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2章 出关
    骊山,北麓。www.yuehuatai.com

    皇陵的上方天空。

    不知何时起,这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已经被乌云笼罩,太阳彻底的被遮掩了下去,下方的大地显得颇为昏暗,有一种提前步入了傍晚的迹象。

    同时。

    天际还隐隐的传出阵阵闷雷之声。

    抬头望去,人更是能非常清楚的看到那游走在乌云中的白色闪电。

    这是一个罕见的雷雨天气。

    这天气有些怪!

    未等中年将领去猜测产生这样天气的原因是什么,便在惊恐的目光注视下,一道雷霆霹雳轰然而下,直接打在了那在旁边不远处的木头支架上。

    在天雷之下,那木架自燃起来。

    而原本站在上方的几名士兵则是被这一道天雷化作了焦炭,直接从上方摔了下来。

    见状,中年将领大惊。

    天雷有多危险和恐怖,他们都知道,尤其是在近距离亲眼见到雷击场景后,每个人的心情在这一刻都不由的有些惴惴不安,生怕接下来在落下一道雷霆劈向自己。

    高处,大树,还有金属都极为容易导电。

    这一点,人们有着十分清楚的认识。

    就在众人开始避开,躲到比较安全的地方,以为这雷劈不过是罕见之事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幕确是让所有人的心不由的揪了起来。

    轰!!!

    白色的闪电在乌云中盘旋后,随即蜿蜒如长蛇一般自天空坠下。

    泥土飞溅。

    地面上炸出了一个不小的凹坑。

    而运气不好挨在边上的人更是直接被这一道雷霆闪电给直接电成了焦炭,甚至连挨着的其他人也被牵连,直接被电死。中年将领与其他人还来不及震惊,却见更加恐怖的场景。只见头顶那几乎压下来的乌云中,无数的闪电在翻滚涌动,似乎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一样,开始不断的纠缠环绕,不少的闪电已是随着之前那两道劈下来的闪电一样朝那下方的空地上砸了下来。

    尤以身穿盔甲,手拿金属武器的帝国士兵为主。

    “……”

    “该死!”

    为首的中年将领只来得及拖下一半的盔甲。暗骂了一声,便听耳边轰鸣一片,整个脑袋嗡嗡直响,眼前更是惨白一片。无法视物。

    ……

    皇陵,通道。

    还是不紧不慢的优雅步伐,岳缘一边走一边感受着那盘旋在身体四周的波涛汹涌的剑意,那弥漫其中的活波,凶恶。阴冷,就好似滚滚而下的流水一样在身体四周转动。

    剑意有别。

    绝顶剑客的剑意有着各自的特点。

    有的孤傲,有的出尘,有的冰冷。

    但岳缘对自己费了数年时间结合天时地利而出的这一套玄阴剑法的剑意确是有着其他的感受。玄阴当险当恶当阴当冷当利,可是在这其中确是让让人诧异的感觉到了一股活泼之感,就好似无生命的东西突然有了意识有了生命一样。

    之前行走在通道中,那些阻挡的人被玄阴剑气凌迟的结果,便不是岳缘自己的心思,而是这一身剑意的自主行动。

    什么样的剑是至极?

    是无情的剑,还是有情的剑?又或者是孤高的剑?

    若是在以前的话。岳缘会觉得是有情剑,专属于他的天外飞仙便是由无情孤高在转有情的剑。可在创造出了这一套剑法后,岳缘会觉得有了生命的剑才是剑之极。

    这一套剑法已经彻底压制了他身上的问题,之后不会再出现以前那种无端自燃的情况。

    只不过压制是压制,却是没有办法彻底根除灵魂上的问题。

    想要彻底解决,仍然需要杀掉。

    “只是不知闭关几年,外面的事情有没有超出太大的发展。”

    行走途中,岳缘一边沉吟自语道:“……不过只要星魂不要出现事情,那么事情就没有问题了。我只要把握大的方向即可。”

    “唔?”

    说到这里,岳缘的脚步不由的停顿了下。头微微一侧,诧异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耳畔。

    入耳的是一阵阵轰鸣声,哪怕是隔着出口还有不少的距离,可岳缘也察觉到了那震声响。抬头扫了一眼通道的顶部。双目注视下岳缘甚至能够看到那常人肉眼不可察的震动。

    疑惑中,岳缘加快了脚步。

    很快。

    人已经接近了出口。

    “……”

    越接近出口,岳缘便已经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变化,湿润,还有一种隐隐的麻痹刺激之感,就好像空气中有着无数的看不见的小针正在刺着自己的肌肤。

    而围绕岳缘周身的剑意对此确是没有丝毫的阻隔。

    这个是?

    电!

    恍然中。岳缘明白了刚才的震动只怕是皇陵遭受了雷击。

    收敛一身肆意的剑意,使得这玄阴剑气不像之前在通道里那般狂躁后,岳缘身形一晃,一步踏出了通道,来到了外面一处高台之上。

    身形站定,岳缘还没有去观察四周的情况,他的注意力便已经被头顶的天空所吸引。

    轰!

