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3章 弯弯的月儿 上
    晴天霹雳。≯文≧≦≥小说www.ranwen.org≌

    不是所谓的形容词,而是真实的场景。

    生在骊山北麓的场景,自然而然是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天象的诡异变化,还有那漫天的雷电都在向这个世界告示着有着什么东西从那里面出来了。

    尤其是在之前那乌云盖地的时候,那种让整个人心烦的压抑感更是让一些人体会颇深。

    山顶。

    作为阴阳家专门派到这里守候的人,自然是知晓许多事情的心腹人士。

    只是这一刻,对方的目光注意力同样早就被生在眼前的事情惊得目瞪口呆,压根儿就忘记了自己本身的任务。直到那一剑通天,让整个火云出现了一个巨大窟窿的时候,这已经被震愣了的阴阳家门人这才反应了过来。

    这是什么?

    有什么从皇陵里跑出来呢?

    哪怕有着上级月神吩咐,此刻这人也根本没有想到如此惊人的场景乃是有人出关。来不及擦拭额头的冷汗,强行撑起那有些软的身子,就在阴阳家门人准备掏出响箭开始出信号的时候,一道清风不知何时吹过了他的身畔。

    “!!!”

    “是谁?”

    扭过头,手中响箭回收,再度出现在掌心里的乃是一柄短剑,阴阳家门人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黑衣人,只不过当他的目光在对方的背影上,尤其是那头顶的那轮弯月的时候,人顿时清醒,单膝一软,直接跪了下来。

    “恭迎东皇大人。”

    语气中带着丝丝颤抖,不知是激动还是在害怕,这个阴阳家门人只是看了一眼那轮弯月后,人便将头颅低了下来。因为在眼前人的身上,他隐隐感受到了一股锐利的切割感,似乎只要他有一个不好的念头。性命便不再是自己的了。

    “阴阳家门人?”

    “下去吧。”

    “本座先在这里晒晒太阳。”

    晒太阳?

    阴阳家门人心中随是疑惑,但没有表露出丝毫的表情变化,只是无比恭敬的应下了声,随后下山去了。

    艳阳当空。

    岳缘目光出神的看着天际已经散去的云朵。这万里天空再度化作了晴空万里,对普通人有着灼热的日光照耀在岳缘的身上确是给他带来了一种暖洋洋的感受。尤其是那阳光打在脸上的时候,更让岳缘有着一种久违的怀念。

    “……”

    一声轻吟,岳缘闭上双眼,手臂张开。迎着那艳阳做了一个环抱的姿势。

    许久。

    岳缘这才收拢张开的臂膀,低下头,看着手上的面具半晌,随后便一手拿着面具,缓缓的朝脸上覆盖而去。

    咸阳。

    距离帝都数百里的骊山北麓的变化哪怕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在咸阳的人仍然是能够感受到山那边隐隐传来的阵阵霹雳声。

    打雷呢?

    那就是会要下雨了。

    普通百姓心里琢磨的东西很简单,不过是生活。在听到那阵阵显得沉闷的滚雷声,在许多人的心中都错认那是即将来临的暴雨。有此推测下,不少人都从田地里或者外面赶回了自己的家,开始收拾了晾晒在外面的衣服和粮食等其他的东西来。

    倒是有些人对这滚滚闷雷。就根本不在意。

    天气变化又有什么?

    他们有更多其他的大事需要做。

    譬如当朝丞相李斯。

    当然,也有不少的人心中迷惑,这雷声好似有些奇特。在观察了一番后,推测出方位后,便在暗中派出了自己的人去探查。有这样做法的比如赵高。

    而此刻……

    阴阳家。

    禁地。

    月神静静的端坐在房间里,在房间的角落里则是摆着一张巨大的铜镜,磨的无比光滑的铜镜正倒映出房间里的一切。

    轻纱。

    缭绕升腾的熏香。

    还有那同样身穿绸缎着身的少女。

    少女年纪不过十二三岁,模样娇美,整个人端坐在那里便给人一种温柔婉约的感觉。

    低着头。

    一双沁眉微垂,纤纤小手更是收拢在衣袖里。手指互相纠缠着。

    显然。

    低垂的眉,纠缠的手指,都显示着着少女的心情并不如她那一身散出来的气质相符。在胆怯,在害怕。还有茫然,失措与无助。

    “千辛万苦。”

    “花费了好几年,我终于寻到你了。”

    对于眼前小女孩儿心中的恐惧月神自是清楚,于是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如水,就好似一个母亲一样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用一种沁入心扉的语气叮嘱一般的说道:“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说到这里,月神伸出右手轻轻的爱抚着少女的脑袋,替他整理了下那被风吹的有些乱的梢。

    轰隆隆……

    就在月神想要继续用语言祛除少女心中害怕情绪的时候,一阵阵沉闷的滚雷声隐隐划破虚空闯进了她的耳朵。

    “嗯?”

    “夏日惊雷……不对!”

    “这雷声!!!”

    面色一变,月神身形一动,人已经走出房门,站在了门口仰头朝那连绵不绝的闷雷的方向眺望而去,“这个方向是……骊山北麓!”

