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0章 至阴的剑 上
    皇陵?

    帝王陵墓的建造从一开始,便已经传到了许多有心人的耳中。www.yuehuatai.com

    这东西的建造,无疑是告诉人嬴政在准备着身后事。再说这样的举动,也并不意外,任何的帝王不都是这样做的吗?在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就开始准备陵墓,尤其是贵族与皇族尤其如此。

    至于之前那道传遍天下的求长生传闻,在一对比起这在骊山开始动土的陵墓,形成了一个矛盾。

    真正有心思求长生的人会要坟墓?

    不少人对之前的那个传闻本来就不大信,在骊山的陵墓动工后,更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有一部分的人则是一头雾水,满心疑惑。求长生是真,陵墓也是真?

    那么其中哪个是假?

    最大的谎言,在很多时候其实就是说真话。

    而且看那规模,显而易见这天下间能够有资格躺入其中的也只有嬴政自己。

    不过世间聪明人并不少,只不过更多的时候还是人想的太多。在极少一部分的人的眼中,虽说满是疑惑,但对之前的问题也不过是多了一层深思,琢磨着帝国皇帝究竟在想些什么。

    桑海。

    小圣贤庄。

    儒家三位当家在这一刻面面相窥。

    骊山皇陵的动工以事实在驳斥那之前得到的情报。

    “怎么看?”

    伏念目光在坐在下方的颜路和张良二人身上一一扫过,沉声道:“这对我们儒家来说是大事,是天下大事。”对于一件事来说,有人看到的是危机,有人看到的是秘密,有人看到的则是机遇。

    伏念看到的便是机遇。

    颜路闻言笑笑不语。很多的时候他的话都不多。此刻听伏念隐隐道出了心思,却也是保持着微笑,安静的坐在那里听着。

    “……”

    反倒是张良剑眉微蹙。俊秀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凝重,道:“我不觉得嬴政是一个容易受到影响的人……一个能一统华夏的帝王。有着绝对的自负。”

    面对这赫赫功业,不管是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认嬴政当的上是前无古人的千古一帝。

    至于后无来者……开了头,事情就不会回转过去。

    因为秦统一的不止是土地,还有文字,衡量度等等其他方面的东西。作为儒家里面罕见的聪明人,张良非常清楚嬴政这番做法做到的是要从人的思想上达到统一的地步。

    早在数年前灭其他国的开始,就已经展现出了对方的心思。

    当然。

    事实的真相早就淹没在聪明人的猜测中,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提议的提起者原本所打的根本不是这个主意。只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它显示出了更大的作用。

    这样一个自负且又雄才大略的帝王,张良很难想象劝谏能够达到目的。

    从伏念的话中,张良听出了那隐藏在最深处的一丝含义。

    儒家求的什么?

    自是将儒学发扬光大,成为治国的第一学说。

    而眼下……

    这个还只是儒家的目标和梦想。

    现在立足顶端的是法家和阴阳家,又或者说不是阴阳家而是道家。毕竟阴阳家出自道家一派。想要从百家中杀出一条路来,实在是有着极大的难度。

    想要走出一条路,儒家需要吸收其他学派的东西来补充己用。

    “未必。”

    眼中含笑,伏念的视线停在张良的身上,笑道:“我们说自是不足,在皇帝的眼中。我们儒家还没有那么让人看重,甚至比不上墨家,更不用说兵家。法家与阴阳家了。”

    “在皇帝的眼中,我们只怕会被无视。”

    “但是有人有这个资格。”

    听到这里,一直含笑不语的颜路抬头,接了一句:“公子扶苏。”

    公子扶苏?

    这确实是一个极佳的选择。

    张良沉吟了半晌,赞同的点了点头。公子扶苏的名声极好,其性子柔和厚正,正符合儒家心目中的形象。只不过一个强硬铁血的父亲,一个柔弱的儿子,这两者之间的交锋……

    “当然。我们需要做更多的选择。”

    儒家能够在百家中活下来,其中更是与墨家产生过不小的矛盾摩擦。遭受到了百家的鄙视,但能够在百家夹缝中安然如此。儒家自是有着他们独到的保护自身传承的办法。

    那便是鸡蛋从不放在一个篮子里。

    “我会抽个时间与墨家的人接触的。”张良迎着伏念的目光,说道:“不过我唯一担心的是这鬼谷一派,究竟在想些什么?”说到这里的时候,张良的语气顿了下来,他觉得是得寻找机会与鬼谷纵横两派的弟子接触一下。

    纵与横。

    同样。

    伏念与颜路两人的面色也显得有些凝重,三人几乎不约而同的回忆起了之前荀子与三人间的谈话。

    骊山,北麓。

    山顶。

    一株大树的树梢上,一名身材窈窕的白发女道士正立足其上。靛蓝色的道袍在微风吹拂下不断的朝身后飘荡着,发出呼呼的声响。在那一张冷漠的俏丽脸庞下,则是不断的被手中利剑柄端处的拂尘不断的轻扰着。

