注意力并不是被那轮圆月所吸引,而是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下面。

    树干上。

    项少羽双手枕着头,靠着树干,目光出神的仰望着那站在树顶的少女,愣愣失神。在他的目光深处,荡漾着的情愫就好似这漫天的月辉洒满了世间。

    &amp;~猪~猪~岛~小~说~www.yuehuatai.comnbsp; 在一旁,荆天明正拿着一只烤熟了的鸡腿,吃的正香。每吃上一口,他都会自言自语的道上一个人的名字——月儿。

    这一夜。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心思。

    两位少年情窦初开,哪怕他们算起来还是逃亡的人,可在这空闲的时候,人总会将注意力投在其他的方向上。至于名为石兰的少女则是在树梢的顶端,满腹心思。

    她在抉择。

    石兰第一次觉得选择是一个让人左右为难的事情。

    在少女的眼中,项少羽与荆天明各有各的优点,两个都是很好的人选。在石兰的心里,两人都是符合她心中的人选的。

    项少羽天赋异禀,有千斤拔鼎之力,智勇双全,更是在兵法一道上有着他独到的见解,更不用说对方还是项氏一族的少公子。哪怕是石兰也看得出项少羽乃是未来反秦大业的主要人物。

    而荆天明……

    为人精灵古怪,却又十分的讲义气。

    和他呆在一起,将永远不缺欢乐,更是有着独特的人格魅力。

    除去他是曾经传奇刺客荆轲的儿子,现在的荆天明更是阴差阳错之下成为墨家巨子。墨家眼下是反秦的主要部分,可以说比较起来荆天明与项少羽在反秦大业中所占据的地位都不低。

    唯一的区别,便是各自势力所代表的人对两者的态度了。

    荆天明,墨家巨子的身份名不副实。

    反观项少羽。却是恰恰相反。

    同时。

    身为女孩子,敏感而细腻的心早让石兰察觉到了项少羽对自己的那份隐隐的情愫,至于荆天明……他一直叨念着那个名为高月的女孩儿。

    对这个一直未曾蒙面的女孩儿,石兰的心里是有着兴趣的。

    她也想见见这个燕国的亡国公主。

    甚至一直愿意陪着荆天明去救对方,在石兰的心里也有着一份比较的心思,毕竟那名为高月的女孩儿在荆天明和项少羽的口中,都有着极高的评价。

    两位情窦初开的少年,压根儿就不知道他们曾经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那便是不要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说另外一个女人的好,除非是在你娘面前说你媳妇儿的好,或者是在媳妇儿的面前说你娘的好。

    显然。

    项少羽与荆天明并不明白这一点。

    要知道哪怕是女孩儿。少女,那也是女人。

    抬头扫了一眼头顶的那轮银月,石兰悄无声息的叹了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削瘦的双肩有些沉重。

    那是蜀山的仇恨以及他人对自己的期望所压下来的重量,让年弱的少女一个人偶尔会在安静的地方孤独的蜷缩着身子,环抱着双膝静静的发呆。

    说实话,项少羽与荆天明两人比较起来,在少女的内心里是更加的向往有着荆天明的欢乐。

    这家伙是一个开心果,总会将原本紧张的事情弄得啼笑皆非,会在不知不觉间驱逐弥漫在心头的那份压力。作为女孩子。在某一时刻,总会比同龄的男孩要成熟的早,考虑的会更多。

    虽是开心,但荆天明的性子不够成熟。比之项少羽也更加不堪。

    那种性子?

    将来会成为流浪的侠客,却不是成就大业的人选。

    或许在荆天明的手上,他会同他的父亲一样来一次惊天动地的刺杀。

    睫毛微颤。

    美眸合上。

    迎着夜风,石兰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观察选择。在她的心底深处,其实早就做了自己的选择。之所以久久不决定,那是因为她自己在躲避在期待着什么。

    听着下面荆天明一天啃着鸡腿。一边唠叨嘀咕的内容,还有那项少羽停留在自己身上带着热度的目光。

    石兰再度隐秘的叹了一口气。

    高月的影响太深了。

    而且,性格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

    “少羽,就选他吧。”

    双眼微睁,眼角的余光借着月色停在了下方的项少羽的身上,石兰终于做出了最后的抉择,“再说天明身上的咒印影响,而武功更是有了墨家的传承……想来已经不合适。”

    “而少羽天赋异禀,更具有扛鼎之力。资质特点与大兄一般无二,那份武学是想来是最合适的。”

    “再说他是楚国项氏一族之人……”

    “爷爷的教导,想来会有用的。”

    “在我们都成长起来后,蜀山的仇就会得报。”

    “是时候寻个好时机,告诉他自己的另外一个名字了。”

    想到这里,原本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压力与自责的她在这一刻心情莫名一松,做了决定的她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左右摇摆和犹豫不决。

    抬眉。

    睁开美眸的石兰迎向了项少羽偷偷打量她的目光,四目相对之下,石兰嘴角微扬,一双眼更是弯弯如图月芽儿,然后笑了。

    “!!!”

