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1章 至阴的剑 下
    缺了的剑?

    荀子那长长的白眉不由的抖了抖,右手则是不由自主的抚摸着下巴上的胡须,面带严肃之色。眼前之人突然提起这个,显然别有所指。

    孔周三剑,难不成还会是四剑?!

    纵观过往典籍,没有任何典籍之上记载着这个。不过这三剑之所以有着这样的称呼,只是因为收藏的人。故而,这鬼谷子有着什么极为隐秘的消息,倒也不让人意外。

    荀子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秃顶老者。

    因为他明白对方的话还没有说完。

    果然。

    秃顶老者不过是停顿了下,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后,便再度开口道:“孔周三剑从来就不是杀人的剑。这三剑,其实是道家的。”

    “只不过丢了而已,落入了他人手中做收藏而已。”

    “人择剑,剑亦择人。”

    “儒家二当家颜路,他的脾性和为人,都很适合含光这柄剑。而且,颜路所修习的功法,更是适合。”

    小圣贤庄二当家颜路虽是儒家人,但他的武学根底却是出自≡≡,道家。

    坐忘心法。

    正是道家的一门心法,或者说它是道家的入门心法之一。

    大易,也是大难。

    能将这入门心法练出极高水准的人,颜路正是其中最好的一个。

    漫谈中,秃一点的解说起了原本就让荀子很熟悉的东西。而荀子也没有阻止,只是面带认真之色的听着对方这似乎是老调重弹的话语,一丝一毫的分析着那躲藏在最后的根本原因。

    一人听,一人说。

    时间就这么渐渐过去。

    外面。

    大厅。

    一曲剑舞已经完毕,在那阳光的折射下,含光印出了剑身。透明的剑身在金色的阳光中,有着一种别样的魅力。

    颜路身形站定,收剑。

    右手持着碧绿色的玉质剑柄搁在了背后。

    而在放下的那一刻,那露在外面的剑身没入了黑暗中,一节一节的折断消逝,就那么无端消失无踪。

    身为小圣贤庄大当家的伏念看到这里。突兀的说道:“这剑,是剑又不是剑。”

    一旁。

    “以气留形。”

    张良点头赞同:“果不愧是无形之剑。二师兄的功法与这含光剑可谓绝配。”

    君子无争,含光无形,坐忘无心。

    三者合一。

    这便是颜路。

    至于颜路则是将那已经没有了剑身的玉质剑柄搁在了掌心里,怔怔的看了半晌。许久,手腕一动,那剑柄已经没入了衣袖中。

    一个时辰。

    荀子与秃顶老者足足谈了一个时辰。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完美之物。人如此,事如此。或许。连时间也是如此。”

    “这宵练、承影和含光三剑代表的是一种完美,代表着三种意义——仁慈,无我,包容。这是英雄之剑,天子之剑。只是这造剑的人太过追求完美,太过追求完美的人无疑是让人觉得讨厌的。他会因为宰杀了一只龟,只因长了个秃顶的乌**而厌恶置之不顾。”

    听到那句乌龟的时候,荀子莫名的抬了下眼。悄无声息的瞥了一眼眼前老者那已经秃顶的脑袋。不知怎的,荀子感觉这好似若有所指。

    而且。荀子还从其中感受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埋怨。

    这个感受,让荀子自我检查了一番是否太老了,听错了。

    荀子的小动作,自是没有瞒过秃顶老者。不过老者没有理会这个,而是继续用沧桑的口吻说了起来。

    “在最后却发现这剑他自己也不适合。唯有再铸第四柄剑。于是他以自身的佩刀为材料重铸了一柄剑。”

    “一柄完全相反的剑。一柄有形之剑。”

    “不过老夫更愿意称呼那东西为刀,虽然它本身被重铸成了剑。”

    秃顶老者的声音有着一种特别的低沉沧桑感。就好像说的东西是他亲身所经历过一般,给人一种历历在目的感觉,“这三剑则是被人赠送给了他的一名友人子受。”

    子受?

    荀子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殷商帝辛!!!”在反应过来后。荀子的面色不由得变得有些奇怪。

    商纣王有着什么样的名声,荀子无疑十分清楚。

    这个人的名声十分矛盾。

    不过能够称之为圣的荀子自然不会同儒家那些见识浅薄的弟子认为商纣王是一个暴君,要知道孔门之下的大弟子子贡都是持反对意见。

    同样。

    荀子也有着自己的见解。不过荀子仍然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他想看看眼前这秃顶老者究竟想说什么,对方绝不会仅仅说一说庄周三剑的隐秘故事。

    最主要的还是在那柄缺了的剑的上面。

    “而那柄剑则是与名相合互补,被称为月缺。”

    “月缺?”荀子接口道:“那么这人的名字就该叫岳圆呢?”