    “东皇大人,出关了。”

    不知何时,星魂出现在了月神的身侧,目光停留在那闷雷声阵阵的方向,随口说道。

    “……”

    月神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东皇大人彻底闭关的这几年里仍然没有丝毫长大和变化的星魂,瞳孔缩了缩后,这才应道:“如此动静,自是东皇大人出关了。”

    “我们现在该准备迎接大人归来了。”

    点点头,星魂没有说什么,只是侧头扫了一眼房间里还是端坐在那里的少女,停留了一眼后,这便转身离开了。

    一声令下。

    整个阴阳家顿时便有了动作。

    反正只要呆在咸阳的阴阳家门人几乎都被召集了回了驻点,除非必要的没办法离开外,其他的人都被一令调回。如此大的行动,自然而然是无法彻底隐蔽的,尤其是在阴阳家被人一直注意着后。

    所以在阴阳家调动一开始。情报相关便已经来到了咸阳宫,当今皇帝嬴政的面前。

    “如此行动……”

    “再结合之前的闷雷之声……哈哈,看来他出关了。”

    “不负朕之切切期望,用如此人力物力建造的陵墓。”目光从手上卷轴上收回。嬴政的视线停在了那一直恭恭敬敬的站在旁边的赵高的身上,说道:“既然如此,赵卿就代表着朕去阴阳家迎下东皇吧。”

    “!!!”

    嬴政一句话落下,生生的将赵高吓出了一身冷汗,心在这一刻更是砰砰的跳个不停。要知道哪怕是过了好几年。只要再度想起那天的相遇,赵高总有一种自身被对方里里外外看透了的感觉,比之面对东君的时候更加剧烈。强行压下情绪的波动,赵高小心翼翼的抬头扫了一眼仍然黑,没有显得有多苍老的模样,哪怕是亲眼见证,他的心中仍然是有着些许震惊。

    那份宗卷……

    不愧是出资东皇之手。

    看眼下秦皇那里有年老之象,若不是他知道,只怕一般人会将嬴政与他的长子公子扶苏会认成是兄弟。也正因为那份宗卷结合阴阳家炼丹师云中君进贡上来的丹药所造成的效果,这才让嬴政对长生有着绝对的信任。

    蜃楼!

    皇陵!

    这两者都是在为求长生而准备。

    当然。在这几年里,赵高也不是没有隐约的现嬴政那偶尔散出来的心慌,不过今天在看到这份情报后,对方心态再度恢复到了正常。

    想来那被秦皇派出去的专门隐秘监视阴阳家的人,都会被下令调回来。

    果不其然。

    紧接着嬴政便做了这样的吩咐:“同时,将那些人调回来吧,帝国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他们。”

    “喏!”

    双手环抱并拢,大拇指上扬,赵高恭敬的应下之后,人随即保持着这个动作缓缓的朝后退去。直到退出丈许后,这才转身离开。

    目光看着赵高离去的背影,嬴政收回了视线,再度停在了手中的卷轴上。看着上面记载的文字,这个千古一帝嘴角微翘,无声的笑了。

    ……

    数百里的距离对普通人来说,那是需要好几天才能走完的路,哪怕是骑马也需要不短的时间。但对岳缘来说,这数百里的距离。在他那绝的轻功下,迎风踏蝶,不过是可以忽略的路程。

    一炷香后。

    岳缘已然从骊山回到了咸阳。

    扫了一眼眼前的城门,看着上面的咸阳两个小篆大字,岳缘就那么踏步而入。而行走在身边,以及站在城门口的士兵和百姓就好似看不到一样,任凭岳缘迈着不慌不忙的步子,走入了其中。

    “阿嚏!”

    城门口,一名百姓不由的打了个喷嚏,嘀咕道:“这鬼天气,光打雷不说,还莫名的吹了一股冷气,刚才差点冻死我了。”

    “你也感觉到了?”

    这话是一名百姓问出口的,就在刚刚他也察觉到了那一股莫名而来的冷意,直刺激的一身的汗毛倒竖。

    于是在城门口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只能进行一番乱七八糟的猜测。

    由天气说到了惊雷,由惊雷说到了下雨,由下雨说到了皇陵,由皇陵说到了秦灭六国,最后还是城门口的士兵们看不下去,虎着脸大声警告要抓人后,这才一哄而散。

    阴阳家,禁地。

    在月神和星魂两人的带领下,阴阳家门人在这一刻聚集,恭迎东皇的回归。

    当踏入大门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神秘却又散着一股子寒意的气息。

    顿时——

    “恭迎东皇大人!”

    上至月神星魂两大护法,还有几名大少司命与云中君几名长老,下至门人弟子,在这一刻都以最虔诚的大礼朝进来的男人行礼。

    只不过岳缘的目光在这些人的身上一扫而过,他没有去在意弯腰行礼代表嬴政的赵高,更没有去看散着自身魅力的月神以及大少司命几名女子,也没有在意云中君的虔诚目光。

    岳缘的注意力此刻只被一人吸引。

    那是一名站在月神身后,年纪不过十几岁的少女。

    模样娇美天真,温柔婉约。

    她有着一个让岳缘熟悉的名字。

    月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