    一道看起来足有水桶粗的闪电好似一条蜿蜒的龙蛇直击而下,直接落在了岳缘头顶的弯月上。

    霎时!

    整个天地间一片惨白,刺眼的亮芒刺的无数人的双眸生痛,泪流满面,耳朵发嗡,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压根儿就看不清,也听不到。

    半晌。

    轰鸣声散去。

    一片烟雾消散后,岳缘安然无恙的立足在高台之上,那骇人的雷击下,岳缘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甚至连他脚下的高台也没有遭到丝毫的伤害。

    “……”

    右手抬起,侧着头摸了摸脑袋上的那轮弯月,岳缘面具下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抬头望天,看着天空那浓厚的快要压下来的乌云,还有那在云中蜿蜒发出丝丝银光的闪电,人笑了。

    吃一堑长一智。

    当初在陆小凤世界得到了教训。这一次怎么会再度重蹈覆辙?

    这漫天的乌云与闪电,正是因岳缘而起。

    以天变,来彰显岳缘的出关,来向世界告示玄阴十二剑的出现。

    感受着那股来自天空强制牵扯拉伸的力量。岳缘慵懒一笑,双手负背,昂首望天。

    身下。

    不知何时出现在高台上以及身体四周,护着整个方圆三丈的剑气开始再度有了变化。咔擦摩挲声不绝于耳中,剑气构造变化。空气扭曲,若隐若现中形成了一套透明的铠甲将整个人与高台护了起来。

    以真气,以千斤坠强行抵消那股拉力,岳缘看着那由黑开始慢慢转成血红色的云层,从之前那种压抑之态变成了一种诡异的悲伤之感。

    就好似天在哭泣。

    “如此悲哀压抑之感,这是在哀悼神兽将死吗?”

    望着那已经彻底由乌黑化作了火红色的云层,岳缘细细体会了一番,直接对着天际开口道:“那么……来,本座就在这里,看苍天你如何阻我?”

    “请!”

    一个请字过后。便是漫天而下的血色雷电。无数的雷电的目标都只有一个,似乎那些其他的高台,还有人,都对它们没有了任何的吸引力。

    那站在高台上的黑衣人,那头顶的那轮弯月就像是一根避雷针一样吸引着漫天的雷电铺天盖地而下。

    轰!轰!轰!

    泥土炸裂。

    血色雷电刹那间将高台与人彻底淹没。

    庞大的力量下,那座被剑气围绕的高台终于承受不住来自苍天的力量,护在高台上的剑甲轰然而碎,血色雷电更是将整个高台在一刹那间化作了飞灰。

    地面,更是在这股力量下溅起了数丈高的土浪。

    雷鸣电闪中,一道深沉的嗓音盖过了这铺天盖地的炸裂声音。在其中显得清晰至极。在如此动静下,那不远处四周的人早已经被震的七荤八素,绝大多数的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呵呵……”

    “能阻止我的只有时间。”

    “我以剑二剑十两剑接了这么多下,眼下也该轮到本座还手了。”

    血色雷电中。一道人影立足其中,不闪不避,任凭那漫天的闪电劈来。无数的雷击却没有给人影带来丝毫的伤害,许多的闪电的被那在周身的一套奇特透明盔甲阻挡,双方交击直让那盔甲时明时暗,似乎有消失的迹象。可那盔甲就是那么直愣愣的坚持着。任凭闪电轰击,也没有彻底消散的迹象。

    不仅如此,仍然不少的雷电被牵引到了大地上,激起了大片的泥土,最后被大地所吸收。

    话语落下。

    举手。

    扬指。

    剑指点空。

    “六道轮回,万物莫俦!”

    顿时,空间静止,漫天的雷电也似乎定格在了那里。

    随后这好似错觉的一幕消失,空间再度回复了原状。只是一道惊人的剑气以岳缘为中心,以剑指所指的方向冲天而起,迎着那铺盖而下的血色闪电逆冲了上去。

    剑气与闪电的交锋,却是雷电消散,剑气不止。

    咔擦!!!

    雷电一路消散,剑气径直冲入了那几乎压下来的火云中。

    轰——

    天空的火云的正中央被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透过空洞,正好能够看到那轮散发着温度和金色光芒的艳阳,阳光从空洞抛洒而下,驱逐了下方的黑暗,也驱逐了那份让人难以忍受的压抑。

    一剑通天。

    摘下面具,岳缘有太长的时间没有用自己的这张脸去感受阳光的温度。

    “就是这个感觉!”

    “就是这个阳光!”

    “太久了,连我自己都快忘记了曾经的阳光了,变得连我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山岳的岳,缘分的缘。”

    “我,出关了,回来了。”

    衣袍飞扬中,人已经转身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