    “是山岳的岳,缘分的缘。”秃顶老者接过荀子的话头,重复了一遍。紧接着,秃顶老者却又生硬的转换了话题,说道:“你知道在秦王政一统天下前,还有一个先驱者吗?”

    “帝辛!”荀子双眼猛地一眯,他听出了对方话中的意思。

    语气不停,秃顶老者继续说道:“只可惜一统大势不在,只手岂可挽天倾!哪怕那人自语能为通天,却也只能束手无策,盛极而衰,连同门下弟子与殷商一同覆亡,最终只留下少数人而已。”

    那一战!

    荀子很清楚秃顶老者口中所指的是哪个,正是周与商的战争。

    只不过殷商覆亡后,关于那场战争的记载被人为的抹去了太多,现在看到的不过是些许蛛丝马迹。作为儒家圣人之一,荀子可谓十分清楚。甚至他更知道儒家的人为了发展儒家也专门为帝辛身上泼过脏水。如此行为,也使得孟子也颇为不屑,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有太多的东西被人为的埋没了。

    眼下听这纵横鬼谷子一说,倒是让荀子思考的同时有了一种听故事的感觉。

    只不过这些内容到底是人为杜撰的故事还是真实的过往?

    这一点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荀子还是淡然如水。

    秃顶老者看着面前荀子这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姿态,并没有什么失望,而是继续说道:“而在那场战争中。殷商为了彰显那人,他们将人封神。”

    嗯!!!

    听到这,荀子心思一动,他知道这秃顶老者终于牵扯到了真正的东西了。

    “他们给了那人一个并不是很符合他身份的神号,要配得上殷商的煌煌大气,并引得一部分商人崇拜,所以他们给了一个人一个霸道的神号——东皇太一。”

    话语落下,秃顶老者便不再言语。

    而在这一刻,一直保持着面色沉静的荀子终于面色有了变化。

    东皇太一。阴阳家最高首领。

    同时。

    荀子脑海里则是不断的回放着对方刚刚说过的话,先驱者帝辛,一统天下的秦王政……

    难道!!!

    “阁下到底是谁?”

    荀子的语气显得凝重,在思绪激荡下,一身衣袍更是无风自舞。眼前的秃顶老者,是纵横一脉这一代的鬼谷子,那只是之前荀子的认识。

    可在听完这个后,荀子却是突兀的觉得鬼谷子这个身份还不够。

    对方的身份如同白菜一样。一层裹着一层。

    这故事到底是真?还是假?

    在这个时候,哪怕是荀子也无法揣测其中究竟有多少是真正的。有多少是杜撰的。但是,他明白这秃顶老者在道出这个故事后,其目的不言而喻。

    儒家,要多事了。

    而且更让荀子侧目的是如果按时间来算,从殷商到秦朝,那可是足足有千多年的时间。

    一个人怎么能活那么长?

    若是那东皇太一为了帝辛复仇。那么泼了帝辛一身脏水的儒家之人必定会成为对象之一。只不过,对于这一点荀子还是不信。从那故事中,至少他看得出那东皇太一是一个信义之人,从某方面道一声英雄不为过。

    似乎察觉到了荀子内心所想,秃顶老者连续笑了三声后再度开口了。笑道:“一个讲究信义的英雄终究好对付,毕竟英雄难过情关,儒家有的是时间;可若是一个不择手段的神……秦帝国可是一直不待见儒家啊。”未完之言,不言而喻。

    诛心之言。

    荀子的面色变得冷漠冰冷,一个久不动怒的老人心中有了一丝怒火在灼烧。

    “荀子倒可以看看眼下秦帝国的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迎着荀子的冷漠目光,秃顶老者拿出了一个卷轴摆在了两人之间的长凳上,轻轻的推了过去,“想来就会明白了。”

    做完了这些后,秃顶老者满面笑容的站起了身,目光落在荀子的身上,笑道:“能安静的听完老夫杜撰的这个故事,果不愧儒家荀子。”

    “叨扰了小圣贤庄,老夫就此告辞了。”

    说完,秃顶老者已然翩然而去。

    很难想象一个佝偻着身躯,秃了顶的老人会有如此潇洒的身姿。

    目送对方离开,荀子的表情不知何时已经回复了原状,再度变回了那个荣辱不惊的老者形象,就好似刚才的那般模样只不过是假象而已。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不提这个故事是否真假并不重要,可在这个故事里荀子却是看出了纵横鬼谷一脉真正的坚持的东西——分封。而对方的来意,却也明白了。

    纵横鬼谷亦是秦帝国的敌人。

    只不过……

    鬼谷一脉的行事方法真心让人厌恶与恶心啊。

    荀子扫了一眼桌上的卷轴,沉吟了下,立即便吩咐了下去,让小圣贤庄的三位师侄前来论事。(未完待续。。)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