    霎时,小心思小打算被堵了个正着的项少羽面色大红,慌乱的扭开了头,一颗心更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月圆下的石兰……

    太美。

    美的让面对秦军将士都不会有丝毫恐惧选择正面而上的项少羽退缩了。

    “哇!”

    “少羽,你脸怎么红呢?这晚上不热啊!”

    不知何时已经将一只鸡腿早就啃完,还在吸允着骨头的荆天明瞪大着双眼,前倾着身子,盯着项少羽的脸猛瞧,脸上更是爬满了疑惑之色。

    这么黑你都能看得到?

    被天明一句话道破了小心思的项少羽恼羞成怒,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异样目光,项少羽什么话也没有说。语言直接转变成了动作,直接动起来。

    “你脑子被雷劈了啊?!”

    荆天明自然是不甘示弱,挽起袖子就开始正面对干起来,要知道从当初两人初遇的时候,双方都有着想要折服对方的打算。无论是哪个方面。

    顿时。

    两人在树干上开始小孩子一般无二的扭打起来。

    树梢顶端。

    感受着脚下大树的震动,石兰玉手一拍额头,一脸的无语。

    这两人……

    还是不成熟啊。

    ……

    与此同时。

    桑海城。

    岸边。

    夜色下,卫庄带着聚散流沙的一众杀手在高处朝那远方靠在港口的庞大楼船望去。

    那楼船庞大的让人觉得过分。

    看那上方,几乎堪称一座城镇。

    这楼船正是蜃楼。

    由帝国与阴阳家以及公输家全力建造出来的大船。

    “怎么看?”

    卫庄淡漠的嗓音在夜空下回荡,目光停在蜃楼上。略显深沉的问道。

    “前所未见!”

    这是白凤给出的回答。

    而赤练则是歪了歪头,说道:“这样的事物在整个帝国怕只有两样可与之媲美。”

    “皇陵!”

    “万里长城!”

    卫庄接过话头做了最后的决定,说道:“整个帝国只有这两样可以与这蜃楼相比。”

    “阴阳家神秘莫测。”

    “哪怕是举我们聚散流沙的力量也无法查到那隐藏在最里面的秘密。不过,我倒是肯定了一点。”右手遥遥伸出,食指虚点蜃楼的方向,卫庄继续说道:“东皇和嬴政便是那幕后的真正黑手。”

    白凤闻言侧头扫了一眼站在身边的赤练,道:“所以我们聚散流沙才会选择与反秦联盟合作?”语气虽是疑问,可白凤话中却是肯定的意思。

    至于赤练则是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沉默不语。

    “所以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有天之骄子。”

    “我。”

    “盖聂。”

    “墨家。”

    “法家,甚至整个帝国,都怕是被人利用了。”

    “这样的阴阳家甚至拿出了长生来引诱嬴政……呵,到底是有多大的目的才能让他们如此去做。”

    “现在的阴阳家不是我们一个聚散流沙能够对付的。反秦联盟是一个不错的助手。”

    说到这里,卫庄停了下了,身形微微侧了侧,目光停在了保持沉默的赤练的身上。看了一眼后,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对方在当初探查阴阳家一事后只怕是知道了些什么秘密。这才被人以幻术反制,让她自己自认是另外一个人。

    只是那秘密是什么?

    身为一个男人的卫庄,他不太想自己问出口。

    当赤练想明白的时候,她自己会说出口。

    抬头扫了一眼天空,圆月当空。

    白凤其实是推测错了。

    卫庄之所以与反秦联盟合作,最大的原因并不是这个,而是另外一件事。

    前段时间与农家黑剑士胜七交手的他,因为身体在之前已经久战受伤的缘故,那一战他卫庄差点生死,坠下悬崖后被一个神秘人所救走。

    那个神秘人给了他一份让人无法想象的情报。

    这才使得卫庄彻底做下了与反秦联盟合作的决定。

    那份情报……

    那个姓岳名缘号称东皇太一的男人。

    还有那一双扰乱了无数人心的黑手。

    他。

    她。

    还有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