    没有在乎拂尘轻抚侧脸带来的丝丝瘙痒,晓梦的注意力此刻彻底停在了山下方那正在忙活的地方。

    那里有着无数的士兵还有正在服役的百姓,居高临下望去就好像无数拇指大小的小人儿正在忙活着。看规模,似乎是想要将骊山大半给掏空的感觉。

    “阳极生阴。”

    “选择这里,看来是你的意思了。”

    晓梦的目光收回,昂首朝那湛蓝无云的天空望去,那里艳阳当空。北方属阳,南方属阴,这皇陵立在了骊山北麓,自是阳之地。坟墓却又属阴。可在晓梦的眼中,却不仅仅如此。

    脑海里回想起当初见到的那份丹方,晓梦面带笑意的自言自语道:“大道阴阳。无极太一。果不愧是东皇太一。以人力催发至阴,看来你已经寻到了足以杀神兽的真正办法了。”

    “只不过……”

    “杀它应该还需要足够的金戈之气。”

    呢喃到这里。晓梦再度停了下来,而她那一头的银发看上去更加的白了,掺杂在发丝里仅存的少量黑丝似乎又少了数分。双眸微眯,晓梦自言自语道:“这将是一套被诅咒的剑法。”

    “还有一个被诅咒的人。”

    说完,晓梦人已经飘下了树梢,随后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山顶。

    至于见那个男人?

    晓梦知道,还不是时候,或者说她非常清楚。没有人能够阻止那人的脚步。

    ……

    数年时间渐过。

    随着秦皇陵的开始建造,原本流传在天下间的求长生传闻被其抵消了不小,至少在老百姓的眼中这事情完全是瞎扯。也有不少人不在相信那个被传的风风火火的消息。

    皇陵的建造也完成了大部分,无数真人大小的陶俑带着兵器被放入了陵墓之中。

    没有人知道这般做的缘故是什么?

    倒是有着不少的人在猜测这是嬴政感受到了生命无多,想要将他那雄霸天下的心思带入地底。当然,这只是一些有心人的猜测,没有人敢真正的说出来。

    哪怕是参与建造临摹的人也只是同样的猜测。

    同样。

    他们更不知道在这座庞大无匹的陵墓建造的那一刻起,就对这座陵墓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陵墓变得越来越奇诡起来。这里面太阴太寒太冷,就好似里面住着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阳极生阴。

    有点见识的人自然是瞧出了这一点。

    甚至只要有人想要踏入深处。都会让人有一种错不不前的害怕,人走入通道深处,那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会莫名的被那冷冽的空气冻的发僵。偶尔还会被通道里流窜的气流刮出割伤一样的伤痕。

    不仅如此。

    那些伫立着的陶俑,也会莫名的让人有一种活过来的感觉,就好似他们手上的武器能够杀人一样。

    诡异。

    可怖。

    这是负责修建陵墓的帝国将领的第一印象。

    皇陵不该是这样子的!

    为了探明陵墓里越发诡异的古怪,负责之人派出了一对士兵身穿盔甲,深入其中进行检查。

    “奇怪!”

    中年将领面色发黑,面色并不好看。负责修陵,可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让他该怎么想陛下交代?选择好了的地点,发生了这般诡异的情况。只怕传到了陛下的耳中后,等待他的恐怕会是车裂吧。

    那些该死的术士。皇陵怎能修在这里?

    将领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后,便将这对士兵派了进去。

    陵墓。深处。

    通道。

    十数名士兵正接连而进,除去手中拿着的武器外,还各自持有一只火把。其实对他们来说,这几年来可谓是一直吃喝在这里,对这皇陵的了解甚至比等候在外面的将军还有陛下自己都要清楚。

    毕竟这座庞大的陵墓是在他们的目光注视下,一点一点的建造出来的。哪里有机关,哪里有陷阱,他们都十分的清楚。

    正因为清楚,所以对这发生在陵墓里的诡异才会更加的在意与害怕。

    “什长,俺觉得这里有些不详。”

    走在后面的一名矮个士兵轻声嘀咕道:“开始还好,可在开始建造的时候,就发生奇奇怪怪的事情……我们都检查过许多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可是那诡异的情况越发的多了。俺说,陛下的陵墓就不该建在这里。”

    “闭嘴!”

    走在最前方的什长闻言不由大怒,回过头怒视了士兵一眼,警告道:“不得非议,你这是想找死吗?”

    被吓了一跳的士兵立即闭嘴,不再言语。但那紧绷的身躯,却显示着他紧张的心思。

    “停!”

    什长手一挥,队伍前进的步伐顿止,侧过头,仔细的听了半晌,什长轻声道:“有声音。”

    话音落下,士兵们手中的弩箭已经举了起来,走在前面的人更是举起了盾牌,死死的戒备着通道的前方。

    呼~~~

    是风,又好似呼吸。

    声音越来越近。

    终于,在士兵们的戒备下,那声音从转角处直窜而出。而他们也同样看到了传出声响的东西。

    这是!!!

    声过,火灭。

    劲弩声起。

    伴随着的是盔甲碎裂,以及水流哗动的声响以及那一声声戛然而止的凄厉嘶吼。(未完待续。)